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国师

上一章:第26章 鸿门宴 下一章:第28章 祸星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哥哥?哥哥!”顾宵想过顾渺会有什么反应,但是却没想到顾渺几乎没有反应。

顾渺就像是一个脆弱的人偶一般,呆呆愣愣的,目光空洞。若不是还有呼吸,都会以为他根本就没有生命气息。

此时此刻,整个前殿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你回去吧。”过了许久许久顾渺才轻轻回应道。久到顾宵双腿都站得发麻,以为顾渺再也不会说话。

“哥哥……你没事吗?”顾宵心里焦急又担忧,他想要扶着顾渺,却被一把推开。

他本来也不想说的,可是那天恶龙的话……他不愿意再欺骗哥哥。

这样美丽的兄长,他怎么忍心欺骗。

“我说叫你回去!”顾渺抽出手连连往后退了三四步。他的声音猛地拔高,在空荡荡的前殿里传出浅浅的回音。“你去同父皇说……说我会参加宴请。”

他的脸色由红润转为苍白,身子微微发颤。今日楚雁来递给他的是一件系腰带的衣裳,腰带束起来便看着他的腰显得更加纤细不堪一握。他的双睫微颤,宛若欲飞的蝴蝶。

“可是哥哥……”顾宵被这样的美貌惊呆,想说出口的话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然而就是晚了这么一瞬,顾渺已经夺门而出。

一推门便直接撞进了楚雁来的怀里。

“渺渺……别哭。”楚雁来的声音很轻很轻,抱着顾渺像是抱着世界上最为珍贵又易碎的宝物。

他抱起顾渺,一转身便消失在前殿门口,临走前还用警告的目光瞪了一眼顾宵。

二人很快消失,只留下顾宵站在原地,心里懊恼不已。

如果他一回来就同哥哥好好相处……是不是他也可以这样的拥抱哥哥,也可以像楚雁来这样……对待哥哥?

顾宵的眸子里燃烧起炙热的欲望,却始终得不到宣泄。

楚雁来直接把人抱回了寝殿。这是他今日第二次把顾渺抱回来。

顾渺整个人都埋在楚雁来的怀里,若是仔细听便能听到细微的呜咽声,看到瘦弱的身子颤抖着。

仔细想来,顾渺不过也才十七岁,还没经历过太多的大风大浪,突然得知自己拥有的一切都是假象,恐怕这样的事放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都会承受不住的。

“渺渺……”楚雁来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授意是不是有些过分。

也都怪这个顾宵,话竟然说得这样直接!

“神君……”顾渺埋在楚雁来的胸口不肯起来。他的声音闷闷的,软软的,任谁都能听出来这份委屈。

“渺渺我在……”楚雁来轻轻的拍着顾渺的后背,心里像是戳了一排排的小刀子,刀刀见血,心疼得他发慌。

“我只有你了,神君。”顾渺用最小最小的声音说道。他缓缓地偷偷摸摸的抬眼去看楚雁来,因为哭过眼睛红红的,里边透着血丝,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儿却无处撒娇。

楚雁来心里软成一团,却敌不过小美人眼里心里都只有他的诱惑。他缓缓地抚摸着顾渺的后背,轻轻的在他的耳边落下轻吻。

“渺渺……我一直都会在的。”

楚雁来的声音轻柔,却也充满了诱惑。“只要渺渺喜欢我,我便会一直在。”

就算不喜欢……也会在的。

直到什么时候喜欢上我。

顾渺此时心里极度脆弱,他听不出楚雁来的诱导,他只知道现在全世界唯一待他好的只有楚雁来。

他的父母亲人视他为妖异之兆,之前喜欢的人强迫他,国师陷害他。只有楚雁来一直在,只需要一个亲吻或者拥抱就可以留住。

只需要喜欢他。

顾渺微微踮起脚,猛地抬头吻上楚雁来的嘴唇。

楚雁来没想到顾渺会这么主动,小美人对情事一向羞怯,能主动亲吻他已经是十分难得。

只是他不觉得欣喜,反而觉得心疼。他的渺渺不主动,却被他逼的主动起来。

“若是不喜欢,可以不强迫自己的。”楚雁来后退一点,然后在顾渺唇上轻点两下。“渺渺若是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今日要去见你的父皇,总是要做好准备才是。”

“我……”顾渺刚想说“其实我喜欢的”,还没说出口就被楚雁来给噎了回去,再加上提到去见父皇,他也就没了说这句话的心情。

“我……想去再见一次国师。”顾渺低头说道,“我想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好。我知道他被关进天牢,今日便带你去见他。”楚雁来心里软乎乎的,直接便答应下来。

“还有林崖香,神君能不能……治好他?”顾渺犹豫着说道,他也知道这件事恐怕有些强人所难,所以一说出口便用手指扯着自己的衣裳,表情也有些紧张。

林崖香?楚雁来第一反应就是不行,而且口中也没个把门的,直接便说了出来。

“你若是有其他要求倒也能满足你,可这一条我不答应。”楚雁来心里动了气,却只能按捺着不要撒到顾渺身上,“他想强迫于你,你竟然还要治好他。”

当时若不是小美人拦着,他能立刻把这个林崖香挫骨扬灰!

“可他是南梁的希望。”顾渺理了理衣服低头说道。“南梁将帅之材本就稀少,若是没了林崖香,北境敌军来犯,朝廷恐怕连个像样的将军都派不出。”

“虽说我讨厌他,不喜欢他,可他毕竟于南梁有用,不如先留着他。”

顾渺小心翼翼的看了楚雁来一眼,然后轻轻的扯了扯他的衣袖,像是走丢的小奶娃扯了扯大人的衣袖。

楚雁来感觉自己整条龙都被软化了,他甚至能通过龙纹感知到顾渺依赖的情绪,再加上小美人说不喜欢甚至是讨厌林崖香,他心里倒也舒服了许多。

所以——

“救他那倒也不是不行,只是救命可以,废掉的那东西是救不回来了,让他回去当个女将军吧。”楚雁来气鼓鼓的答应下来。

“好好好。”顾渺生怕他反悔。

不过他也十分怀疑,怀疑楚雁来是嫉妒林崖香能“站起来”,所以故意不给林崖香治下半身!

楚雁来答应下来顾渺的要求后便直接带人去了天牢。当晚南梁皇帝便会宴请顾渺,他们的时间自然是不多了。

南梁的天牢在京城的城郊,由军队监管者,若是普通人想要进去则难如登天。幸而楚雁来有隐身术,直接缩地成寸带顾渺进去。

天牢关押的大多都是皇亲国戚或者要犯,里边的条件倒不至于太过于差劲,却也算不上好。

一进天牢便有一股空气不流通的霉味,地面上脏兮兮的,落着一层厚厚的尘土,一踩一个脚印。

国师正靠坐在墙角,脸色灰败黯淡,身上衣服上沾满了灰尘,一身狼狈之相。

楚雁来站在不远处,解除了顾渺的隐身术,让他过去同国师说话。

顾渺第一次见到这样狼狈不堪的国师,心里的讶异几乎都要直接表现出来。在他的印象之中,国师一直都是衣冠楚楚彬彬有礼的,从来都不会有仪容有失的时候。

大约是听到了脚步声,国师低着的头缓缓抬起,呆滞的注视了一会儿顾渺才反应过来来者是谁。

“你……怎么会过来?”国师的声音沙哑,语气却是惊诧的。他完全想不到顾渺会过来,毕竟他们二人之间向来都不和,费尽心机过来探望他又有什么用呢?

过来炫耀吗?

顾渺往前一步,眼神里什么情绪都没有。

害他这样凄惨的人如今不需要他动手就已经变得更加凄惨,他实在没什么心情去趁人之危。

他只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我听说……在我刚出生没多久的时候,国师便说我的出生是妖异之兆,便已经定下要我有朝一日献给恶龙,是吗?”顾渺声音平淡,一字一句的说道。

但是这句话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刀戳在顾渺的心口。

“是。”国师冷笑一声,脸色只是惊讶了一瞬便恢复如常。“没想到你竟然知道了,恐怕是顾宵那个蠢货告诉你的。他一入宫,看你的眼神就不大对,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坏我好事!”

原来顾宵还算是帮了他一次……顾渺心中微动,但是他仍然记得此次的来意。

“你为何说我是妖异之兆?”顾渺轻声问道,但是急切的语气出卖了他的情绪。

他明明不是妖怪,凭什么……说他是妖怪!

谁知到这个时候国师也不肯低头,反而冷哼一声。“你就是妖孽!我只恨自己贪恋权势太过于大意,竟然被你扳倒!”

“你凭什么这么说!”顾渺心中一激灵,情绪也激动起来,白皙得过分的脸颊也被气出红晕。

他脑海里的声音告诉他是紫微星降世,就算他不是什么紫微星,也不会是什么妖孽,怎么可能会危害南梁!

他明明是父皇母后的孩子。

他明明……比任何人都热爱这个养育他的国家。

“你在说谎。”顾渺竭力想要平复自己的情绪。“你之前还告诉所有人祭祀之舞是龙族献祭之舞,其实是龙族的求……其他用途的舞蹈!你说的都是错的!”

他慌不择言,差点连求欢舞都说出口。

这样的话若是说出口,那他同楚雁来的关系……

紧接着,顾渺听到了一声楚雁来的轻笑声。

上一章:第26章 鸿门宴 下一章:第28章 祸星
热门: 永续之镜 针眼 满级大佬们都是我熟人 我老婆是豪门太子爷 我在古代搞科研 劣质奶油 嚣张 我是妖怪请来的救兵 点道为止 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