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城市的热浪和尘土翻滚,江向笛转过头,他原本沉着郁色和冷淡的茶色眼睛陡然一亮,像是瞬间落入了漫天闪烁的星光。

然而光亮如同流星一般转瞬即逝,孟川出声后,江向笛飞快地回过了神,垂眸掩盖了情绪。

靳北只当江向笛是惊讶,没多想,垂眼嗯了一声,斜着眼看了看:“路过,发生什么了?”

江向笛没想到再次看到靳北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实在不只是巧,城市车辆那么多,偏偏今天出了事,江向笛他们两辆车杵在路中间,太招眼了。

不过他一直紧握着的拳头却因此松开了,整个人也像是放松了一点。

毫无疑问,靳总站那儿颇有威势,此刻给人几分可靠感。

孟川还在气头上,解释了两句,江向笛说:“小事情,警察应该就来了。”

方才还气势嚣张的寸头男人说:“婆婆妈妈的,爷自己去找保险公司,今天真是触了霉头。”

江向笛没说话,靳北来了,孟川底气也足了些:“急什么,监控拍着呢,查清楚了,有事情我一定来找你这孙子。”

江向笛:“……别胡乱什么人都认。”

孟川一拍脑袋:“是,这种不肖子孙不要也罢。”

寸头男人:“……”

他表情愤怒极了,但回头看了眼靳北,似乎颇为忌惮。

这个显然话不多的男人神色都没怎么变过,却一身正装,俊美高大,眼里似乎被勾起了点笑意,却是情绪内敛,让人猜不透。

越看越像个得罪不起的大人物,寸头男人只好忍下来,灰溜溜开车走了。

孟川心疼自己的爱车,方才被对方牵扯着,这下才有空去看剐蹭的情况。

靳北知道孟川和江向笛是关系比较近的朋友,离婚合同便是孟川起草的,一时间没多想。

他眸子微垂,忽然抓住了江向笛的手腕。

江向笛只感到男人钳住了自己的手腕,他吓了一跳,靳北力气很大,声音微冷:“你受伤了。”

江向笛扭头去看,手肘处一条血色的划口,不知道在哪里划破了,因为长时间没有注意,血都蔓了开来,显得触目惊心。

孟川也忙过来,警车也很快过来了,孟川要去做笔录,江向笛去包扎,靳北跟着,听到随行的护工皱着眉说:“伤口不是很重,但怎么发现的这么晚?都不痛吗?”

江向笛笑了笑:“可能被吓到了,没注意。”

他平日里总是温和而有风度的,此时对善意的人露出笑,一扫方才的冷淡,眸子弯下来,便显得柔和。

明明擦去血迹的伤口看起来很深,疼的江向笛有些脸色发白,他却像是没有很深的感觉或是忧虑一样,反而在安抚他人似的。

靳北想起来,姚锦难过的时候也会这般,弯眸垂眼、强撑着笑,是和江向笛很相似的神情和小动作。

姚锦做出来,是为了楚楚可怜,惹人同情。

江向笛跟他不同,他有的时候似乎特别能忍耐,甚至安慰他人,总让人忽略他的感受。

护工又伸手探了探江向笛的手心,说:“有些发热,你最好去医院检查一下。”

靳北侧头看了看江向笛,想到方才他握住江向笛手腕的时候,除了细腻的触感,虽然不是手心,但皮肤表面温度不低。

江向笛眨了眨眼:“可能是天太热了。”

“但你体温有点不正常地偏高。”

没有工具,护工也不敢肯定判断,说,“要多注意,小心中暑和感冒。以后划伤了要尽早发现尽早处理。回去别碰水,注意饮食。”

江向笛点了点头,因为伤在手肘处,他手臂弯不过来,便只好有些僵硬地垂在身侧。

以前都是江向笛主动,此刻靳北忍不住问:“你们刚才要去哪?”

江向笛想了想,道:“我想去买点厨具。”

靳北便想起来江向笛很会做饭,确实需要一些好的厨具,便问:“你地址是什么?”

江向笛都准备走了,顿住脚步看他。

靳北没察觉问前夫地址是个非常过线的事,道:“你为什么没有用卡里的钱?”

话题转的太快,江向笛没反应过来:“卡里的钱?”

他茶色眼睛里流露出几分迷茫,仿佛那张给靳北带来一晚上头痛的卡已经被他给彻底遗忘了。

靳北神情微冷,看起来有些生气;“签协议后给了你一张卡。”

江向笛想起来了,他确实没有用,因为平日里他的工资已经足够用了,所以那张卡他一直没有动过。

靳北说:“你讨厌我的钱?”

江向笛眉头微皱,眸色一冷:“靳总,没人会喜欢一份包.养合同。”

结婚协议明面上是两人结婚,实质仍是包.养,江向笛自然能看出来,大概也是心里最后一点底线作祟,想断个干净,便没有拿。

靳北垂在身侧的手微动,沉默了片刻,道:“回头我让助理联系你。”

-

第二天江向笛被邓芸联系后,才知道靳北送了一套厨具过来。

负责送东西的依然是助理邓芸,她联系了江向笛,才知道两人已经离婚了。

江向笛看到东西的时候也愣了半晌,叹气道:“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分手礼?”

他没谈过恋爱,也不太确定。

不过如果这个作为分手礼的话,靳氏集团总裁的情.人显然很没有排面。

邓芸却是一阵心碎。

原来两人已经离婚了,怪不得最近总裁身上连点人情味儿都没有,反而越来越冷漠严肃,每天的早会都跟个暴.君似的。

东西都是新的,江向笛挑了几样小的,说:“剩下都退回去,我的房子太小了,放不下。”

靳北以前从来不送他东西,不知道他的喜好,也没有经验,考虑显然不太周到。

邓芸忙应下,说:“还有总裁让我提醒一下,别忘了去医院做检查。”

江向笛一愣:“检查?”

邓芸也不知道其他的,道:“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预约。”

江向笛以为是他手肘上的伤,其实已经快好了,便摇头道:“不用,麻烦了。”

在他印象里,靳北总有些喜怒无常,有时候心情好会对他温柔些,有时候心情会莫名不好,此刻做这事,似乎也不奇怪了。

很快江向笛就没有时间思考这个问题了,因为吃好晚饭后,赵心言忽然给他发消息说:“小江,救命!出大事了!”

几天前赵心言想了个创意,用讽刺漫画来描述娱乐事件,增加趣味性,结果联系的美工团队没能交稿,还装死。

赵心言语气焦急、还在跺脚:“气死我了,要不是他们在外省,我就开车杀过去了。”

江向笛让他冷静:“你先想想,明天早上就截稿,你准备交什么?”

赵心言:“文字稿。”

江向笛冷静分析:“排版不够,内容太少。”

赵心言急躁道:“那怎么办!我也没想到会这样,我再找几篇稿子添上去。”

“废稿都是不能捡的,我们杂志的质量不能因此降低。”

江向笛想了想,“我给你做,你把材料都给我。”

赵心言:“你一个人能做完吗?!”

江向笛似乎犹豫了一下,声音微低:“……试试。”

赵心言意识到自己言重了,道:“对不起啊小江,我不是不信任你,工作量太大了,你今晚通宵都不一定能做好。”

江向笛也知道这一点,光靠自己是做不完的,他便去联系了自己曾经学美术那段时间认识的朋友,对方很快给了回应,两人分工来做。

清晨的光照进来的时候,江向笛熬过了困意,把最后的成稿发给赵心言,随后合上笔记本,站起身的时候便是一阵晕眩。

赵心言给他请了假,江向笛便去补了个觉。

现在是大概是真的熬不动了,只是一个晚上没睡便觉得累,一沾着枕头就睡着了。

大学的时候他还能通宵不睡,不过也有可能当时是守着蒲望之,每天压力大到睡不着,因为总是担忧一睁开眼,他最害怕的事情就会出现。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
热门: 无心法师(无心法师原著小说) 败家子的废材逆袭之路 重生之都市仙尊 [洪荒]天道逼我谈恋爱 我的老婆是校花 都市大高手 空中杀人现场 桃色小农民 诟病 老子是癞蛤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