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上一章:第41章 下一章:第43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不过现在江向笛看着很难受的样子, 靳北也生不出别的心思来。

他伸手摸了摸江向笛的背脊,江向笛缓过来,转身去了洗手池边,声音暗哑, “你怎么跟我过来了?”

虽然靳北知情, 但这情况发生在自己身上, 江向笛还真觉得怪羞耻。他不太习惯这种把脆弱的一面展露在别人眼里, 这跟结婚时候的乖巧听话完全不一样。

手里温热的触感一下子消失, 靳北怔了怔:“看你脸色不太好。”

他去抽了几张纸递过来,江向笛垂着眼, 没看他:“谢谢。”

靳北这时候才有点他怀孕了的真实的感觉, 以往江向笛都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不过对方忍耐力太强,这次在餐桌上中途离开, 一定是难受到了极点。

怀孕怎么这么麻烦啊。

靳北心情复杂, 说:“你不舒服, 我先送你回去。”

江向笛没有异议,他抹去了因为咳嗽逼出的泪花, 但他眼睛仍有点红,出门后被细心的小唐一眼看出来了。

再看一眼后面气势冷峻而面容冷酷的靳北,小唐心里一咯噔, 趁着靳北去车库取车, 叫住江向笛说:“江哥, 刚刚怎么回事,那个姓靳的欺负你了?”

虽然那人长得帅有钱看着还算绅士, 但也不能欺负她江哥啊!

江向笛一愣,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这回事,你怎么这么想?”

小唐:“他看着好凶啊。”

小唐很有女生的直觉, 江向笛也觉得自己记忆实在不太好,再加上近日来的相处靳北表现的很有风度并且堪称态度温和,他都快忘了靳北凶起来是什么样子了。

临走前江向笛才想起来把包里的画展门票给小唐,说:“有空可以和你男朋友来看看,应该会有趣。”

小唐有些惊讶:“你怎么有这个呀?难道江哥是个大画家?”

江向笛弯了弯眉眼:“你这么说,那未来的我一定会的。”

回去的路上,江向笛大概是状态好多了,难得有些精神,开口最先说的却是公事:“靳总,画展门票可以再给我几张吗?”

前三天的画展是限流的,所以都是限售纸质门票,之后便会陆续对公众开放,一共持续二十三天。

“你跟邓芸说一声。“靳北从后视镜里看到他垂头刷着手机,道,“现在不觉得难受了?真的不需要去检查吗?”

“需要吧,但是产检在下周末呢。”江向笛翻了翻备忘录,又抬头望向靳北的后脑勺,看见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你会觉得这样的我像个怪物吗?”

虽然这样的案例并非没有,只不过因为太过少见,所以依然无法被所有人接纳。

江向笛最开始打算瞒着身边的人,也是因为担心这个,别说今天的状况,一想到以后真要大着肚子,所以才忍不住有些惊慌地问出这句话。

谁也不是天生什么都不怕的。

靳北说:“你不要想太多。”

不咸不淡,大约是在开车的缘故,江向笛也不好多打扰他,有些无聊地靠在了车座上。

他不知道靳北知道他的事的时候的表现,所以也不知道靳北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他最开始瞒着靳北的原因,是因为觉得如果靳北不同意,那么他自然也无法单独留下孩子。

靳家这么大一豪门,后人怎么能被随意流落在外。

到了江向笛的小区楼下,靳北停车下去给他拉开了车门,江向笛后半程眯着眼睡了会儿,此刻正揉着眼挪着下车。

正懵着,江向笛感觉男人忽然弯下腰,冷冽熟悉的气息扑入鼻尖,然后就有一双有力的手臂穿过他的胳膊,将他抱了出来。

江向笛吓了一跳,他毕竟是一个一米七八的成年男子,又怕自己乱动撞着头顶,那让自己疼着大可不必,只好把头低着、几乎快要埋到对方的胸口去了。

“娇气。”靳北口上这么说,但觉得江向笛抱起来是真的好软,孕期体温也高,很舒服,简直让人不想放手。

江向笛没听清,伸手扒拉了一下凌乱的发,露出光洁的额头,眼睛眨了眨:“什么?”

靳北沉眸看他:“我说,晚安。”

平日里风度翩翩实际冷淡疏离的江向笛,又冷又飒带点狠绝的样子,或者是脆弱的仿佛能轻易折断,此刻迷迷糊糊却莫名可爱的江向笛,还有很多很多他知道和他不知道样子,不止于昔日的乖巧温软,都几乎……让他喜欢。

-

很快就到了画展开馆的日子,第一天因为有门票限制,来的人基本上大多是美术圈内的专业人士、以及各路媒体和当地领导,相反,真正的游客却不多。

开馆第一日不是假期,江向笛请了假,和曹奕然他们一起过去。

他其实也很期待最后展览馆的模样。

到了门口检票,曹奕然和宋宁已经到了。

“幸亏江哥给了我票,这票太难买了。”宋宁兴奋说,“我真的太期待了,不止童老和闻老的巅峰对决,我最想看江哥的画。”

画展第一天,部分入选的画稿都是保密非公开的,江向笛笑道:“那我可真荣幸。”

江向笛心情其实也有些激动,不止是因为他的画被摆放在里面,金银花画展的全部设计都是由靳北的团队带领完成的,他虽然不是核心成员,却也参与了这个工作。

而现在就能看到答卷结果了。

除了检票入口的游客人群,还有各方媒体赶过来,对画展进行报道宣传。

“怎么这么多记者啊。”宋宁说,“那家记者是外省的,我记得他们的标志,都是比较大的媒体公司了。不愧是靳氏集团,有钱又有权势。”

曹奕然买了饮料过来,三个人一起结伴进去。

入口处的墙壁上便挂着画,并不是非常宽敞,拐弯后便可以发现这里别有洞天,国风风格式的透着古朴的味道,大气而不粗糙,整体的风格也不会喧宾夺主,反而让游客们产生一种里头藏着宝藏、想要去探寻的强烈的想法。

连江向笛这个工作人员,面对最后的成果的时候都忍不住感到惊艳。

“这个设计好棒啊,这票好值啊。”

“场馆比画好看系列。”

场馆内灯光明亮,图画清晰,角下标注创作者的名字,环境十分安静。

江向笛不急着找到自己的画,而是来边走边欣赏,享受这种畅游别人思想领域的感觉。

其实最开始的设计便保证了作品展示的公平性,所有人的位置都足够让游客看到,而四个入口最后都汇总到了的中心位置,也就是童老摆放的作品的那面墙壁。

与排在第二位的闻自明的作品一起,这里是聚集人群最多、话题度最高的地方,相比之下,其他作品前都显得冷清至极。

无论是哪里,最先被追捧关注的、总是名望最高的。

“世纪大联合啊,从来没见到这两位大师的作品一起出现在画展上。”

“这一面墙简直就是美术界的全部江山了,他们应该是这个圈子现今的巅峰了吧?”

江向笛很久未见到闻自明了,画是他见过的,直面这么大一幅画的时候,依然能感觉对方的精神世界在凝视着自己,让他有种恍然隔世的触动。

虽然对方是自己的老师,但两人真正的师徒情谊不过一年时间。之后他所有的无忧无虑、被呵护宠爱的短暂时光,就随着蒲望之的生病入院而戛然终止了。

大概是想的太入神,江向笛被人撞的一歪,幸好曹奕然伸手揽了一下,“这里人太多了,我们可以过会儿来。”

曹奕然的声音从耳侧传来,江向笛抬头看了看,才发现这个昔日的学弟,已经长得比他高好多了。

曹奕然看了看闻自明的画,轻啧了一声,江向笛笑道:“你还在为老师不愿意收你为徒生气呢?”

曹奕然:“就是可惜。”

他差一点就和江向笛成为同门,闻自明却只收了江向笛一个徒弟。

-

另外一边,宋宁终于找到了江向笛的画,在一间展室里,里头只有三个人,其中一个男人高大而气质深沉冷峻,正是靳北。

他只看过江向笛的暴风雨图,却没见过这幅男女对望的图。

他画上的男孩女孩都带着笑容,虽然是夜晚,但月色落在树梢上,灯光都是温暖的黄光。站在路灯下的女生仰着头,男孩托腮往下看,仿佛没有经历过漫长的等待,而是相遇的时候一切都刚刚好。

饶是靳北不懂画,都能从意境感觉这是个爱情故事,也记得那个夜晚自己跑到江向笛家楼下的场景。

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江向笛这幅图,是意味着生活里有他吗。

“啊,找到了。”宋宁松了口气,转头又看了看身边这个格外严肃的男人,“你是画商,还是落梅的粉丝?”

靳北迟疑:“落梅?”

宋宁:“就是江哥,他在网上的作品,总是留有落梅印记,所以我们便这么叫他。”

女孩的裙摆上有一朵落梅印记。靳北点头道:“这样吗,他还有以前的作品?”

“有啊,江哥的三幅传奇之作,不过都是六年前了。”

宋宁心里一喜,正准备把手机打开给他看,门口突然走进来几个扛着相机的人,是媒体记者。

靳北让开了位置,媒体不敢拍他,有几个颔首打招呼:“靳总好。”

宋宁:“???”

饶是不认识人,也知道和S城美协合作办展览的靳氏集团的名号。

靳北问:“然后呢,为什么是六年前,他后来不画了吗?”

宋宁挠了挠头:“这,我不知道啊。”

上一章:第41章 下一章:第43章
热门: 天城·海城 恋爱洗牌 荣耀魔徒 穿进万人迷文后我股价暴涨 狩猎花都 他穿了回去 嬗变:杀戮者与推理者的顶级较量 夫愁者联萌 缥缈·阎浮卷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