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上一章:第89章 下一章:第91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话很是嚣张, 另外一边半天也没有传来动静,江向笛对靳北说:“手机给我。”

靳总气势一敛,乖乖把手机给他了, 在江向笛的目光压力下去了一边的吧台上坐着。

江向笛:“小曹, 是我。爱丽丝画展原先邀请了我出席,我拒绝了。你可以邀请其他人同去。”

曹奕然听到靳北的话后脸色变了变, 一直沉默着,直到听到江向笛的话,脸色更不好了。

靳北这样强势,换作以往, 江向笛肯定会生气反驳,但此时却是默许。

曹奕然道:“江哥, 刚刚那个人, 是谁?”

江向笛一顿,看了眼靳北, 对上对方寒星般的眸子。

江向笛倍感压力,道:“……是男朋友, 以后也会在一起。他方才凶了点, 你别生气。”

曹奕然语气重了些:“是不是你的那个前夫?你不是还对他余情未了?”

他没谈过恋爱,只是当初对江向笛心动,此刻一想到江向笛这么多日以来瞒着他、连过年都不跟他见面,反而一直跟靳北在一起, 顿时心情便比被拒绝了自己的画展邀请还难受。

比起难受,更多的是无可奈何的恼,因为江向笛不知道他的喜欢。

靳北想要过来,被江向笛看了一眼,不动了。

江向笛去了阳台, 语气认真严肃了许多:“之间发生了很多事,只不过我这里被牵扯着,走不开。你如果特别想去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其他人陪同。”

“不需要。”曹奕然说,突然觉得江向笛不是在推开他,而是他们之间的距离本就那么远。

大学的时候,江向笛围绕着蒲望之,回来后,发现江向笛已经跟靳北有了一段婚姻关系。

他作为朋友的角度,确实是没有资格对江向笛的感情做出任何干涉。

想到这一点,曹奕然就很不甘心。

江向笛选择跟靳北在一起,肯定只是因为相貌而已。只要这一点存在,那他可以想办法让江向笛喜欢他,就还有挽回的余地。

“我就想跟你一起去。”屋内的温度不低,曹奕然有些紧张地擦了擦手汗,说,“因为我……我喜欢你,就是想在一起、只有我们两个人。”

江向笛一愣,把手机拿下来,看了一眼确认。

他是真的没想到会如此,他一直都把曹奕然当学弟看待,虽然有的时候有些迷糊和冲动,但优秀又热情直率,品行好,是个值得相交的朋友。

曹奕然没得到回应,有些着急:“我说过想追你,真的不是在开玩笑。想要跟你慢慢谈恋爱,做很多浪漫的事,虽然我们已经错过了校园,但将来还有很多机会的。”

江向笛沉默了片刻,道:“抱歉,事情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

他的回答没有犹豫,曹奕然继续道:“你再听我说一下好吗?我已经计划好了,以你的绘画水平,我可以帮你申请国外的学院深造,联系教授,我会陪着你,你完全不用担心日常生活。我想跟你一起看更多美术的世界。”

这是他没见到江向笛的几个月里,一直在斟酌和准备的事情,只要江向笛点头,他马上便能付诸实践。

“江哥,你画画天赋非常好,出国深造,回来一定能成为大艺术家。”

江向笛眉头微挑,曹奕然考虑的非常周到妥帖,如果他这番话对任何一个对他有好感的人说,对方必然已经激动喜悦无比了。

曹奕然背景虽然不强,但也算是半个大户人家,手中人脉丰富,同时,他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在画室里整日研磨绘画技巧的毛头小子,已经长成了足够优秀稳重的年轻男人。

只是江向笛对他的印象还是固定在曾经。

江向笛说:“如果做朋友,我们还可以在未来一起研究美术。”

曹奕然:“可是我不只是想跟你做朋友。”

在一侧饱受奇耻大辱听墙角的靳北终于忍不住了,他走到江向笛身边握住手腕,咬牙道:“你能给的我也能给,你觉得自己很有竞争力?!”

这撬墙角都撬到他面上来了,必须得让人认清现实。

江向笛:“……”

隔着电话都能听出靳北的气势来,曹奕然握着电话的手收紧,靳北继续说:“他要星星月亮我都给,你能给吗?长得没我帅,年纪轻轻口气倒是不小。”

江向笛眉毛都抽动了起来,见人挂了电话,对上这人乌沉沉的目光,说:“……你哪里学来的这些东西?”

靳北哼了哼。

江向笛:“手机给我,我给人发消息。”

虽然挂断了,但他还是要跟曹奕然说清楚,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法改变。

靳北:“你是不是嫌弃我们结婚的太早太急了,想要别人那样慢慢谈恋爱?”

他气势收敛着,但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炸了毛的气息,江向笛无奈地拽过他的手腕拿回自己的手机:“离婚后不算谈吗?”

靳北:“那也是我在单方面追你。”

江向笛觉得自己在对方语气里简直是某个抛夫弃子的渣男,他看了看靳北,坐在旁侧的位子上,说:“对,从来没有余情未了这回事。”

靳北:“……”

他深吸了一口气,对自己说,没关系。

江向笛抬手摸了把老虎脑袋,眯眼道:“所以是喜欢,被撩的心动了。”

-

办公室。

一次商业会晤之后,办公椅上的人将桌上的合同都扫落在地,极其生气,连旁侧的助理秘书都不敢说话。

恰好此时范正推门进来,他看了看一地的狼藉,又看看椅子上撑着额头皱眉的中年男人,无奈道:“我都说了,靳总年纪轻轻,手段和本事可一点都不差。一时半会儿,很难搬动他现在的位子。”

范兴远抬头道:“那样的高价格都收购不到靳氏散股股份,我想不通了。”

范正:“因为未来价值,靳氏集团是不可估量的。”

范兴远自然知道这个,要不然他也不会存着把靳北拉下马好让自己获利的念头了,他说:“他真的毫无破绽?我哪里比不过他?”

范正:“哪里都比不过。”

范兴远:“……”

华尔街精英、最年轻的未来商业领头羊,互联网大头和时尚圈大佬靳北,跟他比谁什么?比谁眼光更毒辣、头脑更聪明还是更有钱?

显然比不过的。

范兴远更气了,范正却露出了点阴险的笑意:“所以,我们要换个法子。”

范兴远一愣,思索片刻,道:“我听说他有对象了?可不可以从对方身上下手?”

范正摇头:“那个江向笛?靳总可是把人金屋藏娇了,保护的周到严密,你怎么下手法?跟你在国外一样,买一批雇佣兵去人家里抢?”

范兴远眉头紧锁。

-

新年一过,生活步入了正轨,而气温也渐渐升高,到了春天。

冬天结束,不光是外婆的病情转好,江向笛的状态也慢慢恢复,解开了一直以来的心结后,他除了每日犯懒犯困闭眼,睁着的温柔的茶色眼睛里也常常带上了笑意。

只可惜靳北栽种的红梅树枯死了两棵,靳北便让人又运了两棵过来种上。

自从那一日跟曹奕然交谈过后,江向笛便再没收到过对方的消息。

他想了想,去联系了宋宁。

宋宁跟曹奕然签约了同一家画廊,因为工作经常来往,她说:“昨天小曹来上班的,情绪挺低落,心不在焉,看起来像是出了什么事。”

不只是靳北的刺激,江向笛虽然话不重,但态度却是极其坚定的拒绝,光是这一点,就足够伤这位少年人的心思了。

江向笛不给人任何一点多余的想法,是完全对的,能帮助曹奕然真正想通。

江向笛:“要是他遇到了什么,可以麻烦你跟我说一声吗?”

宋宁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好的,你们是吵架了吗?怎么跟闹了脾气似的,都多大了。”

江向笛笑道:“没有,谢谢你。”

宋宁忙摇头:“不用客气,如果江哥可以让我欣赏最新的画作,我会很开心的。我还飞了爱丽丝画展去看你的画,拿到了打卡印章,真的特别好看,爱丽丝都很好看。”

江向笛笑了笑:“那真好,爱丽丝画展里面有很多值得学习的优秀作品。”

最主要的是它涵盖来自世界各地风格迥异、意境不同的作品,如果能在里面带上一天,必然能获得巨大的收获。不过江向笛不可惜。

屋外传来提示音,是靳北回来了,一开门便看见江向笛在阳台玻璃窗处打电话的身影。

房子窗户截了灼灼红杏花的一段枝头,带着春天温暖的日光,将青年的轮廓勾勒清晰。

靳北叫了一声江向笛的名字,年轻男人回头看了他一眼。

那边宋宁在问:“江哥怎么拒绝爱丽丝的出席了呢?最近也没有新作品,是身体原因,还是……”

她顿了顿:“我好像听见有人在叫江哥。”

江向笛倒也不是特意隐瞒真正的原因,只是大约有些难以启齿,他道:“嗯,是我男朋友回来了。”

宋宁:“!!!”

虽然很惊讶,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点……

把他们好看又温柔的小哥哥拐去同居,就是生气。

然后宋宁就听见那边传来简单的交谈声,大约是有人走过来跟江向笛挨得极近,传来低沉性.感的男声:“不许玩手机了,昨天折腾到那么晚,不累吗?”

宋宁:“!!!”

江向笛:“……”

片刻,江向笛拿着手机,望着靳北的目光幽幽,只听对方控诉道:“又是男孩子,又是女孩子。你还有几个好朋友?”

江向笛捧起他的脸,在他嘴角亲了一下。

上班回家的男人得先哄住。

亲一亲很有效,靳北面色缓和许多,注意到旁侧放着的画架,上面挂江向笛的一幅新作,灼灼红杏花令人惊艳。

光影变化交叠,周围是压抑着的暗色调,中间却是明晃晃的亮色杏花。

靳北勾唇:“很好看。”

不知道是在说花,还是说人。

江向笛拉着靳北坐下,脱了拖鞋小声说:“腰疼,给我揉一揉。”

他今天画画坐的久了一些。

靳北便把人抱过来,给他揉捏腰部。这是他跟着护理师特意学的,手法没有那么老辣,胜在力道把控的稳定,还持.久。

他以前答应要对江向笛好,现在想一点一点做到。

靳北问:“疼的厉害吗?”

江向笛被磨的舒服了,就忍不住往靳北怀里钻,“……嗯,因为昨天折腾到那么晚。”

靳北:“……”

他没有。

上一章:第89章 下一章:第91章
热门: 我老婆是大明星 秀色农家 和反派杠上以后我哭了[快穿] ABO特浓信息素 美女公寓 冠位御主 沉睡的人鱼之家 不死武皇 穿成亡国之君的日子里 恶棍:不良村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