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科普

上一章:第14章 路上 下一章:第16章 电影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祁夏阳低头一看,这才发现楼梯下面贴着几条黄色警戒胶带。

“大姐,这电梯怎么了,早上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

“今天早上出事啦,”扫地的大姐神秘兮兮地小声说道:“现在社会压力大哟,有个男的今天早上过劳死,就倒电梯里了,警察说要先封锁现场,之后得好好消消毒,过两天才能用。”

“啊……可是……”他刚想问要不要管电梯里那个男人,盘在他脖子上的蛇用尾巴尖戳了戳他的肩膀,又指了指电梯。

祁夏阳顺着看过去,才发现那个男人的脸色苍白地不正常,甚至有些发青,而且看上去毫无意识。在他看过来的时候,那男人身体扭曲地往后退了两步,站在电梯的最里面抽搐,就像犯了羊癫疯一样。

仔细一看,他好像也没有影子,身体也变得越来越透明了。

好像不是错觉,他确实是在害怕,总感觉鬼先生的身体越来越透明了,好像不太妙的样子。

这时候刚好另一台电梯到达一层了,祁夏阳和扫地的大姐道谢之后,带着一肚子的疑问,坐上了电梯。

这个世界,真的是越来越奇怪了……

“说起来,今天看见的鬼有点不一样呢。”回到了自己家里,祁夏阳终于有机会好好和他的蛇先生说话了,他可是憋了一肚子的疑问。

“确实是这样没错,”黑蛇在祁夏阳放下背包之后就顺着他的胳膊从他的脖子上滑下来了。在祁夏阳转身放背包的时候,轻轻一摆尾,等祁夏阳再回头时,它已经变成人类的样子站在玄关处了。

“你今天看到的那些会主动攻击,已经是恶鬼了,刚才看见的那个男人应该只能算是游魂。”陆玄鳞解释道,为了更加方便理解,他还用黑色的妖力在半空中形成了影子一样的剪影给他做讲解,这是以前他经常用来给祁夏阳讲故事的方法。

“游魂是刚刚死去不久的灵魂,他们不能离开自己死去的地方太远,每隔一段时间会被鬼差统一带走,如果不管他们的话,到最后自己也能去黄泉,但是时间就慢上不少。今天死在电梯里那个男人就是这样。”

“但是恶鬼不一样,他们大多带着极大的怨气而死,他们死后往往带有一些人类的意识,但他们身上只会剩下对人类的恶意,怨气会化成鬼最初的力量,让他们能够躲过鬼差的清扫。这样的鬼会主动吸收活人的阳气,也不会在乎人类的死活,一旦他们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人类死亡,这样的鬼就不会再被归为鬼差引领的范围,而是被作为清剿对象。”

“这么说我昨天和今天看见的那些穿袍子的鬼都是恶鬼咯!”祁夏阳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怪不得穿的那么奇怪。”

关注点又歪了吧孩子……

其实昨天在森林里围过来的那些才是真正杀过人的恶鬼,他们能力更强也更敏感,在察觉到大量阳气泄露就像闻到肉骨头的狗一样扑了过去。这样的鬼陆玄鳞杀得没什么压力。反而是今天在路上看见的那些,还并没有杀过人的鬼,如果随便灭了就很麻烦,不仅天道会记他一笔,下次雷劫劈得更重,地府也会找他麻烦。

所以说果然人类才是天道的宠儿,就连死后都要压着他们妖一头。真是让妖嫉妒……

经过昨天森林里那一下,可能整个县城有点年头的恶鬼可能都被一波带走了。

“但是为什么我感觉他们在害怕呢?是在害怕你吗?”祁夏阳好奇地用伸手去戳了戳天上漂浮着的妖力剪影画,戳上去的手感和空气也没什么区别,被碰一下就像黑烟一样被拨乱了,不过马上又会自动复原。

“这是个好问题呢。”陆玄鳞宠溺地看着他幼稚地戳着剪影画,又在空气中捏出几只小动物给他玩,祁夏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有多幼稚,赶紧停下了胡来的爪子,脸上浮现了可疑的红晕。

“我只是一部分原因而已,他们害怕的是阳阳你。”陆玄鳞顿了顿,在祁夏阳惊奇的眼神中继续解释:“我之前说过的,阳阳的阳气很多很多,多到能让他们害怕的地步。所以就算没有我也不用害怕,只要你不害怕,他们就伤不了你。”

“其他人也会这样吗?”

陆玄鳞摇了摇头,“这世界上只有你而已,只有你才会有这样的力量,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你更能克制那些东西的人了。”

他在说啥?祁夏阳一脸懵逼地僵硬在了原地,他一直觉得自己普通的不行,结果就在刚刚,他突然被告知,自己其实拥有终极武器。

“你在骗我吧哥哥。”这不是救世主的待遇吗!!随便地扔给他这个普通学生真的没关系吗?!

“没骗你,”陆玄鳞忍不住摸了摸祁夏阳的小脑袋,顺了顺他炸起来的毛,“你只需要注意一点就好,不要让恶鬼闻到你的恐惧,并且记住,你比他们都要强,你不需要害怕。”

“虽然还是不太信,”祁夏阳懵逼地挠了挠头,抬头看向陆玄鳞直视着他的眼睛一脸认真地道谢:“谢谢你刚刚保护我,不然我可能就被鬼啃了……想想就觉得危险。”

哎呀,忍不住了,他太可爱了!

陆玄鳞伸手一捞,就把祁夏阳抱在了怀里。“我会永远保护你的,所以阳阳你永远不用害怕,我保证。”

虽然很想独占这份功劳,但想隐瞒阳阳的体质显然是不可能的,他迟早会发现的。陆玄鳞可不会做这种傻事,他需要的是祁夏阳完全的信任,因此他也必须真诚相待,当然,一些小谎言除外。

再次被比他高了一头的男人抱在怀里,祁夏阳后知后觉的发现,他貌似真的不排斥这种行为,但考虑到抱着他的这个人好像是准备把他当媳妇的情况,还是不要这样了!于是他微微用力想把陆玄鳞推开,可是这条蛇就像是没看出他的意图一样,抱着他的手臂越缠越紧。于是,他只好尴尬地开口:

“那个……哥哥……能先放开我吗?”

陆玄鳞黑色拟态的瞳孔有一瞬间变回了红色的蛇瞳,他心里闪过一丝不太妙的情绪,不过他很快压制住了,若无其事地放开了手,然后低垂着眼眸,露出一副万分失落的神情。

他可怜的样子装的很好,祁夏阳果不其然再次心虚了起来,他果断地选择了再次转移话题:“我去洗个澡!”然后逃也似地躲进了浴室。

他抵在门上松了口气,随后脱了衣服想好好冲个澡,他刚打开喷头,浴室的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一条缝。一条变得更迷你的蛇从门缝里钻了出来。

专注于洗澡的祁夏阳并没有发现,等他把头发上的泡沫冲干净,准备洗身子的时候,一转头就看见一条黑色的小蛇缠在浴缸旁边的衣架上,差点没把他吓死。

它在干什么啊这条蛇!!

祁夏阳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能从他口中因为被偷窥而发出尖叫:“快出去啊!!就算是男人的果体也不能随便看的!”

小黑蛇好像僵硬了一下,在祁夏阳再三的催促声中,才慢慢从架子上滑了下来,然后一步三回头地退出了浴室,游到门缝边还留恋地往里看了两眼。

“不许偷看!!”

小蛇这才彻底游出了浴室,那背影还带着一丝委屈的意思。

它委屈个毛啊!!他才是洗澡被偷看的那个吧!

祁夏阳以最快的速度洗完了这次难熬的澡,边洗还要边盯着门,看有没有可疑的人或蛇再次混进来。

没想到有一天,他在自己家里洗澡洗的像做贼一样。

“太过分了,你怎么能偷看别人洗澡呢!”穿着浴衣冲出来的祁夏阳甚至都没有擦干头发,他准确地找到了盘在地板上的那条小蛇。“这是变|态才会干的事情!”

“但是我想和你待在一起啊,而且为什么不能看阳阳洗澡?”小黑蛇把尾巴一盘,用红红的眼睛看着他。

啊……是他忘了,妖怪可能并不懂人类的价值观。

“因为人类觉得裸|体是非常私密的事情,不可以随便给别人看的。”

“为什么?阳阳小时候经常下水玩啊!”意思就是祁夏阳的裸 | 体早就被他看光了。

不好,下水玩这件事他好像有印象……为什么他小时候这么奔放啊!好想把小时候的自己打一顿!

“总之就是不行!”祁夏阳臊得脸都红了,他努力摆出一张严肃脸强调着,其实内心一直在疯狂后悔,手上不禁攥紧了松垮的浴袍。

“但我不是你的夫君吗,人类的夫妻之间经常会这样的,我见过的,他们裸|体抱在一起的时候叫得可开心了,男人和男人也有的。”小黑蛇一脸自然地说着:“我们也是夫妻,所以没关系的!”

黑蛇毫无意识自己说了什么,祁夏阳听了脸憋得更红了。先不说夫妻这种不存在的关系,单说偷看别人做那种事,如果不是蛇的话大概早就该报警了。

“不行就是不行!”

小黑蛇躺在地板上扭了扭身子,见祁夏阳依旧没有改口的意思,只好万分不情愿地妥协了:“好吧……”

祁夏阳听他充满遗憾的语气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给他解释,不过更多的是对小时候公然遛鸟的一种心虚。

“我教你看电视吧!多学学人类的常识你大概就能理解了。”说着,他一把抱起了地上的蛇,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

上一章:第14章 路上 下一章:第16章 电影
热门: 守你百岁无忧(快穿) 无限盗墓 第三卷 天山蛇冢 乡村野事 公爵日记·黄昏 谁与渡山河 韩警官 满朝文武只有朕是O 小满 曙光纪元(神话纪元) 我做农场主的那些日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