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上一章:第91章 下一章:第93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靳北的语气非常笃定, 带着他一贯的威势和气魄,江向笛看了他一眼,一字一顿说道:“你好好听我说的。”

靳北一怂, 忙点头:“好好好。”

江向笛只能从靳北寥寥几句话里观察范兴远这个人, 因为范兴远的公司被查出了好几个违法缺漏之处,但他本人似乎是逃跑了, 一直没有出现。所以江向笛难以放心。

“如果是当初的一件小事就记恨至今,那就足以说明对方小肚鸡肠且性格偏颇。”

江向笛分析道,“而且他这次行动大胆,足以说明他思绪有些偏激, 会很有未知的行为出现。”

靳北眉头微挑:“你看人很准确吗?”

“逻辑判断和直觉猜测。”江向笛说,“不要说我怎么样, 要记下我说的话。”

靳北点头, 没再开玩笑的意思。

江向笛因为美术而能准确发现细节和事物本质,再加上画画是很依靠直觉和臆想得出来的东西, 江向笛在这方面也十分敏锐且聪明,说的与靳北得到的范兴远的调查是分毫不差。

而且说话的时候, 江向笛眼里的专注和关切分明, 靳北喜欢这种被他记挂在心上的感觉,心无旁骛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

于是他看见了这人,就很难再去看别人。

靳北:“记下了。”

靳北有专业的团队处理, 江向笛没有经历当时的情况,只能从局外人的角度尽力给出自己想法。

他起身说:“你最近都没有好好休息,不累吗?”

靳氏集团连续遭到两次打击,大家又是忙碌紧张,不过好在靳北昔日一直在那样高强度压力下工作, 在公司里没什么感觉,只有面对江向笛的时候,放松下来就会觉得困顿。

两人一起去房间。

这三日靳北一直在公司奔波,回来也是早早休息,两人都没有亲热过。

事实证明,靳北是不会感觉到累的。

反倒是江向笛,明明好吃好住养着,精力却是不济,很快就落于下风。

靳北这次没有那么温柔,他按着江向笛的肩膀,将人按在柔软的床褥里,跟小狗似的,亲吻他的耳垂,然后又去亲吻江向笛的唇后一路往下。

直到江向笛被他咬的痛了一下后皱了皱眉,带着欲的声音有些过分的哑:“你又这样了,以前工作回来的时候,就那么凶,一点都不疼我。”

靳北一顿,他动作放缓下来,仔细看了看,发现没什么问题后,他撑起身凑到江向笛耳边,恶劣地吐息道:“是我刚才伺候的你不够满意吗?”

江向笛把头埋进枕头里。

葱白细长的手指紧紧抓着床褥,关节因为用力而发白,最后被男人抓过来亲吻指腹。

强烈的占有欲和触碰的想法随着热度渐渐消退,靳北低头抱住江向笛,对方颈侧是刚才被他啮.咬留下的红色痕迹。

江向笛全身上下没力气,声音很轻:“去浴室。别用冷水。”

很想让人赶紧走。

毕竟被抱着而不得不直面那个东西依然有种退缩的想法。

但是此时此刻做不了,不光是江向笛,靳北自己也快爆炸了,依旧忍着,问:“这么就要赶我走了?江向笛,你有没有心。”

闻言,江向笛从善如流地亲了口靳北的脸:“快点去,我等你回来一起睡觉好不好。”

靳北无奈勾唇,这种情况就很难再把人计较,江向笛就是吃准了他什么都做不了,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不过江向笛确实说话算话,说要等他,便不会早入睡。

直到靳北从浴室回来,江向笛还靠着床头在等他。

方才情.欲沾染的茶色眼睛此刻十分困倦,见着靳北来了,头一歪就靠在人的肩膀上。

靳北说:“马上就是你的生日了,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这是他们离婚后,江向笛的第一次生日,以往结婚的时候,因为彼此关系寡淡,靳北也不送礼物,只是打一笔钱过来,完全就像是公司发奖金。

江向笛提不起精神,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说:“你。”

靳北心里一跳,一低头,看见江向笛睡着了,看来是等到他回来已经是极限了。

靳北抱着人躺下,如水的月光透过一点未拉拢的窗帘。

-

第二天是休息日,靳北有空闲,恰好江向笛去医院做产检,做完了靳北就带他去观光公司。

因为是非工作日,公司里的人很少,靳北又是带江向笛走总裁专属通道,除了邓芸,没碰上别人。

靳氏集团的底层是普通职员办公的场所,往上就是会议室和技术部门,写字楼很高。江向笛去过的区域不多,来过最高的楼层便是总裁办公室,旁边除了会议室、还有档案馆。

江向笛看着电梯里往上的字符,问:“最上面三层楼是什么?”

靳北:“公司服务器中心、储藏室、核心仓库。”

基本上都是存放档案和机密文件的地方。

江向笛便没多问。

楼层加了红色标记,需要刷卡电梯才能上去。

显然是非常机密的地方。

靳北道:“里面放了公司的保险箱,里面有一些核心技术的内容,还有存放现金的柜子。”

现金倒是次要的,靳氏集团之所以能在潮流中屹立不倒那么多年,正是那些核心的有竞争力的技术的支撑起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而它们涉及很多领域,如果能从中拿走一个,便足够一家新的公司在领域里迅速立足。

江向笛挑了挑眉。

艺术是现代人回归自我和精神的渠道,而靳北的这些,因为江向笛并不涉足,所以并不清楚。

江向笛:“这能告诉我吗?”

靳北:“可以告知家属。”

江向笛眉毛扬了扬,神色没怎么变,倒是邓芸有些惊讶。

他们家总裁忽然开窍了。

会撩人了。

公司上层的走廊设计的很漂亮,江向笛曾在这里画过那幅很有意境的暴风雨来临前的城市,实际上靳北总裁办公室的视角更为震撼,因为能俯瞰整座城市。

江向笛不太敢往下看,便让靳北拉上了窗帘,很快就注意到对方挂在墙壁上的一幅画。

是他早年读大学的作品,树枝上挂着一支风筝,配上蔚蓝的天空和大片的草地田园。

江向笛回忆了一下:“是小时候学校组织,去郊区防风筝。不知道是谁的挂树上了,特别有意思。”

十五岁之前的江向笛没有被接回江家,过着无忧无虑日子。

那时候的江向笛,还是爱笑又阳光的少年郎。

靳北伸手揉了揉他的发丝。

他原本没有这样强烈的想法的。

江向笛本应该在庇护下长大,但是他来的太晚了。

所以似乎还是有一点遗憾的。

在遇见江向笛的这件事上,他的运气确实是不太好。

-

当日靳北先送江向笛回去,路上开始下雨,车辆匆匆驶过大屏幕。

屏幕上在播放晚间新闻:“今日上午十一点,法院认定范氏食品公司的产品存在大量指标不合格,如今已被查封,同时,该公司涉嫌如下违法交易行为……”

雨越来越大了,一个穿着雨衣、十分狼狈的中年男人站在路边,身边的是一位刚下班的工作党,等待自己被借出去的手机,有些不耐地说:“打完了吗?我要走了,不借了。”

中年男人抬起眼。

他的目光冰冷,看不出面色,只是唇角扬起,却显得极为阴暗险恶,“不要着急啊年轻人。”

又是一日雨夜。

吃了个简单的晚饭,靳北突然接到个电话,就匆匆赶了回去,临走前对江向笛说他很快就会回来。

江向笛洗完了澡,喝了睡前牛奶,他拉开窗帘,看了眼外头漆黑的天空、不停的雨水,却依旧他等待的车辆的灯光。

因为雨太大,吴阿姨和褚医生没法回去了,都在这里。

江向笛不担心自己,他只是发现,无论是靳北的电话,还是邓芸的电话,都打不通了。

-

靳北记得他都未曾遇到过车祸,最大的一次危险,还是继任公司总裁后不久,他出国谈合作,恰好被一个股东设计,在国外遭到了一次袭击。

不过那次袭击计划错漏百出,并未造成实质伤害。

但是他没想到,在国内遇到一群偷渡过来的、疯子雇佣兵。

他们的目标不是现金,而是盗走核心仓库里的机密内容。

对方很快被公司安保发现,但坏就坏在对方是一群没有道德和法律规范的亡命之徒,全靠暴力和体能破解公司的防线,行动快准狠,更重要的是不要命。

靳北看着面前拦着他的两个雇佣兵,他的背后是邓芸。

邓芸大腿被伤到,已经站不起来了。

在人命面前,公司机密便是其次。

那些雇佣兵的个头与靳北差不多大,但论爆发力和格斗技巧的话,他远不足对方。

方才的混乱争斗中,靳北手臂和背部已经受了伤,创面不小,疼痛可以忍,但是血止不住,所以非常危险。

差距太大了。

半点胜算也没有。

靳北压住自己有些不稳的呼吸,疼痛让他冷静,但是失血让他面色发白、反应力下降。

对方动了,瞬间的动作在他眼中留下一道残影,靳北翻身躲过,被后面的雇佣兵掀翻在地,冰冷的器具划破了衣领和胸口的衣服,险险擦过他的脖子。

他们背后传来短促的喊声,大约是在叫雇佣兵的代号,“这里有一个非常神秘的保险箱——”

“这玩意儿叫钻石之心,快把它拿下来——”

靳北身边的两个雇佣兵飞快过去帮忙,他一愣,才意识到自己骤然脱险了,以及临时安全了,顿时深吸了好几口气。

然后他听到里面在抢夺那个他亲手放入核心仓库的保险箱。

放入时设置了密码和指纹锁,但暴力破解也不是不可能。

邓芸也听到了,顿时皱起眉,想要去帮忙抢回来,却没法起身。

靳总说,里面是非常珍贵且要紧的东西。

拿到了保险箱,在场的雇佣兵飞快准备撤离,就在此时,玻璃窗户因为巨大的风力被震碎,直升机的声音传遍整个楼层,带着人赶到的老靳总皱着眉,眯眼望向明显慌了阵脚的人群。

靳伟城虽然隐退多年,但威名在外,尤其是一副沉着脸出场的样子,显得特别凶还有气势。

更主要的是,他带的人够强悍。

邓芸第一次觉得老靳总也是相当帅气。

敌人的脚步乱了:“拿着钻石之心走啊——”

靳伟城顿了顿:“钻石之心是什么?一个保险箱,里面有公司非常重要的东西吗?”

有医护人员过来,靳北撑着墙壁,闭着眼睛,一时半会儿起不来。

他的伤势不轻,主要是失血量不少,带来轻微的晕眩感,好像他以前也曾经历这样的感觉。

脑中划过一个画面,是尚且年轻且还没有生病卧床时候的靳伟城,带着他走在医院走廊上,对他说:“那是你的双胞胎兄弟,叫靳……蒲望之。”

靳北记事后便没有见过这位与他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弟。

他的生母蒲婷婷也在。

医生说:“我们猜测,两人的血是一模一样的。”

“双胞胎的发病几率是百分之五十,不是个人,是造物主的二选一。”

然后是他躺在病床上,因为失血而有些晕眩且无力。

蒲婷婷和靳伟城都不在,医护人员匆匆走过,病房里很安静。

他扭过头,看见白色纱布外坐着的青年的背影,明明已经坐着很久,却没有半点不耐,对方说:“我在等人。”

那时候的靳北还不认得对方。

上一章:第91章 下一章:第93章
热门: 被我渣过的前任他暴富了 掌中之物 末日边缘 超级英雄间谍派 双重赔偿 龙枪编年史2:冬夜之巨龙 邪兵谱 完美末日:当时间停止流动,我原以为这是末日,没想到却是天堂 我的老公是只鬼 超级高手养成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