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上一章:第67章 下一章:第69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然而不管看不看得到, 靳北依然没有出现在湾上风华。

江向笛想办法把他的仙人球腐烂掉的那一块给剜掉了,浇灌了一些肥料,只不过后者是吴阿姨来帮忙的。褚医生有点大惊小怪, 什么也不允许江向笛碰。

仙人球的生命里顽强的很, 那一块伤口很快就结疤了, 只不过原先圆圆的球体,残缺的有些丑陋。

入了冬的S城便十分寒冷,晨起时玻璃窗上凝着一层霜花,大地覆着一层白茫茫的雾气, 看起来干净而静谧。

江向笛像往常一样, 穿着厚厚的一件外衣, 在门口的圆桌旁坐着, 望风。

他如果不是在门口, 就是在一楼阳台,抱着暖呼呼的热水袋半躺着坐,不知道在想什么, 显得很安静。

褚医生原先还来劝过:“小江先生, 可以在花园里散步。”

江向笛总会点点头,但还是不会去, 他好似不喜欢运动,而且他看着听话, 实际上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乖, 而是相当执拗,不愿意做的事, 谁劝也没用。

外头还是有些冷了,江向笛坐了没多久,就抱着他暖呼呼的热水袋回来了。

吴阿姨问:“小江先生, 您今天要自己下厨,还是我来做?”

屋内暖和极了,江向笛脱了外套,他穿着一件柔软宽松的褐色毛衣,依稀可辨腹部轻微隆起的弧度,但依然背脊挺拔,身形修长,他说:“我来吧。”

江向笛有事没事便研究菜谱,做各种吃的,似乎做菜也是他在湾上风华日子里的一件有趣的拿来消遣的事,尤其是他不能出门的情况下。

湾上风华的食材都是新鲜供应,做坏了就当是被江向笛拿来做着玩,做好了也只有他一个人吃,还常常因为身体原因而很多不能吃,于是便显得这些高级食材的存在有些过于奢侈。

下午午睡和作画,江向笛人虽然不能出去,画稿却可以,他本身就产出很高,如今不用工作了,也有更多的时间来学习这方面的东西。

吃晚饭前,江向笛接到了曹奕然的电话,曹奕然还不知道他的事情,问:“江哥,你最近都去哪里了?两周后的第十八届全国美展,你可以参加吗?”

江向笛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出去,他咳嗽了两下,说:“被派出去出差去了,又有点生病,赶不过来了,就不参加了。”

曹奕然顿时担心极了:“你在哪里出差?我过来找你。”

他说的急切,江向笛一愣,曹奕然忙说:“还有宋宁,她特别想你。”

其实是他自己特别想见江向笛,但不好自己说,便把宋宁搬了出来。

江向笛想到了宋宁,是个非常可爱优秀的小姑娘,顿时也有些怀念,只不过还没有到想念的程度,他说:“以后会有机会的。”

等孩子生下来后,靳北应该就厌烦了他。

顺理成章,两人就应该结束干净了。

江向笛便是这么想的,不关乎他的心情难过与否,但是根据事实和逻辑推理,便能得出来这么个结论。

-

吃完晚饭,江向笛又接到了孟川的电话,其实前几日童老也跟他打过电话,童老在并不知事情全貌,但仍是偏向了江向笛,也给靳北施加了很多压力,却也不好在明面上撕破脸。

只不过童老不太擅长用电话视频,几次都因为弄不好而生气的不行,反倒让江向笛来哄着教老人家怎么操作使用。

江向笛的画稿基本上送出去,都是经过童老的手,安排画展和展览馆进行展示。

有了童老的背景和支持、再加上江向笛本身的实力,他直接签下了一个美术画廊,正式荣登职业画家。随后,S城美术协会也给他发来了邀请函,只不过江向笛无法参加任何活动,也只能他这个邀请入会申请无限期推延了。

但是孟川的电话,就往往带着大量的废话和闲聊。

孟川说:“小江!你们那儿的准入证我已经办好了,你放心,我马上就来看你!”

江向笛一愣,无奈笑道:“不是说翻.墙进来的吗?”

孟川挠了挠头:“进了小区后我可能就要翻.墙进来了。”

房子的门不是那么好进的,江向笛说:“不用那么折腾,你还是别过来了。”

孟川愣道:“为什么?”

江向笛抬头望了眼窗外加高的围栏、精密的门锁,显然是房子主人不允许他离开的意思,他说:“没什么必要,来了也没什么用。你就打电话陪陪我,好不好。”

他声音轻轻的,像是被磨软了筋骨和骄傲,又像是小猫被磨平了利爪。

“好好好,我天天给你打电话,”孟川放缓了话,又叹了口气,皱眉说,“他这是在变相关着你。”

江向笛顿了顿,开玩笑道:“你以前说的,还挺对的,什么求而不得因爱生恨。”

孟川也没想到自己一语成谶,他真的只是随口胡说,他拍了拍自己的嘴巴,说:“呸呸呸,我这都是什么乌鸦嘴。”

江向笛没聊多久,便有些累了,挂了电话去洗澡。

他身上的咬痕和淤青都褪去了,光洁一片,只是肚子有些大了,进入五个月后,就开始慢慢显怀。幸好冬天.衣服穿得多,江向笛外套一拢,便看不出什么异样来。

浴室里铺着一层厚厚的防滑垫,自从江向笛来住这里后,吴阿姨和褚医生二十四小时住在这里,也是为了防止江向笛出什么状况。

江向笛洗完澡,下楼喝了杯牛奶,看了眼窗外,怔了怔。

夜幕深沉,小区内的路灯亮着,映出飘落的纯白雪花,纷纷扬扬的一片。

吴阿姨从厨房里出来,也看到了这一幕,也看到了玻璃窗前俊俏好看的年轻男人弯了弯眉眼,眼中终于带了点笑意,勾唇道:“下雪了。真漂亮啊。”

-

那一天江向笛哭了后,靳北一句话也没说,收了东西便走。他深夜直接回了另外的一间公寓,离公司比较近,他不回湾上风华的时候,便是住在这里。

他把那盒子扔了销毁了。

拿到手的时候做足了准备,依然还是下不去手真给人用上。

他逼迫自己不再去想江向笛,不再去想对方怎么哭的这么厉害,到底是哪里不舒服……还是跟自己在一起,真的让对方觉得那么委屈和不情愿。

时间已经过了凌晨四点,靳北也没换衣服。他头疼的睡不着,只好起来吃了粒止头痛的药,是药瓶里的最后一粒,空了。

靳北便顺便去给那边发消息,让再送过来。

他浅眠了没多久,就又惊醒了,那边已经给出了回复,附带医生的提示:“靳先生,您近日该止痛药总服用剂量已经超过了最初设定的标准,止痛药是有致幻副作用的,建议您马上停用。”

靳北看了一眼,便放在了一边。

他这一点跟江向笛还挺相似,有时候不怎么听从医嘱,只不过江向笛面上还装一装乖,而靳北连乖也懒得装。

很快就到了靳北的生日,今年也按照往常,靳家办了个生日宴,只不过靳家主家只有靳伟城和靳北两个人,靳伟城最近住院复查身体,所以靳北既是东道主,又是生日宴主角。

但是他不怎么露面,随圈内人彼此交流,简单出了个场,便离开了,对生日祝福和礼物都不太感兴趣。

江向笛也送了礼物,是在时尚杂志和品牌店里挑选的西装款式,没能去店里,无法定制,而且对于靳北身上的品牌高定,还是很不够看了。

靳北倒也不在意这个,他只是没想到江向笛会送东西来,脚步一顿,仍是看也没看一眼,交代说:“一起放到仓库。”

靳北回去路上为了避开了叶藏他们,挑了另外一条路,却在穿过花门的时候,遇上了段巢。

段巢穿着姿态都优雅,半点没有被S城内领头集团公司炒鱿鱼的窘迫。实际上那对他来说并不是多大的磨难,只是少了一个非常好的平台,因而可能需要多花上四五年的时间才能弥补靳氏集团给他打来的优势。

段巢挑眉道:“靳总,又见面了。”

靳北冷眉一抬:“有事?”

段巢:“我想见见江向笛,见面。”

靳北不喜欢段巢这种只有他们和江向笛的联系、而他自己无法插足的姿态,他说:“想都别想。”

段巢皱起眉,再一次体会到靳北的难说话,对方当时直接把他辞退也很令太意外,靳北应该是个非常果决而冷淡理智的人,最能最快地判断利益相关。

但偏偏是他,在得知真相后,却把江向笛牢牢困在了自己的地盘上,一点也没有放手的意思。

靳北走远了。

宴会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靳北都交由下属处理,先驱车回去了。

耳机里传来私家侦探的声音:“先生,还有些你要调查的对象的零碎的资料,还需要发过来吗?”

靳北晚上没吃,此刻正饿着,语气冷冷的:“邮箱。”

靳北取下耳机,发动车子,准备倒车离开。

他开车的技术很熟练,但为了安全,一般不多想别的事。

但今天见过段巢,肚子又有点饿,他就想起来一些以前忽略了的细端末节。

下一刻,黑色的车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直直撞上了车库的门,轮胎在地面划出一道极深的痕迹。

那一刻安全气囊弹了出来,但是冲击力依然让靳北短暂无法做出反应,失去神志之前,他咬牙切齿道:“江向笛……”

……也庆幸那人不在他身旁。

上一章:第67章 下一章:第69章
热门: 以爱渡我 怦然心动 龙枪编年史2:冬夜之巨龙 进入盛夏之门 间谍课:万无一失的杀手 暗处 幻城 我不做人了 我的董事长老婆 时间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