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上一章:第50章 下一章:第52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手机另一边又传来一阵撞击和摔倒的声音, 让靳北从自己的情绪中回过神,有些无奈地勾了勾唇角。

不过他也没什么必要嘲讽叶藏的震惊失措,他刚知道的时候魂都丢了, 在江向笛睡着了的床边坐了整整半宿,才把这个消息给消化掉。

叶藏知道自己的这个朋友从来不开玩笑, 但无比震惊, 捡回手机后,问:“是生宝宝的那种吗?”

靳北:“嗯。”

叶藏:“……”

他正想着, 什么能感化一个冷酷无情、霸道独.裁的人, 让靳北近日来和颜悦色了不少,原来是有了崽……

靠。

叶藏一时间不知道该震惊这件事本身,还是今晚的第二波被秀一脸, 他语气复杂:“你怎么不早说,不过,小江居然给你生孩子。这简直了。”

他有些语无伦次,有些转不过来的大脑反应了半晌, 嘿嘿说道:“天啊,我从来没见过,我想去见见, 宝宝多大了?你摸过了吗?会动吗?”

“……没有。”

按照江向笛平日里的有些偏冷的气质,再加上生孩子的羞恼、以及两人已经离婚了的处境, 没摸过也算正常。

叶藏终于找回了场子,嘲讽道:“哈哈, 你该不会连看都没看过吧?”

靳北:“滚。”

-

自从金银花画展成功后, 江向笛名声大噪,他早期的画都加了不少价格卖了出去。虽然是早期的作品,笔触稚嫩了些, 但还是非常的有灵气和意境,还是很拿的出手的,也受到了不少人的欢迎。

“好喜欢却没能买到,想挂在家里天天看!”

“画也买不到,只能看个小哥哥的手了。”

负责线上拍卖的是曹奕然的朋友尹亮,性子很爽快,按照约定收取一定的中介费用后,剩下的钱款都是江向笛的。江向笛眼看着小金库充足起来,有一种令人满足的成就感。

自从小唐参观了画展并且强势安利了身边的人,杂志社也知道了江向笛这一隐藏身份,并且认为:“我就知道江哥是不平凡的男人,说他是豪门,我都信。”

江向笛眉眼微动。

赵心言笑而不语,压低声音:“没想到你还擅长这个,你会画人像吗?”

江向笛一顿,摇头:“我不画。”

他笑着跳过了这个话题,“只不过我最近太忙了,杂志社里都有些顾不上了,这个很抱歉。”

“哪有,你工作完成的都很认真。加班那一套我们不需要搞。”

杂志社副主编的工作内容本就不多,其实准时上下班好了,尤其是靳北成为合伙人之后,还将靳氏集团的工作风格带了过来,效率第一、以及用能力说话,不搞心机手段。

江向笛很感激他们的照顾,杂志社的人都挺友好,他也一直相信付出的善意会得到同等的回报。

他说:“只是担心顾此失彼了。”

赵心言道:“不会,所有的事件你可以从两方面来看待,尝试新的事物,是一个值得并且美妙的过程。我倒是很羡慕你这样。”

江向笛的坚定在于,考虑周到,即便是无法两全之时,也会尽力去做。就好比那次赵心言差点因为画手团队未能交稿而错过截稿期,而江向笛对他说,让他试试。

江向笛轻声说:“有位老先生告诉我,年轻人不要犹豫,从心而为。我觉得很有道理。”

不去思考结果,在此刻,做到问心无愧和拼尽全力就好了。

对生活通透、并且永远保持热爱和激情,赵心言想了想,这大概就是他最为之触动的地方了。

-

天气入了秋,到了傍晚,热度消散,凉爽的风扑面而来。

江向笛以前的画拍卖后的第二天,尹亮突然打电话给他,问:“江哥,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有人买水军黑你。”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拍卖的结果,喜欢他的人不会受到影响,只不过路人会抱有迟疑的态度。

江向笛了解一下情况,他上了自己的公众微博号,粉丝又涨了不少,因此底下的留评也各种复杂奇怪了起来。

尹亮说:“这样吧江哥,你发个微博呗,这样好让大家都有动力继续支持你。”

江向笛不太明白其中的逻辑,但还是发了一幅他画了一半的稿子,顿时引来不少人的啊啊啊。

“期待神仙作画”

“今日营业能多加一个爪子吗”

“不过是个无门无派出身的野路子、有什么好稀奇的”

“出身决定一切???”

“美术圈本来就讲究正统,那样的艺术才值得尊敬,这个哗众取宠都是泡沫而已”

自从画展后,聂济到处求人,总算通过营销和和圈内的人脉帮忙,勉强为自己拉了点无辜和同情分。

这几日来奔忙这个,也让聂济心力憔悴,心里对江向笛的怨怼更甚。

他想不通,一个替身,委身于男人做替身,这样卑贱,怎么能压他一头?!

江光赫被他爹关着,不好出门,但并不妨碍他私下里怂恿聂济为他办事,江向笛本就是聂济心里的一根刺,被江光赫一刺激,便成了不死不休的架势。

他想尽了办法,才弄到了美协会员日晚宴的邀请函。

会员日是美术协会创办的日子,很快到来,但现场一般是没有领导和画商的,来到大礼堂的多数为美术协会的会员、以及新锐画家。

当然,靳北如今地位特殊,被邀请参加,故而在嘉宾席名单中。

传闻中的一些大佬自然不会出现,所以他以金银花画展主办方的身份呼声最高,其次就是江向笛了。

江向笛一如既往地低调入场,穿着休闲,一身长裤配风衣,显得身形修长清瘦,黑发明眸,嘴角带笑,有种让人想要靠近的温和亲切的气息。

他一来,就有不少人注意到了。但江向笛今天没打算做什么,露个面就准备走,一一回绝,一抬头就见迎面聂济走过来。

聂济:“谈谈?”

他一来,众人马上围了过来,曹奕然气势汹汹地撸袖子:“要谈谈之前,先跟我打一架。”

江向笛拉住他:“走了。”

聂济咧开嘴,开门见山:“江向笛,我想跟你比一下,比限时作画,谁完成的好,谁就留下,不然退圈。”

闻言,曹奕然也愣了:“你疯了?”赌这么大。

聂济:“不敢?”

要知道限时创作,相当于考试,非常考验灵感和状态,有不少创作者在限定时间内拿出来的作品,远不及他原来的水平,成为人生的污点,滑坡的人不少。

曹奕然:“少搞什么道德绑架,凭什么要跟你玩啊,你配吗?”

聂济维持冷静的脸色顿时不太好看了,眸中划过一丝厌恶。曹奕然话说得直,但没错,他无法反驳。

江向笛看了看身边的人,都维护道:“算了吧,何必呢。和气生财。”

“可以。”江向笛说,“你显然还没有吸取上次的教训。”

他的声音不大,但周围的人都听到了。

连聂济都愣了一下:“什么?”

大家都望过去,明明没有那么强大的气场,但江向笛眼神坚定,下巴微抬,相当嚣张,“学会认输。”

-

等到靳北赶到会场的时候,得知的便是江向笛和聂济挑战限时作画的消息,吓得他立即把人找了过来。

江向笛在看美协提供的材料单、以及各项规定,靳北见他如此不知轻重,便把人带进小房间,上了锁,低头亲了他一下。

江向笛放下手里的东西,抬头看他。

“怎么我一不在你就招这么多事?”靳北被他一看,顿时就生不起气来了,“聂济我去处理。”

聂济不过是凭借着自己的后台,才得以在这个圈子里继续混下去,没有地方不被权势污染,他也就在小地盘上蹦跶一下,因为江向笛没背景没人脉,才敢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

江向笛却突然说:“你喜欢我的笑吗。”

靳北耐着心:“当然,谁不喜欢笑容。”

江向笛:“那你不喜欢我不笑?”

靳北心里一咯噔,看他压着唇角,不笑,美的近乎冷冽,却因为两人的姿势,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靳北说:“笑是一种高兴和开心,如果不笑,那可能是你不开心了,那我当然不喜欢了。”

江向笛收回目光:“那就先听我的。”

靳北很快发现江向笛决定了的事便不会轻易改变,相当执拗。

美协工作人员准备好了限时作画的考室以及材料工具,除了吃饭和上厕所,其他时间都要呆在里面。

如果要探望,需要通过申请。

江向笛弄清楚规则后,便由工作人员带自己进去,同时一起的还有聂济。

两人房间相隔,临分别的时候,聂济忽然低声说:“我听说你是替身,你自己知道吗?”

江向笛脚步一顿。

聂济想到方才对方当众让他认输的嚣张样子,沉下脸:“非专业出身也就算了,还要去做替身,委身于靳氏集团的总裁,未免太过恶心人。”

江向笛:“我是谁的替身?”

聂济:“我也只是听说,那人叫姚锦。”

江向笛愣了一下,聂济看着他的表情,抑制着内心的喜悦,说:“等他厌倦了你,你就什么都不是了,如此说来,不就成了个笑话吗。”

限时作画的时间是有限的,如果把对方的心态先搞崩了,那么他的胜算就更大了。当然,他从不怀疑自己的实力。

“请两位选手进入房间,比赛即将开始,时间限制:24小时。”

月辉落在梢头。

靳北也在附近的房间住下,如果有什么情况,也好让他及时处理

因此,靳氏集团的员工们很快吃惊地发现,他们老板翘班了。

为了保密性,谁也不知道房间里面的情况,只有工作人员进出送饭和询问。

江向笛一直没说什么要求,只对靳北说让他放心。

他有分寸,不会拿身体开玩笑。

靳北弄不懂江向笛这突然的胜负欲是从哪里来的。

不过一天的时间是短暂的,入了夜,时间就截止,房间门准时打开,工作人员把两人的画作都收好并做处理,让江向笛他们先回去休息,第二天会邀请专业美术家作出公开评审打分。

美协对这种情况非常喜闻乐见,艺术不分高下,但是追求卓越的路上,总是需要这样的追逐,才会激发出潜力来。

不过潜力有没有不知道,江向笛是累瘫了。

他被带出去后喝了点水,填写好信息采集表,拿到手机看了消息,然后窝在休息室里,不想动。

工作人员说:“您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江向笛礼貌地扯了扯嘴角,又垂下头,打了个哈欠。

虽然有短暂的睡眠,但一天一夜赶出一幅画,并且要作为比赛,必须拿出最好的来,精神高度紧绷不说,还耗费力气。

靳北过来的时候,看到靠着沙发昏昏欲睡的小猫一样窝着的江向笛,眼睛都合上了,大概睡的不舒服,头一点一点的。

靳北走过去叫他的名字,没醒,便揽着人的肩膀想把他抱起来,就被江向笛一爪子拍在了手背上,又因为不清醒,声音奶凶奶凶的:“别乱动。”

下意识的警觉让江向笛醒了一下,眼睛睁开看了看,又闭上了:“好累。”

声音低低的,像是羽毛一样落在心上,江向笛依赖的姿态和困顿的疲惫让靳北生不起气来,但觉得有必要给人点教训,佯装严肃:“回去睡。”

江向笛头一歪,倒进靳北的臂弯里。靳北只感到软而温热,听到的声音闷闷的:“抱抱我。”

上一章:第50章 下一章:第52章
热门: 别相信任何人 又是崩花瓶人设的一天 他又软又怂[娱乐圈] 我怎么就火了呢 逃婚之后 超品透视 间客 打造异界 我什么都懂 狐狸夫人太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