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番外一

上一章:第97章 正文完 下一章:第99章 番外二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江向笛做了个很长的梦。

在梦里他是个肩膀扛着个书包上学、只有十一二岁的的少年, 置身在一个陌生而安静的漂亮花园里,周围空无一人。

江向笛迈着小短腿沿着鹅卵石路走出去,看见一幢在他眼里大的不可思议和好看的房子。

他听到弹奏钢琴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来, 动听悦耳, 他便走到一扇开着的落地窗前,往里头望过去。

锃亮华丽的钢琴面前,坐着一个冷酷却极俊俏的少年,他的背脊笔直, 神色冰冷, 让人觉得像是一把剑一样锋利尖锐。

江向笛不知道他的名字, 问他:“请问你知道这里怎么出去吗?”

淡漠少年的眼里只有乐谱、钢琴, 全神贯注, 对外界没有任何察觉。

自然没有理会。

落地窗半掩着,有微风拂过, 暖春的阳光十分明亮。

江向笛走累了, 注意到落地窗附近有个小凳子,便坐了过去, 从书包里掏出了漫画书, 在那里翻着看。

但是漫画书一下子便看完了,江向笛只好望向里面那个好似不会说话的少年。

他练完了一支曲子,翻到下一支,每次都做的很是完美,但他却丝毫不为此感到一丝喜悦,连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

阳光照进去如同勾勒出一道无声的剪影。

中途有佣人过来, 说:“少爷,靳先生打电话来说,晚上不回来了, 让您自己用饭。”

少年没有回应,只是翻谱子的手顿住了。

不会有意外的生活。

所有的事情都会如安排好的计划、按部就班的发生。

所以时间是在往前走,还是在沉默的静止。

吃饭于他而言也是机械进食,亲生父亲并不知道温情是什么,靳家需要的是一个完美的唯独不需要感情的继承人。

这里仿佛是一个囚牢,将他困住,几乎无法呼吸,他想要一个挣脱的契机。

淡漠的少年紧紧攥住薄薄的乐谱,忽然听到敲玻璃的声音。

他原来以为是飞鸟,但抬起头,却看到落地窗外站着一个格外好看的男生,有些长的额前的发丝被拨开,露出漂亮澄澈的茶色眼睛,像是藏着温柔的笑意,倒映着屋外的晚霞,十分明亮。

他说:“你好啊。”

-

天色暗了下来,江向笛眼前的画面一变,他在一个陌生的病房里,听到外面有打电话的声音。

“靳北小朋友的班主任,麻烦请给孩子家长打个电话,这么小年纪被打了还送来上学,发烧晕倒了也不知道吗?起码要负责把人接回去好好照顾,身体健康最为重要。”

江向笛不知道为什么,不记得靳北这个名字,却知道对方躺在床上的原因。

因为姚锦偷走家里的一套紫砂壶拿出去变卖换钱,靳北为其遮掩,被靳伟城狠狠抽了一顿。

病床上果然躺着面色泛着不正常潮红的少年,手背上挂着针头,正在挂水。

江向笛伸手探了探对方滚烫的额头,找了个毛巾打湿后敷上去。

他看见熟悉的少年睁开了眼睛,黑色眼瞳里都是警惕和冷淡,掩藏住了这个年纪本该有的稚嫩和单纯。

本该是生份和疏离。

江向笛却摸了摸少年的发,弯眸笑道:“你要快点长大啊……不过,也不要有任何害怕,未来会很好。”

-

昨晚被靳乐乐折腾了一宿的靳北好不容易睡的沉了些,然后做了个梦。

梦里他是个十七岁的青年。

在梦里靳北很清醒,还有着残留的记忆,他在梦境里是高中学生的模样,穿着一套款式老气的校服,在他一米八的身高下显得有些小。

他环顾了一周,认出来是一所陌生的校园外街道上,满地都是落叶,初秋的风有些凉。

十七岁,他应该是在贵族私立高中、并且开始准备出国,相当忙碌,必然不会在这里。

靳北拐入了一条空无一人的巷子,垃圾随处乱扔,环境很差,走了一段,他看到巷子尽头有四五个染了头发颜色的不良少年围着一个穿着校服的男孩子。

那个男孩子身量不低,十六岁的模样,手里拎着书包,靠着墙壁,弯着背靠着墙,消瘦单薄的背脊很是明显。

拉起拉链的校服领子盖住了他的修长细白的脖颈,只露出一点尖而白的下巴,发丝掩盖了神情。

“哑巴了?”一个面色不善的男生上前,语气恶劣,“豪门私生子了不起啊,让爷看看兜里的钱。”

沉默的男生没动。有人想去搜身,被他灵巧躲过去,语气没有波澜:“没钱,让我走吧。”

“有个做三的妈还这么硬气啊。”有个男生恼了,他看着男生的脸,玩味的笑了笑,“小三的儿子是不是都长这么好看?我听说北街东哥特别喜欢玩男孩子,满意了还会给赏,我们要不……”

他话音未落,沉默的男生忽然抬起了眸子,茶色眼睛里满是凶狠和戾气。

他原本靠在墙上的单薄的身体陡然如爆发一般猛扑上前,抓住那个还笑着的男生的肩膀,提起膝盖就击中了对方的肚子,对方痛的倒地。

然而对方人太多,面对一拥而上的围攻就十分难办了,就在此刻有人冲了过来,三两下就把对方都打扒在地。

靳北站在男生面前,高大的背影几乎把他整个人都罩住了,陌生却又熟悉。

靳北面色冰冷,气势几乎逼人:“滚。”

地上的人忙连滚带爬地跑了。

男生愣了愣。

靳北不知道这时候怎么还记得自己学过的专业打斗技巧,想要对付这些仗势欺人的混混来说,绰绰有余。

他望向背后的男生,对方满眼警惕和陌生地看着他,相貌在靳北见过的人中也是极出色的那类,很瘦,浑身上下都像是有刺,因为嘴角和鼻子挂了点彩,血色涂在唇和下巴,像是受伤了的独狼。

他看见对方受伤,不知道为什么,和注意到方才对方被袭击而产生愤怒暴戾的情绪不同,觉得很心疼。

他说:“走吧,我送你回去。”

男生犹豫了一下,看靳北走在前头,便跟了上去。

靳北并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只是沿着街道走,路过一间药房,他进去买了创伤膏。

这个看着乐于助人的高大男生转过身,对身后的人说:“把袖子拉起来看看。”

男生:“……”

靳北带着受伤的小狼崽去了暖和的咖啡厅里,好说歹说,才磨开了对方防备又冷硬的性子,给人手肘的伤口上药。

江向笛过长的头发遮住了眉眼,垂着眸子。

靳北自言自语:“怎么到了别人那里就是乖乖的,到了我手里怎么哄也不肯跟我走。”

江向笛:“什么?”

靳北:“打架之前怎么不知道跑?”

江向笛:“打得过。”

语气相当冷淡。

靳北挑眉。

想到对方下手动作的快准狠,跟不要命似的,确实是有胜算,但难免要负伤。

他再怎么放缓动作,冰凉的膏体依然让江向笛因为疼而面色发白,靳北看了半晌,说:“打不打得过是一回事,受伤是另一回事,人多就跑,不许受伤,听话。”

江向笛一怔。

从来没人会关心他受伤,也不会给他上药。

少年很直白地问:“你是谁,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靳北看了看他,对方茶色眼睛稚嫩而青涩。

从来没有感觉认识太晚,于他是多么遗憾的一件事。

梦境渐渐淡化,背景变成了一片白色,靳北顿时紧张又急迫,脱口而出道:“因为我喜欢你。等我回来好不好,我叫靳北……还有,不许喜欢别人!”

上一章:第97章 正文完 下一章:第99章 番外二
热门: 全道门都欠我一个人情 火星崛起2:黄金之子 间谍课:复仇者 幻想农场 我靠美颜稳住天下 至尊兵王 核爆中走出的强者 问鼎 嗜血法医·第1季 我就是太平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