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第21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江向笛语气非常诚恳,他尽量让自己也显得很冷静从容。

他说的并无道理,仿佛一针见血,扎在心上,带来点刺痛的感觉,靳北皱眉道:“你说的这个,我并不赞同。”

江向笛挑了挑眉,似乎还要说什么,门口的同事叫他:“江哥!回去吗?晚上还有团建别忘了——”

靳北:“什么团建?”

有工作人员过来了,江向笛也不好继续刚才过分私人的对话:“我们杂志社团建,就在今天晚上。”

靳北一顿:“那你们介意,再多个人吗?”

毫无疑问,杂志社一圈领导都非常乐意靳北过来。因为靳北除了个公司总裁的身份,还在上流圈子、那一堆富豪中非常有名气和威望,是妥妥的“别人家的孩子”、招女婿的绝顶配置以及最有潜力的后辈。

多给杂志社长脸啊。

杂志主编看出不对来,便找江向笛:“你跟靳总以前认识?”

“不认识。”江向笛把录音导入电脑。

主编:“你还学会骗人了?”

江向笛冷道:“所有没有证据的帽子都是诬赖。”

旁边的几个组员看着不对,忙过来劝着把两人分开。

江向笛却抬起头,道:“主编最好还是多学学怎么说话,您是主编,最好在我们杂志社树立一个榜样。”

他的茶色眼睛漂亮又冷冽,看的主编心头一跳,就是这种倔强不服输、偏偏明亮至极的眼神,让人觉得他的前途无量,又让她心生妒忌,逮着机会便针对打压。

但是没想到对方行事严谨周到、甚至人缘好又什么都不关心似的,每一次都无痛不痒似的,反而让主编自己的名声在杂志社里越来越糟糕。

不久前的创意墙的实力惊艳、小漫画又保下了赵心言,如今又让江向笛得了靳北的青睐,这个月江向笛如果能继续保持,下个月评定结果出来,江向笛起码能领个组长的位置。

下午下班后,公司租车送员工们去团建。

“啊,每年都是这里。”小唐看到熟悉的酒店,“腻了,也就吃喝唱歌蹦迪。没意思。”

江向笛笑道:“想让公司花钱,难的很。”

小唐:“万恶的资本主义!”

她话音刚落,门口一辆黑色的车停下,靳北从里面走出来,小唐忙捂住嘴:“我错了我错了。”

江向笛:“怕什么,人又没听见。”

小唐:“我为以前说的话道歉,不管合适不合适了,这种男人我也想跟他谈恋爱,好性感!”

江向笛:“……”

场馆内摆放着大蛋糕,窗帘被拉上,灯光一照,颇有些精致宴席的气氛,杂志社领导过来讲话,等夜色落下来,大家便坐不住了,一个一个跑去唱歌和打.牌。

“江哥要麦吗!”

“不了,我不会。”江向笛摆了摆手,伸手按了按胸口,起身去找水。

他刚刚吃了蛋糕,但似乎太甜腻了,觉得胃里难受。

江向笛目光在无光闪烁的灯里一扫,从蹦迪现场里看到唯一安静的吧台,他走过去,才发现一个熟悉的背影坐在那里,正是靳北。

服务员:“要点什么?”

江向笛:“白水。”

“……”对方暧昧一笑,“小哥哥,你和那边那个男人一样奇怪,那个男人刚刚已经拒绝五个漂亮姐姐坐在他身边了。”

“……没有的话,我出去找找。”

江向笛没接话,转身要走,那人却伸出手,下一秒却痛呼道:“嘶!”

江向笛抬眸看着身形敏捷从椅子上蹦下来的靳北,虽然对方的面色在五光十色里更加看不出情绪,但气场压得低,看起来不太愉悦:“别乱碰。”

服务员委屈地抓紧了自己的爪子。

江向笛这才拿到了他温度适中的白水,靳北在服务员一脸惊异的表情里坐到江向笛身边,看他乖乖巧巧地喝白水。

但他一直没开口,江向笛觉得尴尬而皱了皱眉,他三年里一直都挺疑惑,因为靳北真的太少言寡语了,他跟蒲望之太不同了,蒲望之很开朗,靳北却很阴沉而冷。

江向笛先开口:“很抱歉之前揣摩错了你的心思。”

靳北明白过来:“那我也很抱歉质疑你的工作。”

江向笛挑了挑眉,发现靳北竟然还会客客气气的说话,有些惊奇,便伸手轻拨了一下杯子:“晚上来这里不会耽误你的工作吗?”

杂志社里显然没有靳北的目标客户和合作伙伴。

靳北摇头,江向笛也不多问他原因,看了看他的杯子:“酒?”

靳北:“度数比较低的鸡尾酒。”

江向笛沉默了一下,捏着玻璃杯的手指收紧。他知道靳北的胃不好,也见过对方胃疼的说不出话来的样子,便不允许对方喝酒,如果不得已,那最多只能喝度数低的。

他知道自己一直以来在对这人好,呵护贴心,但到底是他一开始就错了,所以此刻对方记起来他的好,他有些恍惚。

他也算谈过一次恋爱,弥补了曾经的遗憾。

靳北又问:“你为什么不喝酒?”

江向笛说,“而且前不久胳膊伤了,没法喝了。”

靳北:“你没去医院。”

这是句肯定的话,江向笛摸了摸鼻头:“当然是不想去啊。我又没有生病。谁会想去那个地方呢?”

靳北垂眸看他,他发现江向笛似乎很讨厌医院。

但这只是一闪而过的猜测,很快靳北的心绪就被勾走了。

江向笛喝过水后的双唇显得红润又漂亮,他似乎看中了一个做工精致的玻璃杯,睁大了眸子歪头欣赏,扬起的脖颈修长白皙,喉结小巧又性感。

五光十色的光落进他的眼眸里,比玻璃折射还要光彩绚烂。

然而江向笛只是看看,很快就像小猫一样放下了这个东西,转身跑开了。

服务员看透一切:“这真是……喜欢来的快也去得快。”

靳北丢下一张卡片:“帮我包起来。”

服务员:???

江向笛跟着小唐玩了会儿打鼓,他把袖子挽起来,小臂修长而瘦,力道确实又稳又大,头发被拨到后面,露出光洁的额头,其实除了身形清瘦外,江向笛身材也很好,宽肩窄腰,又高,整个人又A又欲,引起底下一群杂志社的女同事们尖叫。

“啊啊啊又是恋爱的感觉!”

“我的姐,你已经三十了!给妹妹点机会吧!”

靳北:“……”

明明江向笛就在他眼前,是他没见过、却又惊艳到心脏猛烈跳动的模样,他却眉头都忍不住皱了起来。

后悔遗憾之外,他又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危机感。

江向笛的外形无疑是优异的,虽然家世出身不好,但性情好,平日里又会体贴人,眼睛干净而非完全不通世故。所以追求者并不少。

不过这个大概太费体力了,江向笛玩一会儿就累了,便跟着小唐一起下来休息。

结果他还没坐多久,杂志社领导薛强过来了,特意拿着酒杯过来嘉奖了一番江向笛近期的表现。

薛强把手里的酒杯给他:“请你喝一杯,以后继续努力。”

江向笛接过来,却没喝,抬起胳膊肘给他看,道:“我就不喝了,前两天和朋友出去玩,划伤了,没法喝酒。”

薛强似乎有些失望,但随即又是一脸关心,伸手去抓江向笛的手臂:“那让我看……”

他截住了话头,因为被靳北拦住了手,惊讶道:“靳总,好巧啊。”

靳北眸色却是阴沉的,薛强跟主编不同,他听闻过这位总裁昔日的铁血手腕和狠决的行事风格,顿时一怂:“打扰了,我先离开了。”

江向笛:“……”

他有些有趣地看着昔日在杂志社里脸长在头上的威风领导,耳边却传来了电话的声音,是靳北的。

靳北拿出来看了眼,是公司里的事。

他又得离开了。

江向笛就像往常一样,很体贴地说:“靳总大忙人,再不回去的话,邓助理又要急了。”

他说的当然不只是邓芸,靳氏集团业务涵盖了方方面面,海外业务也在抓紧,靳北今天晚上已经是推掉了一个会议过来的。

靳北说:“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江向笛倒没有拒绝,靳北点点头,往外走了两步,又折回来,给江向笛把那杯薛强给的酒给倒了。

江向笛:“……”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第21章
热门: 岁月知长夏 见习土地神 末世贸易男神 老板总摸我尾巴 黄河鬼棺之4:魔王鬼窟 设计师 空中杀人现场 我是穿书文里的恶毒炮灰 血族新娘(上) 史上最牛掌门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