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上一章:第63章 下一章:第65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江向笛吐字清晰, 但靳北还是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他的语气有些不敢置信。

江向笛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要开口,却被靳北打断:“你是还在生气吗?还是哪里不舒服了?是哪里还怪我不好, 你告诉我, 我改。”

靳北一连说了一长串, 语气诚恳,像是犯了错的小孩似的,江向笛怔了怔,想摇头, 又忍住了。

就应该在离婚的时候, 就断的干干净净的, 什么牵扯也没有。

但是喜欢好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留下了一颗种子, 随着时间蔓延而疯狂生长。

江向笛垂头, 望见靳北漆黑如夜幕深邃迷人的眸子,他狠下心道:“我方才说的,你应该听见了, 我说我们不要在一起……唔——”

他话音未落, 靳北忽然将人扑倒、下一刻便堵住了江向笛的嘴,他的性子本来就与讨好谦卑沾不上边儿, 而是绝对强势与霸.道,带着偏执的占有, 此刻的动作也谈不上温柔。

但好在江向笛背后的沙发柔软, 没有被撞到什么,只是压着他的靳北沉甸甸的, 推不开不说,温热而粗糙的手指擦过江向笛敏感的后腰,他顿时就腰也软了, 也提不起力气了。

江向笛还要小心自己的肚子不被压到,很快就喘不过来了。靳北也不放开他,而是给他渡气过去,甚至咬住了他的嘴巴,近乎失控的侵.略和占.有,几乎把江向笛的气息搅的一团乱。

“不许你再这么说。”靳北神情有些偏执,原本漆黑明亮的眸子阴沉无比。

以前的靳北虽然冷峻却是绅士的,远没有这样偏执的凶狠,被亲的喘不过气来的江向笛有些傻,似乎没想到自己会因为一句话而招惹到了对方。

实际上,他三年多前就把人招惹了,只是彼此都毫无察觉。

好在靳北看见江向笛迷迷糊糊的样子,清醒了许多,他气势收敛了些,耐着心问:“是怀孕不舒服吗?如果是因为这个的话,我给你想办法。”

他无比笃定的认为江向笛是因为揣着崽身体不舒服、连带着有些小脾气,不是真的不想跟他在一起。

江向笛看着等待着他的回答的靳北,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头,指甲掐入掌心,他又慢慢松开:“不是,我想出国进行美术深造。”

靳北立即说:“我陪你。”

“你公司业务主要在国内,过去会让你很难办。而且我有童老给我把一切都安排好,我也会有同伴。”江向笛声音似乎有一丝颤抖,但此时不太理智的靳北却听不出来。

江向笛最后说:“至于宝宝,我会生下来归你。如果你不要……”

靳北人都傻了,江向笛连宝宝都不要了,那岂不是彻底不要他了?

江向笛说话缓慢,又小心看着靳北,生怕对方一个不合意就扑他亲他,因此后面的话说的过于琐碎,像是临时编造出来似的漏洞百出,但此刻靳北也听不进他后面说的话了。

他的心已经完全被江向笛不想跟他在一起而捣乱了。

“是你说了要试试在一起,”靳北嗓音暗哑,目光看着江向笛,“你可以说开始,但是不能由你来结束。”

-

当日寿宴一直举办到凌晨,在临走前,还有人惊叹不已,只不过都压在了心里,不敢多说。

这应该是第一次,靳北和江向笛三年多前结婚后,头一次靳北在当众面前如此维护江向笛,当然,靳伟城的默认也足够令人吃惊。

原先他们都以为靳北对人不上心,又不满江向笛凭什么能成为靳北的合法配偶,必然是用了什么不入流的手段,故而说几句闲话,来让自己的嫉妒变得在理而已。

夜幕深深,靳家宅院各处都安静下来,靳北这才折转回去,去找被他强留下来的江向笛。

江向笛已经睡着了,虽然是睡在客房,但靳家主家的房子里没有他的换洗衣服,洗完澡后不得已穿了靳北的,松松垮垮的,露出胸口一片肤白如凝脂。

江向笛近日来终于被靳北养的多了点肉,虽然大半长在了肚子上,脸色红润,睡颜放松静谧。

靳北低头一看,江向笛身上的被子被蹬开,没穿裤子,露出白而直的小腿。

他大概睡的太熟了,对靳家也是极为放心,完全忘了还有一个不怀好意的靳北。

靳北眸色深沉,忽然能体会到历史上昏君的心态。如果可以,他也想把江向笛藏在家里,谁也不让见。

靳北上前给人盖好被子。

他不会睡狭小的客房,等洗完澡回来,便把熟睡的人连着被子一起抱起来,带到自己的大卧室。

江向笛睡得沉,醒不来,靳北闻到对方身上熟悉的沐浴露和奶香味,才放心抱着人睡觉了。

第二天,江向笛和靳北因为今天都要早起,靳伟城又在,不过精神状态依旧不太好,所以两人都没提昨晚的事。

江向笛被安排去采访金银花画展,今天是金银花画展最后一天开馆,下午就要举行闭馆仪式,杂志社需要对此次事件进行报道。

他和赵心言一起前去,工作并不累人。

闭馆仪式很顺利,两边沟通又快,事情没多久就办的差不多了。

就在大家放松的时候,忽然传来保安的叫喊声:“别跑,抓小偷——”

赵心言上前拦了个工作人员,对方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混进来个小混混,到处搞破坏。刚刚在那边,玻璃柜都被他给砸烂了好几个,还好有画框保护着,画没损失。”

江向笛说:“靳北呢?”

他记得闭馆仪式结束的时候靳北还上台发表感言的,应该不会那么快回去。只不过来采访的记者不少,江向笛没机会碰上人。

工作人员摇头:“总裁的行程我也不知道,不过有人向上边报告了这件事。”

江向笛便和赵心言一起过去,远远看见一个狼狈而面黄肌瘦的男人,手里拿着铁锤,慌慌张张说:“你们赶快放我走,不然我就把画给砸了。”

他原本就是靠偷东西生活的,好不容易进来准备偷些名贵的画拿去倒卖,只不过没想到防守这么严,被抓住了。

现场来了好几个保安,男人逃不掉。江向笛闻言却皱起了眉,对于对画奉献了心血的美术家来说,拿画作要挟,就好比抢了个人质,行为非常恶劣。

气氛剑拔弩张,江向笛也是面露冷淡,脑中却是在想办法,没察觉到背后有人过来拍了拍他的后背:“往旁边站站,小心些。”

赵心言一回头,便看到男人熟悉的面孔。

自己老板来了,下属们终于找到了主心骨,纷纷安静下来,下意识听从指令。这种信服源自对对方的敬畏和实力的认可。

江向笛反手拉住了靳北的袖子:“穷途末路之人,什么都做的出来。”

靳北因为他依赖的动作而心情不错,他安抚似的拍了拍江向笛的肩膀:“我知道,交给我处理。”

靳北再抬眼,依旧是冰冷淡漠、气势强悍的模样,说:“让人走。”

旁边的保安忍不住提醒道:“靳总,他是小偷。”

刚刚敲碎了他们两个玻璃柜。

靳北深邃阴沉而具威严的眸子看了那人一眼,语气沉稳道:“人可以再抓,画是无价的。”

确实如他所说,再加上有了靳氏集团保镖的加入,那个小偷被放走后不久,就又被抓回来送去了警察局、需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靳北因为下午有会,赶时间,没跟江向笛聊上两句便离开了。

江向笛的任务却是提前完成了,他和赵心言一起去靳北安排的那家咖啡厅坐着休息。

江向笛今天一直有些走神,赵心言问:“在想刚才的事吗?”

赵心言也不得不承认,靳北想的比其他人更深也更多,尤其是他做老板到了如今这个层面,单纯的金钱已经不足以成为他的最终目标,而是思想往往更为开阔丰富而高尚。

江向笛作为画手一员,也不免为靳北那句‘画是无价的’而触动。

江向笛说:“你觉得靳北怎么样?”

赵心言想了想,道:“帅气和气场,才华和实力。”

江向笛也觉得确实如此,并且在公司事务上负责、明事理,虽然冷淡而有些偏执,但赵心言那四个词足以证明靳北的魅力。

江向笛沉默的时间有些长,赵心言怔道:“你是喜欢他了吗?”

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江向笛也把赵心言当相熟的朋友。

他声音轻轻的,像是回忆,又像是就发生在昨天:“他还会送我花,因为我不能缺少任何别人也有的东西;他还说我的手很要紧,上次还给我挡了热水;他还对我说为我骄傲……”

还会连夜赶回来就为了陪他去产检;还会费尽心思让他相信自己喜欢他、还去学会挑戒指……学会去爱一个人。

全是靳北的。

赵心言怔了好片刻。

看似犹豫,实则确认。赵心言很少看到江向笛这样失神,分明是喜欢的不得了的样子。

但是,又怎么看起来像是不太高兴。

他苦笑道:“那你这就是喜欢了。”

江向笛一愣,他的茶色眼睛看着人的时候,显得格外干净单纯,又有点迷茫,他说:“原来这就是喜欢啊。”

-

傍晚,靳北拿到了自己要查的资料。

他以前其实不太偏好这种让人半点隐私都没有的调查,仿佛的人的一生就只有那么几张薄薄的纸而已。

但江向笛提出分开的要求成功让靳北生出了危机感,当即让私家侦探查了江向笛近期的活动,不过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靳北还是疑惑,翻到压在最后一份文件是江向笛的高中大学社交圈记录,才知道原来江向笛在高中是成绩平平的那类,最后努力刻苦爆发考上b大的。

靳北看着觉得还挺自豪,又往下翻了翻,看到江向笛在大学期间、来往比较亲密的那几个人,其中有孟川,还有一个靳北十分熟悉的名字。

蒲望之?

根据记录内容,他们一起上过课和参加过比赛,一同出校并留宿在外,但男同学之间,一起通宵网吧打游戏都正常,看起来没什么不对劲。

靳北悬在空中的手一顿,猛然惊醒其中的问题,他伸手去拿座机电话,还因为过于激动而摔掉了一次,他说:“让段巢上来!”

仿佛变得漫长的嘟嘟嘟的声音里,靳北感到自己全身上下的寒冷,还有那可怕的猜测。

段巢都会一眼认出他和蒲望之的相貌一样……那么江向笛呢?

上一章:第63章 下一章:第65章
热门: 逝者证言:跟着法医去探案 狐狸精饲养指南 紫禁城魔咒Ⅱ:邪灵 摸金玦之鬼门天师 霸总是我事业粉 六爻 小傻子 哑舍5 藏地密码9 云穹之未来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