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意乱情迷

上一章:第049章 没你可爱 下一章:第051章 暴揍人渣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戚屿心跳一个错拍……没他可爱?你用“可爱”来形容我一个男人是不是不大合适?

……还是说傅延昇又在撩他?

肯定是在撩他!

戚屿拿着皮鞭在脑海里把傅延昇狠狠地抽了一顿, 嘴角却依旧翘着,看上去不惊不恼。

“你是怎么认出我和我弟的?”戚屿还是很好奇这一点。

本以为傅延昇会长篇大论地分析一番,从他们俩的细节装扮到言行举止——这是男人的惯常操作——但没想到, 傅延昇这次只是看着他说了两个字:“直觉。”

戚屿:“……”

神tm直觉……!

“我也想问问你, 你明知我要来, 怎么自己躲浴室洗澡,让你弟弟出来接待我?”傅延昇定定地看着他, 问,“你是在……考验我么?”

“什么考验?”戚屿笑呵呵道,“就是觉得好玩而已。”

傅延昇放下酒杯, 摇头低笑。

戚屿:“……”

傅延昇取了烟盒, 问:“能抽烟么?”得到许可, 他又掏出戚屿送他那只银色打火机, 拢在手心里将烟点了,凑到唇边吸了一口,在逐渐弥漫开来的烟雾中开口问, “你就不怕我真认错了?”

戚屿反问:“我怕什么?”

傅延昇沉声道:“你知道我对你和对别人不一样。”

戚屿一乐,心道是谁刚刚当着我的面和我弟聊得火热?还好意思说对我和对别人不一样?像是故意气对方似的,戚屿决定装傻到底:“哪里不一样?”

傅延昇不说话了, 他望着戚屿吸了一口烟,缓缓将白色的烟雾从口鼻间释放出来, 好像在无声地叹气。

戚屿莫名有点被这一幕蛊惑, 问道:“我能来一根么?”

傅延昇一愣,边低头取烟盒边自我调侃:“你爸要知道你抽烟,估计会觉得我带坏你。”

“是我自己想抽,跟你有什么关系?”戚屿无所谓道,“再说, 我爸自己也抽。”

“人的行为会受环境影响,”傅延昇抽出一根烟递给他,“尤其会受喜欢、钦慕之人的影响……”

戚屿差点笑出声来,这男人还挺自恋啊,这是在暗示自己受他影响么?

“万事总有第一次。”戚屿接过烟,正想向傅延昇讨打火机点烟,却见对方起身绕过来。

戚屿:“???”

傅延昇走到他身侧,一手扶上他的椅背,一手搭在餐桌边缘,道:“把烟夹嘴上,抬头,一会儿吸气。”

男人叼着烟躬身凑向他,戚屿一瞬间像被催眠了似的,跟着对方的指示抬头。

两支烟相接,火光闪烁。

他心跳有点加速,这个姿势……明明只是在点烟,他怎么感觉像是傅延昇在吻他?

分开时,红点变成了两个。

戚屿吸进了一大口烟气,还有点茫然不知所措。

傅延昇摘了烟,居高临下地望着他,笑说:“别老含着,吐出来啊。”

戚屿刚想把那口烟咽下去,听了傅延昇的话,反应一冲突,忽然就被呛到了:“咳咳……”

傅延昇笑容一凝:“怎么了?”

慌乱间,男人的手又不小心碰到了戚屿的酒杯,杯身一倾,酒液全泼在了戚屿身上。

他洗完澡只穿了件单薄的霜白色衬衫,襟前也没配戴餐巾,此刻被那小半杯红酒一染,顿觉身上发凉。

“抱歉……”傅延昇忙道。

“……没事。”戚屿缓过劲儿来,把烟搁在盘子边,正想起身去收拾一下,却发现傅延昇的状态有点不大对劲。

他盯着面前男人的某个部位两秒,快速移开视线,暗骂了声“操”,双颊开始发烫,又狂骂了几句“变态”……可他又像是抓到了什么足以让自己获胜的证据,心里噼里啪啦地放了阵烟花。

视线上移,果然见傅延昇眸色发暗。

戚屿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任由红酒一点点把自己浸透,像是敞开了自己在诱惑对方,神态自若得又像是在等着仆人伺候自己的主人。

傅延昇见他没有动作,迟疑了一会儿,取了桌上的小毛巾替他擦拭,可这一擦,更多的布料贴上了肌肤。

酒液顺着衣襟蔓延,仿佛在戚屿胸前开了朵巨大的玫瑰。

傅延昇的手指一下攥紧了,他抬眼对上戚屿的视线,仿佛在寻求回应,戚屿毫不畏惧地直视他——打量着他,观察着他。

他们的距离很近,比上一次抹药膏时还近。

空气里弥漫着酒味、烟味和男人身上的香水味,气氛暧昧得简直要爆炸。

对视了两秒,傅延昇的呼吸蓦地变粗了,他无意识地凑过来,想闻戚屿身上的味道,又好像是要吻他。

意乱情迷间,戚屿真想脱口而出问一问傅延昇,是不是一直都知道自己是谁,是不是一直在钓自己……

但他知道,一旦他先问出口,这游戏就没得玩了。

他不想让这个男人得到得如此轻松。

戚屿忽然抬手抓住对方的手臂,施了道往外的推力。

虽然一样心动心悸,但戚屿的眼神却是前所未有得清醒。

他在用这个动作提醒对方——

傅老师,你过界了。

傅延昇浑身一僵,眸中闪过一丝挣扎,甚至有些困惑地再度审视起眼前的青年。

察觉到戚屿是在真实地抗拒,他才不舍地退了开去。

“不去换身衣服么?”男人的目光又在他身上流连了好一会儿才偏开去,嗓音变得有些沙哑。

戚屿欣赏了一会儿对方难得失控的表情,才缓缓起身。

等他换完衣服,傅延昇已经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低头抽着烟,不知道在想什么。

桌边一片狼藉,戚屿有点不想再坐那里,他说:“傅老师,你还吃么?不吃我让人上来收拾一下。”

傅延昇反应过来,低声说了句“不吃了”,把自己那根快燃尽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

戚屿打电话给客服,又自作主张地叫了壶傅延昇爱喝的老君眉,然后回桌边取了自己的烟,说:“这个不能浪费。”

傅延昇皱眉道:“别抽了。”

戚屿:“为什么?”

傅延昇起身过来,直接拿走了他手上的烟:“你还太小,过几年再抽吧。”

戚屿:“???”

说归说,但你tm把我抽过的塞自己嘴里算什么?还嫌刚刚不够暧昧?

傅延昇叼着他的烟扭头去了沙发那儿,戚屿不服气地追过去问:“说我小,你又是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啊?”

傅延昇:“二十三。”

戚屿:“那也不大啊。”

傅延昇吐了口烟,道:“我在你这个年纪已经硕士毕业进职场了。”

戚屿:“……”

好吧,算他赢。

傅延昇没在烟的问题上停留太久,很快转移话题问他:“调查的那个事怎么样了?”

戚屿坐下来,依然没告诉对方自己另外找了调查团队并让戚枫替自己上班的事,他只说他爸爸很快也会找人介入调查。

傅延昇闻言颔首:“让你爸自己来查也好,你做这些还是有点危险。”

戚屿挑眉:“哪里危险?”

他下午才得到爸爸认可,不想被傅延昇看扁。

傅延昇解释:“你从商经验不够,对一些商业陷阱不太敏感,有可能反被人利用,总之尽量小心点。”

知道对方是在关心自己,戚屿心里舒服了点:“我会的。”

傅延昇又说:“如果邱如松再约你见面,你就找借口推掉吧,见不见他对你调查这些事没什么用,最好把自己藏在幕后。”

戚屿“嗯”了一声,问傅延昇:“秦总邀请我这周末找他家吃饭,应该没事吧?”

“美薇的总经理?”傅延昇想了想,道,“这个问题倒是不大,不过你去之前记得把自己的行程告诉身边的亲信,让他们保持警惕。”

戚屿:“我知道。”

傅延昇顿了顿,又问他:“最近司家那位小少爷还有没有邀请你去他那里玩?”

戚屿耸肩:“没有,我最近忙得不得了,就算他请我我也没时间去。”

傅延昇:“那就好。”

戚屿听着对方这句话,觉得有点好笑:“怎么,你担心我跟他们学坏还是担心唐伟烨再骚扰我?”

傅延昇垂眼笑道:“没什么,就觉得他们这群人早晚要出事。”

戚屿:“出什么事?”

傅延昇:“上次你不都见了。”

戚屿不以为意:“他们背后大都有人,哪有这么容易出事。”

茶上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收拾餐桌的服务生,两人喝了会茶,又聊了几句,傅延昇就准备回去了。

戚屿和上次一样起身送他,到了门口,傅延昇才瞅着他的耳朵问:“你戴耳钉是跟你弟学的么?”

戚屿一愣:“为什么不说是他跟我学?”

傅延昇:“因为你以前不戴,最近才开始戴,而且你的耳垂要比他的红一点。”

戚屿失笑:“你不会是看耳朵才认出我们来的吧?”

傅延昇:“当然不是。”

“那是什么?”戚屿心痒痒地问,“真不能说?”

“眼神,”傅延昇目不转睛地望着他,说,“你看我的眼神和他看我的眼神不一样。”

戚屿刨根究底:“哪里不一样?”

“你自己不知道么?”傅延昇笑了一下,像是在笑他“明知故问”,说完也不等戚屿回应就转身离开了。

戚屿对着房门发了会儿呆,想起戚枫还没回来,拿出手机给对方打了个电话:“都快十一点了,你什么时候过来?”

戚枫的语气有点怂:“我晚上住凌可家,明天早点过去行么?”

戚屿揉了揉眉心道:“算了,你就呆那儿吧,明天没什么事,我自己去上班。”

戚枫如获大赦地说了声“好的”。

挂了电话,戚屿晃到浴室,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有点茫然——他看傅延昇的眼神怎么了?不会又是对方在诈他吧?

————

【小插曲】

傅延昇:你看我什么眼神你心里没点逼数?

戚屿:什么眼神?

傅延昇:喜欢死我了。

戚屿:我不是我没有你诈我!(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傅延昇:……

————

上一章:第049章 没你可爱 下一章:第051章 暴揍人渣
热门: 星河彼岸(朝圣) 全星际教我谈恋爱 从零开始竞选总统 殉罪者:一切心理罪,都是人性罪! 天火大道 当个渣攻真的好难[快穿] 盗墓二人组 诟病 穿越十个世界后我跑路失败了 前任今天凉了/没鬼都求我们快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