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上一章:第61章 下一章:第63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段巢的声音不小, 语气生硬,靳北眉头轻微皱了皱,觉得对方说的那个名字非常熟悉。

段巢也意识到自己惊诧地几乎有些失态了, 他忙回过神,余光扫了眼, 发现总裁办公室里只有靳北一个人, 那这气度不凡的男人应该就是公司总裁了。

他顿时心中微凉:“抱歉, 我只是太惊讶了,您跟我的一位大学同学长得很像。”

靳北明白了:“我确实有一位双胞胎兄弟, 只不过未曾一起生活过。”

靳北没怪他, 段巢心中微松, 又看了看靳北的样子,疑惑更甚:“那真是太巧了。”

大概是段巢的目光太过怪异, 让靳北产生了不舒服的感觉, 他又想起方才听到对方脱口而出的那个名字,问:“你说的那人的母亲是不是叫蒲婷婷?”

段巢道:“是!”

靳北毫不意外,圈子说小不小,也说大不大,他道:“那应该是了。”

老靳总和蒲婷婷在两个孩子出生不久后就离婚了, 那时候双胞胎两人还没有什么记忆,便一家一个,蒲婷婷又走得格外干脆, 蒲家低调,彼此从不来往。

故而靳北一下子听到蒲望之这个名字,还有些陌生。

段巢这才知道,他的英年早逝的好朋友蒲望之是靳家家主靳伟城的亲儿子,不过想起对方, 段巢又难免感慨可惜起来。

段巢眼中带了点悲哀:“我跟蒲望之是大学同学,可惜那时候他生了一场重病去世了。”

靳北顿了顿:“节哀。”

旧事重提的意义不大,靳北也只当这是个巧合,很快段巢就跟他聊起了工作上的事情。

段巢的专业能力很强,尤其是眼光毒辣,不同于外表优雅时尚的形象,他反应迅速,并且非常精炼果断,而且作为摄影师,对时尚圈了解比较多。

谈了会儿,两人便一起去见靳北原先就约好的时尚圈内的一位人物。

靳北并不介意收容更多厉害的人到自己麾下。

有了段巢的帮忙,谈判非常顺利,结束后便一起去吃饭。

靳北话不多,在宴会的时候还好,如果一起吃,就会稍显寡言冷淡,让旁人很不舒服。

但段巢见过各种类型的人,倒也没介意,只是感慨两个长相一样的人,性格却是截然相反,一个明媚阳光,一个自持冷峻。

段巢一抬头,看见靳北把汤面里的香菜都挑了出来,问:“靳总不喜欢吃香菜吗?”

靳北嗯了一声,大约是受不了了,直接把碗给推开了。

段巢摸了摸鼻头:“蒲望之喜欢吃香菜,你们还真是很不一样。”

靳北并不在意这个,他皱了皱眉,对他人总是提及与自己相像的人感觉很不好。

一顿饭吃的沉默,两人离开,经过一家首饰店,靳北忽然顿住脚步。

是一家首饰店。

这家首饰店的门面非常宽敞,灯光一打,无论是银白色项链、,显得非常耀眼而漂亮,让靳北想起来方才谈合作的时候,他偶然见到的一些时尚饰品。

精美而珍贵。

靳北突然觉得,如果江向笛戴上这些,一定会更好看。

然后段巢就看着方才面容冷淡的靳北径直走了进去,连助理邓芸也愣住:“靳总?”

靳北:“买点东西,我送人。”

-

这几日江向笛一直在忙童老他们团队的学术研究报告总结,不过他不是核心团员,没有那么的忙。

这一日,几个人的讨论结束,童老把他留了下来,问了几句,说:“我最近有几个国外深造的名额,正好是推荐美术学生,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江向笛一愣,国外深造,毫无疑问是个非常好的机会,更能让他在这个领域走的更稳更长远。

童老看他犹豫,又想起江向笛的家庭背景,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学费的问题,我会向你母校B大申请专项补贴的。至于出国,也会有同伴,并不是孤独一人。”

江向笛摇了摇头,“这些我都不担心。但是我近期确实不好出国。”

他还怀孕呢,即便有同伴,国外陌生,他无法一时适应。

童老见他拒绝,便也没有强求。

江向笛从大门口出来,毫不意外地看到了靳家的车、和旁边的靳北。

靳北不说话的时候,还是非常帅气高大的,引得身旁的小姑娘们纷纷回头,甚至有好几个站在旁边一脸忐忑地看着他,大概想上前要联系方式而不敢。

江向笛挑了挑眉。

靳北看到他的身影,目光一亮,还没等江向笛走过来,便上前牵住对方的手,握着手心捏了捏:“怎么手这么冷?”

两人贴的极近,因为靳北垂眸和牵手的动作而显得极亲密,周围的人一看,顿时明白过来了。

江向笛任由他牵着:“你这么早就下班了?”

两个人进了车,江向笛因为舒适的软垫而放松了许多。

靳北拿了个礼盒出来,让江向笛打开,里头柔软的布料上,是一个非常漂亮的戒指,点缀着星空的设计,让它变得优雅而夺目。

江向笛一愣,他记得结婚的时候靳北有给过他婚戒,让助理给他送来的,只不过江向笛一般不带,结婚都只是流程而已。之后三年里,靳北也没送过什么东西,更别说这种挑选首饰的事儿了。

江向笛有些惊讶,问:“送我的?”

靳北怕他不收,便说:“答谢上次我胃疼你帮我给医生打电话。”

有理有据,靳北又道:“不许拒绝,不然我会生气。”

颇有点强买强卖的味道,并且非常霸道,江向笛被他捏住手腕抬起来,然后靳北把戒指给他佩戴在了中指上。

江向笛的手指修长又白皙,戴上后刚刚好,手指根被圈了起来,让人想要亲吻。

靳北的意味相当不单纯,江向笛问:“但是为什么要亲自给我戴?这个是什么意思。”

靳北忽然低头亲吻了一下他的手指,带来羽毛般的柔软触感,江向笛睁大眼睛,听到他说:“是心有所属。”

-

除了送东西外,靳北近日来都会不经意出现在江向笛生活里,最不济也是一起上下班吃个饭,而江向笛是越来越习惯身边有了靳北的存在。

寿宴前一天,江向笛收到一封匿名信。靳北的人严格防护他的安全,无论是杂志社还是住户,能突破靳北安排的眼线显然非常不一般。

匿名信是江向笛在杂志社里的办公桌上看到的,单纯一张纸,很简洁的一串地址信息,备注是:姚锦所在地。

姚锦因为做过的那些事,靳北早给朱家施压,明面上平静无波,实际上姚锦已经被控制起来,按照司昌的请求,被靳北送去‘好好教育’了。

但是教育的地点很特殊,在他和江向笛曾一起生活过的福利院里。

第二天清晨。

江向笛准备了点东西,过来探望老院长。

老院长已经不大记得江向笛了,问:“你是来看那位姚先生的吗?他这几日精神状态还不错。”

那日靳北狠心离开后,姚锦就在那科技公司的走廊上,大笑不止,仿佛听到什么非常让人开心的事。在那之后,精神状态就有点不好了。

江向笛皱眉:“可以去看一眼吗?”

照例早起给小孩子们读故事的姚锦洗漱好后便坐在了房间里,等小孩子们过来,房子用玻璃各处封闭起来,外表也看不出什么,姚锦也没注意到站在窗口望进来的江向笛。

没什么异常,江向笛猜不透那封匿名信的含义,他问:“可以进去看看吗?”

老院长同意了,姚锦看到他来了,有些吃惊:“江向笛,好久不见了。”

江向笛:“姚锦,你有没有见过什么奇怪的人?”

姚锦道:“我每天都会见到很多人。”

他的语气平静极了,江向笛问不出什么,转过身,注意到门口又来了一个面容苍老的妇人,带着一个小男孩。

那个妇人哀求说:“老院长,麻烦让我进去看看我的儿子吧,这是他的孩子,也想看一眼他的爸爸。”

小男孩瘦瘦的,眉目清秀,与姚锦颇有几分相似。

妇人又说:“小安不会说话,他真的很想见见自己的爸爸。”

江向笛回头问:“这是你的孩子?”

姚锦笑了:“我拿培育仓养出来的,所以他不会说话。他是我和靳北的孩子。”

-

靳北在拍卖会上拿下的保险箱很快就送到了湾上风华。

靳北把东西放进去后,又将保险箱带去了公司,放进了保险柜里,就在他的总裁办公室隔壁。

邓芸很好奇:“靳总,你在里面放了什么啊?”

靳北:“当然是最珍贵的东西。”

很快,江向笛前往福利院看姚锦的事就被靳北知道了,靳北心中警铃大作,当即在中午午休的时间,就赶去了杂志社。

江向笛已经吃好了午饭,只不过他是自己准备的便当,绿色又有营养。

休息了片刻,他正准备睡个午觉解乏,就被叫去了合伙人办公室。

一进门,就被人抱住了。

靳北动不动就喜欢抱他,见到他不是抱就是牵手,像极了热恋中的人。

江向笛先开口:“你特意过来找我吗?”

“你去见过姚锦了?”靳北松开他,说,“他跟你说的话,你一句话都不要信。”

江向笛想起来他昨日去见姚锦,并不怀疑会被靳北知道,他说:“姚锦说你和他有一个男孩,拿人工培育仓得来的。”

靳北一顿,看江向笛的眼神里带着探究的和询问,他心里一紧:“不是我的,那是他和朱家长子朱天勇一起用人工培育仓得来的!”

他的声音都提高了些,江向笛被他震的耳膜都抖了一下,把不太淡定的靳北按住,说:“我去看姚锦是因为我收到了一封匿名信。”

靳北顿时冷静下来,江向笛掏出手机把拍摄的照片给他看,说:“信件我可以给你,如果你的人都没发现的话,就不知道是谁的手笔了。”

靳北眉头皱起来,声音微冷:“我会仔细查。”

江向笛的安全是可以保障的,但是信件这个小东西太容易令人忽视了,以至于谁也没注意到。

江向笛觉得自己没什么仇怨,猜测道:“可能是为了你来的。”

靳北点头,把照片拷贝下来,又说:“你不要听别人说的话。”

江向笛明白他的意思:“我相信你。”

靳北颇有点不依不挠,实则是安全感其实比江向笛还要缺乏:“相信我吗?”

江向笛:“相信你。”

靳北:“相信我喜欢你。”

江向笛:“嗯。”

“……”

???

上一章:第61章 下一章:第63章
热门: 天逆玄典 一念永恒 幼崽护养协会 龙族2·悼亡者之瞳 [希腊神话]花哥不搞对象 最强科技制造商 我是大科学家 我的老婆是校花 星际争霸:利伯蒂的远征·黑暗降临之前 绿茶男配活不过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