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上一章:第73章 下一章:第75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因为刚从会议上赶过来, 靳北发丝被寒风吹的微乱,西装领口也没有抚平,喘着气的胸口起伏, 眸色一片冰冷。

“不喜欢”三个字, 字体隽秀, 简单又粗暴的落入他乌沉沉的眼的眼底。

显然气得不轻。

周围的下属都避的远远的, 褚医生也不敢上前。

靳北开口问:“走的时候带了些什么?”

吴阿姨说:“他房间里有个小行李箱带走了,还有些衣物,画稿倒是都被留下来了。”

江向笛自己走的, 自然不能拿太多的东西。靳北上楼看了看, 江向笛的画架上还留着刚完成的一幅画,是一座山,山上的树和仿佛都掩埋在大雪里,绕着山崖有一条蜿蜒的山路,崎岖而危险至极。

连画稿都不要了, 对方放在桌子上的那个玻璃瓶, 上面还留着一支红梅。

玻璃瓶是江向笛没有考虑在内, 带走太重了。

靳北说:“走的急,什么也没拿。”

所有带着他的痕迹的东西都没有拿。

虽然可以这么安慰自己,但是江向笛不愿意呆在这里, 不愿意跟他在一起。

像是离婚后的那样, 宁可独自一人生活在拥挤的出租屋里、忍受附近居民的烦扰和他害怕的狗鸣,也不愿意留在这个舒适的堪称豪华、又有着最先进医疗条件和周到服务的庄园里。

明明是江向笛自己需要忍受这样的落差和条件不好,靳北却觉得自己比对方还要难受, 他努力想挽回彼此,对方没有让他离开,而是自己脱身离开了。

江向笛就应该是这个性子, 他让靳北最先做出选择,但并不代表他会一直屈服。他骨子里从来都是有着最倔强的傲气。

靳北问:“他什么时候走的?”

“凌晨三点。”监控可以查到,只不过出了门就没有了。

靳北皱眉。

原本是江向笛睡的最深的时间,显然对方的决心坚定。

闻自明不管靳北,他特别喜欢这边的风景,自己拖着行李出门的时候,还说走之前会去采个风。

靳北知道,如果去问他,他不会说江向笛去哪里。

靳北手里的纸条都快被他揉烂了,一边生气还一边担心:“他一个人能去哪里?外头那么冷,晚上还下着雪呢……”

虽然江向笛在S城生活了那么多年,本人又是个成年男性,但在此刻靳北眼里,除他以外的地方对于江向笛都是危险的、不能生活的。

邓芸:“靳总,要追查吗?”

S城里找个人,对于他们来说还是非常容易的。

“查了有什么用。”靳北把那张纸条叠起来,几乎痛苦又无比清晰地认识到了这一点,“他不想跟我在一起。”

-

江向笛没去什么神秘的地方。

凌晨三点,吕兰兰给他叫了车,两人一起回了他原先租房的地方。

靳北虽然派人去搬了东西,但床铺被褥一类的还在,房子租金预付了一年,还能住。

江向笛问吕兰兰的打算,小姑娘说:“我去我朋友那里住,已经找了一份新的工作,江哥不用担心。”

吕兰兰也不是头脑一热帮江向笛,她看江向笛怀孕已经脑补出了一场强取豪夺的大戏,但也给自己留了退路。

江向笛承情,笑道:“太晚了出门不方便,你先在我这里睡一晚。”

家里有个客房,江向笛找了床新的被子给吕兰兰,勉强休息一宿。

折腾了一晚上,江向笛顾不上别的了,直接上床睡觉。只是这边不比庄园那里舒适,江向笛睡的时候觉得冷,被子也好沉好重,枕头也很硬。

这边隔音也不太好,马路上的鸣笛、叫喊声都能透过窗户传进来。

吕兰兰一大早给他买好了早餐,留了个纸条便离开了。

早餐是外面的推车上买的,有些过于油腻,江向笛吃了两口便放下了。

不健康不说,气味和口感都非常古怪。

他都怀疑自己被养的越来越娇气了。

不过江向笛还是能够照顾好自己,他自己买了些食材来做饭,虽然食材都是家常,不是湾上风华那些名贵的食材,但营养还是足够补充江向笛的消耗了。

中午,闻自明过来了。

江向笛准备好了午饭,几盘子小菜,香味扑鼻,闻自明忍不住说:“手艺和以往一样好。”

江向笛道谢,“您接下来打算留在国内吗?”

“是啊,可能需要在国内养老了。”闻自明说,“以前也吃过你做的饭,还真有些怀念。我问问你,你和靳北是怎么回事?他怎么跟蒲望之长得如此像?”

“双胞胎,”江向笛摊手,他笑容渐渐收敛了,面容平静,眼神很淡,“就是您想的那样。”

闻自明挑眉。

吃了饭,江向笛起身去洗碗,他一早上没怎么休息,此刻觉得累了,似乎身体总觉得困顿和精神不济。

闻自明看他神情恹恹,便让他去休息,叹气问:“小江,你的抑郁到底好没好?”

江向笛顿步:“好了,不然我干什么逃出来呢?”

他并不是逃走,而是离开。闻自明声音严肃:“不许骗我。”

他知道这个孩子,心思缜密又细心,面上一套装的让人放心,实际上自己扛下了很多事不肯说。

就好比一个面上温柔和善的人,实际上内心千疮百孔。

但是江向笛性子执拗,有的时候谁劝也没用,他打了个哈欠,靠着墙壁,神情慵懒困顿,嘴角却是带着笑:“闻叔,我真的太困了。”

闻自明便不好再逼问他了,轻哼道:“连你老师都瞒着,孩子真是长大了。你要想干什么便去干吧,老师支持你。”

江向笛一哽:“好。”

闻自明:“这次你跑了就跑了,不过就是个靳家而已,看不上就算了。有什么事,我给你顶着。”

江向笛:“……”

他倒觉得,靳北还没有疯到这个程度。

江向笛笑道:“那我就先谢谢您了。”

闻自明:“这般勉强,还喜欢这人呢?怎么遇见的?”

江向笛一顿,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是在酒吧遇见的,还是他主动递出那杯充满邀请和暧昧的酒。

江向笛摇头:“大概是年轻时候总是冲动又不计后果。”

却似乎并不后悔。

但是如今……

江向笛愁的抓了抓头发,他原以为爱情便是他仰望蒲望之的距离和不回头追随对方的脚步,直到遇到靳北,才发现如此复杂难辨。

有时让人觉得山花烂漫,阳光明媚,眼里都是对方,有时却让人觉得如坠冰窖,痛彻心扉。

闻自明:“那现在呢?”

“左不过一个老死不相往来。”江向笛想起了那天跟赵心言一起去金银花画展闭馆当天,又想起他还做饭的时候,还在考虑为靳北准备的生日礼物、酝酿怎么把心意说出口。

结果当时却发生那样的事,而靳北的生日当天,他却并没有出席。

江向笛说:“就是可惜,当初没来得及说的话,却是很难再说出口了。我想说,但是不知道他听不听,听了会不会觉得,我是在开玩笑。”

-

江向笛离开的消息最先被叶藏知道了。

他是被靳北告知了,当即赶来看了看,乐呵呵道:“哟,靳总恢复单身?”

靳北看了他一眼,他大概几天没睡好,胡子也没剪,显得神情有些憔悴。

叶藏破天荒见到靳北这幅模样,收起了玩笑不正经的神色,问:“你没去找人?”

“强取豪夺完了,又要来个老死不相往来?”

靳北摇头。

他知道江向笛在哪里,只知道对方生活安定,没什么异常。但他没去找江向笛。

他想起来江向笛走之前的那天,靠在他怀里,似乎很燥似的,骂他让他的崽别乱动。产检的时候也显得乖乖软软的一个,没什么脾气。

他以为对方软化了。

回头走的却比谁都干净利落。

江向笛并不愿意呆在他身边,对方讨厌他,那些都是他以为的假象。

夕阳落入窗户,靳北拒绝了叶藏去喝酒的提议,回了湾上风华,补觉。

靳北有睡眠障碍,他早上的时候头疼就吃了止痛药,凌晨的时候起来,靳北又觉得头疼了,他便起来去厨房台子上,把止痛药翻了出来就着水吃了。

那个从庄园里被带回来的玻璃杯放在桌上,还挂着一支梅花,褚医生他们都已经离开了,湾上风华只有靳北,却到处都有江向笛生活的痕迹。

江向笛的茶杯,喜欢的毯子和抱枕都在沙发上,他放在茶几上的工具书,他画到一半的画稿被压在下面,还有他喜欢看的菜谱书,上面还有他隽秀的字迹。

靳北扬手,把他送江向笛的玻璃杯推到了地上。

四分五裂。

他闭了闭眼。

时间缓慢滑过时钟针摆,靳北等着头痛缓解,好片刻他才起身,外面的黎明的光落进阳台,尘埃浮动。

靳北神情一怔。

就像是昔日的清晨无数次见过的场景,江向笛最先起来,把昨晚吹的七零八落的衣服都拨回原来的地方。

身形修长的青年侧过头,看到他,眉眼弯弯,嘴角带笑着走过来,朝他张开了手臂,似乎是想要一个拥抱、或者是一个早安吻。

靳北一愣,毫不犹豫走过去,他觉得生命里,此刻已是莫大的欣喜。

直到靳北感觉到脚底尖锐的疼痛。

他脚步一顿,再抬起眼,眼前只剩熹微日光。

半个小时后,褚医生再度赶到了湾上风华,惊了:“靳总,您是哪里踩了玻璃片?!”

靳北的伤口不浅,他疼的面色发白,咬牙道:“没注意,看岔了眼。”

他以为江向笛回来了。

上一章:第73章 下一章:第75章
热门: 想和校草分个手[穿书] LCK的中国外援 直播养崽后我成了星际首富 山魔·嗤笑之物 每天都在拯救虐文受 神器巨富 抓鬼小农民 我当道士那些年第八卷 林深藏秘 江宁织造 除我以外全员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