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第68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下办公室是彻底安静了。

靳北胸口憋着气, 不说话,叶藏更是震惊到合不拢嘴,傻愣着看了靳北半晌。

原来最出息的不是他兄弟靳北。

果然这两人都是干大事的。

因为太过震惊, 叶藏一时间连劝人的话都忘了, 结结巴巴说:“你这、假的吧?”

靳北眼神是藏着风雨似的暗, 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在看蒲望之的资料。

靳北以前从未了解过他的这个兄弟。他们两人有着天差地别的生长环境,靳家家规严苛、而蒲婷婷带着蒲望之如平常母子生活在小楼房里、更贴近普通人的生活。

但毫无疑问,蒲望之青年时期的优秀不输于他,性格开朗阳光, 成绩优异极了, 这样的人很难不受到喜欢, 因而在学校里受到很多人的追捧。

只不过在还未大放光芒的时候, 就这么陨落了。如果对方没有因病离世, 那么未来不会比他差。

再多想一下,如果江向笛跟他在一起,走到了未来……

靳北不敢想了, 他闭了闭眼睛, 神色更难看了。

叶藏也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一时间不知道该先心疼哪个人, 但幸好他不是当事人,比此刻已经没有理智的靳北清醒很多, 他尽量不刺激着人:“你生气, 就把人给关起来了?你至少,是不是应该听一听江向笛的解释?”

靳北侧眸看他, 叶藏继续说:“他真的发烧了,我看他很难受。”

靳北垂头,收拢了自己方才被钢笔划破的手心, 刺骨的疼痛都仿佛麻木了起来,他轻声说:“你放心,我会回去好好看他。”

-

第三天晚上,江向笛的烧终于彻底退了,而且能下楼走动了,只不过仍然不能离开湾上风华。

两天多,身体生病而更加疲惫困乏、让江向笛一直在迷迷糊糊睡觉,不过还是有清醒的时间的。

江向笛坐躺在床上,因为他没精力去看书、大多时候都是发呆,很快就发现了那瓶给他挂着的营养剂不太一样。

江向笛因为画画而对一切都观察细致,因为市医院的那些药瓶包装都是固定的,而这个有密密麻麻的他不认得的字和奇怪的符号,像是特制的药品。

江向笛没问褚医生是什么,对方即便答了,那也没什么用。

靳北把一切都安排的妥当,人却一直没有来过。

傍晚的天空很好看,江向笛下楼吃了点东西,在房间内散步了会儿,

褚医生全天都候在这里,给江向笛检查后松了口气,说:“状态好了不少,挺好。”

他又说:“小江先生,有什么喜欢的想要的,都可以提出来。”

江向笛望过来,他穿着一身宽松的睡衣,显得背脊单薄,他的茶色眼睛在这三日里从病痛中熬过来,温柔的眸色里带着一丝忧郁,他淡声说:“给我准备点书吧。”

至少能拿来消磨时间。

褚医生说:“其实靳总已经把东西都搬过来了。”

江向笛一愣。

江向笛的东西基本上都是衣物和日常用品、以及江向笛的画作和美术工具,当然也包括那盆快一星期没浇水打理过的仙人球。都被保存完好,没磕到一个角。

湾上风华被摆的满满当当,除去外头那群靳北安排的安保,很有烟火气味。

江向笛去阳台看落日的时候顺便看到了他养了好多年的仙人球,上面冒了点小球,有一块地方或许是生病了,烂了一块角。

不过他也没力气处理,他很快就又犯困了,便回去睡觉。

凌晨,睡梦中的江向笛忽然醒了,被主卧内亮着的灯光刺了下眼。

他记得自己睡觉前关灯了。

江向笛瞬间清醒过来,撑起身。

他的神情怔然,和以往在睡梦醒来后看到靳北是一样的,有些迷茫的单纯、带着惊讶。

靳北也分不清,他是在看着自己,还是看别人。

靳北坐在他床侧,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眼里还带着血丝,眸色乌沉沉的,“醒了?”

他没想到江向笛会自己醒过来,还挺意外。

既然如此,他就不用客气了。

靳北起身,把桌子上的扁长木盒打开,江向笛看了一眼,面色顿时白了。

靳北在床上从来都是个实干派,几乎不搞这种花样,因而他除了重.域一些,也没让江向笛受过别的苦。

“我也没玩过这些小玩意儿,”靳北随手挑了个合适的,过来俯下,看着面前的俊美苍白的年轻男人仿佛害怕的有些颤抖。

江向笛连眼神都变了,这个场景好似猎人逮住了受伤的小东西,靳北眯眼说,“所以你多配合些。”

-

夜色深深。

江向笛全身都在发抖,他整个人都很抗拒,靳北不得不忍着手里的动作,额头青筋都出来了,却不敢真下重手:“别那么紧张,放松点。”

江向笛狠狠在他手臂上挠了一下,划出一道破皮了的红痕,靳北吃痛:“怕什么,我知道你在这方面可以。”

江向笛又挣开了点,靳北伸手抓着他的黑发,咬牙切齿道:“不好玩儿吗?还是要换个地方,你要在沙发上还是窗户上?”

江向笛睫毛颤了颤,显然心情并不平静。

这些地方其实他们都厮混过,原因无他,结婚的时候关系顺理成章,两人都年轻,难免要追求些刺激。

不过靳北不会愿意一丁点儿让动.情了的江向笛让人看到。

但此刻的江向笛的挣扎让他烦躁极了,江向笛不是喜欢跟他这幅模样这样吗?

江向笛摇头:“疼。”

靳北皱起眉,江向笛看着身上都是红印,实际上他没做的那么过分,没血也没伤口,他也不敢真的伤了江向笛的根本。

至于江向笛一直在挂的那些所谓营养剂,都是他好不容易从国外加急送来的安胎用的。

如果靳北不是靳氏集团的总裁,可能也没有机会拿到这么珍贵的药物,因而珍贵的不止在于钱。

这几日江向笛的情况,也一直由褚医生给他一一报备,即便他不在也都知道。

所以靳北认为,江向笛只是不想跟他做。

这个想法让靳北不太好受,他半步不让,问:“哪里疼。”

江向笛不住往后退,他头侧着埋在枕头里,求饶的语气如同撒娇:“真的很疼,靳北……”

靳北冷声道:“江向笛,你这么多次撒娇,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借口?”

“你从来没喜欢我,亏我以为离婚是你伤心了,其实你当时应该是快乐的。”

“所以我追你的时候,你或许会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啊。”

靳北也不知道自己竟然能这么心狠和疯魔,一个又一个本该在他生命里的人都没有回头地离开了他,不怀好意的人都找上他,他最信任也最喜欢的江向笛,竟然也只是把他当别人的替身而已。

靳北没那么多耐心了,他伸手环过江向笛的腰,把人从床上抱起来,江向笛一晃神,顿时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整个人都傻了。

他真的会死在这东西上的。

靳北目光滑过他的肚子,摸了摸,道:“离婚后,你为什么要把孩子留下来呢?”

江向笛沉默。

靳北没得到回应,江向笛挣扎的动作也停止了,靳北折腾了会儿,抬头去看他,顿时愣住了。

江向笛哭了,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眼尾发红,睫毛湿漉漉的。

他哭的无声无息,像是委屈极了的样子,如果不回头,可能无法发现。

靳北觉得自己的心也都揪了起来,比他发现真相还要疼,明明是江向笛在哭,却像是他的心脏被挖掉了一块,疼的撕心裂肺。

-

湾上风华这一晚没有任何人在这幢房子附近。

褚医生第二天怀着忐忑又担忧的心情过来,对来做早饭的吴阿姨喃喃道:“好不容易退烧了,再来这么一招,再好再年轻的底子都遭不住啊。”

吴阿姨也叹了口气,心里也为楼上那个男孩子惋惜。

而睡梦中的江向笛被门外的敲门声吵醒,他做了个噩梦,半晌才清醒了些。

昨晚上靳北似乎很生气,一句话没说便走了。至于那个盒子,被他拿走扔了。

江向笛心里有个预感,靳北应该不会再来了。

门外传来重物搬动的声音,这边以前都很安静的。

褚医生进来,看了看江向笛的气色,感觉昨晚应该没怎么折腾,他委婉问了几句,说:“最重要的是,要保持心情愉快。”

江向笛点点头,他在这方面总是格外配合,问:“外头在干什么?”

其实是靳北给湾上风华配置了一屋子产检设备,今天送过来安装和调试,都是给江向笛准备的。

江向笛听了,却没有喜色。

这不是一件好事。

靳北特意把他的画稿搬过来,江向笛的画是美协代理的,并不需要他亲自出面。

杂志社的工作更不提了,那里已经是靳北的一言堂,现在湾上风华还配置了设备,很显然不想让江向笛离开湾上风华一步。

靳北的这些决定,谁也劝不动。

褚医生看着江向笛原本还坐在床上,下一刻突然爬起来,床铺下什么也没有,他就踩着柔软的毛毯,快步走了出去。

吴阿姨上来送吃的,一惊:“小江先生,你去哪?”

江向笛一路走到了门口,地板有些凉,他脚底有点冷,他扫过监控和门外打理草坪的人,没法再走一步了,他说:“我看看风景。”

“不冷吗,快进来吧。”

他就穿了件单薄的睡衣,手拢着,掩住了肚子,“我知道,他能看到我。”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第68章
热门: 大唐第一相士 穿成Omega后发现自己怀孕了 回到山沟去种田 我的盗墓生涯第二卷 广川孽冢 赶A上架 被吃播系统绑定后我成了万人迷 被我渣过的前任他暴富了 意图(官场浮世绘) 论拒绝老板表白的下场[快穿] 黑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