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上一章:第58章 下一章:第60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江向笛抬起眼, 撞见靳北漆黑如夜的眸子,眼底藏着极深的偏执,深的令人心惊。

他的羽睫微颤, 靳北也回过神, 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过重了,都把江向笛吓到了。

靳北退开了些,伸手抽了张纸, 递给江向笛:“抱歉,我只是看到你的画, 情绪有些激动。”

江向笛看似内敛而温和, 实则也是非常重感情,并且他的表现方式会有些不同,而他的画、他的眼神, 很能表现出他的某些直白的心思, 比如偏爱和喜欢。

靳北很少见到江向笛画人像,上一次的人像画还是在离婚搬家后、江向笛把给他画的画像留了下来,昭示着江向笛彻底离开了他。

而靳北把那幅画留下并且保存了起来。

而这一次,江向笛心里没多想,只是凭着直觉画了一个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小男孩。

看到成稿的时候,江向笛自己也有些吃惊。

他接过纸,随手擦了两下, 又去把画给收起来,道:“愿意给靳总生孩子的人应该很多。”

靳北:“都说了,只想要你。”

靳北知道江向笛不是为了钱来到自己身边的, 这一点他从未怀疑过。至于其他的,碍于靳北谈恋爱经历几乎为零,想不到更深的层面。

靳北起身去外面把他顺手拿过来的牛奶盘子托进来, 让江向笛喝了。

江向笛拿起来闻了闻,皱眉:“好腥,不喝了。”

“营养师配的,至少喝半杯。”靳北都想象不出自己竟然会有一天声音如此柔和,带着哄人的意味。

江向笛便紧皱着眉喝了三分之一,他在外面明明非常严肃严谨一个人,面对反对他的聂济司昌等人,也是无比冷静沉着的反击,半点都不让人担心。唯有在此刻,好像有点小脾气。

靳北看着江向笛放下了杯子:“娇气。”

江向笛不理他,径直走出了画室。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湾上风华房子内的每一处都被铺上了柔软的垫子,是为了防止江向笛意外跌倒。

江向笛前几次都是来的匆匆,今天才注意到这不同的地方。

每个有尖锐棱角的地方都被包上了柔软的泡沫,毫无疑问这都是靳北的要求。

他没有强留江向笛,却处处表现出想要江向笛留下的意思。

江向笛在浴室门口顿了好片刻,他洗完后,下楼给自己下了面,靳北闻着香味过来,“有我的吗?”

江向笛给他盛了一碗,靳北在餐桌上吃的时候,他盘腿窝在沙发上看纪录片。

他格外喜欢湾上风华客厅的大屏幕电视,屏幕画面显示的非常清楚,很能让人享受。

等靳北把碗筷收拾了过来,江向笛手臂交叉抱着抱枕盖着肚子,已经睡着了,长长的睫毛闭着,连呼吸都很轻。

靳北怀疑对方走到哪里便会睡到哪里。

他伸手揽过江向笛的肩膀,想把人叫醒,又存了别的心思,便伸手穿过腿弯,把江向笛打横抱起带上了楼。

-

清晨日光明媚,江向笛揉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看到主卧熟悉的布置,和身侧已经凉了的被窝,面露迷茫。

片刻,江向笛也猜到了大概又是靳北抱他过来的,他睡着了又不会自己找床。

江向笛去洗漱,换了衣服收拾东西下楼,靳北却不在餐桌旁看报纸了,而是破天荒地在看视频。

是江向笛的监控视频。

江向笛一愣:“美协给你的?”

“完整版的,”靳北说,“网上公布的都是打了马赛克的,你不用担心。我就是看看有没有什么不能放的没被截掉。”

江向笛:“……”说的倒是冠冕堂皇。

当时的作画室里是有监控的,江向笛事前也知道,监控拍摄下一整日江向笛的画稿过程,当然其中并不包括吃饭等等,但依然是非常隐私的。

虽然看不见脸,但美术圈的伙伴们依然兴奋,因为监控记录显示了江向笛画稿的一个非常精细的思路,非常值得用来学习。

靳北对美术半点不懂,还看的津津有味,时不时问江向笛一些思路,江向笛倒也不藏私,一一回答。

靳北:“你在闻老那里学了多久?他什么时候收你为徒的?”

江向笛:“大学的时候,也就学了一年。”

大学,确实是一段轻松自由的日子,靳北觉得江向笛发展了兴趣方向也不出奇,他说:“你很有天赋。”

江向笛应了一声,低头看手机,又抬头问:“聂济退圈了?”

靳北点点头,“我准备了不少办法,却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直接凭着实力战胜了他。都让我没有用武之地了。”

用实力打败对手自然是最狠最绝的方式,江向笛同时也能证明自己。

江向笛得到了夸奖也会开心,眼睛亮亮的:“我真的很厉害吗?”

靳北一愣:“当然,厉害的大家都喜欢你。”

江向笛面色和缓,眼里带着笑意,靳北又说:“你要是心里气不过,我让他给你道歉。”

江向笛摇头:“不必,不想见到了。”

他对聂济没什么感情,别提什么对手相惜,江向笛跟他的比拼,只是为了在占据这个领域里的一席之位、而扫除一些障碍。

靳北发现,江向笛离婚后的憎恶是淡的,喜欢仿佛也是淡的。

靳北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是我来晚了。”

-

江向笛用监控视频证明自己清白后,他在结果评定那天的舞台上说的那句话也以非常惊人的速度传播了出去,跟着视频一起,成功出圈。

更重要的是,江向笛的天堂论,掀起了‘人人皆可艺术’的世纪浪潮。

而江向笛也成为美术圈内的一颗冉冉上升的新星,又需要参加美术比赛和搞学术研究,他每天就更忙了,便出现了靳北日日在写字楼下等他的场景。

江向笛也不知道是怀孕后总下意识想亲近靳北,还是靳北近来转了性,变着法子要对他好。

比如说,今天要带他去买衣服。

江向笛因为怀孕的缘故,原先的衣服裤子尺码都穿不上了,还有布料材质的问题,穿着总有刺痛感。

而一旦衣服质量不好,江向笛手肘、膝盖小腿等等,都会被磨出红点,靳北看到后问他怎么回事,江向笛才说了原因。

靳北当时脸都沉了,用那种要吃人的目光看了江向笛片刻,最后还是把人抱在怀里揉了揉,说:“我知道我以前不太好,但是往后你要信我,把这些都告诉我,别忍着。”

江向笛说:“我没事……”

“有事,你的事都是大事。”靳北说,“你有什么小情绪都可以跟我说,不开心了生气了想打我都可以。”

江向笛有些意外,这跟雷厉风行的靳大总裁很不一样,这就好比谈恋爱里的闹脾气,对方耐着心会哄着。

但风格更不一样的是,靳北带江向笛直接去了一家专为怀宝宝的妈妈做特殊定制衣服店,里头的布料摸着都非常柔软,看起来与平常衣物一样,但同样是价格不菲。

店内导购非常热情地迎接,半点没有因为江向笛是男人而露出异样的目标。

量尺寸和选择款式而忙活了一小时,江向笛往沙发椅上一坐:“我累了。”

迷茫的设计师看向另一个俊美高大的男人,对方垂眸耐心道:“那就先这样,剩下的款式都做一套送来。”

“您真是一位豪爽的顾客。”设计师由衷地说,“男朋友一定会很开心吧。”

对方的语言江向笛听不懂,托着下巴看着靳北跟对方交涉,看起来彼此之间毫无交流障碍似的。

靳北在国外读书了很长的时间,不止掌握了当地的语言,而且他因为自小受到严格的教育,精通各国语言,能力也被锻炼的相当厉害。

至少有足够耀眼的自信。

无论是外在条件,家庭背景以及能力才华,靳北也都是豪门圈内的佼佼者,别人家的孩子。

江向笛看了半晌,直到靳北交代完,伸手在他眼前一晃:“在看什么呢?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

江向笛抓住他的手指:“就,看你。”

靳北挑眉,弯腰下去,勾唇道:“那么,想要吗?”

俊脸在江向笛面前放大,江向笛想避开,但身后是椅子靠背,后退不了。

靳北不知道哪里被点通了,时时都能来撩拨一下,江向笛感觉自己无法维持着冷淡,他漂亮的茶色眼睛眨了眨,昭示着他并不平静的心情。

强势侵略性慢慢而又十分具有耐心的靳北非常难得,让江向笛产生了一丝好奇的想法。

靳北正等着他的回答,就见江向笛忽然伸手,压在他的心口,轻轻笑了一声:“这个能给么?”

-

B大校园停车场坐落在一片树林之中,从林荫小道出来,便是美丽的花坛和红墙黛瓦的教学楼。

偶尔有几个学生经过,他们停下脚步,认出了不远处的学校校长,以及身旁一位高大俊美的年轻男人。

那个男人西装革履,非常帅气,引得不少人频频回头。

连B大最为严厉的校长对他都十分和蔼,面带笑容地介绍:“这边是教学楼,往里走是学生寝室,那边是图书馆和实验楼,靳先生想先去哪边看一下?”

靳北随口说:“图书馆吧。”

几年前靳氏集团资助B大建了一座新图书馆和实验楼,近期才完工投入使用,再加上金银花画展的成功,靳北被邀请过来,做成功企业家的演讲。

整个场馆十分气派,时间还早,上课期间,图书馆附近没什么人。靳北转过个弯,恰好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图书馆里走出来。

正是因为那个学术研究而过来借书参考的江向笛。

B大图书馆也是有名的藏书丰富的图书馆。

校长顺着靳北的目光看过去,上前说:“哎那位同学,请留步。”

江向笛也很懵,这是在首屈一指的B大校园里,他没想到会看到靳北。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片刻,校长问江向笛:“同学,你今天没有课吗?”

江向笛的五官精致,茶色眼睛又干净,很有少年感,让校长误以为他是学生。江向笛还记得这位校长,说:“我已经毕业了。”

靳北眉头一跳。

校长对靳北说:“我们学校以前的毕业生也可以来图书馆借阅书籍的。”

靳北把目光移到江向笛身上:“你在B大读的大学。”

江向笛摸了摸鼻头,眼神很无辜:“是的啊。”

江向笛觉得没必要把学历挂在嘴边,所以什么都没说。

靳北舔了舔后牙槽。不知道是该惊喜,还是惊叹。

到底还有多少是他不知道的?!

上一章:第58章 下一章:第60章
热门: 老祖又在轮回[快穿] 三线轮回 欢愉 银河帝国7:基地与地球 混世矿工 在月球上写信的人 捡个天师回家镇宅 重生之等你长大 佛医鬼墓 就算是哒宰也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