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闻言, 靳北伸手勾着江向笛的下巴,他不得不仰起头。

因为江向笛的动作,被子从他肩头滑落,睡衣宽松, 露出扬起的颈脖, 肌肤白皙, 带着偏高的体温, 喉结滚动。

他没反抗, 神色也未变,像是极其乖巧顺从似的, 茶色眼睛轻轻眨了眨。

头顶的日光灯照下来, 眸子干净,显映出靳北的样子。

靳北眸色幽深:“看不出来高兴。”

江向笛:“高兴有很多表现, 有人会捧腹大笑, 也有人喜极而泣。我是心里高兴, 所以就算是你身上好难闻,也想抱你。”

靳北觉得这不太像对他评价的好话, 果然下一刻江向笛就有些嫌弃地收回了手,把靳北钳着自己下巴的手无情拨开了,然后拥着被子往后挪了挪。

靳北哼了哼, 江向笛问:“你怎么来了?”

靳北:“褚医生给我打电话, 说你不舒服, 我担心,就过来看看。”

然后就一直守到现在。江向笛微怔。

靳北想起来褚医生临走前留的体温计, 让江向笛再测一下,等结果的时间,他问:“今天发生什么了。”

江向笛:“我下班后我妈来见我, 她说要带我去相亲,男的。”

靳北深邃的眸子顿时变冷。

才离婚三个月,他小心翼翼接近着这人,转头这人就去相亲了,着实会让他感到恼火和不悦。

江向笛继续说:“但我没想到她直接把那个男的给带过来了,然后……”

他话没说下去,这句话彻底点燃了本就不悦的靳北,江向笛眼前一黑,男人罩着他整个人,抓着他的肩膀,手指插.入发丝,语气危险:“你背着我去见了别的男人?”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古怪,江向笛不得不伸手撑着自己的小被子,垂眸看了看靳北一膝盖压在他才洗的干干净净的天蓝色被单上,说:“抱歉。”

靳北深邃的眸子都眯了起来,仿佛情绪不太好的兽被彻底激怒,生怕下一句‘我看上人家了’。

“我不愿意,就跟她吵了一架。我的情绪不太好,回来就发现肚子不舒服,才给医生打了电话。”江向笛轻声解释,“你压着我的被单了。”

靳北:“……哦。”

江向笛:“放心,我也就只看了一眼。他没你长得帅也没你有气质。”

他顺毛哄的一套在三年结婚日子里已经非常熟练,偏偏这时候的靳北很吃这一套,面色很快由阴转晴,变脸比翻书还快,抬着下巴说:“那是当然。”

“……”江向笛终于忍不住说,“你洗过澡了吗,上我的床?”

靳北气势收敛了些,他不知道这人是真的单纯还是故意的,他示意了一下.体温计,薄薄的眼皮一抬:“那洗了澡我就可以?”

江向笛把体温计递给他,靳北却顺势低头,亲了一下他的额头。

果然是有淡淡的奶味似的醇香。

江向笛怔住,眼睛都睁大了。

靳北一触即发:“这是教训,以后不许这么说话了。”

他知道江向笛有洁癖,上床前一定要洗澡,包括正常意思的上床睡觉。

其实他身上没什么古怪的气味,甚至可以说还有点冷冽的香水气味,是西装西裤送去专门清洗后留下的。

江向笛拥着被子看他,靳北在看温度计。

江向笛没说话,他睁着眸子,发现靳北眼里有血丝,眉间带着疲惫,但是不细微看不出来,他表面上还是镇定又强势到能掌控一切,“不错,烧退了。”

“我真的没事了,我最开始是太害怕了。”江向笛说,“你累了,你去休息吧。”

靳北点点头,他也确实是累了,人都会疲惫的。

他简单嘱托了两句,把椅子上的外套拿起来,刚转身,江向笛便叫住他:“你明天有空吗?”

靳北说:“有,我陪你去医院。”

江向笛:“好。”

-

当晚,邓萱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想江向笛的情况。

她心里有个令人不敢相信的猜测,江向的的动作和症状太像怀孕了。邓萱生过两个孩子,对此最熟悉不过。

但她儿子怎么可能这样?!

邓萱回去后一晚上都浑浑噩噩,直到第二天早晨,她突然开始翻箱倒柜。

她的丈夫柳坤被吵醒了,不满道:“一大早发什么神经?”

邓萱:“以前我搬过来带来的那些东西呢?”

“去楼下仓库里找找吧。”

邓萱虽然在江向笛上学懂事后不怎么关心了,但她有个习惯,学校寄来的成绩单、医院的回馈单等等都留着。

不知道找了多久,她终于找到那张很久以前的体检单子,是高三成年时候,江向笛的学校组织学生进行体检后、回寄给父母的表单。

纸都发黄了,邓萱拿出来擦去灰尘,看到最后一张,没什么不同,最末尾却有个并不引人注目的星号注释:请务必带您的孩子前往医院进行更详细的检查。

检查单的部分指标上也有星号标记,医院医生一看便懂,其他人并不会发现。

因为学校需要保密并且慎重,男孩子具有女性特征的生育能力不是没有,非常少见,可能引来其他麻烦的问题,所以连老师都不知情。

而这些东西都在告诉邓萱,江向笛确实能自己生。

“那段时间我在干什么呢……”邓萱喃喃问。

耳边传来女儿柳玥叫她的声音,邓萱这才想起来,那段时间柳玥生病住院,她忙的顾不上江向笛。

入了秋的天气温度仍然不低,阳光明媚极了。

江向笛今天很早醒了,便起来做早餐。

他似乎对做饭这件事乐此不疲,即便前几日他胃口一直不好,早饭吃不下去,也是做了便扔。

煲粥等待的时间里,他接到了曹奕然的电话,他接通:“怎么这么早打电话?”

曹奕然大概是心情不错:“不好意思啊哥,我就是开心,忍不住想跟你讲。是聂济的事,他这个憨批简直了。”

曹奕然开心的大概有些无语伦次了,但江向笛还是听明白了意思。

画展前期宣传出圈后,江向笛的作品因为有足够的竞争力,不但稳住了票数,并且在缓慢上升。

这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因为除了童老和闻老两位重量级人物,还有许多小有名气的画家,不但技巧精湛熟练,还拥有固定的支持者基础。

江向笛一骑绝尘,而落在他后的聂济不升反降,顿时急了,这简直是一巴掌打在了脸上,让他无地自容的同时,开始愤恨地怀疑江向笛刷票。

但是聂济向画展官网的技术团队反映,得到的结果却是非常肯定的:没有异常。

系统检验不出刷票!聂济当即愤怒了,他认定了江向笛就是在刷票,画展官网就是在包庇!

聂济随后联系了江光赫,结果江光赫让他去找更多的证据,美术圈是个极重名声的地方,这种不诚信行为足够给职业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结果聂济想了半天也没找到证据,最后大概是气昏头了,自己买票刷排名,稳步上升了小半天,又掉了下去。

金银花的技术团队是靳氏集团技术部亲自督促打磨出来的,靳氏集团的内部网以及防火墙也是非常强大的,系统软件方面的发展非常好,很快系统就察觉了异常,直接给聂济发了警告,挂在了他的网上作品展示页面的末尾。

这简直就是当众处刑,聂济得知后,差点就当场晕过去。

曹奕然说:“这个傻逼偷鸡不成蚀把米!哥,你赢定了!”

看他喜悦洋溢的样子,江向笛也忍不住笑道:“谢谢,成了请你们吃饭。”

曹奕然想起之前吃过的、江向笛的手艺,说:“我、我想吃江哥做的。”

江向笛无奈道:“最近我没空自己做饭。”

门外传来敲门声,江向笛挂了电话,开门便看到靳北,不是很惊讶,两人约好了今天去医院。

靳北一开门就闻到了香味,他皱了皱眉,江向笛看他的表情,勾了勾嘴角:“你吃过了吗?请你吃早饭。”

自从那天靳氏集团一顿加餐后,靳北便再没尝到江向笛的手艺,此刻自然欣然同意,恰好时间还早,不急。

昨晚来的匆忙,靳北没来得及仔细看房间的构造,租的这个小套的显然是单人住的,不过对于住惯了大房子的靳北来说,还是显得有些逼仄。

大约是空气里弥漫着食物的香气,给环境增添了许多温馨和烟火气息。东西都摆放的很整齐,墙纸是新贴上去的,茶几上摆着几本书籍,双人沙发上还有抱枕,靳北看了几眼,总觉得自己见过一摸一样的。

怪不得他进来后不觉得陌生,这里虽然小,但很多细节的地方跟湾上风华一样。

江向笛对房间的布置和喜好是不会改变的。

靳北在餐桌上坐下,看了眼插着画笔的杯子,是那个他和江向笛一起去美术商店买工具的时候、送的情侣杯。

“这个还在呢。”靳北说,“我以为你会丢了。”

江向笛:“因为我觉得它有用。”

拿来放画笔,确实是不能丢。

靳北没多问,他闻到香味更饿了,便开始吃早饭。江向笛开着电视,正在放一个城市的历史的纪录片。

靳北问:“你为什么喜欢看这类剧?”

江向笛面容认真:“色彩,构图,能学到更多。”

靳北挑了挑眉,想到对方的作品在画展上受到的喜欢程度,虽然一开始是靠了宣传和那个误打误撞的视频,不过毫无疑问优秀的实力和才华才是最有力的拳头。

过了片刻,靳北终于发现了不对:“你早饭没吃?”

江向笛大约做得最多的就是两人的量,这种习惯是三年的潜移默化养成的,靳北一眼便看出来多了一份的量。

江向笛一愣,抗拒的意味非常明显:“不想吃。”

靳北尽量放缓语气:“医生没说让你不吃早饭过去,多少吃一点。”

江向笛便捱了两口,又放下了筷子:“吃了也是吐出来,还是算了。”

他的面色虽然并不难看,全靠着以前的底子撑着,但如果硬撑下去,不知道对以后会有什么影响。显然江向笛根本没想那么多。

靳北觉得这样不行:“那我来喂你。”

江向笛一愣,想不通他哪来的这么大的耐心,这显然已经超出了靳北为孩子而来的目的。

靳北站起身,江向笛吓了一跳,忙拿住勺子,边吃边说:“我自己来。”

靳北坐在他旁边,面色很严肃:“慢点吃、小心烫……吹一吹再吃,你怎么这也不会?”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热门: 安眠 路西法为世界和平牺牲太多 和反派杠上以后我哭了[快穿] 天庭清洁工 木锡镇 重案追踪 当年万里觅封侯 逆天战神 头号黑粉 超能力者炮灰干部的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