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歹徒

上一章:第69章 过渡 下一章:第71章 三方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老爷, 夫人家出事了。”婴路的语气依旧是平平淡淡的, 只是眼底闪过一丝焦虑。他和陆玄鳞之间有契约,此时的通话也是实时的, 通话效果和人类的手机有一拼, 但非常消耗妖力, 不过如果是陆玄鳞为主导的话, 并不缺这一点妖力。

“是你解决不了的问题?”

“很抱歉, 老爷, 是人类。”婴路用妖族特有的探视方法“看”到了门外鬼鬼祟祟, 穿着黑色劲装, 训练有素地准备撬锁工具的几个男人。

“拖住他们,我马上过去。”

“是!”

婴路歪了歪头,熟练地撬开了笼子的锁, 飞进了祁夏阳的房间, 启动了房间的防御阵, 虽然对于人类而言没什么大用,但多少能让门外人的开锁过程没那么顺利。

做完这事, 婴路飞到了张秋月所在的主卧室, 离她的预产期已经不足两个礼拜, 怀胎九月的张秋月肚子已经很大了,行动愈发不便, 每天就是躺在床上看看书, 累了就躺下休息。

现在是下午两点左右, 祁渊两个小时前刚刚伺候完张秋月吃饭, 已经赶回公司上班去了,下午的时间张秋月通常会小睡几个小时。婴路飞进主卧室的时候张秋月刚好在睡觉。

“月月!月月!”祁渊平时就叫张秋月月月,婴路因为自己“鹦鹉的特性”,也会用祁渊的声音叫张秋月月月。

“月月,不好了,月月!”

张秋月觉很浅,婴路一叫她就醒了过来,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看到一只灰鹦鹉在自己床头乱飞,“灰灰?你怎么出来了?回去吧,我现在想歇一会儿。”

然而灰鹦鹉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善解人意地飞回自己的窝里,而是依旧拍打着翅膀在半空中不断盘旋,叫嚷着“不好了,不好了!”

鹦鹉反常的举动让张秋月起了疑心,她披上外套,捧着肚子艰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临近生产的日子,她的身体也愈发不便了起来。每一次下床都很艰难,只有在傍晚散步的时候她才会走动走动,不过这几天身体格外疲乏,就连傍晚散步这个日常活动都取消了。

她跟着灰鹦鹉挪到客厅,就见灰灰不断在房门附近盘旋,嘴里叫嚷着“陌生人,陌生人”。张秋月凑近房门仔细一听,果然听见了门外窸窸窣窣的声音,她心里咯噔一下,深吸了一口气,壮着胆子凑近防盗门往猫眼看,却发现猫眼已经变黑,像是被人堵住了。

门外的人绝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他们想进来打劫吗?张秋月吓得手脚冰凉,心跳加速,除了一身冷汗。不多时,张秋月发现猫眼已经开始松动了,看样子他们想把猫眼卸下来,再从里面打开门锁。张秋月一下子缓过神来,转了几圈门锁,把门反锁上了。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再次深吸了几口气,抚摸了两下自己的肚子,自言自语道,“没关系,宝贝,妈妈不慌”好像在从孩子身上汲取勇气。

张秋月冷静下来后,装作突然发现的样子喊道,“老公,你看,谁动咱们家门呢?”虽然她知道老公并不在家,但一般的小偷听到家里有人并且有男主人的时候通常都会放弃目标。张秋月赌得就是这个心理。

让她惊喜的是,鹦鹉灰灰这时候飞了过来,同样加大了音量朝门外喊去,“谁啊?”那声音和男主人祁渊的几乎一模一样。

张秋月心中一喜,接着演了下去,“是小偷吧!我去报警!”

灰灰也很给力,没有再重复之前的“谁啊”,反而是学着祁渊爆了个粗口,“艹!谁胆子这么肥?”

但让张秋月心凉的是,她刻意加大音量的喊声并没有让门外的人停手,他们确实很停下了一会儿,小声交谈了一会儿,再和耳机里的同伴确认了之后,反而加快了动作。

张秋月有点慌了,她拿起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却发现自己房间的信号好像被屏蔽了一样,手机左上角显示着让人绝望的“无服务”。

更让人心凉的是,网络Wi-Fi也失去了效用,屋里的固定电话也打不通,她的房间就好像被人断绝了和外界的联络一样。这个发现让张秋月不知所措了起来,门外的歹人并不是为了谋财,他们有的本事屏蔽信号还能掐断她的电话线,足以证明这伙人和普通入室行窃的小偷不同。如果他们不是为了钱财,那就是针对他们人了!

可是张秋月根本想不到她和爱人究竟得罪了什么人,能让对方恨到雇人□□。张秋月吓得脸色苍白,无意识用指甲掐进了手心的肉里,冰凉的双手毫无知觉。

她带着鹦鹉跑进了卧室,把卧室的门反锁,费力地推着衣柜,把衣柜卡在了门前,她是一个孕妇,还是个怀胎九月半,临近生产的孕妇,做完这些,她就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身体条件根本不支持她跳窗逃跑或者做更大的动作。

张秋月只能扯开嗓子向窗外喊去,希望能有人能够听到她的呼喊,帮忙报警。然而现实再一次给了她致命打击,今天是工作日,她住宅周围上下左右的邻居都是年轻人,这时候竟然真的没有一个人在家。

“怎么办,宝宝,妈妈该怎么办?”门外越来越大的动静就像催命符一样刺激着张秋月的大脑,她此刻已经被吓得泪流满面,嘴里不断呢喃着宝贝和祁渊的名字,甚至到最后,她已经开始问自家鹦鹉该怎么办了。

张秋月本没想得到回复,却没想到灰灰真的回应了她,鹦鹉模仿着祁渊的声音和语气,安慰着张秋月,“别哭,月月,别哭,会没事的。”

张秋月一把把鹦鹉抱在了怀里,眼泪依旧止不住的流,因为受到惊吓,肚子都在隐隐作痛,竟然是有了早产的先兆。婴路见状,灰色的翅膀一抖,不着痕迹地把一丝绿色的能量打进了张秋月的肚子里,稳定住了胎儿。

远在东陵的东理工,陆玄鳞收到婴路消息之后,就把情况告诉了祁夏阳。有人把主意打到自家婶婶身上,祁夏阳当时就急了。

“玄鳞,现在就带我回去!拜托了,”

“好,我现在就准备”陆玄鳞点点头,不敢怠慢,直接带着祁夏阳找到了一个没有监控隐蔽的角落,变成了人身。

陆玄鳞向祁夏阳伸出手,在祁夏阳把手放上来之后,抓着他的手把他扯进了自己的怀里,密密实实地搂住了他,之后才动用妖力,准备空间移动。从东陵到昆云,距离不算短,就算是用了妖族神行千里的技能,不仅需要耗费庞大的妖力,准备时间也要十几分钟,这还是在陆玄鳞妖力充沛的情况下。

在准备出发之前,祁夏阳给营养界昆云的负责人安陵容打了电话,告诉了她这个紧急情况,安陵容也很重视,立刻就派出了离祁夏阳叔叔家最近据点待命的特别行动队前往家里支援。

可是即使是这样,也赶不上这群训练有素的歹徒的开锁速度。他们明显是有备而来,本来慢慢撬锁是不想引起家里人的主意,后来发现自己行动暴露之后,他们反而变得大胆了起来,不知道用了什么工具,竟然直接把门锁的部分切了下来,几个穿黑色劲装的男人径直走了进来。

婴路之前布置的针法对这些人类没有什么效果,就算是阻碍也是在气运上阻碍一下,没用多长时间,他们就长驱直入地进到了屋内。

领头的矮个子男人左眼从眉骨开始一直到下巴有一条长长的伤疤,异常狰狞,他的左眼睛呈现着不正常的颜色,好像白内障一样向外凸着,竟是一颗假眼。这条伤疤让领头人显得更加恐怖,也彰显着他们这伙人不同于普通劫匪的身份,这是一群亡命之徒,眼神都透着一股阴狠。

张秋月费劲力气搬过去挡门的柜子在这群歹徒眼里不值一提,他们用同样的方法切掉了卧室门的门锁,又撞开了门口的衣柜,能被张秋月挪动来挡门的衣柜本身就不沉,对于这些常年走在刀尖上的人来说根本不值一提,甚至连阻挡他们一下的效用都没有发挥出来。

长驱直入进到卧室的几个男人对视了一眼,走向瘫坐在床上的张秋月,领头人戴着面罩,故意转动了一下凸出的假眼,用沙哑的嗓音慢条斯理地说道:“小姐,请!”

“你们到底是谁?要干什么?!”

“啧,话真多,本来还想对你礼貌一点的。”

这么说着,领头人朝后面挥了挥手,让手下拿出了绳索,“你要是乖乖听话,我们就这样走,如果不行,卸掉你的胳膊腿留着你的大肚子对我们来说也一样,只不过小姐你就没那么好受了。”

张秋月牙关打颤,根本说不出话。就在这时,张秋月怀里安静呆着的鹦鹉突然暴起,扇着翅膀飞起,抓向男人的脸。

“艹!弄死它!”

领头人骂了一声,几个手下动作利落地掏出了电棒,向空中打去,如果是普通鹦鹉肯定没两下就被密集的电棍放倒了,不过婴路好歹是妖,躲闪间还比较游刃有余,既能避开攻击,偶尔还能在歹徒脸上留下一些伤痕。

“别管这小畜生了,把人带走!”

“是!”

“我倒要看看谁带得走我婶婶?”

清亮的声音从卧室门口传来,一个清瘦的青年站在门外,身边还跟着一个高个子穿着黑色风衣的英俊男人。

“小阳?你怎么在这?”

“不想活了吧,那我就成全你。”领头人明显没有把突然出现的两个人当成是威胁,狞笑着举起了枪。

青年怒极反笑,勾起了唇角,“那你们就都留在这吧!”

上一章:第69章 过渡 下一章:第71章 三方
热门: 完美人生 生死河 妙手心医 仕途 超越轮回 花滑大魔王 装穷 为了十个亿,我结婚了[穿书] 两小无嫌猜 飞升后我被单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