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上一章:第90章 下一章:第92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江向笛睁着眼睛看着靳北, 目光丝毫不闪躲,说起亲密的话来也显得一本正经极了。

江向笛看着性子平和温良,实际上是非常记仇, 连他拿这句话诈宋宁都计较。

靳北舔了舔后牙槽, 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蛋,被他精细养了那么久终于长了点肉, 他说:“我哪有,分明是你。”

江向笛没接话。

靳北也不是不记仇的,他低下头,他的手宽厚温热, 沿着江向笛的后腰一路摸索向前,最后贴在了江向笛的肚皮上。

圆的已经很有弧度了, 有的时候还能清晰感觉到崽子的存在。

江向笛没动, 他微侧着头,半边脸靠在靳北的肩膀上, 合着眼,长长的睫羽颤抖, 呼吸温热, 像极了袒露了肚皮的小猫,有些慵懒散漫。

人在怀中,靳总顿时觉得是人生最满足的时刻。

靳北的手在摸,江向笛当然是知道的, 背后靠着靳北的胸膛,随着对方的动作,江向笛也感觉到靳北有力地心跳声、和加重的呼吸。

有些不淡定的紧张和兴奋。

靳北问:“最近宝宝有闹你吗?”

江向笛摇头:“我问医生,说我这个动静还算比较小。”

他猜崽子可能比较文静。

除了腰疼外,他的状况其实不错, 崽子不闹腾,每天最大的运动估计就是翻身,踢腿踢脚都很少。

既然是正常情况,江向笛也不担心了,至少他也省心省力。

靳北:“好,不听话就跟我说,我来给你教训。”

江向笛:“别凶。”

靳北:“好,那是爱的教育。”

靳总好歹是读过好几本育婴书的,江向笛想了想,自己没读过,恐怕只知道怎么宠爱孩子,便放弃了,还是让靳北来教吧。

孩子教育,真是个长远的问题。

换做是大半年前,江向笛刚发现孩子不久,一定不会想到,自己会和靳北在一起吧。

甚至开始考虑,将它变成一辈子的事情。

-

江向笛除了恢复提笔作画的能力外,他最近开始学习美术专业学科的知识,准备考试,考虑提升一下这方面的学历水平。

虽然他B大出身,但专业并不是美术。江向笛当初选择杂志社只是看中上班时间自由,现在也不需要了,于是想要在艺术的这条道路上走得更长远一些。

假期结束之后靳北的公司忙碌起来,但每晚靳北都会留出时间陪江向笛,今天却是开会开到很晚,江向笛都快睡着了,才察觉到身边人上床的动静。

靳北:“还没睡?在想什么?”

江向笛动了动,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在想明天吃什么。”

“……”

靳北无奈道,“不许想了。”

昨天晚上就因为江向笛半夜肚子饿了,非要吃东西,靳北便只好陪着他一起下楼。

家里一般不留过夜的饭菜,所以靳北给江向笛打下手,简单下了些面条。

这一折腾的情况结果导致靳北早上起不来,再次错过公司晨会。

靳北:“明天早上再想吧。”

但是第二天,直到晚饭已经准备好,靳北依然没有回来。

入了夜后的S城开始下雨,带着流窜回来的冬天的凉意,天边是黑压压的乌云,一时半会儿雨也停不下来。

温暖的屋内灯光明亮,电视播放着降雨提醒,吴阿姨劝着坐在沙发上的江向笛:“小江先生,先吃饭吧,不然又要凉了。”

江向笛眼皮抬了抬,听到手侧的电话在响,他拿过来,是邓芸。

邓芸在外头,能听到雨声,一向冷静的助理有些焦急:“小江先生,是靳总让我打电话过来说,他有急事不回来了,让您先吃晚饭。”

江向笛皱眉:“发生了什么?”

靳氏集团内网防火墙被攻破,无数公司内部资料被窃走输送至未知终端。好在靳北在公司,很快组织了技术人员抢救挽回,先用庞大海量的过期数据赌塞通道,然后修复漏洞。

这件事直到深夜十二点才结束,靳北带着加班的员工复盘并深究原因,技术层面上涉及公司机密泄漏,靳北不得不重视起来,正思索的时候,第二件事爆发了。

公司控股的最大的一家房地产公司近期在建造一个的游乐场项目,在这个雨夜突然发生一起建筑倒塌事故,这不是靳北直接负责的工作,但他还是过去看了眼。

两件事同时发生,他无法认为这是巧合,而像是合谋。

是涉及内部人员的合谋。

邓芸打过电话后便一直跟着靳北到处跑,她说:“游乐场故意造成倒塌事故并不是个明智的选择,很容易被查出来。”

“转移注意力,或者是给公司带来负面影响,无论哪一个他们目的都完成了。”

靳北说着,他漆黑的眸子眯了眯,面色一如方才镇定持重,给人无比心安可靠的感觉。

夜风将他的风衣吹的猎猎作响,语气短促而笃定,“三天前,杨皓从国外带过来的那一支国外研究团队,马上把他们控制住。”

-

“近日我市依旧持续降雨不断……此外,我市旦州路在建游乐场昨晚发生了一起倒塌事故,事故原因……”

晨间新闻播报结束,江向笛也吃完了早饭,吃的比平时少了一些。

他昨晚没睡好,大约是身边少了一个人,不习惯,再加上心里担忧和不安,醒来就有些头疼。

因为外面下雨,江向笛不好出门,只好在家里走动。

褚医生照例过来给他检查,才得知靳北一晚上没回来,眉头一皱:“为什么没回来?知不知道你身边得有人陪?”

江向笛摸了摸鼻头,很无辜地觉得应该被训的不是他。

褚医生道:“那我等他回来跟他说。”

江向笛做完检查便回去补觉了。

以前两人刚结婚的时候,也是靳北掌控公司最艰难的日子,但江向笛跟他见面少,一见面又只是跟人上床,所以他还没有这种真切的感觉,靳北因为公司的事牵扯而到无法脱身的地步。

但实际上那段时间江向笛是一起经历过的。

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是凶险、还是仅仅很难办。

不过江向笛可以通过信息联络确定靳北安全,心里安定了些,发了句提醒让人好好吃饭,便闭上眼睛休憩。

大约是晚上真的没睡好,肚子里的崽又安静,江向笛很快睡着了。

留在湾上风华的褚医生等到了回来的靳北。

因为一整夜没合眼,他眉间难得有些疲惫,气质依然冷峻沉稳,黑发微乱,裤脚和衣服上沾了些泥泞,他一进门便问:“江向笛呢?”

褚医生:“……”

看在靳北那么着急和关心的份上,道,“人没事,担忧了你一晚上,刚去楼上睡下了。”

靳北点了点头,先去浴室,洗去一路风尘。

房间内安静,靳北轻声推门进来,掀开被子爬进去,江向笛被惊动了,但醒不过来,睫毛颤抖了好几下,靳北低头亲了亲:“再陪我睡一会儿。”

江向笛的呼吸便又平稳绵长。

靳北从后面揽过他的背脊,将头埋在江向笛的颈窝里,皮肤触感细腻而温热,轻嗅到对方身上淡淡的奶香一般的气息,他连轴转了一天一夜的疲惫的心神顿时被抚慰,困倦袭来的感觉越发分明。

这像是以前见到江向笛的时候。

明明只是一场交易,但江向笛不但在床上跟他十分契合,还能让他很快放松下来。

商场上的暗算、欺诈欺骗、各种不入流的手段和贪婪的嘴脸,他面上应付的游刃有余,却必须紧绷着、永远最冷静判断、果决行事,只有在此刻,能够彻底让自己去信任床上的另外一个人。

-

自那一晚的两件突发事件后,调查和追究进行地非常迅速,再加上靳北当时及时制定了计划,做出了应对方案和损失处理,稳住了公司内部的风向和外部股价。

一切平稳之后,公司就按照靳北的指示,进行全面反扑。

他从来都不是仁慈和寡断之人。

但是或多或少带来了一些严肃的氛围,江向笛倒也不是担忧,只是出于思考和直觉,他对靳北说:“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靳北摸了摸他的脑袋:“你别担心了,相信我。”

江向笛:“你不肯对我说幕后主使是谁。”

靳北无奈道:“只是觉得你不认识。”

江向笛看着他,眼神相当执拗。

“主谋叫范兴远。”靳北说,“也就是范正的大哥,范家家主。范正就是当初给你那封匿名信,引导你去福利院见姚锦的人。他是这次游乐场建筑倒塌事件的主谋。”

所有事情都会留下痕迹,靳北便是能通过这些痕迹,串联起一切的事情经过。

江向笛:“范正是你们公司股东,他怎么会做伤害公司利益的事情?”

靳北:“利益驱使。”

江向笛沉默了片刻,因为无法反驳,人心是最难猜测的东西。

靳北想起他得到的一份资料。

他曾经在读书的时候,有一次社会性质的辩论赛,对手便是范兴远带领的公司团队。

因为是比赛,所以靳北全力以赴了。

他那时候本身就极优秀,又不知收敛锋芒,在学校里、大家都是心甘情愿认输,偏偏遇上了早早步入社会、内心没有任何规戒和道义可言的范兴远,便一直记恨在心了。

江向笛听靳北讲了这件事,说:“喜欢一个人很简单,产生怨恨也很简单。”

他又道:“如果是走投无路,极有可能成为穷途末路、没有底线之人。”

靳北说:“我相信我的运气。”

上一章:第90章 下一章:第92章
热门: 橙红年代 我的美女公寓 这马甲我不披了![电竞] 大地传奇系列2:米尔伍德的厄兆 撒娇精王者直播日常 第六大陆 风的预谋 修罗武神楚枫 都市超级医仙 蝼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