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上一章:第80章 下一章:第82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靳北的声音不大, 但是他身形高大,罩着人的时候着实有些压迫感,突然出声、把江向笛给喊的彻底是清醒了。

靳北也看见他抖着肩膀往回缩了缩,似乎被吓到了, 眼睛微微睁大了。

他顿时懊恼不已, 但握着对方的手没松开, 头垂下,黑色发丝掩盖了眉眼,周身气息肉眼可见地低落下来。

酝酿了半天的话,想了很多种挽回的场景, 结果好像还是乱了套。

面前那扇怎么都敲不开的冰冷的门, 打开的时候他以为抓住了光亮。

但是如今,对方不得生气地直接关上?

“吼那么大声干什么。仗着楼上楼下都没有人?”江向笛叹了口气,“靳总, 这是我租房子的地方,我常住在这里。”

江向笛生气的时候, 没有太明显的神情, 但是会非常疏离地叫他靳总。

确实是如此, 他有什么资格让人跟自己回去呢?

江向笛此刻又饿又累,都快站不住了, 门口风还大, 还好靳北挡了一些,他道:“不早了, 差不多也该早些睡觉了……”

靳北握着的手腕微微抽动, 他心里一惊,忙道:“等一下……江向笛,我要跟你讲, 我真的太傻了。如果说你心里有无数顾虑的话,真的抱歉。但是像我答应你的,以后我一定不会再那么做了。”

靳北抬起头:“我很喜欢你。我想了一天,我非常非常、想跟你在一起。”

他的嗓音和以往并无不同,面容也是非常认真和清醒,只是深邃迷人的黑色眸子眼底,是浮现的温柔神色。

江向笛睁大了眼睛,大约是吃惊和反应不过来,把话重复了一遍:“在一起?”

靳北:“嗯,是那种一辈子照顾你和宝宝。我不会再欺负你,再让你哭和难受了。”

靳北忽然会说话了,大概是叶藏给他灌输的各种爱情宣言终于起了点作用。

他握着江向笛手腕的手往下探了探,察觉到了对方陡然收拢了五指,显然也不是无动于衷的。

靳北一步一步追求:“如果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把心放在我这里,可以吗?”

-

说到最后,靳北反倒先平静下来了,大概是因为彻底把心意说出口。

因此靳北也借着灯光看清了江向笛过分苍白的面色,连唇色都淡的近乎发白,肩膀靠着墙,这么久没挣脱他的手,握成了拳头,仿佛在颤抖,而整个人紧绷着仿佛一条弦。

靳北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但还是飞快说:“你别慌,别急,我不需要你立刻回复我。”

江向笛放松了些,头一次被这样严肃表白,他现在身体状态又是一天最差的时刻,在靳北说完后腿一软,差点栽下去。

靳北手忙脚乱地扶住他,惊觉过来:“你哪里不舒服?!”

江向笛眼前一阵黑,垂头靠在他肩膀上:“饿的。”

其实作为年轻人,一两顿不吃问题不大,问题是他还有个崽,不好好吃饭,便会有些体力不支和低血糖:“中午到现在都没吃东西。”

他模样难受,靳北又气又心疼,气他怎么难受就不说:“晚饭都没吃?我刚刚敲门的时候你在干什么?下午你去哪儿了?!”

他嘴上说着话,但还是把江向笛半抱着带进房间沙发坐着,又很快联系了酒店。

只不过靳北虽然身份尊贵,餐送过来还是需要时间的,靳北打开了房间的灯,问:“这里有什么能吃的吗?”

江向笛茫然:“不知道。”

靳北:“为什么不知道?”

江向笛:“不记得了。”

靳北疑惑,他打开了冰箱看了看,有个熟鸡蛋、不知道放了多久的小半碗面和一个奶黄馒头。

他都拿出来热了一下,靳总实在是不适合厨房,加热时间拿捏不准,拿出来的时候发现烫的几乎无法下口,馒头直接硬了,靳北有些懊恼。

最后靳北拿着去壳了的鸡蛋过来,面相奇丑,连江向笛看了都沉默。

他吃了两口垫肚子,便又放下了,诚恳指出:“上面还有鸡蛋壳。”

靳北低头:“我……不太会这个。”

江向笛也不指望靳总的动手能力有多高,只是觉得对方充满歉意的语气很少见,似乎是为了自己无法好好照顾到人而懊恼着,气息都肉眼可见的失落下去。

江向笛现在倒是不困了,挑眉道:“不会这个,去哪儿学了乱七八糟好些情话?”

他语气揶揄,靳北一窘,道:“就说给你听。”

江向笛:“……”

忽然段位就高了,他招架不住。

-

食物很快送过来了。

清粥配萝卜干小菜,还有酒店特色的糕点。

靳北把食盒放在茶几上打开,去洗了筷子拿过来,香味飘散,江向笛原本因为太累而不想管的肚子终于发出不满的抗议。

他拒绝了靳北喂他吃的提议,自己蹲坐在地毯上,拿着勺子小口小口吃着。

虽然饿到反胃,不过口味合适。

靳北目光一动,这才注意到落在江向笛放在桌上的就诊单。

江向笛刚回来的时候便奔去卫生间吐了,没顾上把这个收起来。

心理科三个大字鲜明无比,靳北心里一咯噔,皱起眉,看了眼江向笛,问:“你今天下午去这个了?你……没好?”

也难怪方才面色如此苍白。

江向笛在吃饭,不想被打扰:“嗯。”

没敢说自己回来就恶心到吐了。

靳北终于动了点怒,生气对方那么不在意自己的身体:“胡闹。”

他起身去打电话,回来的时候江向笛已经吃完了,摸着肚皮不知道在想什么,灯光落在对方略微柔软的黑发上,靳北放慢脚步,在对方身侧半跪下:“你状态太差了,跟我回去好不好?”

江向笛:“只是近期,我会很快调整好。”

他有独立照顾自己的能力,至少比靳北的生活技能丰富了许多,远没有到靳北说的太差了的地步,也或许是肚子里的崽渐渐成为了支撑他的存在。

但是江向笛的信用在医生眼里均为负分,靳北来之前江向笛睡过去,他现在身体不错,没什么大问题,下一次再有这种情况而靳北不在,那他可能饿到昏迷过去,那就危险了。

靳北退后了一步:“你不愿意见我,那我便不回湾上风华,你住在那里,有吴阿姨他们,总比这里没人照顾你好。”

江向笛摇头:“那与之前有何分别?”

他想要的不是这个。

他半仰着头,像个小孩似的,非要靳北看明自己的心。

靳北一顿,不是无奈,更多是无措,叹气道:“我该做什么,你才能信我。”

江向笛一动,感觉自己腿麻了:“抱我起来吧,我起不来了。”

靳北便穿过他的腋窝,揽着他的腰把他抱了起来,江向笛分量沉了些,全重在肚子上,他身上依旧是淡淡的香,穿的厚实,但触碰到的脸颊有些凉。

“是你说的,过年要和喜欢的人一起过。”靳北想到了一个突破口,“我想和你一起过。”

-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当日,靳北在小屋子里将就了一宿。

他睡在沙发上,难为他那么高的个子,只能屈腿睡着,半夜还很冷,冻醒了好几次,比靳氏集团的办公室休息室环境还差。

第二日便是除夕。

因为邓萱把江向笛外婆接过去过年了,所以江向笛原本是一个人,初一才开始走亲访友,除夕日都在自家过。

大家一大早便忙着采购食材,外头热闹极了,江向笛昨晚吃饱了睡得晚,一觉睡到了中午。

起来后便看到等在客厅的靳北。

靳北已经交代完了公司事务,买好了早饭,在等他。

“我问过了,你身体不能大补,只能慢慢养起来,回头等好了,再吃好吃的也不晚。” 靳北说,“你想什么时候去?我听你的。”

江向笛答应了去过节的要求。靳家除夕夜被靳北挪到了湾上风华,老靳总也会来。

但是江向笛倒也不是会一个人过节,孟川早早给他发过消息,曹奕然也暗示过多次,只不过都会江向笛拒绝了,甚至连小唐、赵心言、童老和他老师都打电话过来,随后又纷纷送来了贺礼。

江向笛人缘好靳北是知道的,所以他不敢走,要把人接回去了才放心。

除夕夜的家宴是便宴,靳家也就三个人,还有个崽。

过年的时候往往是豪门圈子最安静的时候,因为大家都不想搞事,也只想在家里好好休息一番,陪亲人一起度过。

江向笛吃了点东西,下午,靳北把人接去湾上风华。

晚饭已经在准备了,因为他要来,原先的营养师在紧急搭配食材。老靳总同意、以江向笛的菜谱优先。

湾上风华的别墅外观还是那样,江向笛一路走进去,脚步换了个方向,去了后面的小花园。

围栏下有梅花树,翻过的泥土都看着很新,显然是刚种下的。

靳北跟过来了,挠了挠头:“才种下,可能要明年才能开花了。”

其实是过两三年,新栽的树无法马上开花,而且冬天栽种,能否成活也是未知。

江向笛:“为什么特意种梅花?”

小花园太小了,种梅花显然不太合适,占用了其他小型花卉的领地,也不适用于家庭观赏。

靳北:“我听你的喜好。”

江向笛没说什么,他往回走,经过阳台,看见某颗被放在架子上晒太阳的球,沉默了一瞬:“你养的?”

仙人球居然被留下来了,他有些吃惊。

靳北看了眼,哼了哼,说:“不敢丢,怕你生气。”

上一章:第80章 下一章:第82章
热门: 史上第一诡修 洪荒大佬总催更 蜜糖的滋味 七月冰八月雪 幽灵船 位置 不努力就要回去继承天庭 间谍课:黑色宣言 石猴子 漫长的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