☆、世间的颜色(下)

上一章:☆、世间的颜色(中)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世间的颜色(下)穆瞳对于许隽来说,变成了一种存在。一种习惯性的存在。每个周五,他还是会去她的书店,翻翻书,喝她泡好的茶,还有她亲手做的糕点。他们很少聊天,很多时候只是目光的不经意间交错。他会盯着她的容颜看,而她的目光会依旧平静地从他身上滑过。一切都是安静而美好的。她亲手布置的幽静舒适的书店,她买来的一盆翠绿的兰花,她指间的茶叶清香……许隽有时候觉得,他应该感谢穆瞳,因为她为他提供了这么清静的所在。忙碌完工作,只有回到她这里,整个人才放松下来。而每当他阖上双眼,靠在他专属的那张沙发上,脑海中总会浮现她那天说的话。闭上眼,整个世界都会安静下来。也有人追求穆瞳。有那么几天,下班的时候,书店的吧台总有人送来鲜花。而店员们也不知有意无意,趁穆瞳不在的时候悄悄议论。“是对面写字楼的一个白领。”她们说,“我们老板还是很有魅力的嘛。”许隽瞥一眼那花,中规中矩的红玫瑰而已。而穆瞳只要闻到有花送到,就轻声嘱咐店员,把花拿走。大概过了几个星期,那人的花也不再送了,店员们颇有些失望,而穆瞳照旧安静地生活。许隽不置可否,但心情却莫名愉悦起来。越陷越深,有的时候,是人不知不觉,放任自流。清明这天亦是周五,大清早,秘书就轻声问许隽:“许总,鲜花和祭品已经准备好。您是照旧中午就去墓地吗?”许隽一怔,点头。每年每月,年年月月。不知不觉,梓夕死了已经有五年,离开他有十二年。许隽一个人在墓地坐到很晚。墓碑上的照片是梓夕回霖市时拍的,干练又靓丽,其实早不是他们相爱时的模样。相爱的时候,她是什么样子,他其实也有点记不清了。只记得感觉,温柔的、热烈的、细软的、痴缠的。他只记得那时候的爱情,让年轻时的自己每一天都有焚烧于火上的感觉。太炽烈,太甜蜜,像是把一生的情意都用尽。月亮升上枝头时,他从墓前起身,将外套搭在肩膀上,沿着暗黑的小路往外走。这时手机却响了,是两个他订好的记事本提醒。一是“梓夕忌日”。二是“还书给瞳”。夜色这样清冷,到期需要归还给穆瞳的书,还在车后座上。许隽低头看了看表:这个时间,书店早关门了吧。但这样的一天,祭拜过梓夕,他到底无处可去,开着车,他不知不觉又绕到了穆瞳的书店门口。街上人很少,她的书店居然还亮着灯,一盏柔白的光透过玻璃门洒在门外台阶上。依稀可见一个苗条的身影,坐在吧台后,低着头。许隽推开门走了进去。店里只有她,听到声音抬起头,那湖水般的眼睛里,依旧有温和的笑意。“来了。”她站起来,将手里的书和笔合上。“写什么呢?”许隽问。经常看她在看同一本书——《百年孤独》,还拿笔在写。“一点批注。”她微笑答,“喝什么茶?”他照旧坐在角落一方沙发上,而她沏茶、端出糕点,然后就安安静静地坐在吧台后。窗外星光璀璨,只有他们俩,隔着数步远的距离,各自静默不语。但许隽觉得,原本有些隐痛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许隽坐了半个小时就走,开车出去几分钟才想起来,又掉头回去,就见穆瞳一个人在关店门,双手熟练地在门帘上摸索、上锁。“我送你。”他坐在车里,默默望着她。许隽开车送穆瞳回家。轿车飞快地在夜色中疾驰,灯火照耀。已近子夜,穆瞳参与查案时精力又格外专注,此时显得极为疲惫。两人一路都没说话。到了她家楼下,许隽下车替她打开车门:“我送你上去。”穆瞳拢了拢衣领和围巾,摇头微笑:“不用的,路很熟。”许隽望着她在冷风中微微蜷缩的肩膀,还有被湖蓝色围巾裹住的纤细脖子、霜一样净白的脸色,有那么一瞬间,突然想把她拉进怀里。芸芸众生,他却恰好遇到这么一个,从第一眼见到,就让他心疼。但他忍住了,只淡淡地点头:“再见。”驾车绝尘而去。他走之后,穆瞳沿着楼梯,一步步往上走。她和穆晨租住的是老式楼房,没有电梯,有几层的灯也坏了。但没有关系,对她来说都是一样的。明明很熟的路,却走得很慢,眼眶微微有些湿润,走到家门口时,已经神色如常。穆晨打开门见到她:“怎么才回来?许哥呢?”露出个讪笑,“我以为他会送你上来。”穆瞳轻轻地摇头:“他不会。”临近年底,许隽的公司正在筹备上市,他也变得很忙。往往十天半月,才有空去书店坐一坐。他的脸色约摸也变得不太好,偶尔听见下属议论,猜他跟那位神秘女友一定是分手了。新年前几天,许隽包下市近郊的一个温泉会所,召开公司年会。照例也给了许诩几张VIP招待票。开完会已经九点多,员工们四散着在会所里玩乐。许隽连日来特别疲惫,也不想去玩,只躺在最里的露天私人温泉,这边是男士专用,估摸着季白也该到了。果然泡了一会儿,就听见脚步声,许隽也没回头,那人站在池子边,轻声问:“许诩,你在吗?”许隽猛的睁眼,就见多日不见的穆瞳,只穿了一身泳衣,站在热气腾腾的水边。隔着蒙蒙水汽,就像隔着云雾,许隽静静地望着她。女人的躯体,被泳衣包裹得越发妖娆动人,偏偏面容是极沉静纯净的。两种气质交织,神秘又安静。最后许隽的目光落在她宛如白脂玉般修美的脖子上,觉得喉咙有点发紧。穆瞳走错温泉,是极偶然的事。一是这里她没来过,二是服务员告诉她,左手那间就是。但是服务员的左手边,却是她的右手边。服务员还告诉她,许诩今天订的是薰衣草味精油。她在许隽所在的温泉间门口,闻到了薰衣草味。服务员忘了说,许隽的喜好跟许诩是一样的。许隽从水中站起来,走到她面前,望着池边的她:“怎么没闻出来是我?”穆瞳微微一惊:“对不起!”温泉水掩盖了他的气味,如何闻得出来?可此刻他的身体靠近,男人肌肉散发的热力,比以往每一次都明显。她的脸红了,转身就要走,脚下一滑,就要跌倒,许隽抬手就扶住了她的腰。究竟是怎么把她压在池边,开始热烈的亲吻?许隽每次想起,脑子都有点懵,身体的感觉却很清晰。他只记得她白皙娇软的身躯,拥入怀中的感觉。他才第一次触碰,就不想放手。雾气弥漫,灯光柔暗。明明才认识一年多,许隽却觉得似乎压抑了很多年,沿着她的脸颊、脖子、肩膀、腰……一寸一寸亲吻。而从未跟男人有过亲密的穆瞳,宛如一弯睡莲躺在池边,微喘着,任由他在身上肆虐。这晚许隽回到房间,很快就睡着了。他做了个梦,梦到第一次遇到叶梓夕时的情形。那时她大三,他大一。她是远近闻名的才女,追求者甚众,却对谁都不屑一顾。而她居住的女生楼,就在大一男生宿舍隔壁。每天傍晚,就见她娉婷地从长长的林荫道走过。到底御姐风范逼人,毛头小伙子们只敢围观。许隽这天特地穿了件新T恤,拿了本厚厚的名著,坐在林荫道旁,等她经过时,就堵上去:“师姐你好,我是大一的许隽。”叶梓夕就站在夕阳中回头望着他,脸上慢慢泛起笑意。“晚上请你吃饭好不好?”“好。”后来她决意抽身时是怎么说的?许隽,我爱你,但也许我爱你不够多。对不起,我放弃。不,梓夕,不是你不够多。是我爱你不够,才让你舍身离去。第二天天亮,许隽就接到上交所电话,说有急事,于是连忙赶回了公司。车开出温泉会所时,他猛然想起昨天把穆瞳从温泉送回房间时的一幕,她脸色绯红地站在房间门口,眼睛里有璀璨的光,轻声说:“明天见。”他没答,只点了点头,说:“早点休息。”许隽一忙就停不下来。一天,两天,三天。不是没有空暇的时候,只是疲惫之余拿出电话,看到穆瞳的号码,却拨不出去。是进是退,是抓住还是放手?不是他优柔寡断,只因为她不是普通人。她眼盲,她敏锐过人,她纯洁无比。如果跟她开始,怎么忍心喊停?跟她一开始,就会是后半生,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陪另一个人后半生。到了第四天的早晨,工作终于告一段落,许隽连着几天没睡。秘书说,许总,您先回家睡吧,后续没什么要紧事了。许隽点点头,开车却先往书店去了。抵达时已经中午,冬日的太阳照在玻璃门上,晶莹又温暖。许隽因为工作而有些僵硬冷漠的心,突然就变得舒服起来。他推开门,大步走进店里。店员们看到他,都是一怔。他搜寻一圈,没有看到穆瞳的身影,一个店员犹犹豫豫地走上前:“许先生,穆姐有事,昨晚搭车回老家了。”店员还有点担忧地补充:“这几天穆姐24小时没闭店,一直待在这里,不知道有什么事。”许隽心里咯噔一下。她在等他,等了他三天。许隽从书店出来,给秘书打电话:“我离开霖市一下,这几天有事盯着。”秘书为难:“许总,刚想给你打电话,基金公司老总来拜访……”许隽走不开,给许诩打电话:“去把穆瞳给我找回来。”许诩对于男女之事向来后知后觉,但一听他的语气,也察觉端倪:“你们……”“嗯,我们开始了。”许诩平时很少激动,这回却隐隐兴奋。一下班就先赶到“案发地点”——穆瞳的书店,探寻究竟。据店员称,穆瞳那晚是接到老家电话,急匆匆走了,随身衣服都没带几件。许诩就放了心,看样子临时有事,很快会回来。许隽干吗这么火急火燎?她那天看的书还放在桌子上,还是那本《百年孤独》,旁边还放着一支笔。许诩拿起来翻了翻,怔住了。这天晚点的时候,许诩拿着这本书去找许隽。许隽还在公司加班,看到她,神色微怔:“找到人没有?”许诩把书摊开,指着第一页下方的一行盲文:“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么?”许隽知道那些都是穆瞳写的批注,但他当然不懂,摇头。“这样侵犯了穆瞳的隐私,不过我决定还是读给你听。”许诩莫名叹息了一声。“你懂盲文?”“嗯,抽空看过盲文对照表,基本认得。”许诩拿着书,慢慢读起来:“十二月七日,初遇许先生。”许隽神色凝滞,听许诩继续念道:“他的声音很低,但隔得这么远,我还是能听清。他轻笑着对经理说,‘穆瞳是我朋友’。其实那时候,我根本不认识他。“他身上有淡淡的烟草味,还有酒味,还有一种很干净的气息,跟其他人都不一样。穆晨说,杂志上的许先生看起来很有魅力。可我想象不出来,他应该是个怎样的人,那么冷漠的语气,却对萍水相逢的我们施以援手。“二月九日,他第一次来我的店里,借了一本《白马啸西风》。原来他也看武侠小说。“三月十二日,我到警局配合调查,他开车送我回家,我们没怎么说话。他跟那些刑警一点也不同,他很安静。但是许诩讲过,他明明是个很外向的人。“四月六日,清明。他很晚才来店里。他感觉很悲伤,而我终于确定,他一直在思念一个人。“十二月二十七日,他吻了我。‘今天已经是第三天,我一直在等他,可能还是等不到了。“那个人一直活在过去。我不觉得难过,只觉得心疼。听到他的声音,闻到他的气味,就心疼得不行。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呢……”两天后的早晨,许隽还没睡醒,就接到助理电话。“许总,人回来了。刚到店里。”许隽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助理是他安排在穆瞳家附近盯梢的,嘱咐24小时只要见到穆瞳,立刻通知他。许隽低头看了看表,上午九点还有个会。他立刻洗漱,换了套干净西装,又打电话到花店,火速送了很大一捧白玫瑰过来。临出门时,看到放在桌上的她的书,他拿起来,揣进口袋里。第一句说什么好呢?曾经他的爱人,骄傲如孔雀,刻骨铭心。如今,他喜欢的女人,安静如候鸟。不止是她一个人在等待,他也等了太多年。年华易逝,我们都需要多一点勇气。今天开始相爱,好不好?

热门小说如果蜗牛有爱情,本站提供如果蜗牛有爱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如果蜗牛有爱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世间的颜色(中)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垂钓诸天 世界的词语是森林 对着剑说 极品乡村生活 轩辕诀1:帝都妖氛 最后一个守墓人 祈祷安息 探宝人 风月不相关 伯恩的通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