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上一章:第78章 下一章:第80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因为靳北带来的治疗团队过于给力, 江向笛的外婆很快就达到了出院要求。但人毕竟是老了,又有些记忆混乱,一个人生活实在是有些困难,所以通过靳北的人脉, 江向笛找了个服侍老人的保姆。

邓萱忙着柳家一大家子的事, 抽不出空来, 江向笛自己也没去,他清楚自己的状态不好,也知道自己的身体只能量力而行。

同时,靳北脚伤也好了, 他便更找不到理由去见江向笛了。

近日闻自明又在国内, 江向笛会去他老师的工作室,闻自明对靳北还有些不太好的印象,不怎么欢迎这个拱了他家白菜的男人。

倒是叶藏过来探望靳北了, 他还记得这人脚伤。

靳北刚跟人谈事,那人从办公室里出来, 一身笔挺的西装, 叶藏看了眼, 年纪不小,四十岁出头, 沉稳而气势很足, 最重要的是眉眼精明,目光犀利而不善。

叶藏关上门:“那人谁啊?”

靳北:“范兴远。”

叶藏:“范家家主?他来干什么?”

靳北刚跟对方这个商场上的老狐狸你来我往周旋了一番, 此刻眉间的锐利未消, 言简意赅:“追名逐利。”

凡事登这个门造访的,要么是为了钱财、要么便是权势。

叶藏:“我看他不像是什么善茬。”

靳北挑眉,神色没什么变化, 商场上这种抱有目的性的人太多了,越是往上,越是如此、对手和交锋也愈是多。

叶藏看他扯了扯领带,将手腕上的表褪了下来。靳北其实很有精英范儿,他本身又生的俊美高大,冷酷无言的时候很有压迫感,是那种天生的领导者,特别容易让人听从和信赖。

事实也是如此,仅凭三年便把靳氏集团牢牢控制在手心里,富豪榜上最年轻的后辈,上流圈子里也对其交口称赞。

可惜了,就是听说对方早已结婚。

“所以,你已经两天没见着人了?”叶藏了解到靳北和江向笛近期情况,挑眉说道。

靳北强调:“整整两日。”

短信电话也没有,要不是江向笛去的是闻自明那里,靳北都快怀疑对方遇上了什么更喜欢的人了。

这真是恋爱中的男人的担惊受怕。

叶藏又惊讶又叹气道:“你这是追了人大半年,一朝回到解放前,换我我得后悔的不行。”

靳北倒也不是后悔自己昔日的努力,而是后悔某些做的太过分的事,到底是在江向笛心里留下了阴影。

那次江向笛外婆把他认错的当天,他都那么退让了,江向笛也没亲他的嘴,而是亲了他的额头。

克制又礼貌。

“继续主动出击吧。”叶藏拍了拍靳北的肩膀,鼓励道,“别着急,人没把你一脚踹走,说明还留有余地。”

靳北神色微缓。

叶藏又道:“不过最怕的就是,生完孩子恩怨两清就走,到时候我也没办法了。”

靳北神色又绷了起来。

江向笛性子是独立自主那挂的,跟靳北一样执拗,决定了就拉不回来。

如果真的要跟他恩怨……恩怨两清个屁!

-

闻自明的工作室在B大附近。

还是那种老旧的阁楼式屋子,书籍特别多,还有不少藏画,因此定期会有人来清理养护,没有灰尘。

除了基本的卧室、厨房、浴室阳台等,还有朝阳的一间画室,空间不小,放着两三个画架,墙壁上还有着玻璃橱窗,放着闻自明旅游各地带来的各种纪念品以及自己的小作品,看的江向笛有些怀念。

他拜闻自明为师后,便常常在这里听课,学习,画画。

闻自明泡了杯咖啡,他还穿着睡衣,头发松散,没有在外那样优雅时尚:“今天想学些什么,可以告诉我。”

江向笛对这个领域的了解已经不需要他再进行系统指导了,江向笛有足够的基础自己去深挖探究,当然,他很乐意解答学生的疑惑。

江向笛便问了一些内容。

闻自明一一解答,然后便由江向笛自己领悟了。

江向笛一般会再画画练笔,没过一会儿,闻自明哼唧唧回来了,见到乖乖坐在画室里的小徒弟,抱着肚皮又拿着画笔,抬头超他望过来,眼睛和以前一样,带着好奇和询问,好似会说话似的。

闻自明没说话,但是请来的保姆并不清楚,有些担忧地说:“老先生,那个男人又来了。”

“就在门口,我看真的站了一早上。”

江向笛起身:“我去看看。”

闻自明没拦。

S城的冬天无比漫长,再过两日就是春节,地上落着枯叶,树下的长椅空着,树枝上被挂上了红灯笼。

而穿着灰色大衣、围着围巾的男人站在红灯笼下,仰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枯叶被江向笛踩在脚下,惊动了对方,漆黑的眼眸望了过来,鼻子似乎被冻的有些发红,眸子微亮,似乎有些惊讶。

江向笛穿的厚,走路放慢了许多,因为腹部的变化,姿势也有些不同,但距离靳北没几步路就到了,他问:“靳北,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靳北伸手指了指:“你在那个窗子的房间里,我看见你过来关窗户。”

江向笛看他,不太理解对方这个一言不发便喜欢来楼下等人的毛病,问:“站了多久了,不冷吗?”

靳北摇头。

他昨天来过,守到了下午,但是没见到江向笛。

而昨天江向笛因为睡懒觉,没能起来,就没来。

外头风寒,江向笛不能多呆,靳北也没法去闻自明那里,便道:“附近就是B大,你可以带我去逛逛吗?”

-

说好的逛校园,结果校门口还没有进去,江向笛便累了。

江向笛一屁.股坐椅子上,非常坚定并且不容拒绝:“不走了。”

靳北想了想,去借了辆双人座位的观光车,有一个驾驶位,四周是玻璃围绕,能看见风景,还能挡风。

江向笛看出他的意图,怔愣了好片刻。

好在他在这所优秀人才辈出的学校里并不出名,知道的人基本都毕业了,也不算会很丢脸。

因为靳氏集团捐了学校一座图书馆和实验楼,观光车没被门卫保安直接给拦下来。

但也很吃惊了。

靳北出力,江向笛出声:“冬天的学校没什么看头,过了这个篮球场,往西边走是寝室楼,往东边走是图书馆和教学楼。”

“我记得西部有一条金桂街,十月的时候,一路上都是桂花香,有白色的金色的和橙红的,很漂亮。”

到了他口里说的那条路,有桂花树却没有桂花。现在是冬季,树木秃秃的,校园里学生也很少,几乎都是来散步的附近居民。

但是靳北说:“很好看。”

他在国外留学,有巨大的城市繁华、也有大片的田园风光,风景更美,却不及那时候人的模样。

江向笛在这里走过,很可能是跟某个人结伴同行,又或是在某个教室里,坐在一起上课。

莫名其妙的占有欲让靳北也要带着人走一次。

江向笛没讲几句,累了,打了个哈欠,拢了拢衣服,似乎是个相当不负责的导游,他说:“不想看了。”

靳北停下。

江向笛:“你开的不好,我想吐。好颠簸,还饿。”

靳北:“……”

他发现江向笛明明说着控诉人的话,充满了委屈的语气,还让人没法反驳和生气。

靳北说:“再忍忍,我带你去吃饭。”

江向笛报了个最近的地址。

观光车经过教学楼背后,靳北的速度放缓了些,他的目光不动声色掠过,认出那个地方,晦暗无比的夜晚、他得知那件事后把江向笛强硬带走的地方。

江向笛垂眼看了看。

靳北神色一顿。

江向笛被勾起了当时的记忆,他往座位上缩了缩,抱着肚子没说话。

靳北握紧手心,声音有些低而懊恼:“我以后再也不做强迫你的事了。我道歉。”

“你不愿意,我不会让你再哭了。”

江向笛眉头一挑,面无表情转头看向身侧的人,靳北这下连摸他柔软的黑发都不敢了,握拳的手有些紧张地发抖,说:“别让我离开你。”

-

学校食堂二楼是私人餐馆,假期期间也在开放,设有小包厢,环境也干净。

江向笛刚颠簸了一路,食欲不怎么高,略微慵懒地扒拉着饭菜,靳北皱眉说:“是不是不好吃?”

这是他给点过最便宜的一顿饭。价格说出去大概会丢掉豪门的脸。

江向笛摇头,勾唇道:“没有,还是记忆里的味道。你尝尝看,还是不错的。”

但还是重油了些,靳北吃了些,不敢让江向笛多吃。

回去再好好投喂。

江向笛没吃饱便不困,拨着手里的筷子说:“以后不要让我带你逛校园。”

靳北一顿。

江向笛凝眸:“不是说不做强迫我不愿意的事吗?我不想来了。”

靳北微愣,他压下一点好奇,低声道:“抱歉,我以为你喜欢怀念这里。”

江向笛却突兀地打断了他的话:“孟川给你打电话的时候,说的都是气话,你别都信了。”

靳北夹菜的手停住,漆黑深邃的眼眸抬起,一瞬不瞬地看着江向笛,心脏都快跳到了嗓子眼:“假的?骗我的?”

当时情况紧急,孟川没说两句,后来才把他说的原原本本告诉了江向笛,他道:“也不是全然是假。”

靳北眼神微暗,但还是很快掩去,不过江向笛跟他相处那么多年,一下就捕捉到了对方情绪转为低落。

江向笛也不相信自己能有一天这么平静地说出口:“我们……没有在一起过。”

上一章:第78章 下一章:第80章
热门: SCI谜案集第一部 ZOO 七宗罪9:鬼手佛心 权臣闲妻 提灯映桃花 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摸金令 攻略了我的情敌ABO 空巢:留守村庄 中国式秘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