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上一章:第26章 下一章:第28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个小区的楼房其实都不高, 江向笛住在五楼最西边的那间屋子。

靳北看了两眼,又把头垂了下去。

车座上的手机提示灯不断亮起,叶藏一句句酒后恋爱小妙招不停发过来。

带着一定要拯救自家兄弟的士气。

靳北跟叶藏最先聊的, 是那次江向笛搬家,叶藏说江向笛出了门就没有回头看一眼。

昔日爱的越深的人, 失望越大, 离开的时候也更很绝。

至于替身的问题, 叶藏说这可能只是个导.火.索, 还说:“你可能太着急了。人家跟了你三年,都没把你的心给捂热了,最后难过失望跟你离婚。你乍然这么一出现、跟他说我喜欢你。你换位思考一下, 换你你会信吗?”

这就有点说到点子上了, 靳北好像有那么点理解了, 问:“那就不追了吗?”

叶藏被问到了,但他思路很快就拐了过来,说:“你含蓄一点。”

两个大男人对视了三秒, 也解不出这所谓的含蓄一点,具体是怎么样的。

到最后的时候, 叶藏大约是醉酒顿悟, 问他:“你真的喜欢小江吗?”

这句话杀伤力比前面一百句都大,过于犀利,叶藏补充道:“你想啊,你们都生活三年了, 你那是习惯了对方的存在和付出、还是真心喜欢?”

-

明亮的白色灯光落下来, 这是江向笛买的新的台灯,白天和夜晚的光实在相差太大了,环境的不同, 会影响到他落下的画笔。

他作品还没开动,这两天一直在熟悉和构思。

他想画建筑,建筑最好操作,因为不需要带有浓烈的主观情感,更偏好冷静客观。

大概是很久没画了,江向笛有些手生,废稿落满了垃圾桶,他放下手里的笔,起身去喝了口水。

繁星满天,夜色落在窗台上。

他的小房子虽然小,但也配了个小阳台,江向笛拿了手机走出去,准备拍摄夜景发散思维。

他走到栏杆上,撑着台面,垂眸扫过,目光一顿。

不是他眼尖,实在是靳总那辆车锃亮又大,太显摆。

靳北一只手臂撑在车窗上,眼睛微抬,目光一如既往地锐利极了,眼神惊讶。

江向笛往附近望了望,这里是有什么生意伙伴吗?

他低头查看到来自靳北的消息:“你别走,呆几分钟。”

他看几眼便走。

江向笛一头雾水地低头望过去,靳北好像是真的什么也不打算做。

换做是在那三年的时间里,靳大总裁绝对会认为这是在浪费时间和生命。

俯视看过去,成熟年轻的男人靠着车,眉间有些疲惫,黑发散乱,他的目光平静,似乎在思考,也像是在享受这一刻的静谧。

这个动作其实有些孟浪轻浮,而靳北做起来却让人觉得他仿佛在进行一场漫长的等待。

没过一会儿,靳北再抬头的时候,窗户上已经没人了,他也没什么失望的情绪,便回了车里,等附近的代驾过来。

他闭眼揉了揉太阳穴,片刻,听到敲玻璃窗的声音。

靳北睁开眼,看到站在车外、穿着宽松睡衣、容色漂亮的青年,抬手礼貌地敲了敲玻璃窗。

垂着的眸子,是茶色的。

江向笛说:“你喝酒了?”

靳北酒量其实不错,但江向笛太多次见过这个男人醉酒和半醉酒的样子,面上看不出什么,耳朵脖子却浮着一层红。

靳北没想到他会出现:“没碰多少。”

江向笛伸手压住了车窗,手上夹着一张明信片:“头疼的话,可以去这家按摩馆,位置挺偏僻,找不到就问问当地的居民。到了后找一个姓梅的老太太。态度要诚恳,老太太脾气不太好,有什么就退让着点。”

靳北一怔。江向笛刚才看到他头疼地揉太阳穴了。

以前是靳北忙着公司的事没时间,所以江向笛才特意去学了按摩的手法。

他怎么学的,找的谁,期间经历了什么,靳北一点都不知道。

这些曾都是江向笛的生活,有他不知道的,他想不到的。

“湾上风华那里的家政阿姨每周来一次,干活很仔细,做饭手艺也不错。如果要你在那里天天住的话,可以考虑……”

他话音未落,靳北抬手抓住了他的手,用力一拽,江向笛瞳孔微缩,忙矮身弯腰,撑住了车窗。明信片从他手里跌落。

靳北声音低沉:“你知道你这样会让我想干点什么吗?”

因为靳北拽着他,两人挨得近,几乎好像江向笛再低一点就能碰到对方颜色极淡的薄唇。

终于跟着导航找到目标车辆的代驾小哥蹲在一边,表情又惶恐又期待。

江向笛茶色眼睛眯了眯,唇角压着,脸上没有任何笑意。

片刻后,靳北还是松开了他的手,就这么短短一分钟的时间,江向笛白皙的手臂上就被压出了两条红痕。

靳北很怀疑地说:“你怎么这么脆弱?”

江向笛面无表情:“那你要不要再试试我的拳头?”

“……”

靳北推开门,从车上走了下来。

江向笛没走,他又跑不过、也挣不动这个男人,又有些后悔下来了。

他看靳北精神状态不好,便猜测对方哪个老毛病犯了,又站在路灯下,看起来落寞还心情不佳,便忍不住过来提醒两句。

靳北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江向笛微愣,感觉这很像摸小孩子的手法,没有技巧和舒适可言,还把他的头发都揉的一团糟。

他十分不满地说:“别揉了。”

两人挨得近,江向笛身上带着沐浴后的香气,他穿着短袖和长裤的睡衣,衣服宽松,显得身形瘦削,难得柔软。

靳北很久没有见过对方穿着睡衣的样子了。

他原本只是想跟人道声别,结果忍不住把人拉过来抱在了怀里。

江向笛猝不及防,踉跄了一下,听到男人低声说:“让我抱一会儿。”

靳北的手心轻放在他的背脊上,他的皮肤温热,像个小太阳。

-

就因为晚上一抱,江向笛建筑画稿的思路完全被打乱,之前的灵感顿时索然无味起来,他只好全部作罢,重新设计。

他其实有很多想法,江向笛想了个计划,把它们都画下来,选最好的。

第二天中午,他生母邓萱给他打电话,说:“小江,我给你们带了点东西,我送到你那里好不好?”

江向笛正好在吃午饭,说:“妈,真的不用了。”

邓萱:“有用的,我来你杂志社啊。”

她知道江向笛工作的地点,江向笛便只好出去见她。邓萱果然又拿了不少东西,说:“我看你这工作工资也不高,真不如不干了。”

邓萱在家里做家庭主妇,而且她也真的没怎么上过班,不太能理解工作的意义。

江向笛说:“没有,挺有意思的,我想干。”

邓萱摇了摇头,压低声音说:“我听他们说啊,有种人工育婴仓,男人和男人也能培育出孩子来。”

江向笛现在对孩子这个话题比较敏感,面色微变,他以前偶尔从报道上看到过这种新闻,倒也不是很吃惊,只是猜不透邓萱要干什么。

“听说挺靠谱的,你可以去了解一下,”邓萱说,“话说,靳总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要孩子?”

她话语里只说了靳北,江向笛一愣,道:“那总不能拿那个培养一个孩子、然后我呆在家抚养吧?”

邓萱没察觉到他话里的讽意:“不然呢?难道要让人大总裁呆在家里抚养?”

邓萱年轻时很漂亮,很受男人喜欢和追捧,江向笛生父江察也喜欢她。生下江向笛后,邓萱又找到了如今的丈夫。

江向笛出生后,只是在襁褓期间被邓萱带在身边,后来被送去福利院生活了一段时间,总之,他跟邓萱一起生活的时间很少,并没有被邓萱的观念影响。

他的眸色微冷,没接话,起身给邓萱点了杯饮料,买了两份甜点打包给她,说:“没事我就回去了。”

“你怎么这么急。”邓萱忙叫住他,“坐下来,我还有话跟你说。你妹妹啊,小玥她就要上高中了,我给她挑中了一所特别好的高中,想买套学区房。”

江向笛一愣,他记得柳玥跟他关系一般,从柳玥出生到现在,江向笛都能用双手数出来见面次数,他说:“那不应该找柳叔商量吗?”

“商量过了。近期公司利润不好,他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来。”邓萱说,“所以想找你借一点。也不多的。”

原来这就是她这几次献殷勤的目的,江向笛明白过来,实话实说:“我也没有钱。”

邓萱一愣,反问:“靳总不是每月都给你钱的吗?”

靳氏集团和柳家的那些家底,还是有着天壤之别的,邓萱自然也清楚,便是江家,也比不上那个传说中的靳家。

江向笛和靳北结婚,邓萱还欣喜了好几天,感慨自己终于出人头地了,自己的儿子真争气。

以前邓萱也会要钱,但不会那么直白地说起靳北。

江向笛深吸了一口气,说:“那真可惜,我跟他离婚了。”

-

江向笛把离婚的事给邓萱说了后就直接离开了。

邓萱生气打他也好、骂他也罢,江向笛这么多年来没少给她钱花,给邓萱花他没意见,给柳玥他想不通。

下班后,江向笛刚从写字楼大门出来,就听到背后车辆鸣笛声。

他皱眉转身,眯了眯眼,认出来是车上的叶藏在朝他招手。

他对叶藏印象不错,便走过去。叶藏下了车热情地跟他握手:“好久不见啊。”

江向笛刚露出一个笑,就看到驾驶位的车窗落了下来,露出靳北的脸,对方说:“上车。”

江向笛一顿:“这干什么?”

靳北道:“接你上班。”

叶藏笑容渐深。

总裁亲自接员工上班,他还是第一次亲眼见。

江向笛想起来答应过对方的事,靳北说:“金银花画展的项目选址定下来了,带你去看看,看完了先改设计稿。”

叶藏说:“对啊,小江,我跟你们一起去。”

既然是说正事,江向笛没什么意见。

靳北大概是刚从公司出来,还穿着西装,却是他亲自开车,说:“饭点了,先去吃个饭吧。”

江向笛:“不是去看选址地点吗?”

靳北:“你不饿吗?”

江向笛:“……”中计了。

叶藏捂着嘴,给靳北比了个耶。

他这个老朋友,大概是脸生的好,说什么话都脸不红心不跳,很是一本正经。

江向笛说:“我记得有个词,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靳北:“这么形容,倒也差不多。”

上一章:第26章 下一章:第28章
热门: 九州缥缈录4辰月之征 偏执大佬暗恋我 大唐辟邪司1:长安惊变 国家之子 风的预谋 超级电力强国 真千金不干啦 灵域 破灭时空 银河帝国3:第二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