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第22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文/《和渣攻离婚后我怀崽了》

作/浅无心

首发于晋·江·原·创·文·学·城,感谢大家支持。

-

夜色渐深,渐渐有人离开,也有人喝醉了在说胡话,闹了不少笑话出来。

江向笛明白靳北折转回来的意思,靳北参加的酒宴比他更多,光鲜亮丽的背后有着许多龌.龊的手段。薛强给的酒里有没有问题谁也不知道,但不喝,总是谨慎为好。

江向笛留着,是为了不落领导的面子。靳北扔掉,旁人只会以为靳北看人不顺眼,毕竟他的身份在那里,谁也不敢多说。

“倒了也好,”江向笛踢了踢垃圾箱,“免得被人误食。”

小唐迷茫地看过来:“江哥,你说啥呢?”

江向笛:“我说,大家怎么还这么有精力,我已经玩累了。”

小唐喝了两杯酒,有点醉意:“玩得开心吗?”

江向笛探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很开心。”

他并不是天生冷情或是喜欢孤独,这种热闹带来的放松也很让人愉悦,尤其是方才打鼓肆意发泄的时候,也让人觉得灵魂都燃起了热血。

他也曾热烈炙热而拼尽全力。

“江哥不要像是摸小妹妹似的摸我头啦!”

江向笛因为累坐着休息一会儿,结果没想到越坐越觉得难受,背景音乐震天响、原本绚烂的五光十色的灯光让人头昏眼花,甚至是刺鼻的烟味飘过来,江向笛按了按有些轻微刺痛的腹部,皱了皱眉:“不早了,还是回去吧。”

小唐还算清醒,转头看他,吓了一跳:“江哥,你脸色好难看,额头也好烫!你要不要去医院?”

江向笛也觉得确实不适。

他年龄比几个小姑娘大,江向笛便让靳北的司机先把小唐在内的几个小姑娘送回去。

车厢内封闭着,江向笛上了车,里头似乎还残留着靳北的气息,干净简洁,坐垫厚实。

江向笛说了地址,便放心似的闭上眼,无比的困倦袭来,眼前顿时一片漆黑。

-

处理完了事务,已经是深夜了,靳北坐车回湾上风华的时候,还在确认行程。

他后天、不、明天需要陪同靳伟城去医院做检查。

靳伟城的毛病还算稳定,彻底好不了,但也不会再坏。

靳北知道那不是什么毛病,是老了。

虽然他跟靳伟城二十多年很少有温情,却不想再送走一位至亲。

下了车,靳北抱着带回来的玻璃杯进门,把东西放在餐桌旁。

他其实能明显感受到房子里少了一个人,从桌上再没有鲜花、沙发少了两个抱枕、桌上少了喝水的杯子和其他的生活用具开始。

江向笛看中的玻璃杯很漂亮,五光十色,十分适合用来摆放在橱柜和灯光下,就像他在打鼓的时候放松又自信的样子。

桌上的手机响了,是靳北安排的司机,汇报道:“老板,人已经安全送回了。”

靳北嗯了一声。

“只是江先生似乎状态不好,睡了一路,像是生病了。”

靳北皱眉:“他有没有说什么?”

司机却不知道其他了,靳北便挂了电话。

他的司机、助理、下属等等,很大一部分是他自己培养起来的心腹,绝对忠诚于他,一般不会撒谎,所以他并不怀疑。

人难免会有出毛病的时候,这一点靳北也不怀疑,又不是机器,大家都是肉长的。靳北的着急就是关心则乱,江向笛年轻又底子好,休息够了就能好。

靳北想把玻璃杯摆放在橱柜上,注意到被放在上面的一个钥匙,他看了看,发现是江向笛的书房钥匙。

这幢小洋房有上下两层,房间众多,江向笛占了一间书房和卧房,他以前基本都把东西摆放在那里。

靳北很少碰江向笛的私人物品,也从来没去过江向笛的书房,偶尔江向笛丢在沙发和茶几上的书籍画稿倒是见过几次。

靳北走上楼,书房门没关,家具都还在,有些书江向笛没能带走,但是摆放的十分整齐。

靳北目光扫过,注意到书本间夹了张画稿。

他伸手抽了出来,目光一顿。

是他的画像。

底下有个落梅印记、以及江向笛的签名,虽然还没能用相框裱好,但上面覆着一层薄膜,画上的人与靳北十成十地像,几乎连神韵都是一摸一样的半身像。

这是江向笛搬家那天被叶藏打断、然后忘了带走的那幅画。

靳北只从曹青山口里听说江向笛会画画,却并不清楚那人到底怎么会的、又怎么在杂志社上班。靳北对这方面不是专业的,光从手上的画稿来看,可以用不差来形容。

甚至可以说是画的太好、花了心思。

画上的男人寒星般的眼十分专注,眼底似乎藏着温柔,眉间却有一股天生的沉冷,优越的五官被勾勒清晰,鼻梁高挺,薄唇微启,仿佛下一刻便要说话,外套的领子折着,显得很休闲,也很年轻。

这是自己在江向笛眼中的样子吗?

但靳北从未记得江向笛曾经有坐在他旁边临摹他。

如果是在他不在的时候画的话,那他必然是把自己的模样、连最微末的细节都刻在了脑海里吧。

月色照进屋内。

靳北把江向笛的画带了回去。

他很少来湾上风华,他不在的时候,江向笛是会坐在这里、因为喜欢而想念他吗?

-

团建之后是个周末。

江向笛觉得自己大概是玩的太嗨了,一直睡到大中午才爬起来。

他昨晚在车上睡的太沉,靳北留的司机先生一开始没叫醒他,最后看他实在醒不过来才把他叫醒了。

江向笛便给靳北发了个消息道谢。

靳北说:“你落了点东西在我这里,我托人给你寄过去了。”

江向笛愣了一下,一头雾水,拆开了包裹才发现是个精美的玻璃杯,昨天在吧台上看到的。

这种玻璃杯只能用来欣赏,并不实用。

但他很喜欢这上面的纹路,因为可以用来临摹。

江向笛便去找靳北:“你搞错了,这不是我的。”

靳北却没回复了,大概在忙。

江向笛只好把东西留下了。

他预约了明天的医院检查,孟川打电话过来约他出去玩:“小江,明天游泳,一起啊!还有咱那几个大学同学。”

江向笛跟他解释了一下,孟川想了想:“那我明天陪你去。”

江向笛没有拒绝:“好。”

孟川每到周末的时候也喜欢出去放松自己,他做律师,性格却非常开朗而玩得开,风流倜傥又惯会说话,引得不少小姑娘喜欢,在长大成熟后收敛了一些。江向笛跟他大学室友近四年,关系很近。

第二天中午,孟川开车过来,找到了江向笛的住址,敲门进来:“你这房子也太小了。”

“单身汉够住了。”江向笛把碗筷准备好,“哪像你家里那么多人。”

“哎,我自己来自己来。我妈还说呢,让你有空来我家吃饭。”

孟川也不客气,直接就坐下来尝了口香喷喷的牛肉炒饭和蒸排骨,表情满足,“啊我的江哥,你的手艺真是一绝。”

江向笛做饭很好吃,孟川清楚,也知道原因。

因为孟川要来,江向笛准备的量比较多,最后两人都吃不下了,孟川擦了擦嘴起身说:“就是有点咸。盐撒得多了点。”

“吃了还话多。”江向笛把东西收拾了,两人去医院。

路上,孟川问:“你网上挂号挂好了吗?我看你脸色是有些不好。”

江向笛:“随便挂了个,到时候再看吧。”

孟川笑道:“随缘挂号,轮到哪个医生就哪个?”

“不然呢,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毛病。”江向笛叹了口气,“前两天赶个小漫画熬了个通宵,忙完那一刻觉得自己大概要累死了。团建那天打鼓蹦.迪,回来就腰背疼还肚子疼,可能是不年轻了。”

孟川:“你这毛病还挺多啊,是得好好检查。”

到了红灯口,孟川停了车:“我听说靳北来你们杂志社接受独家专访了?你跟靳家的那位毕竟是有过婚约的,就算你断个干净,但他如果并不想放手呢。”

江向笛歪头:“那他又能怎么样呢?”

孟川看着他侧眸看向自己,年轻男人的茶色眼睛明亮又干净,眼神露出一丝疑惑,阳光照在精致的脸庞上,看起来单纯又好骗。

“你太天真了。”

孟川哼笑了一声,“像你这样子的,我要是靳总,求而不得痛不欲生,就直接因爱生恨,就像那什么写的一样……强取豪夺,绑在身边蹂.躏.糟.蹋。”

江向笛:“……”

磕磕绊绊说完了,孟川回味了一下:“还挺带感。”

“……闭嘴吧。”江向笛说,“医院到了。”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第22章
热门: 暗夜下的墓葬 天机·第四季:末日审判 钢铁直男折腰记 三界红包群 寒门少君 不想和校霸谈恋爱怎么破 鬼喘气第五部古方鬼域 江宁织造 踏月问青山 雪国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