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从靳氏集团离开后,姚锦直接回了朱家。

朱家的产业其实都在国内,他当初出国,是因为嫁给朱家长子朱天勇,朱天勇因病在国外治疗,一直没回来。

姚锦一进门,便看到一直等着他的朱园。

朱园喝了口咖啡,笑着看他:“你去见靳家那位了?”

姚锦没说话。

朱天勇膝下无子,他以为自己便可以因此分到他的家产,结果没想到来了个朱园争夺家产。

这人阴狠毒辣,手段不怎么高明,却是行事圆滑,对姚锦产生了非常大的威胁。

“看来结果不错。”朱园站起身,走到他身侧,笑着说,“人的欲.望是无限的,我以前只是想要我的那部分家产,现在我想要全部。”

姚锦瞪他:“朱园,你别太过分。”

朱园说:“你别着急啊。你跟我一样,你也想要财权。我想跟你合作。”

姚锦一愣,面露吃惊:“你凭什么要跟我合作?”

“因为你和靳家那位的关系,让我非常欣赏。”朱园早便知道姚锦一回国就跟靳北见了面,这一点引起了他的注意,然后他费了好大力气才打探到一点消息。

“你刚回国,可能还不知道。”朱园说,“靳总结婚了,我听说……他的配偶是你的替身。”

-

杂志采访会交给专业的外包团队,赵心言跟江向笛说,只需要负责观看、录音以及进行必要的记录,最后摄影师会把返图给他。

下午,江向笛跟着杂志社的人到了摄影棚,工作人员都在准备,江向笛过去帮忙。

没过一会,杂志主编跟着领导提前过来了,靳北还没来,领导说了几句话,类似于采访要专业、场地要布置完美,可见领导对靳北的重视。

江向笛忙了一阵,觉得腰背酸疼,便去休息一会儿喝口水,主编看到他一坐下来,大声喊道:“江向笛,你又在偷懒了!”

同行的两个同事都露出同情的神色,江向笛只好站起身,主编指了指:“那边那些海报,你拿过来摆这里……还有桌子,小江,把这个桌子搬到那里去,找几个椅子过来。”

江向笛眉头微皱,随行的同事也看不下去了,过去帮忙。

片刻后,导演过来看了眼布置的场景:“背后那个海报,别放这里。”

海报是杂志社的,主编忙说:“小江,来把东西拿走。”

江向笛:“……”他刚才是搬了个寂寞?

他走过来,双手握住把东西抬起来搬出去,从门口经过的时候,似乎没注意到门太矮而海报太高了,上面杆子撞了一下。

江向笛重心不稳歪了一下,想去抓门把手,却抓了个空,整个人晃了一下,手被人拽住了。

那双手手掌宽厚,有点凉意,有着薄薄的一层茧,却是力气极大。

“靳总!小心!”

靳北伸手把海报扶住了,才免于这杆子摔下来砸到两人的场面。

江向笛闻到鼻尖冷冽熟悉的气息,抬眸便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容,以及男人深邃漆黑的眼。

有工作人员过来,,江向笛回过神,忙挣脱了靳北的手,似乎还有点懵,露出了一丝笑:“谢谢啊,真抱歉。”

他的笑容很礼貌,但也很疏离生分,看的靳北眉头微蹙。

江向笛平常似乎都不怎么笑。那天车辆剐蹭的时候,江向笛也是不笑,但冷而犀利尖锐;而方才的他却更像是在压抑的忍耐。

江向的唇上的血色像是褪去了,眼角带着熬夜的血丝,胸口戴着工作牌,一身职业装勾勒出清瘦修长的身材。海报比他的个头还高,又大,紧握着海报杆子的手白皙修长,手背上仿佛青色血管都可以看见。

导演等人和靳北一起过来的时候,都面带笑容,反倒显得靳北眉目冷淡、气场强悍。

主编飞快跑过来,说:“小江,你怎么搞的,快把东西拿出去!

她的语气很差,在场的人都能听出来了,靳北眸色顿冷:“等一下。”

他明明很年轻,却已经有了足够高的身份和威望,姿态从容不迫,看似寡言,实则掌控全场,此刻气势压下来,在场的人都不敢说话。

江向笛抬眼看了看他,目光却是探究的,而没有以往的那种全然信任的期待。

靳北心微沉,对导演说:“找两个后勤的工作人员抬下去吧。”

导演:“一个人确实不太好拿。”

主编微愣,笑道:“靳总还真是体贴员工啊。”

靳北看了看江向笛的工作牌,目光落在他微红的像是搬过重物的手心,眸子微眯,话里透着冷意:“看来你不太体贴员工。”

主编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明白这份莫名的责怪和维护。江向笛忙催道:“靳总,录制马上就要开始了。”

靳北离开后,主编果然朝江向笛瞪了一眼,江向笛心里叹了口气,又忙去调整录音设备。

采访很快开始,江向笛反倒轻松了下来,有一搭没一搭地听靳北讲话。

那种居于高位者的自信会像光芒一样散发出来,江向笛愣怔着看了半晌,从那人思考时垂眸的样子,以及深邃迷人的黑眸,谈吐和举止无一显露了这个男人从小良好的教养、和骨子里矜贵的气息。

旁边的女同事说:“真帅啊……比照片上还帅。”

江向笛也不得不赞同这一点。

他的五官条件太好了,即便是拍摄单人图放在杂志一整个页面,也会吸引很多人欣赏。

靳北被采访的内容很专业,也有大家关心的八卦,只不过杂志不敢多问。

加上休息时间,采访持续了两个小时,靳北下半场没看见江向笛,心又沉了一下。

他早应该看出来,江向笛向他离婚,并不只是闹脾气,而实际上是对他失望到了极点。而如今连工作期间都不想见到他,一定是对他很讨厌了。

爱情是什么靳北不知道,只是当初那种漠然而自我的情绪里慢慢回味过来,好像体会到了人间那一点后悔。

实际上江向笛下半场没熬住,他腰背实在不舒服,便去休息了。

等到采访结束,江向笛才回来,注意到他们的领导薛强在跟靳北攀谈。

薛强顺着靳北的目光看过去,招手道:“靳总,这是我们的员工小江,负责编辑一类的工作。”

江向笛便只好走过去,靳北道:“那我可以问问采访稿子吗?”

薛强想要拍拍江向笛的肩膀,被他避开了,便笑道:“那你问吧,我先失陪了。”

江向笛:“刊载内容不会有负面的,你放心好了。最后的成稿会提前发邮件给你确认。”

靳北:“你真的还要在这里继续工作吗?”

他自然能看出来,那个主编针对江向笛,刚才的领导更是不怀好意。

他话题转的太奇特,江向笛愣了一下,道:“这是我的工作。”

靳北:“你并不要钱。”

“但我需要生计。”江向笛把声音压的很低,“靳总,我跟你不太熟。”

靳北卡了卡,低声道:“我是你……前夫。”

“对,”江向笛笑道,“你也记得我们离婚了?”

靳北看见他笑意不达眼底,似乎不太开心。

江向笛很清醒地说:“好聚好散是最好的,你以为我很好,其实你是不能接受失去。你是天之骄子,你有很多东西,而我是漂亮的东西里的一个而已。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热门: X档案研究所 重生后发现所有人都是我迷弟 流星之绊 杂鱼求生[穿书] 生化危机1安布雷拉的阴谋 黄河古事 心理追凶:罪有应得 意图(官场浮世绘) 鹰坟 追踪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