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第44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展览室里的媒体记者很快离开了。

看到靳北独自一人望着画的时候他们兴奋了一下, 毕竟光从背影看是相当的帅气,宽肩窄腰而个高腿长,值得采访,结果发现是大老板, 顿时失望。

老板和家属都不能拍。

潜伏着的的媒体记者们一直在找寻一个足够有亮点的目标, 也好回去写新闻稿。

记者的眼睛是雪亮的, 很快注意到一个年轻人, 身姿挺拔, 气质温和。

主要相貌太令人惊艳了。

“小哥哥,可以接受采访吗?”

江向笛本来还在细细看画, 记者突然上来, 差点把他吓一跳。

记者问:“您是游客吗?我们只有简单的几个问题,您是美术爱好者吗?”

江向笛笑了笑:“抱歉。我是画稿的创作者。”

闻言记者更惊讶了, “那可以跟我们聊一下创作的想法吗?”

记者没打算为难江向笛, 简单问了两个问题便离开了, 走之前还絮絮叨叨着:“气质太好了,新闻稿名面有了。”

展馆不大, 但江向笛和曹奕然还是走散了,便索性自己欣赏画,半路上遇到聂济和他同伴, 对方停下脚步, 对他笑道:“刚欣赏了江先生的画作, 挺好,就是有点冷清, 没什么人呢。”

江向笛握着记笔记的手机,道:“好可惜,你的作品蒙尘了, 我都没注意到。”

他冷淡的语气激怒了聂济,聂济道:“你这嘴挺利。如果我们之中谁输了,就在一周后的画展晚宴上,当众承认结果。”

画展晚宴听说不但会邀请各方有钱有势的画商,画商跟作品拍卖有着紧密联系,还会邀请圈内举足轻重的童老出席,包括聂济的老师司昌也会来。

也就是说,一旦输了,给自己带来无比的耻辱不说,甚至是会终结职业生涯。

如果说一开始只是个年轻人的简单较量,而现在,聂济的目的变了。

他要把江向笛在美术圈内彻底地打压和毁掉。

江向笛脚步也是一顿,抬眸看向聂济。

“你干嘛!”找过来的曹奕然看到聂济在,忙站在江向笛面前。

聂济带了点得意的笑,据江光赫告诉他的,江向笛在圈内没有背景,至于曹奕然,乳臭未干的小孩子,他并不放在眼里。

“我只是想告诫你,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野路子,真以为我们圈子什么人都可以进来?”他轻蔑道,“怎么,不敢?”

江向笛拉住炸了毛的曹奕然,说:“可以,回头见。”

场馆内人不多,注意到这边的就更少了。曹奕然拉着江向笛到一边坐下休息,说:“哥,你怎么真的答应他!”

当众道歉,这得多耻辱一件事啊。

江向笛问:“宋宁呢?”

“不知道,她单独行动去了……哎,哥你去哪儿?”

大概是这个画展设计的过于像个国风版的迷宫,走到半路,江向笛作为参与人员直接把自己走丢了,回头一看曹奕然都不见了。

他彻底放弃,给两位同伴发了个消息,自己四处转悠。

江向笛对图画有种敏锐的认知,几乎能很快看明白画中被赋予的意境和体会到其中的感情,闻自明当初收他为徒,这便是原因之一。

但是对画过于敏感的天赋很容易让人感到累。江向笛走不动了,他揉了揉酸痛的脖子,退后了两步,后背突然撞到了人。

江向笛忙转身,道歉的话还没出口,便愣了。

“你怎么看的这么入神?”靳北看他没站稳,又伸手扶了一下。

江向笛:“明明是你过来没声音。”

靳北顿了顿,平日里江向笛总是低调谦和的,此刻计较起来怪可爱的,他道:“好,怪我。”

江向笛觉得哪里不太对,也没多想,问:“你怎么在这里?”

“我去看了你的画。”靳北还说了遇到宋宁,不过两人后来分开了,所以宋宁不在这里。

“她还告诉我,你六年前就开始接触这些了?”

江向笛走累了,他找了个长椅坐着休息,道:“年少不懂事,兴趣而已。当时拜了个老师,不过后来就顾不上了。”

靳北道:“笔触老辣,你很厉害。”

江向笛:“那可能是因为,我的老师叫闻自明。”

空气仿佛都安静下来,靳北侧着眸子,幽深而吃惊的目光落在他脸上,江向笛的茶色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起来干净而无害。

传闻里闻老脾气不好、不收徒弟,并且如闲云野鹤一般,有着极高的威高却不屑于参加任何拍卖和展览宴会。

吃惊过后,靳北道:“你怎么不早说?”

江向笛很无辜:“我说过的,老师没有门派,我也没有。”

靳北真想捏捏他的脸颊,他之前只猜测江向笛的老师水平应该不差、但没有名气,但是没想到会是美术圈的半壁江山……

他还把人放在了第二位。靳北顿时觉得棘手。

半壁江山就算了,这还是江向笛的老师……

江向笛说:“其实他为人很随和的,就是近几年喜欢上了旅游,没个安定的地方,我也联系不上。还有,排位高低这件事他也不会介意,所以你别担心。他生气了的话,就怪在我身上。”

靳北挑眉:“为什么我要你负责?”

江向笛想了想:“因为是朋友啊。”

两人的关系不适合这个问题,或许是江向笛回答的太自然,气氛倒也不尴尬,靳北心里叹口气,朋友总比陌生人好些,也算是点进步。

他说:“你跟你老师关系不错。”

江向笛:“我开始怀疑他是因为我第一次参加画展,特意来捧场的。不过这么想的话,他对我真的太好了。”

闻老的作品虽然遍布全国,但参加画展,必然是本人知晓并授意。

“为什么不能这么想?”靳北说,“如果,就是偏爱你呢。”

-

逛画展花了一上午,下午江向笛一直呆在家里,晚上早早的就睡了。

晚上八点闭馆,一个小时后,金银花画展官网公布全部可公开作品,并开启网上投票通道以及公布第一天的排名。

酒吧一角,聂济让身边凑过来的女人安静点,对着手里的电话,自信满满说:“江少,你就放心吧。靳家不会想得罪这整个圈子,所以不会出手。所以,那人肯定比不过我。”

聂济自信于自己的作品,更自信于他C大美术学院毕业的身份以及大大小小的比赛获奖,他的老师也是小有名气,这怎么可能会输呢?

江光赫那边轻哼了声:“你可不要小瞧我这虚伪至极的兄弟。”

聂济颇为赞同,他也险些被江向笛的相貌给迷惑了,对方一定是傍上了什么有钱有势的画商,才获得了参加画展的机会!

他说:“我和江少的一样,我也想让人永远不能出头。”

挂了电话,聂济喝了两口酒,刚准备上台蹦迪,就听到旁边的朋友结巴着叫住他:“聂哥,你、你被反超了……”

聂济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可能!”

最先是金银花画展被各大媒体前后报道,全篇文章都是溢美之词,甚至连附带的图片都精美绝伦。

靳北请的宣传团队不是吹的,媒体新闻稿一发布,不止圈内各地知道了这个消息,连圈外的人都刷到了关于画展的新闻。

其中一条个人采访被转发的最多,画面不过一分钟,被采访的显然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素人,一个很年轻的男生,面色平静,嘴角笑容淡淡的,也没有羞赧,眼神却很温柔。

“我的天这个小哥哥太好看了吧,素人不化妆这是真实存在的吗,简直比画还好看!”

“声音好好听啊,又清又域,我石更了。”

“我要看他的画,快告诉我是那幅,金银花画展,我已经买好票了!”

“快来美术论坛解锁神仙小哥哥啊!”

“六年了,爷青回”

眼看着流量暴涨,关注度上升,宣传团队的人员却收到领导的电话:“赶紧去把视频撤了,知道你们拍了谁吗……好吧我也不知道,出圈也不行啊,上头不允许!谁不允许?老板啊,哪个老板?靳总本人啊!”

工作人员赶忙一一联系媒体删除,把删减后的视频再放上去,这次画面只放了一闪而过的人像,其余只露出江向笛的一只手。

等视频清理完,已经是早上了。

日光照进窗户,江向笛睡饱了,他的状态不错,便起来去给自己做早饭,边接语音通话。

宋宁:“江哥昨天晚上九点,还是倒数第二十名。”

曹奕然:“现在你已经在正数二十名了。”

江向笛看着他们一唱一和的,开玩笑道:“你们别给我买票了。”

这是不可能的,金银花官网现在由靳氏集团旗下专门的计算机公司打理,异常账户和水军都会被抓出来。

曹奕然说:“哥,是大家都很欢迎你回来。”

曹奕然说的不假,少年在哪里都该是意气风发,当年惊艳整个美术论坛的落梅的出现,也成为那一代初入这个圈子的人的不可磨灭的记忆。

所以他们当即组织了投票,再加上江向笛出圈一晚上的热度,所以才反超了聂济的排名,挤入前二十。

江向笛便上网看了视频,盯着屏幕上自己的爪子沉默,宋宁说:“昨天晚上有完整视频采访的,被撤掉了!”

江向笛:“……”

他忽然不太确定这个风格是不是靳北能干出来的事了。

-

因为宣传的成功和出圈的热度,纸质票很快售罄,画展的预约量直线上升,迎来了人流的巅峰。这不但昭示着项目的成功,还给画展内的作品带来了更多的名气,美协内部成员已经在讨论延期展馆的计划了。

第三天的时候,小唐和她男友在下班后去了画展,因为是江向笛送的票,即便感觉会无聊她也想来。

但看到排队人群后,小唐咂舌:“怎么人这么多?”

不过大家都很秩序。进去后,小唐听到周围的人的谈话:“这个人真的有你们说的那么厉害吗?别是什么营销包装啊。”

“我小伙伴说的,他的画像是能抓住你的心。”

“怎么可能有这么厉害的非专业出身的画手,还是个新人,我不信。”

小唐也忍不住过去,进了展览室,一眼便看到那层堆叠的乌云,带着沉重压抑的黑色,却显得异常有层次感,而下面高耸入云的建筑,刹那间显得渺小而让人担忧起来。

画很有感觉,小唐转头看向右下角的名字,顿时一愣。

这怎么跟她江哥是同名同姓??

很快,江向笛就收获了对方的一连串感叹号。

他觉得有些好笑,却在下一刻敛了笑容。

因为邓萱就坐在他对面。

自从江向笛告诉邓萱自己离婚后,对方的确安静了一段时间,近期又偶尔给他打电话,说些琐碎的日常。

他这个不太靠谱的母亲,虽然做得不够好,好歹还惦记着自己的儿子,勉强分出了那么点单薄的关心。

江向笛问:“您最近又缺钱了?”

邓萱瞪他一眼:“胡说什么,我就不能来看看你?”

江向笛不信她的鬼话,照例给她点了甜品。邓萱看着自己这个成年的儿子,相貌好性子好,但是情感挫折怎么那么多,顿时她也感觉有些心酸。

邓萱说,“我想给你安排相亲,你正好现在有空,我给你联系一个好不好。”

江向笛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眸子顿时冷了:“我没有空,也不想相亲,没事我先走了。”

邓萱忙拉住他,好言劝道:“那行行,你陪妈妈坐一会儿。”

江向笛这才坐下来,邓萱有些感慨地说:“既然是自己的生活,总要干点自己想干的事。我就是看你自己一个人,不太放心,小江,你也长大了,可以多去做些自己喜欢的、让自己开心的。”

江向笛看了她一眼,邓萱眼角似乎多出来些皱纹,人也老了些,没有以前那样漂亮了。

邓萱的话似乎意有所指,她没有见过蒲望之,只知道江向笛有喜欢的人,连是否在交往也不清楚。

但做母亲的心思总是敏感的,她能隐约感觉到江向笛身上发生过的不好的事。

江向笛恍惚以为她是关心自己的。

他的亲人不多,能交心的朋友也就只有那几个。

直到邓萱忽然站起身,跟走过来的陌生男子打招呼:“来了啊,坐,不迟,我跟你介绍一下我儿子……”

江向笛唰的一下就起身,邓萱便拉住他:“交个朋友,坐下。”

她的语气严肃了些,江向笛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冷道:“我有事,你们聊吧。”

他真的是眼瞎了以为邓萱只是来简单地跟自己谈心。

见他态度如此决绝,邓萱也有些生气,她不打算逼得太急,只好把身边的人丢下,拎着包赶忙去追江向笛。

外头不知什么时候下了小雨,天色昏暗,江向笛一时间没找着方向,被追出来的邓萱赶上。

邓萱说:“江向笛,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了?!”

江向笛回头:“不是您说的,我已经长大了么?我想做什么,我就要做什么。”

邓萱大约是气急了,想要伸手打他,被江向笛拦住了,她气道:“所以你就擅自作主离婚?要是我早点知道育婴仓,你们要个孩子,或许你就能不那么任性了。”

江向笛眸中滑过一丝不敢相信,神色也慢慢变冷,连胸腔内都烦闷又觉得恶心,他抽出自己的手,准备上车离开,可没走两步,没撑住弯下腰吐了。

但他又没有吃什么东西,只是捂着嘴干呕。

以前反应都没这么大,大概是因为情绪波动起伏过大了,此刻江向笛怎么压也压不下来,几乎要把酸水都给吐出来了,连抓着电线杆子的手都用力的近乎发白。

邓萱直接给吓懵了,一时没多想:“你生病了?要不要去医院啊?!”

-

晚上的雨下的不大,江向笛身上还是沾湿了,他回到家里便直接去浴室洗澡,以免感冒。

时间不晚,江向笛洗完出来,心情也已经平静下来。

邓萱向来如此,以前不管他是因为他还小,后来因为他结婚了,对象的身份太高,邓萱不敢插手,生怕哪里不好得罪了豪门。

现在没了顾忌,自然是忍不住想动些心思了。

江向笛不多想了,他做了点吃的,休息会儿便去睡了,临睡前隐隐约约觉得肚子疼,便睡不着了。

他其实也有些紧张,毕竟前三个月还没过,要多小心,想了会儿,还是打电话给了靳北给他安排的那位家庭医生。

对方姓褚,江向笛见过一面,个头不高,四十出头,模样很和气,接到电话后很快就赶了过来。

“没什么问题,”褚医生简单检查了一下,“体温偏高,可能是江先生回来淋了雨,有点低烧。我给你挂瓶营养剂,睡一晚就好。”

褚医生又看了看江向笛的面色,唇色红润,很健康。

褚医生又把检查结果发给了靳北。

老板嘱托要重视江向笛,褚医生不敢怠慢。

然而收到江向笛不舒服的消息的靳北已经到了,他大概是刚从会议上下来,还穿着正式服装,只不过赶过来的时候发型乱了。

靳北看了眼情况,虽然医生说没事,但还是不敢放轻松,问:“不能开药吗?”

褚医生:“不能开药的,靳总,江先生年轻身体好,熬就行了。”

靳北垂眸看了眼在被窝里睡着的人,莫名觉得好小一个。

还没到凌晨,靳北便留下来守一会儿,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江向笛大概睡的不安稳,中途突然醒来,揉了揉眼睛。靳北怕自己吓到他,率先出声:“醒了?是我。”

江向笛缓了会儿,自己撑起身,看了他一眼,看起来还是懵的。

靳北:“你要喝点水吗?”

江向笛却说:“你过来。”

因为刚醒来,还有点奶音,反倒让这句冷硬突兀的话显得有些可爱。

靳北走过去,觉得以江向笛的性子,看到床边突然出现男性应该会直接……

江向笛扬起手抱住了他。

他的手臂没有怎么用力,只是挂在靳北身上。

像是确认气味似的,他皱着眉说:“臭,你怎么没洗澡。”

“这个时候你倒还记得这个,”

江向笛有些洁癖,以前上床前总会先要求洗澡,这一点靳北是知道的,“说你娇气你听不见。”

江向笛还真没听见:“真的不是梦啊。”

靳北被他带的弯下腰,闻到淡淡的奶香:“不是梦又怎样?”

江向笛垂眸想了想:“会很高兴。”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第44章
热门: 众圣之门 欲望乡村 妖道至尊 双程 笼子里的他/生来被爱的他 九州·秋林箭 全民皆萌宠 咸鱼老爸被迫营业 三线轮回 深空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