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第30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因为后一句话, 靳北离开的脚步一顿,问道:“江向笛喜欢这个?”

他丝毫不关心家里是多一盆还是少一盆仙人球。

吴阿姨想了想,说:“对啊,我记得有一次江先生发现那盆仙人球生病了, 还特意去买了药水喷洒。他做事特别细心、还有耐心, 我第一次见到那么细致的男孩子。”

她这么一说, 靳北的注意力彻底从古怪的家里消失的仙人球上转移了。

他也丝毫没有想到仙人球会被江向笛搬家带走的可能性。

简单地吃了晚饭, 靳北接到靳伟城的电话,靳伟城说:“你马上来我这里一趟。”

靳北很少违逆他的这个爹的要求。年轻时候靳伟城和他一样强势又独断,但靳北那时候很弱小,半点反抗不过他,无论什么叛逆的行为都会被靳伟城直接镇压。后来靳伟城老了, 放权更多, 管教也少了。

靳北:“我要去赶飞机。”

“我问过你助理了,飞机在一个小时后,来得及。”靳伟城说,“朱老太爷亲自过来了, 想要跟你和解朱园那件事。”

靳北便只好过去一趟,进了大厅,就看到靳伟城在跟一个面容苍老的老人打牌, 旁边还坐着一个年轻男人, 正是姚锦。

靳北眉头微皱, 颔首跟朱老握了个手, 朱老介绍说:“这是小姚。”

靳北看了眼靳伟城, 对方眸色沉沉,一如既往地面色严肃而冷酷。

姚锦似乎十分地怵靳伟城,几乎不敢与他对视, 跟别说参与对话了,他心里也有些后悔自己去恳求让朱老把他带过来了。

靳北说:“老太爷,您坐着说。”

朱老道:“哎,你们别怪我带着小姚过来,我家老大卧病在床,老二不懂事,尽在外头惹事,整个家啊,就只剩下我和小姚一老一弱。”

他的目的很明确,给朱园求个情,让靳家放过他。

靳北早预料到会如此,他之前动手,便是与朱家彻底撕破脸,如今朱老先代表朱家先服软,他不会拒绝。

他强调道:“老太爷,这件事,是朱总先冒犯了江先生,这同时也是对我和我家的一个很大的侮辱。我不想再看到这样的情况出现。”

他换了称呼,没人察觉。只是其中重视的意思,让大家心中微惊。

没几句话,朱老便告辞了,姚锦跟在他身后,注意力却频频落在靳北身上。

靳北除了最开始的时候看了他一眼,后来便没再看他。

靳北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姚锦也只是隐约感觉他没有以往那样明显的冰冷淡漠了,反而气势更足,有了权势和真正的实力,更厉害了。

而靳家的房子还是原来的样子,花园水榭,连门口的草坪都还是那个样子。

姚锦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准确来说是在这里做一个女佣的孩子,每天要做的就是干完活、然后去找这状冷清大房子里的、模样冰冷不爱说话的少爷。

姚锦跟着朱老上车回去,老太爷咳嗽了几声,说:“你非要跟着我干什么呢?豪门里头最缺的就是情谊,你那点跟靳总小时候的情谊,也就只够让他在我面前给你说一句话。”

姚锦说:“老爷子,我记得我现在是朱家人。”

朱老咳嗽了下,没接话。

姚锦习惯了对方有些轻蔑和嘲讽的态度,非常明确自己在朱家的定位不过是朱家老大的配偶和孩子的父亲之一,虚名看着响亮,实则什么也不是。

他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从手机里翻出了跟朱园的消息记录,找了一下,把江家那位人的电话号码存了下来。

-

接到曹奕然电话后两天,江向笛一直在处理他的那幅对望图,进行完善处理。

看着心中所想的场景在笔下诞生、是一种非常美妙的享受。

他好像找回了那一点近乎偏执的坚持,那种曾因为蒲望之离开而被磨灭的希望。

忙完后时间已经是傍晚了,江向笛也来不及收拾,随便找了点吃的便赶去机场。

曹奕然上飞机前给他发了消息,确认了时间,还说有惊喜带给他。

江向笛不信,但曹奕然非要说是一个天大的、绝对的惊喜,让他也忍不住有些期待了。

他赶到机场后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进去后却看到飞机延误一小时的通知,便坐在旁边的座位上打算等一会儿。

大概坐了五十多分钟,江向笛起身再去看大屏幕,上面显示延误时间还剩半小时。

“……”好吧,江向笛又坐了回去。

外头的天色已经慢慢黑了,江向笛低头看手机的时候,觉得自己有点饿。

他抬头看了看,出口处亮着灯,有人陆陆续续走出来,江向笛不想过去挤着人,便在外围等了一会儿,人们都纷纷露出笑容,脚步欢快地离去。

直到出来的人慢慢变少,地上落了个不知道哪个小朋友丢的小气球,时间从喧嚣的热闹转变为寂静。

江向笛走到栏杆旁边,正想着怎么给曹奕然发消息。

就在此时,落在人群最后的靳北缓步走了出来,大概是为了避开刚才拥挤的人流,他拎着小行李,手臂上挂着一件西服,又高又有气势,薄薄的眼皮一抬,恰好跟江向笛对上。

江向笛目光很安静,茶色眼睛仿佛藏着流光溢彩般明亮,表情有些惊讶。

靳北停下脚步看他:“江向笛,你怎么在这里?”

江向笛觉得他有些明知故问:“等人啊。”

靳北心里一咯噔,不过也没多想,江向笛并不知道他的飞机,只感概江向笛的人缘比他想象的好许多,竟然还有国外的朋友。

他眯眼看了看屏幕上唯一一架飞机延误的时间,问他:“你等了多久了?”

“一个半小时。”江向笛想了想,“也还好吧,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有些担心。

靳北却皱了皱眉,说:“走吧,我稍带你一程。”

信息可能存在不及时传达,但一般这种情况在朋友之间,便没有多大必要等待了。

江向笛一愣,不明白话题怎么就变了。

靳北拍了拍他的手臂,眸子微眯,莫名让人觉得强势,语气也是低沉认真:“既然你没有等到人,那便跟我走吧。”

-

片刻后,两人坐在机场餐厅区。

江向笛是真的饿了,他不挑食,最后还把一份小玉米棒拿起来吃了。

他吃饭的时候没声音,不怎么说话,和以前在饭桌上异样,速度看着不快,但没过一会儿,餐盘就空了。

靳北面无表情地看着桌上的餐盘,又看看面前的人,无奈勾了勾唇:“原来你跟我走,是为了过来蹭饭吃?”

江向笛当时鬼使神差就跟人走了,经过餐厅区闻到香味,就走不动了。

此刻他垂眸专心吃东西,显得无辜极了。

靳北问:“你等的什么朋友?”

江向笛想起来金银花画展还没有办,作品报名应该还没有截止,道:“我的一位画家朋友,叫曹奕然,之前一直在国外留学,现在想来这边好好发展。”

江向笛在这个领域有朋友,靳北了解了来龙去脉,又看江向笛表情诚恳,应该确实是普通朋友的关系,顿时觉得自己大概敏感地过分了。

靳北看江向笛吃饱了,表情轻松,话也有些多了,他问道:“什么时候认识的?”

“挺久了,高三暑假学画的时候,不过见面次数比较少。”江向笛填饱了肚子,收拾了东西站起身,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再过去看看。”

靳北伸手按住他拿桌上手机的手,眸光有些危险:“吃了就走?”

江向笛一愣:“那我先去结账?”

靳北面色微沉:“坐下来,等对方到了给你发消息。”

外头等候区乱七八糟都不知道是什么人,他不放心。

而且一想到对方让江向笛等了那么久,江向笛还半点不考虑自己的感受,他就更加不开心了。

等的时间太长了,直接走好了,为何要去继续这个都没有合同和凭证的约定呢?

江向笛怔了怔,靳北应该是在说让他考虑自己的感受,很多时候身边的人都希望他去怎么样,而很少问他:你想不想去,你累不累。

他把手机抽了回来,说:“好,那我只等个十五分钟,人再没来,我就走了。”

靳北见劝不动他,没说什么,给江向笛留了个靳家司机,自己先回去了。

十分钟后,曹奕然终于落地了,见到江向笛便疯狂摇手,冲过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热情地差点直接把江向笛撞倒。

曹奕然说:“江哥,抱歉抱歉,让你久等了。你真的太好了,我飞机拖延时间太久了,我都担心你走了。”

他又背包又提着袋子,江向笛帮他拉行李箱,两个人去打车。曹奕然看了看靳家的司机和车,说道:“哥,这该不会是辆黑车吧?!”

江向笛:“……”

上了车,曹奕然还在说:“你看这车的坐垫,这壳子,我又不是傻的认不出来这有多贵?!”

江向笛认不出来,他只知道坐着的确很舒服。

但曹奕然很快就忘了这件事,他简单说了下留学这几年,其实他已经算是小有名气的画家。

听说江向笛要去参加S城的金银花画展,曹奕然面露欣慰:“哥你能想通、放下就好。”

曹奕然认识江向笛早,自然知道以前的那些事,不过不清楚细节,只知道江向笛喜欢的一个人突然离世,遭受重创后离开美术世界,之后又听说江向笛结婚,总之仿佛是沧海桑田,非常戏剧化。

江向笛结婚的时候曹奕然就在国外,没能赶回来,但还是一阵难过心碎。

江向笛跟他认识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男朋友,是最意气风发、勇敢无畏的年纪,凭借天赋和作品俘获了圈内不少人的赞誉,包括曹奕然,发自内心的敬佩后随着一点一滴的相处渐渐变了味道。

只是当时江向笛情绪一直很低落崩溃,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对。

直到最后曹奕然出国深造。

曹奕然说:“那时候没能陪在你身边,真的很抱歉。”

“你不需要说抱歉啊,这跟你没关系。”江向笛说,“有没有决定接下来要去哪里?”

曹奕然:“有,已经约了一家工作室的面试,准备先找工作拿份稳定的收入。顺便想试试加入这里的美协。”

江向笛:“你在国外已经有点名气了,没问题的。”

曹奕然笑了笑,突然伸手解开背包,从里面拿出一幅画卷:“我差点忘了,这是给你带的惊喜,闻老师给你的礼物。”

这个惊喜是真的惊喜。大概画家们都喜欢游山玩水,闻自明便喜欢旅游,常常见不到人。

江向笛接到手里,入手厚重而带着纸墨的味道,顿时明白这是闻自明自己作的画,笑道:“你在国外遇见他了?!”

他抬着头,真的很开心,笑容明艳,茶色眼睛都亮亮的。

曹奕然:“对啊,不过是一个月前了,让我别提前跟你说,可憋死我了。他本来想在你过生日的时候给你的,但是没赶上,又得知我要回来,就让我带回来了。”

江向笛打算回去再打开细看,只是抚摸过角上的闻自明的签字,有些感慨。

因为江向笛要求,靳家司机先把曹奕然送回去,曹奕然下车的时候硬是给他塞了钱,还说:“钱不用找了,麻烦把我哥送回去,路上开稳点。”

司机先生无比惶恐地望向江向笛。

江向笛内心有一丝困惑,还是说:“收着吧,辛苦你送我们一趟了。”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第30章
热门: 我不做人了 金乌每天都在忙 王牌 挂职2 岁月间 人道至尊 我就是太平洋 今天十代目又吓到谁了? 超级军工霸主 末段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