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附近的保安闻言面色各异, 其实他们比靳北到的更早一步,看到的就是这个模样俊俏又看着清瘦文弱的男孩子,目光冰冷又狠绝, 一下就把朱园手腕给折断了。

好凶。

而现在对方被那个气势逼人的男人半揽在怀里,看起来非常委屈地说:“抓疼我了。”

保安们:“……”

不敢说话。

靳北听清楚了, 忙把手松开了些:“抱歉。”

他下手没个轻重, 特别是情绪起来后就更加控制不住自己, 这一点江向笛是深有体会的, 因为靳北在床上就很容易失控。

江向笛摇了摇头,没生气,毕竟对方赶过来站在他身边, 不然不知道朱园还要干什么、导致他的处境会变得更艰难。

他往旁边挣了挣, 脱开了靳北的手。

而被拉起来的朱园, 托着垂落的手腕,面容因为恨意和疼痛有些扭曲,咬牙道:“江……”

靳北往江向笛那边站了站, 他的气势太强,朱园原本想说的诬陷的话顿时说不出口了。

不是说是替身吗?!不上心的吗?

怎么跟传言中的不一样?!

曹青山走过来对江向笛上上下下检查了遍, 问:“这怎么回事?”

他看了眼面露恶相的朱园, 又看看外表清瘦文弱的江向笛:“这人打你了?”

朱园:???

到底谁被打?他垂着的手腕看不见吗!

江向笛描述了一下:“我从卫生间出来到这里,他们就跑过来堵住我,然后他突然伸手,似乎要打人。”

靳北眸色愈冷, 眉间带着一股戾气。

他很少像这样心绪不平了, 不知道从哪一刻起,他开始忍不住为江向笛牵动心神,而离婚是那个契机, 把一切都推到了面前。

江向笛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冷静道:“第二轮还有五分钟就要开始了,我们还是尽快回去吧。”

时间紧张,过了时间大家都是画展主办权竞争失败,此刻得先顾全大局,靳北点了点头。

朱园也是一愣,顾不上自己的伤手,带着医生飞速赶回去。

临走前,保安们说:“这件事我们一定会调监控查清楚,为您追究对方的责任。”

江向笛:“我没事,你们辛苦了。”

回去的一路靳北的气压都很低,邓芸也不敢近身,他又走得飞快,江向笛落后两步,只能看到靳北的背影。

他对邓芸小声说:“你们老板生气了。”

“是的,”邓芸说,“朱老板完了。”

江向笛:“会很严重吗?”

邓芸:“上一个冒犯靳总的人,被他打断了腿送进监.狱,还有一个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江向笛:“……”

邓芸又补充道:“都是他们自己作的,商场上,没人手脚是干净的。”

找出证据,把人狠狠踩在脚下,靳北在昔日如狼环伺的锻炼出了自己的铁血手腕和冷面无情。但并不会做没有底线的事,他信奉用实力解决一切。

江向笛问:“那靳北呢?”

敢这么直呼靳北名字的,也就江向笛一个了。

邓芸面露欣慰,眼神崇拜,说:“靳总啊,特别厉害。”

江向笛:“……”

回答非常笼统,江向笛没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他跟着靳北回了隔间,说:“你把人得罪了。”

靳北走过去倒了杯水,仰头喝了:“只有我得罪不起的人、才叫得罪人。”

江向笛不够他高,随着动作,靳北的喉结落在了他的目光范围内,的确很性感,有种喷.薄的荷尔.蒙的气息。

江向笛觉得自己如果是一个热血而单纯的年轻人,也必然为对方折服和倾慕。

第二轮竞争选拔很快就开始,这一次没人划水,气氛剑拔弩张一般,看的江向笛大开眼界。

靳北出手,把朱园杀的片甲不留。

“恭喜靳氏集团,拿下此次主办方的机会!请负责人上前签字。”

周围的公司员工也纷纷露出了欣慰的笑,因为是他们花费心血赶出来的计划,是发自内心的喜悦,连江向笛都忍不住为他们高兴。

签完合同,靳北说:“正好是吃饭时间,我请大家吃饭。”

曹青山一把拉住想溜的江向笛:“免费蹭饭!不去吗?”

虽然是搞艺术的,但免费的午餐不吃白不吃。

-

吃饭前,靳北单独见了邓芸一面,吩咐:“你去帮我查一查,朱园跟江向笛有没有什么过节。”

邓芸一愣,这才把离婚的那天,江向笛在电梯前遇到朱园的事说了出来:“朱园他很不客气,对江先生说了些侮辱性、很恶毒的话。”

靳北:“细节描述一下。”

邓芸每说一句,他的脸色就冷一分。

他原先的后悔是不甘心的,因为离婚来得太突然,他总觉得是江向笛在闹脾气,不是不喜欢他了。

而现在,他顿时心疼对方有才华而无法施展,又自责自己未能及时发现对方所承受的非议和压力。

他继承公司已经三年多了,近年来修身养性了许多,此刻却险些无法克制住自己复杂的心情和阴鸷暴.虐的气息。

吃饭的地点就在美协食堂,环境干净,饭菜都是送来的。

面对丰盛的一桌菜,江向笛有些摸不清自己能吃什么、以及不能吃什么,掏出手机一个一个查。

曹青山:“小江,你干嘛呢,吃啊。”

江向笛头也不抬:“就来。”

半途,靳北来他旁边坐下了,一句话也没说,相当霸道。

江向笛笃定道:“你生气了。”

他能感受到靳北的情绪变化。

靳北没说话,他拿起筷子夹菜。江向笛脱口而出:“那个不能空腹吃,太凉了,对胃不好。”

靳北一顿,放下筷子,侧眸看他,语气冷硬:“江向笛,如果以后你想要什么,你能不能告诉我?”

江向笛不明所以,眼睛睁大着看着他。

他不太喜欢欠人情,方才靳北帮了他,江向笛便想着出声提醒一下对方,他知道靳北胃不好。

他犹豫了片刻,说:“你如果想吃那个,那先吃点这个填一下肚子,就好了。”

靳北搞不清对方是懂了还是没懂,几乎要被自己给气笑了,他说:“你还记得这些。”

江向笛顿了顿,他也是下意识浮现在脑海里,大概是背的太熟了。

靳北目光微垂:“但我不吃这个,我不吃香菜。“

江向笛缓慢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他耐心道:“那你夹出来。”

靳北似乎不想跟他继续这幼稚的小孩似的对话,埋头开始吃饭。

他确实不喜欢吃香菜,到了闻见味道都避开的程度。但是结婚的时候,江向笛每次都会在一款菜品里放香菜,雷打不动似的,靳北看见了,便会皱着眉头说他不吃香菜。

但是江向笛却总是不记得,回头仍会这么做,靳北每次都指出来,江向笛每次都会一愣,然后温温柔柔地道歉说:“我忘了。”

他看起来真的就像是忘了、语气诚恳真切,让人没法对他发脾气。

那时候江向笛会继续说:“那我给你把它们挑出来好不好?”

然后他会再非常细致地把香菜都挑出来,他的手腕细白灵巧,靳北喜欢看着他全心全意为自己的样子,便心情也转好了很多。

但是江向笛好像也不记得这个了,连带着那些为他做的事、和靳北说过的很多事,也不知道是真的没记住,还是被选择性地遗忘了。

-

因为靳氏集团拿下了画展的主办权,江向笛又作为参与人也要交一幅作品出来,他本着吃了靳北的一顿饭,决定好好搞搞。

他不怎么记仇,美协招标会上其他的事早被他抛到了脑后。。

江向笛抽空把孟川叫到了家里,作为免费劳动力的孟川很乐意帮忙,把珍藏的一些旧书和旧画都拿出来擦了擦灰、然后分类摆放好。

孟川累的擦汗:“你这东西还真不少。”

江向笛:“大多都是大学时候的。后来也没怎么买。”

“我大学东西早丢光了。“孟川知道自己这朋友是个重感情又有点恋旧的,也理解了。

忙完了,孟川躺在沙发上休息:“大学那时候,真的快乐。”

他话出口,想起来江向笛那时候的事,顿时又一阵后悔。

哪壶不提提这个。

江向笛那时候因为蒲望之的病心力交瘁,落下不少功课,成绩一落千丈以至于期末数次挂科,这一段回忆对对方并不美妙。

江向笛神色未变,切了水果拿过来:“不需要工作、也没有房贷,当然快乐了。”

“我现在开始觉得你活得佛系,反倒自由又快活。”孟川叹了口气,“你医院检查出来什么结果啊?”

江向笛犹豫了一下,他跟孟川好几年的朋友,对彼此非常的熟悉和了解,但或许是太熟了,他反倒羞于提出怀宝宝这件事。

孟川急道:“你说啊。”

江向笛没说话,起身去房间把体检单拿出来给他看。

孟川盯着专业术语看了半晌,迟疑着说出了重点:“妊娠……?你拿错了谁的单子了?”

江向笛:“……”

他没说话,低头吃水果,却不带一丝玩笑的神色。孟川又看了看化验单,目光落在上面的江向笛的名字上。

靠?

他只听说过现代社会有男孩子能怀上,真要发生在身边,那一瞬间孟川是真的不敢相信。

时间仿佛停滞了半分钟,孟川终于回过神来,却不是惊讶,而是暴怒起身一脚踩在了茶几上,把江向笛搁在上面的、新买的牙签筒给掀了下去,说:“靳北那个混蛋!怎么能干出来这种事!”

江向笛面色复杂地盯着他落了一地的牙签,孟川过来拉他手臂:“我帮你,小江,我给你去起诉、分他们家产!或者如果你不要这个孩子,你也别担心……”

“好了。”江向笛按在他的手背上,“你冷静点,坐下来,慢慢说。”

孟川深吸了一口气,仍旧越想越气。

真生孩子,这得多大牺牲?!

他冷静了片刻,看了看江向笛,惊疑道:“难道你要留下来?”

江向笛缓慢地点了点头。

孟川无法理解:“你又不喜欢他,生什么生,哪有这么容易,生一个拖累自己……”

他卡了卡壳,想起一件要命的事。

江向笛签和靳北的结婚合同的时候,从未跟他商量。而此时此刻,江向笛也是自己做了决定。

江向笛说:“医生说,孩子会像他父亲。我知道这个想法是不对的。但是我觉得倒也不错。”

“你疯了。”孟川说,“即便是蒲望之,也不值得你这样。”

江向笛大约觉得有点热,起身去开了点窗户。

孟川走过去:“你别回避我,你就告诉我,你喜不喜欢蒲望之?”

江向笛垂眸道:“你的这个问题没有意义。”

孟川:“……”

他有的时候觉得自己这个朋友重情的要命,有时候又冷情的仿佛没有心。

“得了,想那么多没有用。”江向笛说,“生活总需要点盼头。你就答应我,给我点盼头,行不行?”

他的语气平和,孟川找不出理由拒绝,他看了眼窗外,叹了口气:“孩子不好养的。”

江向笛闻言也很发愁:“会比买一套房要花的钱还多吗?”

孟川沉思了一下:“大概要分地段吧。”

江向笛:“……”

-

第二天晚上,江向笛想看的电影上映,他约好了赵心言一起去。

大约是这部动画电影受众比较广,江向笛他们两个大男孩也不是很突兀。只是剧情没那么刺激,江向笛又不爱说话,赵心言中途直接睡着了,后半部分什么也没看。

两人走出来,江向笛问:“你是不是觉得太无聊了?”

赵心言:“没有没有,我就是晚上没睡好。后面都讲了什么,你跟我说说呗?”

其实故事挺简单的,江向笛是为了来学习画画的构图和创意的,他简单描述了一下,赵心言忽然打断他:“你等一下。”

现在还不算晚,电影院商场附近很热闹,不少情侣们结伴走过。

江向笛望过去,看到赵心言跑到一个卖花的跟前,买了一束玫瑰花。

上面的刺已经被剪掉了,赵心言摘了一朵下来,像之前那样,别在江向笛胸口。

江向笛愣了一下,缓缓笑道:“这怎么了?又要告诉我,玫瑰花很配我?”

赵心言不知道这人是装傻,还是真的那么迟钝。

江向笛相貌生的好看,但似乎不爱打扮自己,穿着又过于普通,但是配上玫瑰花,仿佛让他本来就精致的眉眼带上了一抹明晃晃的艳色。

与此同时,两人在电影院外站着,而刚督促完成一场商场调研的靳北也恰好路过此地。

他隔着人海,一眼望见江向笛和人结伴从电影院出来,他有些吃惊,似乎没想到江向笛会来这里。

因为以往,江向笛都喜欢在家里看电影,体验更舒适和享受。

而更让他吃惊的是,他身边还有个男人,两人姿态看着很亲密。

靳北从窗口望了眼,确认了是江向笛,转头找出口。

紧跟着的市场负责人、以及商场的总经理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靳北走到电影院外的时候,恰好看到那个男人抓住了江向笛放在胸口口袋玫瑰花上的手。

江向笛怎么不避一下?!

而这边赵心言嘴角带着笑意,对江向笛说:“是,玫瑰花配你。但我今天也想说,我很喜欢你。”

江向笛眨巴了下眼睛。

赵心言把他的手指握在手心里,手指很软,指甲圆润,触感细腻。

江向笛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注意到走来了的气势汹汹、面色沉冷的靳北。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热门: 我就是太平洋 诅咒 女总裁的功夫神医 半人老公别吃我 占戈 主角总被人看上 巫域 男神今天掉马了吗 神澜奇域海龙珠 小阁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