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上一章:第15章 下一章:第17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在结婚之前,靳北查过江向笛的资料,知道江家明面上认回了这个私生子,实际上并没有把人看的有多重,每个月给可怜的一笔钱打发了。

而江向笛的生母昔日是个小明星,长得很漂亮,很会花钱,即便后来嫁了个老板,但也总是找江向笛说缺钱花。

江向笛虽然单身,但这样的情况下别说存款,S城的花销本就很大。靳北一直觉得人活着便会有欲.望的,无论物质还是精神,更别说江向笛在那样的生长环境下,更明白缺钱是一件痛苦的事。

然而卡被留在桌上。

江向笛没要他一分钱。

靳北感觉自己要把手里的手机快捏碎了。

他给的东西,小猫不稀罕。

没有人喜欢这种感觉。靳北自己不愿意承认,实际上隐约也因为身份把自己放在制高点上,包括那次江向笛外公病重的事。他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只会强硬地左右江向笛的决定。

他感觉现在的自己就仿佛江向笛随意丢在桌上的卡一样,他不稀罕了。

-

过完了快乐又自由的周末的江向笛并不知道这些,周一回杂志社上班,工作不多,做起来很快,眼看着马上就要下班了,他计划着去哪里买些新的厨具。

湾上风华的厨房都是很好的配置,江向笛觉得自己的双手和审美都被迫拉高了,竟然觉得小出租屋的锅碗瓢盆太旧太破了,他用起来不顺手。

然后他生母邓萱突然打电话来了,说:“小江,我买了点东西送来,你过来拿一下。我已经在路上了。”

江向笛有些惊讶,他妈以前从不送他东西,穷养儿子富养女儿。

别说送什么,明里暗里向他要钱倒是常有的事。

江向笛便只好放弃出去买厨具的计划,出门见邓萱。

邓萱已经四十出头了,但大概保养的好,昔日的美貌犹存,身段曼妙,

邓萱还不知道两人离婚的事,但不敢直接进湾上风华。

两人在外面的咖啡厅里见面,江向笛看她真的拎了几包东西,邓萱说:“都是你柳叔从国外出差带回来的,这个壮阳补肾的补品,还有这个,名牌红酒,都是好东西。”

江向笛说:“不用了,家里不需要。”

“你不用,可以给靳总用啊,”邓萱把礼包都塞到他手里,“你说说你,怎么不会讨人欢心呢?我这儿有很多小妙招。”

江向笛看了她半晌,忽然道:“又缺钱花了?”

邓萱话语一顿,江向笛知道他猜中了,掏出手机,道:“缺多少,你说吧。”

邓萱却道:“什么缺钱,我不缺,东西你先拿着吧。”

江向笛皱了皱眉,以往邓萱来找他,大半最后都会要钱,更别说这次还特意送了东西。

邓萱好像真的没有要钱的意思,背包一拎,说:“妈先走了,你这些拎回去吧。外头太热了,自己叫辆车回去。”

看她走远了,江向笛敛了吃惊的情绪。

如果不是为了钱,那大概就是为了靳北,但她失策了,这些东西是用不上了。

江向笛想了想,打电话给孟川。

孟川因为工作的原因,时常昼夜颠倒,常常早上睡觉,下午四五点起来,开始觅食。

孟川接电话很快,大概刚睡醒:“老板,我案子已经办完了别找我了……”

“醒醒,”江向笛说,“是我,有空出来吗?”

-

当天早上。

即便睡的晚,靳北也因为生物钟的原因醒来了。

他的眼里浮着一层淡淡的血丝,因为半夜爬起来吃了一粒止痛药,头没有昨晚那么疼了。

他像往常一样健身后便去晨跑,等跑完回来洗漱后,才想起来没人给他做早饭了。

靳北:“……”

偌大的房子里十分安静,靳北这才意识到为什么有些独居的年轻人喜欢单身公寓房,小而精致,不会让人觉得很空。

湾上风华每隔一周会有家政来打扫,但没有配保姆一类的,靳北想着点个外卖,但手机里连个外卖软件都没有。

他想了想,打开通讯录翻了一遍,才想起来他给自己的员工助理都放了个假。

其实他刚回国的时候,过的便是没有人照顾的日子,早饭不吃便去公司开早会,熬夜了就直接在公司里睡下,或是凌晨起来赶飞机,忙起来就是连轴转,是江向笛的存在,让他感觉到了那么点生活的烟火气和温情。

靳北便只好收拾完自己,出门开车去了趟靳家主宅。

他这边不常过来,家里的保姆们都惊到了,靳北说:“我爸呢?”

“他在楼上书房呢。”

靳北没上去的意思,问道:“有早饭吗?”

他是真的饿了。

没过一会儿,靳伟城闻讯下来了,看到靳北在餐厅吃饭,眉头微皱,走过去问道:“公司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事,”靳北说,“我过来吃个早餐。”

靳伟城似乎有些失望,斜着眼看了看他,随手拿过一份财经报纸。

靳北说:“您也别嫌弃我,您现在不也这样吗?”

靳伟城:“……”

现任靳家家主、昔日靳氏集团老总裁,险些萌生把这唯一儿子赶出家门的念头。

他有些无语,轻哼了一声,靳北知道他心情不好了,便不再多说。

父子俩没有温情的时刻,靳北吃完了早饭便去公司了。

他也不指望着靳伟城几十年的人生能突然开窍或是悔悟,再说蒲婷婷离开几十年,已经有了自己的追求,就算这个男人再怎么悔过,蒲婷婷不想回来,便不会回来。

那如果江向笛也不想回来呢?

靳北想不出来。

-

下午五点,S城的公路开始繁忙起来,靳北坐在车上,穿过旧城区,司机开得慢,解释说:“靳总,前面好像有点堵。”

“我不着急。”靳北往窗外看了眼,目光一顿,说,“你把车开过去。”

转弯口停着两辆车,近的好似能撞上。

而靳北一眼便认出了江向笛的身影。

江向笛骨架好似天生生的小一些,偏偏个子不低,显得修长,穿衣服很普通,但碍不住两条腿直而长,背脊清瘦,蝴蝶骨若隐若现。

司机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是剐蹭上了吧。”

江向笛约了孟川后出来,时间不巧,地点不巧,这边又是路道窄而车多的闹市区,跟别人的车发生了点摩擦。

蹭掉点漆,对面外头壳子凹下去了点,人都没多大事,对方是个寸头男人,一上来就直接说了个高价来讹人,颇有些无赖。

孟川跟他理论,对方反而过来拉扯,孟川要气炸了:“你他妈不是你自己乱开车,爷说算了,你还赖上了是吧!”

江向笛拉住冲动的孟川,眸色微冷,说:“我已经报警了,监控拍的清清楚楚,到时候谁先撞的谁一清二楚,你现在这么急着拿钱走人干什么?”

寸头男人眼神凶狠:“我告诉你,你少在话里搞这些阴的。”

“我没别的意思,是你心虚了吧,”江向笛不退不让,反问道,“你是怕警.察过来么?”

他说话又犀利又快,不带笑,眼里都是冷意,乍一看凶的很,孟川倒是还好,走过来的靳北却是第二次见江向笛这么强硬的时候。

第一次是在那次晚宴上,第二次就是这里,想到这一点,靳北却是明白过来,能以私生子身份长大的,江向笛有时候必须有足够的胆魄和强势的态度去应付这些事,就算是最后败了,也不能让人踩在头上。

江向笛说着话,没注意到身边的人。

只见寸头男人眼神收敛了些,江向笛一愣,往旁边望过去。

男人有着印刻在他脑海里好多年的脸,漆黑如墨的眸子微眯,像是有些不悦。

他的气场实在太强了,又是一身正装,长得俊美高大。一时没人说话,江向笛也似乎怔愣了一下。

孟川吃惊道:“靳总?”

上一章:第15章 下一章:第17章
热门: 我的盗墓生涯第八卷 港岛迷雾 光之子 预定头条 我在古代做皇帝 大地传奇系列1:米尔伍德的贱民 酸:一个太监的皇帝梦 犯罪心理分析 良夫难驯 黑暗诱惑 反派养崽[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