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逼他低头

上一章:第164章 见招拆招 下一章:第166章 拨云见日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戚屿起身走到会议室, 从手机里翻出那个熟悉的号码,迟疑两秒,按下了拨打键。

电话很快接通了, 许敬的声音在那头响起:“喂?”

“我在陇鲜食品的瞿总这儿, ”戚屿已在短短几秒内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他眸中暗潮汹涌,语气却是波澜不惊, “你让我打电话给你,是想跟我说什么?”

许敬似乎没料到他会这么平静,沉默片刻, 才缓声道:“新鸟的CEO杨总告诉我, 你昨天约见了她。”

戚屿:“她传话传得还挺快。”

“司源集团目前的情况, 我大概知道一些, 也听说了王臻栋打算撤资,我猜你会去找瞿总,昨天提前给他打电话, 跟他说了说司源集团的情况,但我不确定他是否能帮忙,”许敬一顿, 道,“你还记不记得, 当初你要我收回山雨投资的时候, 我跟你说过什么?”

听到这话,戚屿算是确认了,许敬还真是来给自己下马威的!

——“戚屿,我为你苦心经营这么多年,这些不仅仅是投资项目, 每一个项目背后都有你今后可能用到的利益网、人脉网,你说一句收回来就收回来?”

那句话还言犹在耳,但之后司家事发,戚屿不信许敬没反应过来自己当初要他那么做的意义!

覆巢之下无完卵,倘若司源集团在司家撤资后股价暴跌,濒临退市,山雨再有人脉又有何用?

“记得,我还记得,你说我少年心性,没见识过社会的险恶,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我想象中那样重情重义……”戚屿眼皮微垂,复又掀起,眸中闪过一抹寒光,“我知道这是现实,只是没想到,会是你亲自来给我上这一课。”

许敬:“如果这样能让你认清……”

戚屿攥紧电话打断他:“敬哥,如果你让我打这通电话,只是想让我认同你当时说的话,你恐怕要失望了。虽然当初是你给杨晓雪和瞿伟祥投资,但别忘了,你用的是山雨的钱,我今天来找瞿伟祥,并不是一味来求他帮忙,而是来谈合作,合作是有来有往,互利互惠!如果瞿总和你一样分不清主次,那我只能说我们有缘无分,我绝不会因为这点挫折就低声下气看别人的脸色!”

电话那头一瞬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戚屿等了两秒没等到回应,便道:“你若是没有别的话想说,我就说再见了。”

许敬还是没有应声,戚屿一咬牙,直接按下了挂断键。

戚屿收起电话,忽然感觉到一阵无力,他靠在会议室的门上站了十余秒,望着头顶陈旧的日光灯、排风扇……

他没想过许敬会离开自己,也从没想过许敬有朝一日与自己对立,但这些事却在一件件发生。

刚刚与许敬对峙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有在害怕。

毕竟他深知自己还能底气十足地说出“不看别人脸色”,是因为他从小锦衣玉食、前拥后簇,自他有意识以来,父亲的事业就在逐步壮大,是他周身的环境让他形成这种观念。

可如妈妈所言,这世上没有恒定不变的财富,万物盛极必衰,倘若司源集团境况越来越糟,他面临的困境也越来越多,他还能不能做到坚守自己的本心?

……

戚屿赶紧摇摇头,打起精神返回瞿总的办公室。

瞿伟祥抱着个沾满茶垢的玻璃保温杯,正坐在沙发上和楚梦聊天,笑得像个慈祥的老父亲。

戚屿唤了声“瞿总”。

“打完了?”瞿伟祥伸长脖子,赶紧招呼他过来坐。

戚屿落座后,看着瞿伟祥正色道:“瞿总,许敬只是跟我交代了一下他跟你打电话提过司源集团,我猜您也是从他那儿知道我的其它身份的。不瞒您说,司源集团最近确实遇到一些问题,有股东想临时撤资,我们不希望这事影响集团的股价,所以正在寻找新的合伙人来接手那位股东的股份。司源集团自十年前在nsdk上市,市值一直稳中有进,集团旗下的服装品牌美薇享誉海内外,在包含中、日、美、澳在内的十一个国家都有办事处以及完整的销售链,我今天来找您,也是在山雨的过往投资对象中经过了一番筛选,发现贵公司这两年发展极佳,资金实力丰厚,如果您愿意在这时候雪中送炭,等我们一起度过这次危机,之后司源集团也一定会为陇鲜食品的远期发展保驾护航。但说实话,司源集团并没到走投无路的地步,如果瞿总觉得这忙帮得勉强,我们不会强求。”

戚屿这一番话说得洋洋洒洒、不卑不亢,把瞿伟祥都有些说懵了,他望着戚屿,脸上起初还有些希冀,听到最后却是一愣,忙道:“诶?不是,我刚刚不也说了要帮么,许总他、他也没让我不帮呀。”

戚屿皱眉:“坦白说,我不大清楚许总让我打这通电话的目的,他跟您传达了什么意思,您不妨直接跟我说。”

瞿伟祥放下水杯,比划着解释道:“他跟我说,那山雨原本就是你的,因为你还在念书,他只是帮你代管一阵子,可能是怕我不认你吧,他还说,看着他之前的几分薄面,如果你有什么需要,让我多照顾照顾你。”

戚屿沉默了一瞬,道:“其实许敬半年前就离开了山雨投资,已经不算是我们司源集团的人了,我不会否定他当年给您的帮助,但如果您是要看他的人情,才决定是否要跟我们谈合作,其实大可不必。”

“哪里哪里,”瞿伟祥摆手道,“我记许总的人情,也记山雨的,毕竟当年那笔钱是山雨出的嘛,没有那笔钱就没有我们陇鲜的今天。说实话,你来之前,我就考虑过这件事了,昨晚我还跟我女儿打过电话,我女儿也是你刚刚那个想法,她说,司源这种上市多年的大集团,一般不会这么轻易倒闭,你们家股市现在波动,是因为司家出事了,等过了这阵子就会好,但如果我们能趁这个机会跟你们深度绑定,以后肯定不愁发展……”

楚梦有些意外地跟戚屿对视了一眼,又看向瞿伟祥。

那瞿伟祥拿起水杯,看起来仍有些紧张:“但我也不知道你们要多少,我这边最多只能拿出六个亿。”

楚梦一听“六亿”,简直惊呆了,她来之前也听戚屿说过司源集团大概有多大的资金缺口,没想到这个看着抠抠嗦嗦的老大爷居然一出手就能拿出六个亿!这壕气的程度几乎能甩他们丰贸整栋楼里穿金戴银的白领精英几条街!

瞿伟祥见他们沉默,以为他们嫌钱少,又看向戚屿,搓着杯子解释道:“这六个亿,我们本来是想拿来做全国线下连锁店投资的,再多就没有了。”

戚屿忙用拳头抵着唇轻咳了一声,道:“刚刚正好,不过您是真打算出六个亿么?”

瞿伟祥:“当然,这么多钱呢,我能拿来开玩笑么!?”

戚屿感激道:“那我先谢过瞿总了。”

瞿伟祥闻言也松了口气:“谢什么,我出这钱不是买你们集团的股份嘛,又不是白送。”他看了一眼时间道,“都十二点了,咱们先下去吃饭吧,再不下去大厨做的饭菜都快凉了!”

戚屿下楼时给爸爸打了个电话,把事情的进展告诉戚源诚。戚源诚听说他谈下了瞿伟祥,颇感意外,话里也满是喜意,说立即派集团的人过去跟戚屿他们会合,详聊股份交接方面的事项。

几人跟着瞿伟祥去了食堂,里头还不少工人在吃饭,那些人见了瞿伟祥也不害怕,你一声我一声地喊“瞿老板”,可见这瞿总在这公司里有多得人心。

瞿伟祥带着戚屿他们进了一个包间,笑道:“我一般都是坐在外面跟他们一起吃,热闹,不过我怕你们觉得吵,今天就让他们特地开了包间。”

落座后,厨房的师傅就亲自给他们端了菜上来,连王猛一起,才四个人,菜却摆了满满一桌子,那瞿伟祥还道:“咱们这地方穷乡僻壤的,条件简陋了些,就一些农家菜,你们别嫌弃。”

“哪里哪里!”楚梦此时哪还敢小瞧人家,从瞿伟祥说要出六个亿开始,她就觉得这老爹像是尊浑身都在散发金光的弥勒佛。

席间,戚屿找话题问瞿伟祥:“瞿总,您女儿是念什么专业?”

瞿伟祥一听他提起自己的女儿,整个人又容光焕发:“她学市场营销,也是跟做生意有关的吧?”

“差不多……”戚屿笑笑,“我刚听您转述您女儿那些话,感觉她大局观不错,还以为她也是学公司金融这一方面的。”

瞿伟祥瞥了戚屿一眼,“嘿嘿”笑道:“其实我女儿知道你。”

戚屿一怔:“知道我?”

瞿伟祥:“嗯,她在网上看过你的新闻,说你是什么斯泰福大学的,比她念的那个学校好多了,还说你现在在跟林家的一个太子爷斗,但她觉得你长得帅,又年轻,估计比林家那小子有前途……”

戚屿:“……”

“我是不大懂那些东西,但既然她这么说,那你肯定挺厉害,”瞿伟祥想起什么,放下筷子掏出手机道,“哎对了,她昨天听说你要来找我,还叫我问问,能不能加你的微信!”

戚屿:“…………”

边上的楚梦没忍住“噗嗤”笑了一声,问道:“瞿总,您姑娘还没谈朋友吧?”

瞿伟祥似乎不怎么用微信,眯着眼睛对着手机慢吞吞地戳着,不时瞅戚屿一眼,小声嘀咕:“还没呢。”

饭后,几人返回瞿伟祥的办公室,又聊了不少合作方面的细节事项,等戚源诚团队的人到后便接手了后续的谈判工作。

戚屿稍稍得空抽身,跟韩律师借了根烟,独自走到走廊尽头透气。

走廊的窗正对西面,县城高楼少,才下午四点半,放眼看出去,天边已满是晚霞。

戚屿点了烟,深吸了一口。

虽然瞿伟祥已经答应出资,但回想起刚刚和许敬的那通电话,他心里却仍然有一丝愁绪。

戚屿拿出手机,犹豫片刻,再一次拨通了许敬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这一次是戚屿先开口:“你知道瞿总会帮忙的吧?”

许敬:“他答应了?”

戚屿:“别跟我装傻,你接触过他,不会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许敬:“那又如何?商场上的事瞬息万变,钱在人家手里,我怎么确认他一定会给你们?”

戚屿轻笑一声,讥诮道:“许敬,你到底什么意思?你觉得你给瞿总打那通电话我就会记你的人情?还是你觉得你亏欠了我,必须要来多此一举?”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在戚屿以为许敬再说不出什么话的时候,终于又听见了对方的嗓音,还是和记忆中一样温和,没有高高在上的得意,也没有故意使绊的戏谑,反而透着一丝疲惫与压抑——

“……小屿,我不过是想看你低个头,认个错,怎么就这么难?”

戚屿眸中燃起的火像是被对方这句话瞬间浇熄了。

他愣在那里,直到烟灰掉落差一点灼到他的手指,他才反应过来。

“敬哥,”戚屿的眼神却没有一丝摇摆,他认真道,“你有你的道理,我也有我的坚持。”

许敬没有再反驳,那一丝疲惫也仿佛是戚屿的错觉。

紧接着,戚屿听许敬稳着声线道:“我从林焕口中得知,王臻栋撤资是立早那边的人在搞事,瞿总如果肯出手填上王臻栋的空缺是好,但我怀疑这只是个开端,司源前几个月刚刚多出来的那些小股东都是不确定因素,你们多留意一下吧。”

戚屿弹了烟灰,低声问:“你不是都去林焕那儿了么,现在告诉我这些,不怕新东家对你有意见?”

“我在你们父子俩身边七年,你真当我是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许敬忍不住气急地反问了一句,顿了顿,又平静下来道,“但我能告诉你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希望你们能顺利度过这个难关吧。”说完便立即挂了电话。

戚屿看了眼手机,吐出一口白烟,眯着眼睛望向远处的天空,见那里的晚霞又红了几分。

太阳快下山了。

他反复咀嚼着许敬方才说的那句话,耳边似乎又浮现起傅延昇说的那句“没经过你的许可,我不会贸然出手”,一时忍不住,用力捶了一下窗框。

走便走了,还一个个地,逼他低头!

操。

“……戚总?”在他失控的那一刻,楚梦正找过来,见戚屿忽然伸手捶窗,她吓得一愣,“你、你在这里啊?”

戚屿偏头看向楚梦,眼神沉着得不像是这个年纪会有的。

但楚梦可没忘记戚屿刚刚还在生气,她笑问:“怎么了,瞿总不是答应出资了么?”

————

【小插曲】

戚屿:走便走了,还一个个逼他低头!(*  ̄︿ ̄)

傅延昇:???躺着也中枪???

上一章:第164章 见招拆招 下一章:第166章 拨云见日
热门: 女装第一剑客[穿书] 星际种植大户 除我以外全员非人 [文豪野犬]港口Mafia钻石磨成粉 我有药啊[系统] 听说儿子出柜了 影帝的小奶狗又A又软 信息素吸引[全息] 相公是男装大佬 死亡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