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见招拆招

上一章:第163章 拉拉扯扯 下一章:第165章 逼他低头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戚屿想耍一回流氓, 傅延昇却难得正经起来:“别胡乱打岔,我刚说的话你听进去没有?”

“嗯哼~”戚屿当然听见了,傅延昇说的第一句话给了他很大的底气, 但这男人说得这样从容, 又好像在衬托他的无用, 戚屿也不知道自己是在跟谁较劲,才故作云淡风轻。

可他不得不承认, 傅延昇是懂他的,他的确不愿轻易接受对方的帮助,言语上的指点和建议都行, 但帮忙拉五个亿的投资, 这份情太重, 他怕自己还不起。

至于许敬那句, 其实在傅延昇激他发火的那一刻,戚屿心中的压抑感就缓解了不少,打电话质问这么幼稚的事, 他也不屑去做。

事已至此,那就等着狭路相逢、见招拆招吧。

“不是还有个瞿总么?等我去见过他以后再说。”戚屿不死心道。

“你有没有想过怎么跟瞿总谈?”傅延昇道,“不能光拿人情说事, 都是商人,你得让他看到司源可以给他的实际好处。”

戚屿思忖道:“要不提出跟他签个投资对赌协议?以陇鲜食品的规模, 想要全数接收王臻栋的股价, 似乎也不大可能,但至少他们能出钱投资美薇莲秀,帮我们一起度过这个难关,我可以在协议里定一个让他满意的年限和投资回报数额。”

“能让他获利自然是好事,但你有没有想过, 万一你满足不了对赌协议里的要求呢?”傅延昇提醒他道,“别忘了美薇莲秀现在还在烧钱,它的发展离不开集团稳定的资金扶持,每个行业只可能存在一个龙头,要是打不过菲亚,情况还可能急转直下。王臻栋紧急撤资这事太过蹊跷,在你们没有调查清楚这人撤资的真实原因之前,你和瞿总签对赌协议就是在危楼上蹦迪,还不如直接跟他借钱呢。”

戚屿深深拧眉:“可司源集团旗下几乎没有一样产业和美食沾边,我总不能像跟新鸟那边一样拿美薇莲秀的合作跟他谈吧?”

傅延昇:“不,戚屿,你得换个角度看,陇鲜食品的瞿总是只有小学文化的土商人,我听说,他公司这几年推出的网红美食,做的营销策略大都出自他还在日本念大学的女儿,在两年前,这家公司对标的还只是十八线小城镇的客户,吃下沉客户虽然收益可观,但档次不足,难登大雅之堂。相对而言,美薇是国内外知名的轻奢服装品牌,司源集团又是nsdk上市公司,虽然一时股价受挫,但陇鲜从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上跟司源、美薇都是天差地别。”

戚屿一点就通:“你是说,让他们借美薇和司源集团提升自己的品牌档次?”

傅延昇:“不错,这是他们可遇不可求的机会,虽然你去找他是有求于他,可在他眼里,大集团董事长之子去他那小地方,没准他还觉得是你纡尊降贵了。”

戚屿:“呵……”难怪傅延昇之前叫他放高姿态,这么看来,瞿总估计会比杨晓雪好说话一点了。

傅延昇见戚屿眉心舒展,也终于放松下来,嘴角含笑:“好了,正事说完,现在我们来聊聊你让我脱衣服的事?”

戚屿:“……”

戚屿挑眉道:“怎么,每次都是你叫我脱,就不能我让你脱?”

“我才知道,原来你也挺馋我的啊,”傅延昇抓了把衣领,促狭道,“不过,在视频里看我脱有什么意思?距离圣诞节还有六天,你要是想看,六天后我亲自过去,我当着你的面脱给你看。”

“……操,”戚屿笑骂出声:“行了行了,来吧。”

傅延昇:“那我去订机票了?”

戚屿曲着手指轻叩桌面:“嗯,酒店我来订。”

两人在视频里对视了几秒,被彼此眼中的温度灼得都不敢继续再聊,傅延昇先一步道:“那早点睡吧,晚安。”

挂了电话,傅延昇刚要伸手做点什么,手机就是一振。他打开一看,见戚屿又给自己发了一条消息。

小鱼儿:“在见到我之前,不许你自己解决。”

傅延昇瞄看了眼隆起位置,暗骂了一声,笑着回复:“行,都给你留着。”

戚屿看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想起刚刚没和叶钦如说完的话,怕这会儿再回电会打扰对方休息,也发了条短信。

戚屿:“我没有查到林焕在新鸟的持股,杨晓雪今天虽然那么说的,但不见得一定是真的,我们不要放弃任何的可能性,直接拿公司实力跟她谈。”

次日清晨收到叶钦如的回复——

叶钦如:“你昨晚跟我说完我就已经想明白了,戚总[大拇指]”

叶钦如:“放心,我会尽力的。”

***

两天后,戚屿带着楚梦前去南市见了瞿总。

在傅延昇的提示下,戚屿这两天又让楚梦替自己找了不少陇鲜食品的资料来调查。那瞿总全名瞿伟祥,年龄与戚源诚相仿,陇鲜食品公司设立在南市一个小县城陇方县,公司算是当地知名的民营企业,占地十余亩,包含工人的住宿、厂房、办公楼等。

当日,王猛一早六点带他们出发,开车三个半小时,几人九点半左右抵达了陇鲜食品公司,瞿伟祥接到电话,亲自带着助理下来迎接。

“你就是山雨的戚总?欢迎欢迎!”那瞿总见戚屿年纪这么轻,丝毫没有摆架子,还表现得十分亲切热情,“难为你们大冷天还从海城过来我们这小地方,路上辛苦了!”

傅延昇说得没错,这瞿伟祥不讲究的穿着和用词都能让人察觉出来,对方是个乡土气息十足的商人,但戚屿依然落落大方地表达出了他们的敬意,此次前来,他还带了两瓶价值过万的洋酒来当见面礼。

“谢谢,你们太客气了!”瞿伟祥笑呵呵地接过后,赶紧道,“快别站这儿了,来来,我先带你逛一逛!”

他边说边引着戚屿坐上了一辆类似旅游区里的那种无门观光车,解释道:“厂子比较大,走路远,坐这个方便,我这公司现在从上到小养了差不多三百个工人,一号楼是我们加工干果话梅的厂房……哎,我跟你讲啊,这黄桃话梅的主意还是我女儿想出来的,她跟我说,那种超市里卖的量大又难吃的话梅都过时了,要提升质量,走精品路线,三颗话梅装一小包,包装要设计的高大上,在跟那些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合作,放在专门卖口香糖的位置,保准卖得好!我就是听了她的,陇鲜这款话梅刚出来的时候,几乎每个月都脱销!”

瞿伟祥跟戚屿坐在第一排,边介绍公司的业绩,边吹嘘自己的女儿,说到激动时还唾沫横飞、手舞足蹈,看得楚梦只想把自己的公文包递过去替戚屿挡挡。

不过戚屿倒是听得很认真,期间还问了不少问题,大大激发了瞿伟祥的宣传欲,从做梅果的厂,到做膨化食品的厂,再到做巧克力的,一行人停停说说,偶尔去工厂里看看,足足过参观了一小时!

陇方县位处黄河之南,十二月底寒风刺骨,等他们终于抵达办公大楼的时候,楚梦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冻僵了。

瞿伟祥带他们进了电梯,按了个“2”,笑说:“这楼有八层,是我们整个公司最高的一栋楼,刚建好的时候,他们都让我把董事长办公室设在最高那一层,可我偏偏要在二楼,二楼多好啊,上下楼方便!”

戚屿问:“那楼上都是做什么的?”

瞿伟祥:“财务啊,策划部、广告部什么的,嗐,你们别看这楼起得高,也就用了三层半,上面一大半都空着呢,所以你说说,他们刚开始让我把办公室安在八层,我敢么?我要是半夜来加个班,底下好几层都没人,万一电梯坏了,我不得吓死……”

戚屿勾起嘴角:“瞿总好幽默,看你们陇鲜食品这发展势头,以后公司肯定还会扩大,能用上的。”

瞿伟祥憨笑道:“到那时候我女儿也毕业了,我都跟她说好了,让她当董事长,我给她打工。”

戚屿瞥了他一眼,莞尔道:“您真宠女儿。”

瞿伟祥:“就这么个独生女,能不宠么?再说,你们大学生还能比我这种小学毕业的大老粗差不成?我现在呀,就是给她铺个路,等她来了,肯定比我做得好!”

瞿伟祥边说边带他们进了董事长办公室,那办公室不过三十来平方米,一半办公一半会客区,会客区里放的也只有两条陈旧的皮质沙发和一个木质茶几。

楚梦本以为里头会比外边暖和一点,想不到从楼下大厅到董事长办公室居然没一处开了空调,此时的她已经被冻得浑身打颤。

瞿伟祥吩咐助理给他们泡两杯茶来,才又看向戚屿道:“戚总看着年纪不大,估计才毕业不久吧?”

戚屿:“还有半年才毕业。”

“啊?是么?这么说来,你比我们家娴娴也才大一岁呀!”瞿伟祥忍不住打量了一番戚屿,他瞧这年轻人长得眉眼周正,行止谈吐都是一等一得好,心中满是欣赏之情,“不过我看戚总比我女儿稳重多了,不愧是大集团从小栽培的继承人啊……”

戚屿一愣,他今天是以山雨投资公司CEO的身份来的,按理说,瞿总不大可能知道自己的其它身份,难不成是以前听许敬说过什么?

瞿伟祥感叹了几句,这才发现楚梦正对着手哈气,忙问:“楚经理你很冷么?”

楚梦道:“啊,可能是刚刚吹风久了。”

瞿伟祥赶紧起身,快步走出去叫道:“小王!小王!……你一会儿泡完茶再给楚经理冲个热水袋来!”

小王:“……好嘞!”

楚梦扫了一眼办公室里的立式空调,有点怀疑那玩意儿只是个装饰品

瞿伟祥回来后又歉疚道:“楚经理对不起啊,我刚没留意到女同志不抗冻,等小王冲了热水袋过来,你先暖和暖和。”

楚梦强颜欢笑:“没事,我一会儿喝点热茶就好了!”

瞿伟祥正要坐下,忽然想起一事,说了句“你们等等”,又急匆匆跑出去了。

听见瞿伟祥远去的脚步声,楚梦才心情复杂地对戚屿道:“戚总,这陇鲜食品上上下下这么寒碜,我怎么感觉有点不靠谱?”

戚屿环视了一圈,心里也有些忐忑,但爸爸从小就教他,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表面上看,那瞿伟祥是显得有些小家子气,有客远来,待人接物都不周全,但这也能从侧面反映出来,此人生活拮据简朴。

由俭入奢易,一个堂堂上市公司董事长,家财万贯还能维持这样的吃穿用度,其实也让戚屿隐隐感到惊诧。比起那些把所有财富装饰在门面上的商人来说,瞿总这种人反而更让人觉得踏实务实。

“看看再说吧。”他道。

瞿伟祥很快就回来了,他身材微微有些发胖,这么一来一回,头上居然还出了一层细汗,跟瑟瑟发抖的楚梦形成鲜明对比。

他抹了把额头,笑说:“只顾着带你们参观公司,都忘了快到午饭时间了,我刚去通知食堂大厨给我们做点好吃的,等聊会儿,咱们就下去吃点东西。”

戚屿客气道:“我们随便吃一些就好,瞿总不必太费心,今天来这里,主要还是跟您谈合作的。”

瞿伟祥打断他道:“我知道,我知道,许总给我打过电话了!”

戚屿:“许总?您是说许敬?”

瞿伟祥笑道:“是啊,就昨天才打的。”

戚屿愕然,许敬怎么会知道自己要来找瞿伟祥?

瞿伟祥的助理小王进来,把热茶放在他们面前,又将热水袋递给楚梦。等对方出去后,戚屿才抬眼问道:“许总跟您说了什么?”

瞿伟祥:“他说,山雨上头的司源集团最近遇到一些困难,你可能会来找我帮忙,许总是我们陇鲜的贵人,当初多亏山雨那笔投资,才让我们扩大生产规模,盈利翻涨,也是他牵线让我认识豫东证券的洪经理,帮我们陇鲜上市,既然现在你们有困难,我理应帮的,不过……”

见对方欲言又止,戚屿追问道:“不过什么?”

瞿伟祥笑道:“在这之前,许总希望你能给他打个电话。”

戚屿眼神一凛——在什么之前?瞿伟祥帮他们之前?

许敬什么意思,难道他是想告诉自己,没有他的人情,瞿伟祥也不会出手?

戚屿只觉得胸腔里一股气横冲直撞,他沉声道:“好,瞿总,能不能借个地方让我打电话?”

瞿伟祥指了指边上道:“隔壁有个空的会议室。”

上一章:第163章 拉拉扯扯 下一章:第165章 逼他低头
热门: 殁世录II十三夜 一醉经年 我主沉浮 我女儿来自未来 绯闻之王 预定头条 桃运毒医 上帝之手 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 我怎么就火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