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上一章:第94章 下一章:第96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庄园的夜空亮起一片一片的烟火, 将天空照的如白昼一般明亮,伴随着被起哄抛洒出来的彩色带子,纷纷扬扬,一片五彩斑斓, 热闹非凡。

但是江向笛觉得世界和喧闹都远去, 他低下头, 只看见靳北漆黑如黑曜石的眸子,藏着的温柔眼底和专注。

他说:“好。”

非常简短的答应,快的叶藏他们几乎都没有听清楚,就见原先还半跪在地上的靳北撑起身,将江向笛罩在怀里, 亲吻他的双唇。

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清晰。

月色,星光,烟火, 世间最美好的景象都无法再吸引江向笛的注意力, 他揪住男人的衣领, 只是为了按住对方心里汹涌澎湃的爱意,男人的手跟他十指相扣, 压在沙发上,亲密无间。

好在吻持续的并不久, 靳北只是简单的浅尝辄止, 想着叶藏他们都在,便放开了江向笛, 但心里仍是意犹未尽。

江向笛的唇色本来是淡色, 被一亲就变为嫣红,给原本就精致白皙的脸增添了一抹艳色和风情,令人惊艳的相貌当即让大家都看晃了神。

江向笛愣了愣, 把自己扯开的外衣裹紧了,这个动作原本没有问题,但此时却显得有几分欲盖弥彰的意味,最后江向笛有些羞,把靳北拉过来埋住脸。

靳北愉悦地勾唇道:“不好意思,我带我家小朋友先上去了。”

叶藏扭头跑到陶瑞身边:“快!拉住我。不然我真的忍不住要跟好兄弟一决高下了!”

孟川面色铁青。

闻自明也觉得没眼看。

段巢还好,就是看到江向笛私下里粘人依赖的模样、还有靳北方才嘴角那抹明显的笑意,有些吃惊。

果然恋爱会带来很大的改变。

但结果似乎不坏。

靳北带江向笛缓步上楼,二楼没有人,刚到楼道里,江向笛就顿下脚步,靳北将他拉到一边,低头吻他。

烟花未停,将走廊照的通明,大约是靳北开放了庄园的一部分展览区,在二楼楼道上能听到外面的人声,聚拢的人群围着篝火、传来烧烤的香味,伴随着夜风和烟火盛宴,是某个男人为怀里的人庆生特意设计的热闹雀跃。

而真正的主角却在所有人不知道的地方,恣意相拥亲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两人才松开,江向笛气息凌乱,头靠在靳北身上喘息,眼角微红,敛去那一点艳色。

江向笛感觉到靳北的胸腔震动,显得这个男人并不淡定,江向笛耳边传来他性感低沉、带着笑意的声音:“江向笛,今天我很开心。”

光是拥抱和亲吻都会让他觉得、心脏都仿佛鼓胀着幸福和暖意。

-

一下子两个主角都上楼了,楼下的宾客互相对视了几眼,都看到彼此相似的感慨。

叶藏愣愣地说:“我们要上去凑热闹吗?”

陶瑞看了他一眼:“想被靳总打死吗?”

里头会干什么,大家都清楚,叶藏有些兴奋,这时候朋友应该推波助澜去助兴,圈子里面玩得开,不会介意,但是江向笛看来脸皮挺薄,应该不愿意玩。

闻自明没说什么,起身去客房准备休息了,段巢很想结实一下这位美术界的半壁江山,便跟了过去。

孟川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低头喝酒,脑中盘旋着江向笛被靳北带走的样子,靳北圈着他的腰,江向笛抬眸的亮光,两人的姿态无比亲昵,无比清晰地让孟川意识到,江向笛属于另外一个人了。

这一点比他得知江向笛跟靳北签协议结婚还要令人恐慌,因为协议只是契约关系,而现在两人却是实打实的感情关系。

孟川喝的凶,一瓶一瓶灌下去,叶藏找到了乐趣,拉上陶瑞,凑过来陪他一起喝。

不知道过了多久,庄园外的人群散去,烟花和喧闹都归于平静,喝醉酒了的几个人倒在沙发上,直到黎明的日光照进屋子,睡的不省人事的叶藏才被陶瑞叫醒。

“厨房煮了粥和糕点,还有喝的。”陶瑞说,“闻老和段哥已经先走了,你们也该醒醒了。楼上那两位都要下来了。”

叶藏揉了揉痛得不行的脑袋:“这昨晚都成了,这不得一天都下不来床?”

陶瑞:“想什么呢,江哥怀孕着呢。”

没过多久,靳北和江向笛果然都下来了,江向笛是被饿醒的,靳北不敢饿着他,便催着他起来了。

因为温度暖和了,屋内又有恒温控制系统,江向笛里头穿了件毛茸茸的淡褐色衣服,外头是宽松外套,再加上一大早起来,黑发稍显蓬松,说话有些迷糊的尾音、和慢半拍的反应,整个人的气质显得极为轻松而柔软。

叶藏说:“我怎么觉得小江越长越好看了?怎么过生日都不见长一岁的样子?还是那么年轻啊。”

好看不是女气,而是有少年感的俊朗自然。

陶瑞看了看,他和叶藏虽然爱玩,但都是豪门出身,从小受到的教育不少,看人的目光也是平和尊敬的,江向笛也不会觉得怪异。

陶瑞道:“靳北会养人。”

叶藏想了想,无法不赞同,换他他都做不到那么周全的照顾。

早饭摆满了桌子,江向笛坐在靳北旁边,另外一侧是孟川,他正低头对孟川说:“过年没能去家里拜访,真的对不住,今年冬天真的特别冷,伯父伯母身体还好吗?”

“你放心吧,他们都很好。”孟川顿了顿,压低声音问,“你这个能预计什么时候生产吗?”

他声音太小,江向笛没听见,便放下筷子往他那里凑近了一点:“你说什么?”

孟川侧着头,闻到对方身上的淡淡的奶香味,随着江向笛的动作,他稍一垂眸,便看到了江向笛颈侧那枚暧昧的红痕。

他一愣,顿时连话也给忘了。

江向笛说:“是想问宝宝吗?预产期在4月份,不过我也不清楚,你要过来吗?”

孟川点了点头。

江向笛还想让他不用担心好好工作来着,就被靳北拽过去了,沉着脸色的靳北给他把鸡蛋给剥好了,小声教训:“吃早饭不要不专心。”

孟川:“……”

吃过早饭后,孟川他们便要离开了,靳北拦着没让江向笛去送,自己去送了。

孟川便想着靳北大约有话跟他讲。

因为叶藏和陶瑞各自有司机来接,靳北安排了人送孟川回去,在上车前,他拿出了一份文件,开门见山道:“这是我集团的股份转让协议。”

孟川觉得他和靳北之间,只有一个话题可以聊:“给江向笛的?”

靳北:“你是他的律师。”

他原先答应了江向笛要养他,不是在开玩笑。

孟川问:“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转交给他?”

靳北认为江向笛不会收,毕竟当初离婚的时候,江向笛连他的黑卡都没拿。他说:“如果江向笛不收,百分之五的股份会保留,协议永远有效。”

孟川顿时明白了,协议授予人只有江向笛一个,江向笛拒绝,他可以代为签订。

所以这个东西对江向笛是百分百有利的,孟川在律师干了的时间也算不短,知道这些利益至上的资本方是多么的难搞,对上了几乎没有胜算。

而少见这样,主动退让和让自己成为不利一方的。

“小江不是会愿意接受你这样的付出的,他就是那样你给一分好他就要拿出来还给你的人。”孟川说,“但是我还挺想做这个恶人,他要是不愿意,这百分之五我给他走法律途径划分给他。”

-

在庄园里休息一周时间,两人便回了湾上风华。

回去后不久,靳北在公司露了个面,很快压下他所有重伤不治的谣言,不但威风归来,很快被公司下属看见他手指上的戒指,订婚的消息顿时传遍了整个公司。

不管昔日离婚真假的传言,靳北手指上一般都不带东西的,如今却戴了个戒指,从未脱下过,所以……更像是在秀。

同样的,江向笛手指上套着戒指,是靳北那天晚上给他套上去的,设计淡雅大方,镶着钻石,低调奢华,主要是江向笛手指细白修长,套上去了便很难移开目光。

好几个晚上,靳北都情不自禁去亲吻他的手。

江向笛虽然答应了他,只不过因为生孩子的月份大了,靳北便也不着急着领证和结婚,安安心心等日子来临。

以至于他除了每日处理必要的公司事务,只琢磨着怎么给江向笛养胎。

因为肚子大了,江向笛低头都没法看到自己的脚,走路非常不便,他身边时刻都需要有人陪着。同时他还穿上了托腹带,但身体重量还是得他自己承受着,故而越发不愿意运动了。

光是晚饭后去花园里散步,他都能跟靳北磨上小半个小时。

比起江向笛偶尔的小脾气,靳北根本挡不住的是这人的撒娇,比如说现在,因为不想出门而抱着他的腰钻进他怀里,说:“不去了,眼皮都抬不起来了。”

靳北心一软,和缓道:“医生建议多出去走走,对你和宝宝都很重要的。”

江向笛埋着头:“肚子太重了,我想睡觉了。”

后期本来就容易疲惫和感到劳累,再加上后半夜和早晨期间,江向笛总会频繁起来上厕所。不光是他睡不好,每次都会陪着他一起去的靳北也没法睡好觉。

他继续哄道:“听话,乖,我陪你一起,就走两圈就回来,去看看开了的广玉兰花好不好。”

江向笛:“不好。”

靳北顿了顿,把人的手臂抓回来按住,直视江向笛的眼睛,态度陡然强硬:“我抱你出去还是自己走,你选一个。”

也不怪靳北狠下心,他说:“不散步就胃口不好,吃不下东西,这样下去你身体怎么办?”

江向笛很委屈:“胃口不好不是因为不散步。”

这也是肚子大了带来的影响,江向笛吃的没有以前那么多了,即便他年轻再加上靳北精细的照顾,整个人反倒是消瘦了一点。

靳北摸了摸他的脸颊,江向笛下意识迎合了他的手心,软软的,很温热又觉得乖巧,但靳北却没有半分心软,把人抱了起来,叫吴阿姨拿来外套,说:“走,你要是不愿意,我就抱你出去。”

他的语气重了些,因为态度强硬而面色严肃,让江向笛也意识到了这件事要紧之处,便自己站了起来,跟靳北一起出去。

他走的步伐很缓慢,靳北便牵着他的手等。

江向笛看了眼渐渐褪去的晚霞:“以后也会一直这么牵着我吗?”

靳北:“嗯。”

上一章:第94章 下一章:第96章
热门: 我承包了全逃生游戏的床 天才御兽师 缥缈·鬼面卷 酸:一个太监的皇帝梦 [综]小丑培养游戏 紫川第一部紫川三杰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他活成了你的样子[末世]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