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修为

上一章:第2章 献祭 下一章:第4章 恶龙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出了正殿,顾渺让下人先回去,他自己则是漫不经心的往回走。

之前脑中的声音告诉他已经恢复一丝修为的时候,他的确感觉到身上多了一股暖流,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游走着。

所以脑中的声音应该是确实存在的。

应该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宣布被献给长夜山的恶龙。

不过这一次他既然有了修为,便应该打算下一步。宫里的藏书阁有不少书籍,虽说皇室有天赋的人不多,但是修仙类的书籍却不少,或许他可以学个一招半式,没准可以保命。

就算保不了命,也无所谓了。

大约是他想的太认真,反而忽视了周围的情况。

夜色越来越深沉,谁知还没走出去几步路,身后正殿门口的方向便传来了脚步声。顾渺闻声一回头看到了那位令人悚然的国师。

顾渺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仿佛灌进了铁水,又烫又沉。

这样年轻便当上国师,这还是南梁百余年内唯一的一个。这位国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会占卜测算,能祈求风调雨顺,也是他最先能与长夜山的恶龙沟通,保佑南梁平安。

被他这样的人盯上,顾渺只觉得胃部不舒服,下一瞬几乎就要吐出来。

“太子殿下请留步!”这是一个略带沙哑的男子声音。声音虽然不大,却带着一种阴沉之感,让人听得毛骨悚然。

是……国师!

顾渺脊背一凉,反而回头加快了脚步。

身后的人却不依不饶,也加快步伐跟上了他!

“太子殿下殿下怎么走得这样急?臣还有几句话想同您说。”国师的语气轻飘飘的,不知道是不是使用了什么术法,直接就站到顾渺的面前拦下了他。

“有些不舒服罢了,想回宫休息。”顾渺脸色苍白,看起来确实有几分疲倦之态。

“是吗?臣看太子殿下步履生风,不太像是不舒服,倒是像躲着谁。”国师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不过臣确实听说太子殿下殿下病了,不如让臣给您把把脉,送几帖药过去,相信自然……”

国师的目光沉沉,故意拖慢了语速,每一个字都像是在熬煎着顾渺的情绪:“……药到病除。”

“之前请御医看过,不过是风寒,已经差不多好了,不必国师挂心。”顾渺努力挺直后背,让自己看上去并没有那么虚弱。

夜晚的风凉飕飕的,吹得他身上一凉,打了个冷颤。

他可不敢吃国师的药。

国师对药理十分精通,曾经在南梁与北齐征战时凭借一味无色无味的剧毒毒死五万敌方士兵。这消息传回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欢呼雀跃,只有他感觉到国师的可怕。

今日他能为南梁毒死五万士兵,不知何时就能为别人降灾于南梁。

国师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刚准备开口,却发现又来了一位。

这一次来的竟然是林崖香。

“臣拜见太子殿下。”林崖香先是上前行礼,然后神色漠然的向国师点点头,“国师大人安好。”

林崖香本来是因为路上奔波劳碌觉得累极了,所以才出来透透气,没想到能看到太子和国师站在一起说话。

太子顾渺一直对他有点意思,不过他不喜欢顾渺这种类型。可是今日一见,他反而觉得这位太子殿下模样脾气还都挺不错的。尤其是今日宣布要把他献给恶龙的时候,那种脆弱无助的模样……很能引起男人的凌虐欲/望。

一身低调的黑色衬得他多了几分纤瘦,举手投足之间带着清冷之感。夜风习习,衣摆微晃,恍惚间以为是仙人下凡。之前他站在皇帝面前声音小小的软软的,让人几乎有一种想要把他的搂在怀中轻吻的冲动。

再有不久小太子就要被送上祭台,就算是相好几日……也没什么的吧。

一想到这里,林崖香心里像是被什么挠了一下,痒得他浑身上下都难受。

“原来是林将军。”国师斜睨了一眼林崖香,并不把人放在心上。十九岁,又是武将,在他眼中还构不成什么威胁。

“不知道国师和太子殿下在此处做什么?夜黑风高,太子殿下多加小心。”林崖香提醒一般的扫了顾渺一眼。

国师年近三十,却还不曾娶妻生子。太子又正是适龄婚配,大晚上的他拦下太子,没准会有什么下流心思。

想到这里,林崖香眼中多了几分警惕之色。

“刚好一起出来罢了。”国师冷着脸道,明明白白的表示对林崖香的不满。

不管是国师还是林崖香,他都不是很想见到。

一个是害他作为祭品献给恶龙的人,一个是他暗恋多年却喜欢自己弟弟的人,他一句话都不想同他们多说。

“多谢林将军提醒,天色不早,我也该回去。”顾渺故意让自己看起来病恹恹的,省得被他们二人留住。

“殿下脸色苍白,可是病了?不如叫御医过来瞧瞧?”没想到效果太好适得其反,林崖香近来偏偏就喜欢病弱美人的感觉,反而比刚才更黏人。

“正好臣在这里,把把脉便知道怎么一回事了。”国师像是和林崖香卯上劲了一般,甚至他还往前一步就想要去抓顾渺的手腕!

顾渺心中一惊,不由得后退一步。但是有人比他反应更快,率先挡在了他的身前。

“国师要做什么!”林崖香一个转身挡在顾渺的面前,他身材高挑,恰好能把顾渺完全挡住,严严实实的。

顾渺没想到国师在这里就敢动手动脚,心中涌上一股厌恶之感。

“不过是帮太子殿下把脉罢了,林将军做什么如此性急。”国师的表情立刻变了几变,眼神再度变得锐利起来。“听说林将军对太子殿下并没有什么心思,怎么如今好像并不如传闻所说的那样……”

他这话是暗示林崖香,既然喜欢小太子,就不要多管闲事。

这话说者无意,听者却有心。

就是这么一句话,既戳破了顾渺之前暗恋林崖香的传言,又点明林崖香对顾渺没有任何感觉。

“这传闻是谁说的?国师可少些听不知所谓的谣传。”林崖香眉尖微挑,毫不犹豫的说道。说完他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太快,这话几乎就是在承认他喜欢顾渺。

顾渺眉心微蹙,绕过林崖香直视着面前不怀好意的国师。“国师今日为何胡言乱语!本殿下的事也是你可以议论的吗?!”

他的话和之前的表现大相径庭,明明刚才站在林崖香身后像是一只无助的小鸟,如今站出来疾声厉色——让越发得觉得他身形单薄,却不敢真的惹怒他。

“哦?是吗?那还真是……冒犯太子殿下……”国师的声音带着丝丝轻佻之感。

“国师真的知道错了吗?”顾渺冷笑一声,之前的害怕全然都忘的一干二净。

其实倒也不是忘了,只是他想到疼爱他的父母都已经不再爱他宠他,甚至再过不久他就要被送上祭台,他还有什么好忍让的呢?

顾渺目光灼灼,语气冷漠又阴沉。他缓缓地往前一步,国师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觉得太子殿下看起来柔柔弱弱,如今还病着,能对他有什么威胁?

而他想不到的是,顾渺毫不犹豫,直接一脚踩在了国师的膝盖上。他这一脚又快又狠,还暗暗加入了之前刚刚恢复的一点点修为,直接踩碎膝盖不太可能,但是却可以一脚把国师踩得跪在他脚下。

国师发出一声闷哼,由于没有准备,腿一软还真的跪到了顾渺的面前,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或许只有这样,国师才记得我的身份。”顾渺的声音比夜色还要深沉,“至少我现在还是南梁的太子殿下,并非随随便便一个人都可以评头论足的。”

说这话的时候,顾渺还看了一眼林崖香。这话也是对他说的,不管林崖香有没有这个意思,既然他喜欢顾宵,他就不可能再喜欢林崖香。

林崖香的目光里充满了震惊,他不知道顾渺居然蕴含着这样的力量。明明纤细病弱,却因为其他人的侮辱而奋起反抗,反而看起来像是在强撑着外界的伤害,让人更加想要怜惜他。

国师如此侮辱他,想来他也是忍无可忍。林崖香越看越觉得顾渺美得惊人。

而顾渺并没有注意到面前的二人到底在想什么。因为他再次听到了那个声音——

“恭喜您的修为再次恢复千分之一!”

上一章:第2章 献祭 下一章:第4章 恶龙
热门: 穿书后被暴君标记了 裙带当风 我的盗墓生涯第五卷 南蛮恶沼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全职修神 退休判官进入逃生游戏后 闪电下的尸骨 魅惑全星际 假面山庄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