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上一章:第93章 下一章:第95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此次靳氏集团机密偷窃事件的恶劣性质非常的高, 但这件事还是被瞒了下来,任由外界如何揣测探寻,知道事情的真相都是靳北的人,自然不会说。

只是靳北受伤了的画面被拍到流出去, 再加上近日都是靳伟城在临时处理事务, 靳北没有出面过, 所以大家都相信了靳氏集团的总裁受伤不轻的消息。

外头流言蜚语不断,而靳北在医院里,抱着江向笛给他炖的排骨汤在喝。

味道香浓鲜美,十分诱人。

叶藏是送文件过来的,他坐在旁侧看着靳北认真喝汤的样子, 轻蔑地哼了哼:“呵,男人。”

最终还是沦陷在恋爱的海洋里。

面上不屑,实际上叶藏是真的酸死了, 但江向笛是给靳北准备的, 他没有, 想到这个,叶藏愤愤道:“竟然要麻烦小江给你做饭, 你不考虑他有多辛苦吗?!”

“考虑了。”靳北说,“但谁让他太宠我了, 要给我做。”

叶藏夺门而去。

片刻后, 江向笛回来了,给靳北看文件, 自从邓芸脚受伤后, 助理杨皓又在靳伟城那里,所以江向笛就暂时承担了靳北身边助理的角色。

江向笛把比较紧急的文件抽出来给靳北,问道:“你要在医院里装多久呢?”

靳北虽然穿着一身病号服, 却是面色红润,漆黑的眼眸深邃如黑曜石一般,下颚上的伤痕脱落,拿去了包扎的纱布后,依旧是棱角分明、英俊帅气的模样。

相比之下,江向笛可能还没有他那么健康强壮。

“等第二轮筛查过去。”靳北说,“放心,应该还剩两三天。”

靳北也是趁势把自己重伤的消息传播出去,这会让那些觑窥他的不怀好意之人蠢蠢欲动,陆续现行,刚好让他把这些对公司不利的老狐狸抓出来,上下肃清。

“明天别做饭了,你太累了。”靳北侧过头,跟江向笛说话的距离很近,声音也是低低的,“明天我们就回湾上风华。”

江向笛没有退开,两人的距离很近,看着靳北片刻,他勾唇笑道:“好。”

他在外面乖的像是没脾气似的,笑一笑又让人如春风拂面般温暖,不光是靳北,其他护士医生们见了都喜欢。

靳北把文件放在了一边:“过来,我给你捏一捏小腿。”

这几日江向笛在医院里陪着他,虽然是vip病房,但不比湾上风华,睡也睡不好,即便江向笛底子好,日日忙着炖汤煮粥,也会劳累,这几日总是腰疼,小腿和脚掌总有些浮肿。

江向笛闻言便脱了鞋,爬上了床,他姿势有些缓慢,靳北伸手将他揽到怀里,他的手臂已经康复了,相当的有力且厚实。

江向笛靠在他的手臂上,被窝里很暖和,靳北身上带着点冷冽的香气,江向笛说:“你怎么有空了就光看这个?”

靳北:“说好要为你学的。”

江向笛挑眉。

靳北撩开他的裤管,露出一截细白的脚踝,和他新买的小猫袜子,很可爱。

靳北顺着江向笛的脚底,一点点往上按摩。原来在任何商业会所签字、拿着酒杯的修长手指里捏着另外一个人的脚掌,却是半点也不违和。

靳北原先做的很不熟练,一点一点慢慢学起来。只是他有专门教学的护理师,他做错了护理师也会耐心纠正,而江向笛当初为他学按摩头疼的时候,犯了错可能就是被不留情面地责骂了。

不一会儿不适感就缓解了,江向笛舒服地开始打哈欠,他在男人怀里找了个合适的姿势,没过多久,就困的闭上了眼睛。

临睡过去前,他感觉靳北凑过来,亲了亲他的额头。

-

回到湾上风华的第二天,那幅被放在保险箱被盗走的画送了回来,只不过运送途中出了点小意外,纸张脆弱,被撕破了一道口子。

江向笛那时候用的纸都是最普通的,保险箱里保存也不是个好的选择,过去一段时间后颜料就渐渐变了颜色,纸张也渐渐泛黄。

杨皓把东西送回来的时候非常惊慌,虽然说这幅画令知晓内情的人都大跌眼镜,甚至击溃了逃脱了十数日的范兴远的防线,但靳北把东西放入保险箱,那就说明画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

就见靳北拿到后看了眼后,神色未变,只是叹了口气:“好可惜。”

他难得没生气,助理杨皓有些惊讶。

江向笛说:“没关系,想要就再画一幅好了。”

靳北问:“你给我画?”

饶是杨皓也听出来他话里的意思了,顿时觉得自家总裁想要都不直接说,还让江哥主动答应。

心机颇重。

江向笛:“好久没画了,你想要的话可以。”

杨皓看向靳北,果然见到自家总裁挑了挑眉,压下嘴角勾起的弧度,装着自持稳重:“荣幸之至。”

江向笛把画拿回去,打算做回收处理,他会把破损的画作都收容在一起,但是保存时间都不长。

就像他不觉得是自己给靳北带来了幸运一样,是靳北同样的付出和给予,让他获得了惊险脱身的机会,在喜欢上,向来都是付出同等的真心。

那么,就让他每天多喜欢一点点吧。

-

没过一周,就是江向笛的生日。

春天来临,气温转暖,江向笛的衣柜换了新的衣服,都是靳北带他去挑选的。

去医院跟他一起住了一周回来后江向笛身上出现了小片的红色皮肤过敏,他的皮肤太敏感了,靳北便只好给他全换成柔软棉质的衣物。

总之,不太好养。

好在靳伟城身体好多了,能为靳北分担很大一部分的公司事务,但靳北也没半点闲着,既要多陪着江向笛,又分出一部分精力,准备他的生日礼物。

他的生日礼物十分神秘,江向笛都没问出来,不过如果能被问出来,就不算惊喜了。

过生日当天,两人睡到中午才起。

吃过了饭,两人便驱车去了私人庄园。

那所靳北送江向笛过来散心的偌大的郊外庄园,因为温暖的天气而开了大片大片好看的花田,公开的观景区有不少前来踏春的人。

灌木丛往前,便是一座漂亮的如小城堡似的房屋建筑。

靳北不让江向笛睡午觉了,不然晚上就睡不着,他带着人去坐观景车,坐到一半,江向笛接到了孟川的电话。

他过生日,邀请了一些朋友过来。不光是孟川,还有段巢、叶藏和陶瑞,江向笛杂志社的同事赵心言也想来,但因为出差,只送来了礼物,还有宋宁的、以及别别扭扭不联系江向笛的曹奕然,也快递了一盒固体水彩过来。

江向笛看了看那个牌子,对于普通家庭已经是非常奢侈的物品了,便没有打开,打算有空送回去。

因为江向笛怀孕,生日办的比较低调。

段巢来的时候,孟川都愣了好片刻,他跟段巢不熟,但也知道,对方是蒲望之的舍友。

两人握了手,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讶和感慨。

还是江向笛打破安静:“段哥近期没有回国外吗?”

段巢说:“就是决定在国内发展了,之前去了靳氏集团,没想到不到一个月就被辞了。”

江向笛的目光望向靳北,靳北眼神没有退让,相当理直气壮地对他说:“因为我生气。”

孟川:“……”

如此有些任性,让他现在都开始怀疑、靳北以前冷酷淡漠又威风凛凛的样子了。

江向笛顿了顿,道:“段哥适合单干自己做老板,我听说你在筹备工作室是吗?”

段巢:“……是。”

他觉得,这两人对彼此都很护短。

因为参加江向笛的生日聚会都是小辈,靳伟城没有来。直到临近傍晚,庄园里来了头一个重量级人物闻自明。

靳北勉强稳住了面色,一向漆黑深邃的眸子细看之下,有一丝忐忑的慌乱。

叶藏拿着一块小饼干愉快看戏:“一堆大佬过来撑腰,靳总也有今天啊。”

夜色降临,灯光亮起,蜡烛火光照亮了整间屋子,靳北订购的蛋糕送到,上面用奶油做了靳北和江向笛的Q版小人,大约是技术好,做的十分精美又肖像可爱。

叶藏一边拿了庄园珍藏的酒出来,一边哄活跃气氛。段巢和孟川也都是玩得来的性子,闻自明虽然年纪大了,却也喝了两杯。

最后江向笛按住了他的手腕阻止,说:“老师,别喝了。”

闻自明不满:“我要喝。”

江向笛没放:“对身体不好。”

语气虽淡,笑容收敛,却不容拒绝,颇有些威势和硬气。

闻自明自由惯了,本身在艺术界内又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此时却被江向笛管住了,闻言便放下了酒杯。

为了防止他继续喝,江向笛给他倒了杯水塞在他手里。

闻自明看了看,他没喝醉,他看着江向笛说:“如果不是曹奕然给我打电话,我都不知道你拒了爱丽丝画展的出席邀请。”

江向笛一顿,握紧了身侧的手,“老师,以后我还会有机会的。”

“我没有质疑你的能力。”闻自明说,“你去旁边,我去找靳北。”

靳北的周围都是拼酒胡扯的叶藏他们,不过靳北没喝几口,十分地清醒,见闻自明过来,两人便去阳台那边聊了一会儿。

江向笛什么也听不见,便看了片刻。

叶藏拿着啤酒瓶在嗨歌,孟川有些醉了,但还是注意分寸着不去碰江向笛,只对他说:“小江,来唱歌吗?不大会唱也没事,来玩吧。”

江向笛拒绝了,不跟他们胡闹。

片刻后,靳北回来了,神色如常,勾唇道:“又长大了一岁。”

江向笛伸出手,非常熟练地跟他握在了一起,靳北的手心炙热,还有些汗意,而相对的江向笛反而有些温润的凉。

江向笛说:“已经不小了,二十七了呢。”

靳北:“在我这里你还是小朋友。”

江向笛把脚挪上了沙发,房间里温度很高,他把外衣褪了下来,露出隆起的肚皮:“二十七岁有小朋友的小朋友。”

靳北眯了眯眸子,他的眉眼微动,“你大学毕业……就跟我结婚了。”

江向笛算了算,调侃道:“是啊。刚毕业的学生,什么也不懂,单纯的不得了,就被你骗了……开玩笑,你那时候也是刚回国,在国外有相关经历吗?”

靳北却是听的心头滚烫,连嗓音都是哑的:“没有。”

江向笛想了想,也是,有姚锦那段荒谬的过去,再加上靳北这冷淡无情的性子和靳家严苛的教育,基本没想过谈恋爱。

江向笛靠在靳北肩头:“怪不得那么凶,谁会想要你。”

靳北:“我的错。”

他接的话越来越短,连呼吸都不像以往那样沉稳,江向笛也察觉不对劲,抬起头问:“你刚刚到底跟我老师聊了什么?”

靳北收回了手,起身将江向笛抱着正了正位子:“他跟我说,你们的圈子里,非常注重名声。”

“你的名声,应该是清清白白的。”

他不知道拿出了什么东西,快的江向笛都没看见,却听见在旁边喝酒嗨歌的叶藏他们都起哄者站了起来,极为兴奋。

靳北半跪了下来,膝盖落在地上,正对着江向笛。

江向笛低下头,看见他手心里的男式钻戒,在灯光下发出璀璨的如星星般的光。

然后靳北告诉闻自明,只要他愿意,便会永远承认他是我的合法配偶。

靳北抬起眼,无比认真:“我喜欢你,爱你,想要你、照顾你,期限是永远。”

“可以跟我一直在一起吗?”

上一章:第93章 下一章:第95章
热门: 上川下江 基建王座 盗墓之王4:神陷阿房 你能不能不撩我 全修真界都想抢我家崽儿 飞剑问道 与美女老总的暧昧生活 银河帝国15苍穹一粟 天机 剧情和我想的不一样[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