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上一章:第86章 下一章:第88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两个人去了附近一个休息茶室。

茶室在乙山园工作服务中心大楼的三楼, 透过玻璃,能眺望整片墓地,雾气朦胧, 没有喧哗和吵闹, 只是偶尔响起几声鸟鸣, 静谧如山林。

段巢看着面前不动声色的男人,靳北生的高大俊美、很有气势, 一进来便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他对靳北其实是有几分敬意的, 面上看着冷峻自持, 但是可以从对方淡漠深邃的目光里察觉到,这个人并不好招惹。

“如果您要听实话, 首先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靳北客气道:“请讲。”

“既然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我希望不要影响现在。”段巢说, “如果正如你说,你和小江是真心彼此喜欢, 我不希望这些话会对你们的关系有坏的影响。”

靳北一顿, 道:“可以。”

段巢看了眼窗外, 沉默了片刻, 说:“事先我们并不知道蒲哥生的病是绝症。”

“小江也是,他只是以为只是个小病。他们一起参加了一个竞赛比赛, 小江便每天都会过来看望,然后带一些自己做的小吃和零食。后来蒲哥瞒不下去了,把事情真相告诉了他。”

“随后我们也知道了,大家都很难过,小江也很崩溃,但还是照常每天都去医院,督促蒲哥吃饭和治疗。那时候他没什么身份, 治疗的时候不允许进去。什么时候能看望也是不知道的。他只好在外面走廊上等,每天都会等。”

“以至于落下不少功课,最后期末挂科,成绩不好。这个状态几乎持续了一年。”

说到这里段巢看了看靳北,对方沉着眸子,看不出喜怒。

他继续说:“那是一种血液病,具体是什么我不清楚。治疗的时候很痛苦,治疗久了,蒲哥的头发慢慢地变白了,然后整个人瘦脱形了,再后来,没办法站起来,他不许江向笛过来看他了。”

“但是小江还是会过来等,托护士把他的东西送进去。有一天我来的时候带他进去可,蒲哥很生气,我想把小江带出去,然后听到蒲哥对小江说,放过他吧。”

玻璃桌面传来轻响,是靳北手腕上的表带撞击的声音,他微垂着头,眉头皱了皱。

再那之后,就是结束了。

段巢说:“我们都知道没有办法了。”

“没有人是绝对完美,如果是我,我可能早就先崩溃了。”

再之后,死亡于蒲望之而言是一种解脱,对于江向笛却是痛苦的开始。

靳北:“没有出国治疗?”

蒲望之归于蒲婷婷,作为蒲家外孙,必然能接触到国外顶尖的医疗条件。

段巢道:“有国外专家团队过来治疗,但看了依旧是没有效果。”

靳北沉默。

段巢道:“再之后蒲阿姨也离开了国内,小江消沉了很长一段日子,甚至有休学的念头,被我们劝下来了。他一个人生活,如果休学独居,他的精神状态必然会更差。”

被病痛折磨的痛苦带来的怨念疯长,江向笛也承担下了蒲望之承受的一部分,他还要顶着医院和蒲阿姨那边的压力,就为了牢牢挽留一个人,而只有他自己知道肩上扛着的重担有多大。

靳北闭了闭眼睛,仿佛能体会到江向笛当时的无力和绝望。

也难怪很久之前,在夜晚医院的走廊上那样神魂落魄。

也难怪,曾对他突发的身体状况十分紧张。

但即便如此,这些本能的紧张背后含义太过沉重,他无法再去生气,却是心疼。

他声音低低的:“知道了。”

段巢看了看他,有些惊奇对方忽然低落被压抑的情绪。

段巢说:“小江很坚强的,他比谁都坚定,内心也足够强大。”

靳北看了看他。

这句话连曹奕然也说过,他们这些朋友都觉得江向笛内心强大,实际上江向笛在靳北身边没那么坚强,这么一想,江向笛只在他面前哭过、撒娇过,靳北心里微暖。

曾经在他回国后江向笛陪伴他度过三年最艰难的岁月,现在,他也会陪人度过这一切。

-

在靳北说出要带江向笛去乙山园的时候,他是想借此机会,彻底让江向笛的心结打开。

但是被江向笛给拒绝了。

最后靳北也没把人带走,于是就自己去了,没想到这么巧,遇到了段巢。

而江向笛在家里没坐多久,便麻烦司机把自己送了过去,就停在园区门口旁侧的空位上,不再进去了。

乙山园的大门一如多年前,江向笛过来拜访,看见的一直都是一座冷冰冰的石碑。

想到这一点,他就有些心绪不宁和无法呼吸,看一眼都是满目苍夷的回忆,顿时后悔过来了。

司机问:“您需不需要给靳总打个电话?”

江向笛摇头,他把车窗拉下通风,为了不让自己多想,他在车上四处摸了摸,摸出一本书来。

——新手爸爸必须知道的育儿小技巧

充满了医院科普风的封面让江向笛一愣,这车是靳北专属的,司机的私人物品不会放在上面,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想象不出来靳大总裁看这种读物的画面。

这让江向笛缓解了一些烦闷,他低头饶有兴趣地看了下去。

没多久,车外有人敲玻璃,面容俊美的男人站在外侧,垂眸问:“这是在等我的车吗?”

靳家的信息都是互通的,江向笛抬眼静静地看着他装,低头按下了车窗:“嗯,等你。”

收到消息后匆匆赶来的靳北垂眸看着他,一开始的惊讶情绪渐渐复杂,他说:“我不信,我看到了,你给人每天送一束白雏菊。”

江向笛:“……”

这个事儿追究的有些突然,江向笛认真道:“他是我的朋友和学长。”

“我没下车,也没入园,我就是来接你的。”

靳北望进他干净的茶色眸子,日光落了进去,十分明亮,没有半点作伪。

靳北叹了口气,即便是作伪,他也愿意去相信。

他弯腰,就着车内车外的姿势,捧着江向笛的头在他唇角上亲了一下,蜻蜓点水一般。

靳北一上车就把江向笛揽到怀里,柔软的黑发触碰到他的下巴,江向笛整个人都很柔软,但除了肚子周围胖了一圈,其他地方好似以一种不可逆的方式瘦了下去。

蝴蝶骨隔着柔软的毛衣都能摸出来,握在手心里的手腕只有细白一截。

靳北心碎又自责,他明明把人养了那么久。而那么好的江向笛,就应该开开心心被捧在手心里才是。

他一句话都不说,而江向笛又对他的低落情绪很敏感,顿时猜出了一二,他问:“都知道了?”

靳北点头:“见到段巢了。”

江向笛并不意外,比起孟川,段巢作为蒲望之的朋友,对当年的事最是清楚不过。靳北要想知道,也不是没有办法。

过去的那段日子,他实在无法自己说出口。一想到这一点,江向笛的心情也有些沉重起来。

他被靳北抱在怀里,很温暖厚实,从对方的颈窝里望见车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了雨,天地朦胧一片,让江向笛想起来他的那幅蒲望之的画像,因为淋雨损坏无法修复而难以辨别。

江向笛说:“人的消逝有两次,一次在生命尽头,一次便是在他人的记忆里变得模糊不清。”

靳北:“但是只要他想要记得的人记得就好了。”

江向笛沉默,他发现靳北很适合去读哲学。

抱了没多久,江向笛腰不舒服,靳北忙放开,说:“段巢想要见你一面。”

江向笛挑眉:“有事请找我吗?”

靳北点头,伸手去握住他的手包在手心里:“不知道。如果你不想见我就帮你回绝了,不想见我们就不见了。”

这话充满了‘怎样都可以满足’的宠溺感。

江向笛点头道:“据我对他性格的了解,他想要见我,有可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跟我说。”

靳北一顿,眸子眯起:“难道就不能跟我说?”

莫名其妙的醋意又起来了,哪怕江向笛和段巢只是普通大学朋友,靳北的占有欲也能让他感到不悦。

江向笛移开了目光,打算让他自己醋一会儿。

车辆行驶过一个红绿灯,便能看见湾上风华的标志,他又想起一件事:“是他跟你说,我很喜欢蒲哥吗?”

靳北点头:“怎么了?”

江向笛迷茫:“我没跟任何人说过这件事。”

他的喜欢静悄悄的,如暗夜里的昙花开放、又迅速在白日收拢,几乎不为人知。

靳北想起来,两人没在一起过,心里有些怪异的感觉,哑着声音问:“没表白?”

江向笛:“没敢。”

靳北看着他。

这确实不意外,只是他没注意到。江向笛作为男生,即便在大学那样开放的环境里,倾慕另外一个男生、还是他一直以来追逐着的学长,难免会有许多胆怯和顾虑。

江向笛疑惑着自言自语:“所以段哥是怎么知道的?”

他话音刚落,就被面前的靳北抱在了怀里。

江向笛发现靳北特别喜欢有身体接触的行为,只不过靳北拥抱很熟练,手环着他的腰,给了他一些缓解:“……怎么了?”

靳北道:“不敢表白,怎么敢和我上床?怎么到我这里,就那么勇敢?”

江向笛明白了他是在说两人第一次在酒吧见面的时候,自己拿着一杯劣质调剂的酒稀里糊涂就跑到了男人面前,顿时面色微窘。

靳北说:“所以,你是不是更喜欢我一些。”

-

因为出了一趟门,江向笛早早睡了。第二天他起来的时候,靳北还在睡。

江向笛没叫他,下去找了些吃的,闲暇无事,便开始收拾东西。

但是褚医生太过紧张,江向笛只好整理一些小东西。

之前的情侣杯之一被他摔碎了,靳北买的那个玻璃艺术杯也碎了,但是考虑到玻璃太过危险,靳北把摆放的物件都换成了轻便的木制品,将来小孩子碰了也不会伤到。

靳总想得很长远。

江向笛从自己的抽屉里找出了一张金色的卡,一看,是靳北说是邓萱给他的那张护身符。

江向笛不相信邓萱会给他送这种东西,邓萱从不关心他。但因为是靳北给他的缘故,所以留了下来。

现在他有点怀疑了。

中午的时候,柳家递了申请过来,邓萱想要一个机会送礼赔罪。

因为谢罕倒了,连累了柳坤的公司也被查出来不少的错漏。柳坤经营能力本就不行,公司规模不大,一动荡就撑不住多久。

柳坤也焦头烂额地救不过来,故而邓萱只好厚着脸皮过来求帮忙。

江向笛想了想,让吴阿姨请人进来。

邓萱受宠若惊,进来的时候十分忐忑。

江向笛面色平静,说:“沙发上坐一会儿吧。”

邓萱问:“靳总呢?”

靳北在楼上打电话,江向笛道:“在忙。”

他起身,把那张金色的护身符卡掏出来了,“这是你的吗?”

邓萱看了看,她记得这张卡,那是她第一次面对面直面靳北,紧张的把袋子都弄翻了,就掉出来这么一个金色的卡。

邓萱把当时的情况说了。

江向笛挑了挑眉,他不笑的时候也是气势很足,精致的五官有些冷淡,有几分被呵护养出来的傲气。

这让邓萱有些吃惊。

她以为对方应该是完全依附于那个男人,百依百顺,失去自我。

所以此刻的江向笛落在邓萱眼里,极为陌生。

很久没见是一个原因,还有是因为,她的教育观念和方式无法培养出一个江向笛。

邓萱便没再多问什么。

她现在没资格再多管对方。

等靳北打完电话下来,邓萱已经提着自己的东西从门口离开了。

江向笛说:“我没收东西,没必要,柳家的事我们不会管。”

靳北没什么意见:“都听你的。”

如果让邓萱听到这句话,一定会感到很惊奇。

在这段感情里,江向笛不但不是全然服从,反而很多时候,他是占主导的那个。

比如他提出来的离婚。

就见江向笛拿出了一张金色符卡,塞到靳北手里:“你记得这个吧?”

靳北挑眉。

江向笛:“既然要送我,为什么要说成是别人?”

靳北:“怕你不收,当时是想让你好受一些。”

而且当时江向笛和邓萱关系决裂,靳北怕人难过,想借这个东西,做一个缓冲。

“要是我不问,永远不知道怎么办?”江向笛无奈含笑道,“下次直接送我,我收。”

“简陋了些,回头我给你换个好的。”靳北低头亲了亲他的发丝,“只要你记得,我一直……喜欢你。”

上一章:第86章 下一章:第88章
热门: 幽灵船 鬼服兵团 THEBOOK 子夜鸮 斗罗大陆外传神界传说 公爵日记 病美人师尊洗白了吗[穿书] 牧神记 疯狂神豪玩科技 盗墓手记 第一部:古墓邪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