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铃铛

上一章:第9章 噩梦 下一章:第11章 录像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再次进入这间破旧的小屋,祁夏阳惊讶地发现这次小屋内部的装潢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屋顶上漏雨的破洞被用木板打了个补丁,上面还贴了一点都不符合环境的卡通贴纸。木屋里面散落着一些小孩子玩的玩具,一条黑色的大蛇盘踞在房间中央,尾巴上卷着一个拳头大的铃铛,随着尾巴的移动发出清脆的响声。

黑蛇的身体铺满了整个空间,把房间占得满满当当,鳞片贴着模板摩擦着。看到祁夏阳走进屋子,黑蛇抬起了脑袋,转头对着他,吐了吐蛇信。

他轻轻把门关上,黑蛇摆动着身体,挡在祁夏阳面前的黑色蛇身慢慢移开,腾出了一条路。

祁夏阳深吸了一口气,一步一步走到了黑蛇的面前,他微微蹲下身体,与黑蛇的视线平齐,他问道:

“你到底是谁?”

黑蛇向左偏了偏脑袋,就像听不懂他的问题一样,对他吐了吐信子。

“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我是不是疯了,在梦里和一条蛇说话?祁夏阳抬手捂住了脸。

他刚刚站起身来,突然听到了清脆的铃铛响,黑蛇用粗壮的尾巴对着他的小腿一扫。

“啊!”重心不稳的祁夏阳发出一声惊呼,向后一仰,却没有像想象中摔在硬邦邦的地板上,而是软软的身体上,黑蛇用他的身躯接住了青年,随后像是在捕猎一样,蛇身顺着祁夏阳的大腿和腰腹缠了好几圈,把青年整个固定在了自己庞大的身躯中。

束缚住青年的身体之后,蛇身并没有收紧,只是让他无法逃脱,黑蛇的蛇头慢慢凑到了祁夏阳眼前和他对视了几秒,随后侧头轻轻用头部摩挲着祁夏阳的脸蛋,滑腻的蛇信轻触着他的耳垂。

“喂!”浑身滑腻冰凉的触感让祁夏阳很不自在,他忍不住挣扎地扭动着身体,大蛇微微收紧了身体,阻止了他的挣扎。

“乖,不要动。”大蛇像是安慰一样,用头轻轻摩挲着他的脸颊。

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声音在祁夏阳耳边回响,但这空间显然没有第三个生物了,他暂时止住了身上挣扎的动作,抬头看向黑蛇的蛇头。

“是你在说话吗?”

黑色的嘴巴并没有懂,他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祁夏阳的疑问。

那声音听起来并不像没有理智的野兽,而且意外的,给他一种很亲近的感觉。祁夏阳抬起右手,有点委屈地问道:“为什么要咬我?好疼。”那软绵绵的语气听上去不像质问,反而更像是撒娇一样。

黑蛇顺着他的动作凑近了他抬起的右手腕,轻轻地用蛇信触碰着那被咬的手腕,沿着手腕转了一周。让祁夏阳有些害怕地想收回手,但是却被蛇身所制住,动弹不得。

“放心,不会再咬你了,惩罚一次就够了。”大蛇看上去心情很好地把头转了回来。

“惩罚?为什么?”

“你不记得了吗?”黑蛇反问道。

祁夏阳茫然地摇了摇头。

黑蛇看上去有些落寞地低下了头,它低语道:“这就是你遗忘我们约定的惩罚。”

“对不起……我真的不记得了。”

“不用跟我道歉,这可能是我们最后的见面了,之后就忘了我吧。”黑蛇放松了身体把他放了下来,“咬疼你了真的很抱歉,但是我果然还是不甘心啊,所以你手上的印记我不会消除,就当是我最后留下的痕迹,希望你有时候还能想起我。”

黑蛇像是交代遗言一样,全身上下蔓延着一种让祁夏阳感觉很不舒服的黑气。

“你要走了吗?”

“是啊,我大概已经撑不下去了,这个还给你。”黑蛇的尾巴卷着那个拳头大小的铃铛,放在祁夏阳面前,祁夏阳下意识地伸出双手,黑蛇蛇尾一松,铃铛落在了祁夏阳手中,发出一阵清脆的叮当声。

拳头大小的铃铛落在祁夏阳手上时,慢慢收缩,变成了普通两指宽的铃铛。

“撑不下去是什么意思?”

“忘了我吧……”黑蛇看上去很疲惫地闭上了眼睛,“不用担心在梦见我了,我已经没有能力了。”

“等等!喂!”

整个世界像是破碎的镜子一样,一点点分解成了一片一片的碎片,慢慢变成了细碎的光点消失了,整个世界回归成了一片纯白。

梦醒了……

祁夏阳从床上坐起,看着窗外渐渐升起的太阳发呆,他张开自己紧握着的双手,里面躺着一枚生了绣的铁铃铛,轻轻晃动,却已经不会发出梦里那样清脆的声音。

“啪嗒”一滴眼泪滴落在了被子上。他到底忘记了什么啊!

他再次抬手看向自己手中生锈了的铃铛,原本金黄色的外表已经被刮掉一半了,他反复翻看着手上的铃铛,终于在最下角找到了铃铛的商标:katy。

Katy?

祁夏阳翻出手机搜索了一下,竟然真的有结果。

katy玩具公司,二十年前最受欢迎的玩具公司,生产的毛绒玩具手感柔软,材料加工工艺安全,所以很受欢迎。不过因为更多公司加入市场,再加上现在小孩子更喜欢功能齐全更酷的玩具,所以公司也逐渐落寞,现在只有在某宝的零售有点,大多数的生产工厂都关掉了。

同时搜索出来的还有比较受欢迎的玩具类型,祁夏阳点开连接看了看。

这个我好像也有一个!他点开图片的连接,是一只玩具熊,脖子上就系着他手上拿着的这种铃铛,这是原来最受欢迎的玩具之一,他父母也给他买了一个,从他有记忆以来就在了,他好像还给玩具熊起了名字,不过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

这个铃铛是他的东西!这个认知让祁夏阳心里更加肯定,梦里那条蛇和他有关系,不过他怎么搜索自己的记忆也想不起来有关蛇的记忆了。

啊,真是烦躁!

祁夏阳丧气地倒回了床上,他抬手看向自己的右手腕,上面像纹身一样的黑色纹路就好像在时刻提醒着他,他忘了一条黑蛇,而它就快要死了。

见鬼的,他还没找那条蛇理论自己破碎的世界观呢。

祁夏阳就像一个侦探一样,而他想要找寻的真相就是自己记忆。不过他现在还在学校,根本无从查起,本来十一假期不想回家的祁夏阳默默打开手机订了回昆云的火车票,在家里应该会找到线索吧,他暂时把这件事压在了心底。

九月二十一号,学校迎来了每年一度的百团大战,各个社团和学生组织都搭了帐篷进行招新活动,祁夏阳顺着一排一模一样的帐篷找到了星途旅行爱好者协会的位置。

里面的学长学姐为了宣传,在大热天都穿上了自己出去徒步旅行的长袖登山装,还配了帽子和防风沙的头巾。看上去非常专业。

社长宋冰冰举着一张海报坐在帐篷里,非常热情地对来往的学生招呼:“学弟学妹们想一起去旅行吗?”

已经军训了二十天,天天在外面暴晒,基本都黑了一个色调的大一新生们非常好辨认,各个社团的人在招新的时候就像抓人一样,把懵懂不知道该去哪的学弟学妹往自己的帐篷里面拉。

“学姐好!我是群里的祁夏阳。”祁夏阳去帐篷下面打招呼,马上就被热情地围住了。

“你就是小阳啊,你好你好!”宋冰冰和她在群里表现得一样热情开朗,她把祁夏阳直接拉进了协会的帐篷里,把买来招新的零食塞了一大把给祁夏阳。

其他在群里比较活跃的基本都来了,对于群里目前为止的独苗苗,他们天然都带着一种呵护的使命感,更不要说这还是个长得非常可爱的学弟,学姐们挤开了一群学长,给他塞了更多的零食。

因为他的娃娃脸,祁夏阳小时候没少被摸头捏脸,长大了以后也免不了被感叹一句好可爱。到了大学这样的现象依旧没有改变,反而因为开放,更多女生开始放飞自我,这样被当成弟弟的状况更严重了。

又是这样……祁夏阳心里的小人疯狂叹气。

直到有大一的新生来咨询,祁夏阳才从这种状态中解放出来,他赶紧找了个借口和学长学姐告辞了。

之后的生活过的平平淡淡,莫子凡如他所愿已经混入了篮球社,平时基本上没有九点之前回来过。

倒是莫子凡的表哥有时候会通过微信和他聊聊天,聊了这么久,祁夏阳严重怀疑莫哥是个恐怖片爱好者,经常时不时地给他推荐几部各国的恐怖片。有一次莫哥拿了几张电影票说是抽奖送的,找他们两个去看电影,结果电影放出来,祁夏阳才发现是恐怖片。

莫子凡没怎么被吓到,时候还能津津有味地回味情节,但是把祁夏阳吓得不轻,心里对莫子轩的评价从外冷内热的大哥哥变成了带有恶趣味的表哥。

看他反应这么大就快逃出影院,莫子轩看上去非常失落。但是被骗去看鬼片的祁夏阳心情更糟糕,一个礼拜没怎么搭理莫子轩,就连他的舍友都受到了连坐。不过祁夏阳从来不怎么记仇,等他气消了也就算了。

在所有被训成狗的大一新生的期盼中,军训终于迎来了尾声,在听完校长冗长的演讲之后,军训才算正式结束。

一个月下来,莫子凡黑了一圈,倒是祁夏阳的脸蛋并没有什么变化,依旧可爱到让许多学姐想要摸他的头。

“说起来,你现在就走吗?要回家?”莫子凡看着收了一个大旅行包的祁夏阳感叹道:“你还真是恋家啊。”

“是啊,晚上的车牌。”祁夏阳嘿嘿笑了笑,默认了莫子凡的恋家一说。

“路上记得注意安全。”

“嗯!”

上一章:第9章 噩梦 下一章:第11章 录像
热门: 终极教师 小叔叔 太受欢迎了怎么办 重燃 山野村色 穿进万人迷文的我人设崩了 失忆后我招惹了前夫 死对头他超甜的 导演是个神…棍! 开局一条小渔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