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第54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阳台日光照进来, 靳大总裁靠在椅子上,神色慵懒,嘴角带着笑意, 虽然漆黑的眼眸一如既往的深邃,却因为淡笑, 浮现了几分温柔。

看的江向笛愣了一下, 眉头轻轻一挑。

其实客观来讲,靳北以往都是先被注意到气势冷峻逼人, 但却是非常帅气的, 英俊的近乎潇洒,侧脸棱角分明,鼻梁高挺, 相当迷人。

江向笛低头搅拌了一下粥,“至刚易折。”

靳北顿了顿,没反驳:“吃好了我送你上班。”

他现在是肉眼可见的心情不错。当然不错了,不再是积压的公司事务和空无一人的湾上风华, 晚上能抱着人入睡,软软香香的,竟然意外的好眠, 让他这十多日的轻微头疼症状都消失不见了。

离婚三个多月后的靳总再一次尝到甜头,可以说是相当不容易了。

江向笛因为衣服换掉了, 穿的是靳北让人给他送来的新衣服,他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尺寸, 他问:“我的衣服。”

“晒干了我让人给你送回来。”靳北说, “你在我这里借住了一晚,是不是该请我吃饭答谢?”

江向笛顿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一句不是借住, 有主人家直接让客人借住到自己床上的吗。

靳北不容拒绝:“那就定了,今天晚上,我有空。”

-

江向笛的杂志社位于一个综合办公写字楼内,到了后,靳北特意下车,送他到了电梯口。

杂志社上上下下被靳北查了个干净,不会有什么不安全的因素,靳北也很放心。

江向笛的风衣披着,从身形上看不出来有什么变化。靳北昨晚抱着人,就感觉他好像又瘦了,就肚皮上有点肉。

靳北琢磨了一下。

该怎么把人带回来养?

斜对着写字楼有一家咖啡馆,靠窗坐着一个年轻个男人,点了一杯咖啡也不喝,只盯着写字楼下一辆黑色的车,开远了还没回过神。

那辆车上有人走了下来,姚锦看清楚了,是靳北和江向笛。

时间已经不早,靳北亲自送江向笛过来,不言而喻昨晚和早晨发生了什么。

一想到这一点,姚锦气的脸都绿了,两人姿态如此亲密,而他只能在此处卑微的看着。

两人离婚的消息是真的,那么一定是江向笛又去勾引了人。

姚锦从不觉得自己跟江向笛生活的那段日子里,自己故意模仿了对方什么,他只是觉得自己作为小孩子,习惯被对方影响了,习惯了那样笑和说话。

是他陪着靳北长大,而江向笛才是那个偷窃他成果的人。

那么他就应该拿回来,这个偏执的想法几乎让姚锦无法正常生活,无法再伪装自己带着朱安过稳定的生活了,刚才的场景更是让他觉得,一切都不能再等下去了。

姚锦近日来四处奔走,他靠着自己朱家长子合法配偶的身份,能在不少豪门圈内的老板面前说上话。

其中有一家科技公司的老板,跟朱家交好,被他说动后,答应他办事。

这一日恰好跟靳氏集团有个交流项目,对方直接向靳北发出邀请,靳北今天恰好空闲的很,心情又不错,便应了下来。

对方老板姓郑,不敢有丝毫怠慢,亲自过来迎接。

项目会议进行到中途,有一段休息的时间,靳北百无聊赖地在翻报纸,他对这次拜访对方公司的表现并不满意。

工作做的这样差,演讲人紧张的会结巴,显得很不专业,靳北想直接离开了。

他本来是想来散心的,有空在这浪费时间,不如回去等江向笛下班。

助理邓芸压低声音说:“靳总,好像不太对劲。”

靳北气定神闲地抬头看了眼,郑总那边的员工都避开靳北避的远远的,以往的企业交流会靳北周身总会围着一群人,但今天很反常。

邓芸相当敏锐,她是从靳北继任就跟着对方的老人,经历过大风大浪,见识过不少龌龊的手段。她也曾被靳北安排去学过一些防身本事,靳北自然也练过。

靳北动了下椅子,目光落在后门。

姚锦推门进来,没人拦他。

他看到靳北目光一顿,站起身,对助理说:“我们该走了。”

姚锦佯装平静:“靳总,我只是有个东西想还给你。”

他手里提着一个包裹,放在桌上,打开后拿出了一套茶壶,设计精美,动作小心,可以看出来应该是一套珍藏过的茶具。如果有专业人士在,必然会惋惜,茶壶身侧有一条裂缝。

“我找人问了好久,才打听到它的下落,”姚锦叹气说,“就是赎回来的时候发现有些瑕疵了,真抱歉。”

在场群众都是一头雾水,包括邓芸,唯有靳北认得那套紫砂壶,是很小的时候、姚锦从他家里拿走的那一套。

靳伟城发觉后便过来问他,靳北便撒谎说是自己拿走、不小心摔碎了便扔了。

他以为自己编的天衣无缝,实际上靳伟城早已经看过了监控,紫砂壶在靳伟城眼里不值几个钱,但是,他生气的是靳北学会了跟他撒谎,于是把人狠狠抽了一顿。

姚锦当时害怕极了,想要过来跟他道歉,但是靳伟城管的严,又不把自己儿子当儿子看,第二天便送还在发高烧的靳北回去上课。

也就是那时候,姚锦意识到了两人天堑般的差距,靳北不只是豪门里的小少爷,更是靳家的唯一继承人,被靳伟城寄予厚望。

而靳伟城从来没正眼看过他,不只是因为他是小保姆的孩子,更是因为,靳伟城从来不觉得靳北会动心,会为他豁出去一切。

如果不是姚锦突然过来把这套紫砂壶给他看,靳北都忘了这件事。

姚锦说:“我也不想让你回心转意,只想让你原谅我。”

不得不说姚锦说话很有艺术,配上无辜清秀的面容,让周围的人都忍不住心软下来。

说完,姚锦抬起头,看到靳北冷着的面色,深邃的黑眸冷的如天山上的冻雪。

虽然依然是淡漠冰冷的,但谁也不是没有感情的雕像。

靳北薄而淡的唇微动:“没必要赎回来。”

因为已经是过去了。

姚锦有些慌了,他看见靳北眼里已经没有对自己的半分情谊。

靳北说完便走,他从来都不是会给人面子的人,郑总看的心惊胆战,背后还有不少过来看热闹的员工,其中还包括今天过来做法律顾问的孟川,他也顾不上了。

他担心自己的公司要凉。

姚锦追上去,顾不上其他的了,他觉得自己只有这么一次机会了,他大声说:“靳北,不是我和你一起长大的吗?!我陪了你八年,他就陪了你三年而已。”

靳北被他拦住,不得不避开停下脚步,他的气场本就强大,因此显得更加严肃:“请自重,姚先生。”

他第一次容忍姚锦,是看在以往认识过以及朱家的份上,第二次是因为对方有个小孩,朱安年龄还很小,又常年跟姚锦亲近,无法承受失去对方。

靳北的语气客气又疏离,姚锦心里一慌,说:“江向笛是我的替身,你就是因为他像我,才决定跟对方结婚的对不对?不然你不会愿意跟他结婚的不是吗。”

好不容易挤到前排的孟川乍然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面露惊讶。

吃瓜吃到自己好兄弟头上来了。

孟川当初便想不通,靳北作为靳家唯一继承人、大总裁,怎么可能看上当时刚毕业、什么都没有、还是私生子出身的江向笛。

嚯,原来是这样。

这个靳总,跟他好兄弟协议结婚,把人当替身,还装的对人冷淡不屑一顾,一套一套的。

吃瓜吃到兴头上的员工们很快被郑总叫来的保安赶了回去,邓芸也上前拦住了姚锦。

姚锦没刚才那种有些癫狂的神色了,目光却依然黏在靳北身上。

靳北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一转身,看到不肯走的孟川。

孟川冲他笑了笑:“真巧啊靳总。”

靳北作势要拿他手里的手机,孟川避开:“这么紧张?看来刚才那位姚先生说的都是真的了?”

靳北平日里看着持重,身手和反应却是极其敏捷,孟川瞬间落于下风,手机一下就被抢过去了,只不过锁了屏,没什么用,靳北冷声问:“你告诉他了?”

孟川喘着粗气说,“紧张什么,你们已经离婚了,我带我兄弟一起吃个瓜而已。”

-

在上班时间昏昏欲睡的江向笛收到了来自孟川的消息,对方用旁观者的角度跟江向笛讲述了整件事。

江向笛并不意外,他早就知道了。

似乎大家都在说他替身,用这一点嘲讽他的人也不少,包括江光赫,还有为此沾沾自喜、以为靳北没有忘了自己的姚锦。但似乎从没有人关注过他的感受。

下班三点,杂志社突然接到消息,全部提前下班,大家都很莫名。

江向笛收拾了东西,赵心言跟着他一起打了卡下楼,说:“也不知道上头抽什么风,给了这个通知。”

江向笛:“反正有薪水,就当放假好了。”

“你什么时候买的新衣服?”赵心言问。

两人走出了大门,问完的赵心言没得到回应,他侧头一看,江向笛不见了。

写字楼照不到太阳的角落隐蔽处,江向笛被靳北拉了过来,他被男人抱住,箍着腰的手紧紧的,像是用了很大的力气,让人喘不过气来。

靳北觉得江向笛应该已经看到了孟川的消息,但一直不来找他。

他有点慌了,话一出口,变成了:“你不关心我。”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第54章
热门: 我在末世有套房 豪门老攻总在我醋我自己[穿书] 穿成炮灰小傻子 燃烧的密码 神仙超市 我当道士那些年第四卷 苗疆风情画(上) 紫川第五部一统天下 赶A上架 想飞升就谈恋爱 苍穹榜:圣灵纪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