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上一章:第57章 下一章:第59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靳北并不排斥江向笛的才华得到欣赏。

他原先作为画商的角色, 选择江向笛作为投资对象,其实半点没亏,江向笛实际上是闻自明的学生就足够让人惊叹了, 更别说他自身的专业水平、以及暂时没人注意到的学历, 拎一项出来就够人仰慕了。

江向笛完全可以拥有更多的选择权利,靳北反而更像是强买强卖的那个。

买卖不亏,靳北自然是高兴了。

不过, 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随着江向笛发言结束,下面的人都站起身鼓掌, 江向笛走下台, 宋宁率先过来拥抱他,随后便是曹奕然。

曹奕然原先在一旁很低调,此刻贸然站起来却是又高又英俊, 他为了祝福而上前跟江向笛拥抱, 从靳北的角度看过去,两人姿态亲密,甚至因为拥抱的时候交谈了两句,而显得拥抱的时间比别人都长。

靳北头皮发麻,不太淡定了。

跟江向笛拥抱的时候在耳边说话,除了他怎么还能有别人!

就在江向笛准备回归自己的座位的时候,旁侧一直瞪着眼睛、满脸灰败憔悴的聂济忽然站起身, 大声说道:“等一下,我反对这个结果,江向笛这幅画是事先准备好的, 他买通了工作人员!”

他声音大的突兀,话音刚落,果然有不少人转过头看向聂济, 神色各异,而嘉宾席位上的司昌却是脸都黑了。

输了还不够丢脸,还要撒泼!

司昌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光了,姚锦好不好他清楚,也就是富豪家送去读书混个学历而已,司昌攀的是朱家关系,江向笛如此优秀,他忍一忍便罢了,但是聂济……

这个他好好培养倾囊相授的徒弟,竟然如此急躁冒进且冲动!

江向笛转过头望过去,眸色冷淡,连嘴角的笑意都消失了。站在他身侧的曹奕然顿时愤愤道:“你这是在污蔑!”

聂济说:“你看这幅画的大小、色彩和设计,这像是一天一夜能全部画完的吗?”

曹奕然很自信:“天才没有不可能,我江哥就是奇迹。”

聂济:“……”

眼看着两人吵起来了,不少人上前劝,聂济又疯,一时推搡拥挤起来,江向笛忙先护着童老扶出去,中途右脚被人绊了一下,江向笛的身形一晃,伸手试图抓东西平衡,被人拽住了手臂从背后揽了一下肩膀。

江向笛感受到了熟悉的冷冽的气息。

靳北皱眉:“有没有碰到哪里?”

江向笛摇头,靳北这才去看童老,礼貌地打了声招呼,说:“我去叫保安过来。”

江向笛按住他:“先等一等。”

此时的争论已经到了白热化,曹奕然嗓音极大:“聂济,你是在质疑美协的公信力吗?!你是在说前辈领导们包庇他人、或者是眼睛瞎了不知道有人作弊吗?”

他这话说的太过直白难听,有几位小有名气的画家评委脸色都黑了。司昌面色更加不好看了,如果说聂济这次输了毁掉了自己的职业生涯,然而再这么闹下去,就是拉着他一起下水了。

司昌便道:“是年轻人不懂事,比较冲动,我来说一句,美协内部是非常公正公平的。至于小聂的猜疑,可能是由于被刺激到了,大家谅解一下。”

曹奕然皱了皱眉,这话听着怎么这么难听,看着客气,实则还是为聂济开脱,明明聂济故意污蔑江向笛,聂济应该道歉才是,而不是被谅解。

“我并没有全部画完,”江向笛开口了,他的声音平静有力,让大家不得不转移注意力到他身上而安静下来。

“我刚刚数了一下,瑕疵共有十一处,因为时间太赶,来不及处理。”

不过已经装了画框,江向笛如今也无法修改了,遗憾也是一种美。

江向笛相当严谨,语气近乎笃定,同样,此刻也是不退不让而从容不迫,说:“至于是不是在时段内完成……可以把那一日的监控拿出来证明。”

-

最后美协选择采纳了江向笛的意见。

聂济被带到房间里反省思过,期间仍是不服,直到靳北看了他一眼。

他本身威严很足,不同于江向笛的冷冽,他的气息阴鸷,眼瞳是乌沉沉的黑。

至于监控证明,靳北不会允许让聂济看到一秒。

同时,靳北抹掉聂济在这个圈子里的存在,以后,就不会再出现这里了。

这不只是靳北的操控,聂济之前种种对贫寒出身的美术生说过不少侮辱性言辞曝光,引来不少人的愤怒,即便靳北什么也不做,他也会因为激烈的声讨而退圈。

至于司昌,没过多久,就突然宣布了封笔,从此以后不再作画,面对公众的惊疑不解,他没有解释,只是很快离开了S城,其中藏着的靳北的施压和手段,旁人并不清楚。

布置完这一切后,靳北才悠然自得的去找江向笛。

大家都聚在一起吃饭,江向笛周围围着不少人。

似乎不少人喜欢跟江向笛说话,曹奕然就坐在他旁边,跟他小声交流,看的靳北直皱眉。

男人的直觉也很敏感,至少靳北觉得曹奕然对江向笛有心思。

只不过还是稚嫩了些,靳北不放在眼里。

靳北忍不住开口:“江向笛,走了。”

曹奕然被打断,皱眉:“江哥,他是谁?”

江向笛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头再说。”

他起身,腿有些酸麻,不过还是可以忍耐,他先去跟童老告别。童老看了眼靳北,目光里带着打量和嫌弃,皱眉对江向笛说:“喜欢归喜欢,没必要做的太多了。”

江向笛一愣:“您是听到了什么?”

童老对年轻人的世界不是很理解:“我都信你,但咱不需要去做替身。”

江向笛:“……”

走过来的靳北也听到了,面色一顿。

童老倒是不怕权势,对靳北哼了哼,对江向笛说:“又帅又有才家境品德又好的男生多的很,想要结交就跟我说,我给你介绍。”

以江向笛的相貌性格,更别说才华和背后的老师,条件非常优异,不能说人人喜欢,起码讨人喜欢,性子踏实认真,是适合作为伴侣的那种。

靳北:“……”

江向笛哭笑不得,又看了看靳北,转头说:“您回去好好休息,我送您上车。”

靳北面色复杂地看着江向笛跟周围的人一一告别,嘴角带笑,谦和温柔,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比起那种醋味的酸意,靳北感受到的更多的是惶恐和不安。

江向笛的才华,差点就因为那三年给埋没了。而所有的开始就因为他协议结婚的一念之间。

他虽然多次想狡辩他后来没有半点把江向笛当作姚锦,但他也知道这是多么苍白无力,说出口,也只会让江向笛更失望寒心而已。

但是越想,他越觉得自己的心仿佛慢慢抽痛了起来,连头痛症也仿佛复发了一样,他曾经的冷漠强势和自以为是都是推开江向笛的利器,最后再等他转头的时候,江向笛已经不在身边了。

更令他心悸难受的是,江向笛身边可以站着其他人,能对他更好的,即便靳北再怎么费尽心思,才让江向笛回头看一眼他,而别人却可以轻松靠近对方。

-

江向笛从童老口里确定了对方过来,受的是闻自明的托。

闻自明常年在外旅游,他自己说是流浪,但还是关心自己这唯一一个徒弟的。

这种被关心的感觉让江向笛有些惶恐,他走了回来,有些走神,没注意到靳北在车边,等回过神,被对方一把抱住了。

靳北的力气很大,怀抱紧实宽厚,只有在此刻,才稍稍显出他冷峻持重外表下浓烈的近乎失控的情感,“你赢了,就我没有抱过你。”

江向笛不知道这人哪来的委屈,像是毛茸茸又湿透了有点可怜的兽,便没挣动。

靳北皱眉:“你身上都是别人的味道。”

江向笛一愣,自己也低头嗅了嗅:“……你这怎么闻出来的?我要回去洗澡。”

靳北:“来我那儿吧,你还有半幅画还没有完成。”

因为江向笛的缘故,靳北在家里也放了不少美术工具,江向笛有想法的时候,便会忘我地投入画作之中,但往往因为时间问题,总是无法完整地完成一幅。

但是因为能够很快进入专注的状态,江向笛产出很高。他顿了顿,觉得拖延太久会导致那幅画失去本来的意境,也更会让他中途放弃,索性一下完成,他道:“好。”

好字刚落地,江向笛才回过神:“你可以给我送过来。”

“不可以,”靳北给他拉开了车门,“高尚的艺术家不能反悔。”

江向笛有自己的摆放画稿的地方,他和靳北先去吃了饭,随后便一头扎进去画画了,中途靳北过来敲门让他去休息,江向笛已经差不多画完了,头也没抬,说:“等一会儿,我再修缮。”

“我进来了。”靳北没得到回应,便推门进去,看到江向笛正弯腰在画稿末尾点上自己的落梅印记。

靳北的目光落在画稿上,顿时一怔,上面画的是一个跷跷板上的小男孩,模样天真烂漫,童真的感觉扑面而来。

靳北惊讶的是,他觉得那小男孩跟自己年幼的时候很像。

靳北走过去,将江向笛递过来的托盘放在一边,从背后虚抱着人,“在画谁的小男孩?”

江向笛长袖袖口挽起来了,露出白色的一截小臂和手肘,他的手臂上还沾着颜料,以及从精致小巧的下巴到喉结到锁骨,都挂着一条红色颜料,在雪白色肌肤上显得鲜明无比。

靳北问:“是我们的孩子还是我?”

江向笛:“你怎么猜到这个的?”

“小男孩很像小时候的我啊。”靳北说,“不是我就是崽,你愿意留下孩子,不是因为喜欢吗?”

靳北目光垂落,他忍不住伸手擦过江向笛下巴的那道红色的颜料,因为用力过大,在肌肤上留下一道红色痕迹。

江向笛挑眉:“我为什么不能是为了图谋你的家业和钱财?靳家的子嗣,应该是相当重要的吧?”

靳北摇头:“你不会。我给你你都不要。”

离婚的时候江向笛便没有拿走钱,那都是合同里写明了的。而且如果江向笛真的为了钱那就好办了,他总能把人拴住了的。

江向笛:“那我现在变了,变得非常势力,不惜靠着生孩子骗取别人的真心。”

靳北一顿,勾唇笑了,他伸手用大拇指按着江向笛的喉结,把红色颜料擦的都是,艳丽浓烈,他说:“那巧了,我就是想让你给我生。”

上一章:第57章 下一章:第59章
热门: 发个微信去天庭 十二个明天 失去一切的人 消失的人 四怪馆的悲歌 强势攻防 [综漫]学医救不了鬼杀队 提灯映桃花 手工帝大师兄日常 我以为我们在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