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最开始开心的情绪过去, 黄医生立刻回过神,一头雾水地看向靳北:“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把人送过来干什么?”

他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高大俊美的男人,有一双乌沉沉的眼睛, 此刻的神情有几分迷茫和错愕,但气势却是极矜贵又迫人,薄唇一抿, 便显得又冰冷又凶。

靳北面上镇定无比、不发一言,全靠昔年的教养撑着,只有他垂在身侧的手微微颤抖蜷缩, 显示着内心如滔天巨浪的不平静。

黄医生觉得对方应该是那类拥有极大权势之人,他虽然不认识对方,但医生工作接触各色的病人, 因而也见过不少豪门中人, 便道:“你进来, 我跟你聊会儿。”

靳北此刻虽然懵着, 但好歹没有失态地大喊大叫,只是反应迟钝了些,差点被椅子给绊倒。

黄医生想到这两个新手爸爸, 有些担忧地叹了口气, 问:“你是患者前夫, 你们怎么离婚的?”

靳北:“他提的。”

靳北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理清楚思路,他看了眼手表, 确认了时间,没管手机屏幕上的信息通知,犹豫了下,竟然有些惶恐地开不了口:“……多久了?”

医生:“九周, 两个月多。”

那就是离婚前不久了,靳北冷静下来,想起来是那次宴会回来晚上,家里没套。

以往也这么胡闹过,但没见出现这样的情况,偏偏在两人离婚后,别说靳北了,江向笛自己也不会想到会如此戏剧化。

黄医生皱了皱眉。他刚刚很高兴,完全是因为胎儿很健康,这对医学以及生命研究领域无疑是件好事。

站在医院角度上来讲,黄医生自然支持,他将手里的检验结果单子给靳北。

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靳北又怔了怔。

并非没有例子,但太少见了。

他也从来不知道江向笛会有怀孕这个可能性。

医生也不急着解释,等他看完了,才说:“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孩子的存在,现在时间已经不短了,刚刚检查出来的状况很不错的。而且打胎对身体的伤害无疑是巨大的,我觉得你们最好慎重考虑一点。”

靳北明白了他的意思,无比混乱的头脑在此刻只有一个想法,他说:“我先去住院部。”

住院区域非常安静,因为医院上头的重视,江向笛被安排在一间单人小病房,虽然比不上vip级别的,但环境整洁干净,设施齐全。

有值班的护士小姐姐过来打针,“哪只手?”

“左手。”江向笛声音低低的,白皙好看的手递了出来后便闭上了眼睛,像是很害怕打针。

青年浓密的睫毛轻轻颤抖,手指细长,看起来很瘦,但生的真好看,是那种细致的长相,因此仿佛一个大男人害怕打针也并不违和,护士忍不住说:“我会轻轻的。”

针尖带来轻微的刺痛感很快过去,江向笛道谢,垂眸的时候莫名温柔。

护士小姐姐脸一红,给他调了下高度便离开了。

江向笛调暗了些灯光,他半靠在枕头上,他还是很不习惯医院刺鼻消毒水的味道,更不习惯打针。

他记忆中打针的次数很少,上学之后就几乎没有,难得生病了也是吃药,此刻成年了,却来医院躺着打针了。

江向笛看了眼自己摔碎的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原本的疼痛的感觉也消失了,他放心下来,药剂又有安眠的陈分,顿时觉得困顿极了。

他来之前跟靳北说过了让他回去,至于其他的,江向笛也没有精力去想了。

大概是睡的沉,又或者是靳北来的时候推门的声音比较轻,没有惊醒江向笛。

靳北看了看病床上的人,睡颜安静,手背上还在输液。

江向笛的手很白,青色血管都能看见,此刻被挑起来,看的触目惊心,又让人莫名觉得极为脆弱。

他不敢碰,便绕到一边,小心碰了碰江向笛被子外头的手,有些冷,手心还有些红,是用了砸门力道后留下来的痕迹。

从外表来看,江向笛和平时没什么不一样,完全不像个……

震惊之后再见到人,忽然感觉到了心底一丝异样的感觉。

靳北想了想,便将对方的手握在手心里,触感细腻,也慢慢变得温热,江向笛安稳地睡着,毫无察觉。

他眸子微微眯着,仿佛占有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

日光照进病房,江向笛起初睡得沉,后来断断续续做了些不太愉快的梦,被惊醒了。

他睁开眼,缓了会儿才看清坐在椅子上垂头看报纸的男人。

模样熟悉,江向笛闭了闭眼,清醒了些,才爬起来。

靳北注意到了他的动静,把手里的财经报纸放下,起身去倒了杯水,“先喝水。”

杯子里的温度刚刚好,江向笛润了润喉,他一晚上补足了睡眠,此刻精神不错,道:“你怎么在这里?”

他的神情有些迷茫,但惊讶的语气让靳北皱了皱眉:“你说离开我便会离开?”

他昨晚守到凌晨、江向笛输液结束后才离开了一趟。休息的时间不多,因而此刻的声音暗哑低沉,听起来反倒让人觉得冷。

江向笛觉得他此刻的心情莫名不好,他也气势不输地仰头看回去。

站在病床一侧的男人微弯着腰,垂眸看他,眼瞳漆黑如夜,沉沉的,忽然伸手揉了把江向笛因为睡觉而翘起来的头发:“别想甩开我。”

相当霸道。

连江向笛都愣了愣。

刚巧医护人员开门进来,说:“两位先生,治疗费用已经支付了,好了的话请尽快离开,我们需要打扫。”

江向笛一愣:“我没付啊?”

他顺着对方的目光望过去,正好对上靳北的眼神,似乎没休息好,眼里有红色血丝,不过看不出来疲惫,只是气场愈发强悍,像是捍卫领地的炸了毛的猛兽。

哪里不太对。

他心中隐隐约约有个猜测,不过似乎不是很意外,以靳家的权势,想要知道他在市医院里的就诊情况还是很简单的。

靳北说:“我出去一下,你别乱跑。”

江向笛:“……”

他下床去了趟卫生间,小腹已经不疼了,回来的时候收到警察局的电话,请他去做案情的笔录。

他的手机电量不知道怎么已经被充满了,江向笛又看了眼短信,基本上都是赵心言的疯狂轰炸,最后一条是让他先忙,给他请了假。

很快靳北提着早餐回来了,江向笛想了想,没拒绝,吃完了两人便直接去了警局。

因为时间比较早,江向笛先去了休息室,看到小唐和她男朋友也在,他问道:“怎么样?”

小袁说:“心理测试做了,问题不严重。”

小唐也笑着说:“幸好小袁晚上一直陪着我,现在没什么事了。”

江向笛感到身边的男人走近了些,低声说:“我昨晚也在。”

江向笛一愣,明白他是在说在自己身边。

小唐这才往靳北那边望过去,特别高特别帅,是昨天差点被她误认为对江向笛心怀不轨的男人。

虽然从某种程度上也没认错。

不过因为昨天的经历,小唐对靳北比较信任,只是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也不太敢开口。

片刻后,有人进来领江向笛去了解情况,主要是描述当时发生的情况,警局的人和和气气的,倒是对靳北有些敬畏。

但很快,穿着制服的男人看着江向笛的眼神也有些敬畏,又瞧着对方的身板实在是有些瘦弱,说道:“见义勇为,回头给你颁个小旗子。回去也别担心,这个姓薛的昨天晚上没撑住,全给说出来了。按罪行来看,坐牢不可避免了。”

江向笛一愣:“他全承认了?”

薛强是杂志社合伙人,背景不小,人脉肯定也不弱,怎么一晚上过去,就结束了?

实际上薛强实在是怕靳北,更怕江向笛,两人合起来一块儿,还是里头呆着安全。

问话结束后,江向笛走出来,刚好遇上杂志社的主编。

对方面容憔悴,面色复杂地看了看他,“我是在场人员。”

不过当时她没做什么,但算是知道薛强有行为倾向和动机却没有阻止,也被问责了,至少是不可能回去工作了,所以看到江向笛,有些感慨。

她问:“你知道我是得了谁的授意吗?”

江向笛角度微顿:“不想知道。”

他回了休息室,小唐还在等他,从包里拿出了那件江向笛给她披上的外套,说:“真的谢谢你啊江哥,你太好了。以后你说什么,我一定帮忙。”

江向笛摇了摇头。

遇到那种事,谁都会帮忙,更别说小唐待人真诚直率,江向笛跟她一起工作近两年,很信任她,把她当自己妹妹看待。

小唐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外套,道:“衣服我没洗,不如我洗完再给你……”

她有些犹豫,江向笛的衣服抱着香香的,舍不得。

话音刚落,旁边的人伸出一只手,拿过衣服展开,披在江向笛的肩膀上。

小唐:“……”

靳北的眸色幽深,语气冷淡:“走吧。”

江向笛便只好安抚了伤心的小姑娘两句,把外套带上了。

停车库在建筑的背面,此时人少,车库附近不见一人。

江向笛联系了一路靳北的反常表现,便猜测对方应该知道了,豪门里头什么情况他不清楚,靳北那么强势的一个人,不知道对孩子是什么态度。但江向笛一向是做了决定便不会改变。

到了车边,江向笛按住车门,微抬着眼看着男人,说:“昨天晚上你在医院里。”

靳北语气沉着:“准确来说,你睡着的时候我也在。”

他的眼眸里像是藏着风暴。江向笛直起身,指尖扣着车门,眸子微眯,“离婚之后发生这种情况,我也很意外。我们可以商量一下……”

话音未落,靳北伸手摸了摸他的鼻子。

江向笛忘了接下来要说啥。

树叶间的光点落在他挺俏的鼻梁上,随着风移动。

“那你为什么一早没有告诉我?”

靳北说完,抬起手撑在车顶上,恰好把江向笛围在了车和车门之中,“这样了还去逞什么强?多危险知道吗?”

他的语气有些生气,没想到被一顿教育的江向笛摸了摸鼻头,眼睛眨了眨,“那我……先认个错?”

靳北大概看不得眼前有乱动的东西,抬手扣住了江向笛的手腕,看到对方茶色眼睛里印出他的模样,神色带了点迷茫。

靳北说:“你不用认错。但有一件事你必须要记得,我最后悔的是跟你离婚。”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热门: 诟病 小姐,不凶 血色翡翠城 这重生好像带BUG 踏天争仙 史上第一混搭 七日逃生游戏[无限流] 我真的不想靠脸吃饭 魔君食肆 极品上门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