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第40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江向笛的睫毛颤了颤, 似乎还没醒,靳北收回手,手背从对方的脸颊上擦过, 触感细腻。

这才惊动了江向笛,他睁开眼。

靳北忙移开了点,说:“我这里不是免费公园, 可以随便让人进来采风的。”

江向笛刚醒,有些懵,他抱着毯子怔了片刻, 道:“怎么,靳总还要收参观费吗?”

靳北:“你身上的毯子还是我的。”

江向笛大约是第一次见到这样不讲道理的:“……那你要什么。”

靳北:“在这里陪我一会儿。”

江向笛微愣,他把身上的毯子拨开, 下去收拾了下东西, 后面的头发大概被压了, 有些翘起来。

江向笛的背影清瘦, 穿着宽松,如果不是偏高一些的体温,看不出来有半点怀孕的模样。

他整理完了东西, 准备要走, 靳北拦了他一下, 江向笛便想起来这个男人的要求,说:“我有点饿了,去找点吃的。”

这幢写字楼的配置很高, 有专门的生活区,有个小厨房,冷冻仓内还备有生食。

江向笛没想到靳氏集团内居然有这么人性化的一面,他愣了愣:“我可以借用吗?”

靳北:“公共区域, 员工共享的。”

江向笛不是员工。靳北还没说话,江向笛便说:“但是,做给老板吃总没错的。”

靳北愣了愣。

江向笛进了小厨房,他看了看,找到一些小米和一袋新鲜的面粉、还有鸡蛋和还算齐全的调料,煲粥的时间比较长。江向笛先用面粉摊了几个薄饼,像纸一般薄,散发着香味。

里头太小,靳北没打算进去添乱,他坐在外头的小餐桌旁,隔着玻璃看到江向笛的背影,头一次生出了不想回去加班的念头。

工作有什么好,能有人好看吗?

自从离婚后他便很少见到江向笛昔日乖乖的样子,除了那几次和孩子有关的难得流露出来的脆弱时刻。

而随着越来越多生活里的相处,可以发现江向笛平日里话不多。他相貌生的过分的好,身姿挺拔,嗓音清冽如山泉流淌,有时候是会给人冷淡的感觉,与乖乖软软相反,好像极重情、又极绝情。

时针滑过九点一刻,靳氏集团最后一批加班的员工下班,却在经过生活区的时候,闻到一股诱人的香味,让人忍不住停留。

大家原本急着回去的心思慢慢改变,似乎觉得劳累了一天的自己应该来个加餐犒劳自己。

而生活区内的小餐桌旁,靳大总裁眯着眼尝了口鸡蛋饼,软而香,恰好满足了忙碌了一天饥肠辘辘的胃,他淡声夸奖:“不错。”

江向笛挑眉,以前做了一桌菜给这人吃的时候,对方总是喜怒不形于色地矜持点头,似乎吝啬于一句赞扬的话。

不久前靳北跟他说怀念自己做的饭菜,神色真诚不是作伪,倒让江向笛有些讶异。他以为对方对食物不存在喜欢和不喜欢。

他的手艺没说的那么好,而且靳北尝过世界不少珍馐美味,一个材料简单的鸡蛋饼可能都不足万分之一,此刻觉得过分的好吃完全是因为肚子饿了。

一小盘鸡蛋饼很快就吃完了,江向笛的小米粥还没煲好,靳北说:“我要不要带你去公司看看?”

江向笛没有异议,权当这是在散步消食了。

此刻该下班的员工基本上都下班了,公司上下都很安静,不少办公室灯也关了,而且除了配置高一些的设备和更宽敞的办公室,本质跟江向笛他们杂志社的环境差不多。

没走两层,江向笛就觉得有些无聊,便拐回来了,他的小米粥时间到了。

热腾腾的,冒着雾气,但因为量不少,江向笛便又分了点给靳北的助理邓芸、以及几个还在的高管层。

靳氏集团的高管层放在外头也是非常厉害的人物,毕竟需要维持这个庞然大物的运转,必然也不是些没有真材实料之人。

靳北轻声哼了哼。

邓芸听到了,手一抖,往江向笛看过去。

江向笛接到她的目光,说:“太多了,我们两个也吃不完。”

‘我们’这个词成功让靳北满意了,他收回目光,慢吞吞吃起了面前的小米粥,厚薄刚好,入口细腻滑润,很能给人享受的感觉。

江向笛抬眸弯眉道:“靳总,这下可以抵偿我的参观费了吧?”

他也不是白来蹭地方的。

靳北看向他,江向笛的茶色眸子似乎折射了灯光,十分明亮,带了点邀功和得意的小喜悦,显得莫名可爱,让人想要伸手勾一勾他挺而白的鼻梁、和亲吻微抬的下巴到、没入衣领的颈脖的优美曲线。

“当然可以。”

-

金银花画展准备在即,画稿的召集已经彻底结束,除了本地美协和美术博物馆的作品会被展示在画展上,同时还有来自各地美术机构的画稿支持、以及个人画家的参与,总之是个隆重的盛宴。

江向笛提前一天接到曹青山的电话,是接他去画展前的画家茶会,同时这个茶会上也会进行作品评级以及作品摆放位置的断定。

曹青山说:“小江,你一定要过来啊,虽然可能见不到咱协会第一人物童老,但起码刷个脸熟。”

江向笛觉得颇有道理,便去了。

茶会不用准备正装,他穿的休闲,跟着曹青山早早地到了,一同来的还有刚回国的曹奕然。

曹奕然愁眉苦脸地说:“江哥,我觉得我交上去的作品太差劲了。”

江向笛说:“如果你自己都无法认同,那该怎么让别人欣赏呢?冷静点,如果太差劲了,就根本没人会看你。”

曹奕然:“……”

江向笛也是在截止日期前交上去的作品,因为他有两幅画的位置,暴风雨图一张不够,他手边只有那张对望图,便一起交上去了。

他自认为自己没什么名气,也不会丢脸,心态还算不错。

曹青山过来说:“小江,你怎么就坐在这里,不去前面看看?”

江向笛摇摇头,说:“我是新人,还是谦逊一点比较好。”

他说的在理,曹青山便没有强求,而是带走了曹奕然,曹奕然是他的侄子,有着血缘关系,再加上曹奕然在国外就参加过比赛了,因此把人带去见一些已有名气的老前辈也不出奇。

江向笛虽然低调,但相貌出众,也有人过来搭讪,问起他的专业和师门,江向笛不是美术专业出身,便没有提读的大学,只道:“老师也没有门派,也没有加入什么机构协会。”

那些人便悻悻离开了。

不一会儿,门口似乎有人进来了,一阵热闹的声响传过来,引的在随手翻看美协历史的江向笛都忍不住望过去。

他这边都是些美术界新人,来的青年似乎名头颇大,围着不少同伴,五官端正,气宇轩昂。

曹奕然惦念着江向笛,很快回来了,说:“那应该是最近的比较有名气的新人,叫聂济,不少人都说他是新锐画手。”

江向笛压低声音:“比你还厉害吗?”

曹奕然眉头一跳,转头看向江向笛,这个年轻男人声音轻轻的、却像是羽毛一样飘在心上。

曹奕然顿时觉得自己不能输:“那当然,我肯定能赢他。”

江向笛:“为什么这么说?”

他话音刚落,那边传来声响:“这就是聂济啊,他是我们当中最能获取票数前五十的人。”

江向笛顿时懂了。

哪里都避不开排名和高下比较。

大概是都要做爸爸的人了,他觉得自己跟这些年轻人心态不太一样。

争论并未停止,大家很快就转移到别的方向去了——

“听说了吗,这次画展会展示闻老的作品。”

“闻老?是闻自明老先生吗??我可崇拜他了,听说他从不收徒。”

“对,特别厉害的前辈了。但是咱们美协第一童老也会参加,不知道他们怎么分个高下?这作品位置不排好,得罪了哪一边都不行啊。”

曹奕然听了听,转头问江向笛:“闻老也来?”

江向笛摇头。

他的这位老师本事是高,就是常年神龙见首不见尾。

而在茶话会的另一小包间里,靳北也到了挺久,在核对画展所有参与人员的名单以及作品摄影图。

“总计两百幅,全在名单上了。”米洁是这次合作的负责人,说,“这是调查意愿表排下来的意愿结果,剩余的空位可供招募的新人选择。”

不是所有观众愿意看到每一个角落,一个好位置决定了能被多少人看到。

靳北:“不着急,先放放,我有个小朋友。”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第40章
热门: 守你百岁无忧(快穿) 我可能是条假人鱼 [综英美]克拉克成为富翁后总想辞了“超人”这个兼职 麻:麻风病和拆迁,都是瘟疫 我捡的小狮子是帝国元帅 密室之不可告人 国产英雄(我的邻居是女妖) 九州缥缈录6豹魂 走近不科学 港娱1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