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上一章:第59章 下一章:第61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入了秋, 凉爽的风刮过,图书馆旁的花坛一侧。

校长也回过神来:“你们认识?”

江向笛点点头:“靳总怎么过来了?”

他抱着三四本书厚厚的书,都是讲美术历史和专业内容的。靳北垂眸看了眼, 伸手接了过来, 他的动作熟稔,看的校长一愣。

“我过来做演讲。”靳北问,“你哪一年入学的?”

江向笛报了时间, 他的专业倒不是美术,工作以后也没有从事本专业相关的内容, 因而都快忘完了, 所以没多提。

校长听说了江向笛专攻美术方向,甚至知道江向笛参加了童老的研究团队,面露惊讶和欣慰:“能得到童前辈的赏识, 好, 简直太棒了,孩子你好好干,很优秀。”

江向笛弯眉微笑道谢。

靳北哼了哼。

从学画惊人的天赋到两位老前辈,竟然连江向笛的大学学校都如此惊人。要知道b大无论在国内是首屈一指的学校,在国外也是名列前茅。

靳氏集团内也有不少来自B大的学生,都是自小天之骄子,很会学习、也有些自信的高傲而锋芒毕露的, 跟江向笛谦和内敛完全不同。

而且如果江向笛顺利毕业,那以他的文凭,完全没必要去杂志社做职员。

大概是江向笛的气质温和, 看起来很好说话,缓解了校长跟靳北之间稍微冷固般的气氛,校长跟江向笛闲聊起来。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四年了, 但江向笛还是记得大学里的一些事,甚至能提专业课老师的名字。

校长越聊越激动,为这么晚才发现对方而惋惜,说:“你在校我怎么没听过你的名字?没参加过学生会一类的吗?”

江向笛摇了摇头,没解释,而是不动声色转移了话题。

很快就到了大礼堂,这一批b大应届生已经在陆续入场,靳北带着江向笛先去了后台,江向笛跟在他背后,问:“靳总,你把我借的书先给我吧。”

“太重了,我来给你提着。也免得你跑了。”靳北突然停下来,江向笛一时不察,撞到了他硬邦邦的背脊,吃痛停下来捂着头。

靳北也伸手揉了揉:“走这么快干什么?”

江向笛:“……不是你走这么快吗?”

这长相气质过于出众的两人引起了周围的注意,后台本就人多而混杂,靳北皱了皱眉,伸手虚搂着江向笛的腰,放慢脚步,把人带去了他的换衣间。

江向笛说:“你吃惊,也不用特意带我过来。我自己可以去找座位。”

“我会给你安排一个合适的位子。”靳北给他倒了杯水,“也没有太吃惊,虽然我事先确实不知道。”

江向笛看了看靳北递过来的手:“我现在从事美术方向,跟我学的专业确实有很大差别。”

“没有,你的学历很漂亮。”靳北揉了把他柔软的黑发,“我还挺骄傲的,因为你就该很厉害。”

江向笛捧着水杯,水温微烫,愣怔了一下,被夸奖的滋味其实非常令人高兴而欣喜,他压着嘴角,问:“什么?”

方才校长拉着江向笛攀谈的时候,靳北就慢慢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了。

江向笛从小生活环境并不好,气质有淡淡的矜贵,是好人家出来的孩子,但是靳北又知道,对方并未在江家被好好对待,又好好生活过。

他面上冷淡背后藏着孤傲风骨和坚持,靳北觉得自己早该猜出来,那是埋在皮囊底下最深的自信锋芒。

靳北垂眸:“就是字面意思,这样才像你。”

-

演讲很快就开始。

大礼堂内学生数量爆满,虽然其中并不全是为了了解企业来的人。

时间大概是过去太久了,江向笛都不记得自己印象里有这么个礼堂。他那一批毕业生也早已毕业了,可能都不记得那一年学校校草榜单上第一的那个人。

江向笛的位置在二楼,很空,也很安静,是靳北为他安排的。

他低头俯视一楼,刚好看到一对情侣手牵着手进来,男孩子似乎在生气,要拉着女朋友走,女朋友不愿意。

这好似是一幕哑剧,最后女朋友还是拉着自己一的男朋友坐下了,即便听不见声音,肉眼可见的狗粮和纵容,看的江向笛都把眼睛闭上了。

顿了顿,江向笛把目光投到了舞台上,心里平衡了点。

不管从哪方面讲,靳总是绝对拿的出手的恋人。

靳北已经站在了台中央的演讲桌前,在低头调试话筒的高度。

他身高腿长,气宇轩昂,尤其是面容英俊,神情冷淡,眉目深邃,气质冷峻而强悍,透着一股威严的让人不敢靠近的意味。

他的声音没有那么冷淡,而是很严厉认真,嗓音又本来低沉,字句清晰而有条理,听起来非常悦耳。

虽然他不是自己创业,但是在这个领域上已经拥有了傲人的地位和让人敬仰的实力。

然而此刻靳北有多耀眼和专业,江向笛还是没能撑过一半,睡着了。

结束后靳北找过来,毫不意外看到窝在椅子里闭眼的江向笛,他伸手拍了拍江向笛的肩膀,手背滑过江向笛的脸颊,被空调风吹的有些凉。

江向笛只觉身上一重,他睁开眼,看到身上披着的黑色西装,带着熟悉的冷冽的气息。

靳北站在他身侧,垂眸,有些怀疑人生:“我讲的东西很无聊吗?”

江向笛一顿,摸了摸鼻头,颇有些心虚地意味,顺毛哄:“很深奥很专业。”

靳北:“敷衍。”

江向笛撑着椅子起来,动作缓慢,突然皱了皱眉头,靳北把自己的手伸过去撑了他一把:“怎么了?哪里受伤了?”

江向笛受伤或者哪里疼总是忍着,靳北对他细微的表情太熟悉了,所以能看出来。

江向笛顿了顿,低声说:“腰疼。”

靳北疑惑:“怎么会腰疼?”

江向笛:“……”

他有些难以启齿地低头,头埋在靳北臂弯里感受到温度,轻声说:“崽。”

靳北一愣,想起来产检的时候,黄医生是这么提过这件事。

虽然他选的座位环境和视角不错,但到底是学校礼堂的座椅,不适合江向笛久坐,他还在上面睡觉,自然会觉得腰部酸痛。

靳北迟疑了一下:“我给你揉一揉?”

江向笛压住他宽厚温热的手掌,慢慢直起身,眸子还是垂着的,面上没变色,只是耳垂那一点有些红,说:“走开。”

-

周末,孟川邀请江向笛去他家做客。

孟川在江向笛怀孕后每个月都尽量会来找江向笛几次,带点补品一类的。

而孟川的爸爸妈妈就在S城本地,在孟川上学的时候也常过来给他送东西,也顺带很关心江向笛。

江向笛买了两盒养生礼品带过去,很家常便饭的一顿聚餐,餐桌上除了孟川父母,还有孟川的亲妹妹、以及他的爷爷奶奶,都很和气,人多,显得很热闹。

吃完,江向笛把一个小礼盒送给孟川,说:“生日礼物,提前给你了。”

“谢谢,”孟川打开看了眼,是个名牌手表,“这个太贵重了,你那杂志社的工资,怎么买这种去了?”

江向笛:“送你你就拿着,我画稿能卖钱。”

比赛胜利的奖金丰厚极了,随着他的名声提高,画稿的价值也在往上涨。

孟川笑道:“差点忘了,你现在已经是个小画家了,我刚才那是担心……”

他顿住口,江向笛明白了,笑着自嘲道:“担心这是我被包了的钱?”

孟川面色一变,忙说:“我没这么说,你也别这么想。”

江向笛敛了笑容,孟川知道他这位朋友温和外表下,对旁人极冷淡,又很重情。但看上去应该没生气,便放下心。

孟川感慨说:“现在挺好的,也不至于埋没你自己。上大学的时候,是蒲望之,工作了,又围绕着靳北团团转。”

好几年的时间,几乎是江向笛一整个青春、最好的日子。

想到这一点,孟川愤愤地说:“如今还要给人生孩子!不过还好及时止损,你也没陷得太深就好。”

江向笛眉目微动,茶色眼睛印着窗外落进来的日光,显得亮而干净。

孟川微怔,突然有了一种冲动,说:“江向笛,我们认识都有七年了吧,那咱们都这么熟了、你不如考虑一下我吧?”

江向笛一愣:“什么?”

他迷茫的时候,茶色眼睛显得格外单纯,看的人心口微烫。孟川说:“跟我在一起。”

江向笛明白过来了,顿时十分惊讶,笑了笑道:“不管你是不是认真的,都别再有这个想法了。”

孟川的心沉下来,江向笛眼神只有惊讶和彼此的熟稔,没有其他。

屋外有人走过,似乎是孟川的妈妈叫了他一声,江向笛说:“你家那么多人、你父母、你妹妹还有爷爷奶奶都是你在养,你压力就很大了。况且,真娶一男人你妈不得气的要打你?”

孟川沉默下来。

江向笛说的没错,他自己的生活就有压力,他父母都是很传统的人,也不打可能允许他喜欢男人。

“更何况,我还有个孩子呢。”江向笛继续说,“我是真的把你当好朋友,十分珍惜的那种。所以,别再跟我玩这种爱情的游戏了,我不喜欢。”

孟川紧握着手里的手表,看着江向笛,觉得是他鲁莽了,即便江向笛和靳北曾有一段协议结婚,但如果是涉及到了谈恋爱,那彼此尊重双方必然都会付出自己的感情。

孟川:“你将来准备怎么办?”

江向笛想了想:“先把孩子生下来。”

上一章:第59章 下一章:第61章
热门: 昙花梦 迷航昆仑墟 揣着霸总孩子去种田 替身的我跟正主在一起了 10859 抱走男主他哥 猛一相亲指南 与美女老总的暧昧生活 触墓惊心 最终章:白银神谷 混也是一种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