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上一章:第9章 下一章:第11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包厢内安静,纸张掀动的声音都异常清晰。

签完名字,两边站起身,对方律师说了声告辞,便各自离开。

孟川把资料都整理好,接下来的手续就好办了,“应该会很顺利,你就放心吧。”

江向笛没说话,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孟川又道:“不过你这对象、不是,这人脾气可真够大的。早上他一进来,脸冷的跟我欠了他几百万似的。早点离了算了,谁受的了……”

他顿住话音,才发现江向笛一直沉默着,半晌,孟川轻声说:“你伤心吗?”

江向笛回过神,一愣:“什么?”

孟川:“你刚刚在干吗?”

江向笛看了眼手机屏幕:“搬家公司给我发消息说车子坏了,让我等两天。”

“我押金都交了。”江向笛气道。

孟川:“……”就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朋友难得可可爱爱。

因为江向笛直接早上请了假,于是干脆和孟川一起去吃午饭。

“你看看我们这都多久没聚了。”两人坐在小饭馆里,孟川开了个啤酒罐子,“来点吗?”

江向笛摇了摇手。

孟川:“你怎么回事?我以前第一眼看见你,就觉得你秀气的跟个女孩子似的。”

他话里没别的意思,江向笛是精致的长相,读书时候又嫩,第一眼确实容易看错。江向笛笑说:“喝什么酒,我下午还得回去上班。你也少喝点,一小杯得了。”

“开心啊,”孟川看着他说,“你能放下我就更开心了。”

他跟江向笛在高考后才认识,江向笛是在高中时候跟蒲望之接触比较深,当然,孟川也见过蒲望之几面,印象里的那个人芝兰玉树仪表堂堂,是B大公认校草和男神。

出身他不清楚,但人品不错,性格是男孩子的洒脱又直率,却又做事周到体贴,很有风度,是那种家长口里称赞不已的‘别人家的孩子’。

真是可惜了。

江向笛笑容微敛,似乎不太想提起这个话题,便聊了几句工作上的事,看时间差不多了,道:“我得回去了。”

“我都没看到你吃多少。”孟川愣道,“你这太瘦也不好啊。”

江向笛没怎么吃,他虽然长得瘦,但到底是一个男人的骨架,饭量不可能那么小。

江向笛觉得应该是饭馆今天做的菜似乎有些过于油腻,他实在吃不下去,或许是他习惯于吃自己做的饭菜,清淡熟烂,因而口味变得比较挑剔了。

-

杂志社。

中午饭后会有午休时间,办公室里十分安静。

江向笛回来后赵心言就找了过来,他把手里的离婚合同放到了最下面上锁的抽屉里,压低声音道:“怎么了?”

赵心言拉他去茶水间说话。

想了一早上,他也回过神来了,江向笛跟他说过找房子,此时又说离婚,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赵心言道:“你跟你对象离婚了?”

江向笛点了点头,顺手倒了杯白水。

赵心言一时不知道该安慰还是说什么,江向笛道:“不说了,我困了,去趴一会儿。”

他打了个哈欠,赵心言一窒,又无奈摇头,没拦他。

江向笛不是心大,他性子执拗倔强,但也是非常洒脱利落。不然也不会在当初协议结婚的时候自己决然签了名字,现在又能潇洒离开,只是靳北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也从未真正了解过他的性子。

午休时间没有明确限制,江向笛以往都只睡半个小时,今天却睡了快一个小时,还是被冻醒的。

办公室空调打得有点过分低了。

隔着玻璃门和竹帘,过道的声音传了过来。

那一行人似乎没有避讳,围在中间的是昔日的实习生小枫,她嘴角带着笑,说:“你们不要这么夸我。我作品没有那么好。”

“我觉得画的特别好,比一般专业的还要好,这次一定有机会拿到创意墙刊登的机会的。”

小枫继续说:“其实我还挺有信心的,主要是我觉得自己的创意亮眼,而且我真的花了很多时间做这个。”

“请你们支持我,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江向笛听的迷茫了半晌,才想起来这叫拉票。

这次创意墙的奖励优厚、而且与绩效奖挂钩,小枫来杂志是抱着巨大的野心来了,自然不能放弃这个机会,绞尽脑汁套关系找人拉票。

下午的时候果然有领导过来了,一连来了五个人,有三个是杂志社合伙人、还有是S城美术家协会的会员。

杂志社开了个大会议室,全体员工还是坐不下,便各自搬椅子过来,小唐来得早,给江向笛占了个位子,赵心言自己搬了个椅子坐过来。

江向笛说:“这一个创意墙,怎么弄这么大?”

赵心言:“上头老板带人视察,刚好撞上。”

小唐说:“谁会有这么好的运气,要是能在老板面前露一手,被看中了,还怕没有升职加薪?”

江向笛颇为认同。

不一会儿,会议开始,作品是匿名进行轮流展示,随后是员工匿名投票。

其中有些作品的确很有创意,段子、照片或是画作种类繁多,但并不能让人眼前一亮,直到滑到一副城市素描画,错落有致的建筑十分逼真,套用了城市仿佛是石头森林的理念,让大家惊叹了一下。

美协的一位成员曹青山说:“很用心。”

江向笛看了眼,没什么表示,小唐看到小枫笑的都咧开嘴角了,忍不住皱眉。

在她眼里,小枫靠着背景挤掉江向笛组长位置,踩着江向笛向上爬,如果再让她得到合伙人的看重,那也太气人了。

再往后翻了两份作品,曹青山看到显露在屏幕上的雨后彩虹图,眼睛顿时瞪大了。

如果说城市的石头森林是麻木的冷色调,那这图就像是暖色调,清晨起来发现天边挂着雨后的一截彩虹,连蔚蓝色的天空和起伏的城市都为之让步,每个经过的人都忍不住驻足欣赏这份美好。

江向笛反应平静,赵心言问他:“你画的?”

江向笛有些诧异:“怎么看出来的?”

赵心言:“很好看。”

一定是很温柔的人,见过风雨和霜雪,才能勾勒出世间最美好的彩虹。

曹青山没有点评,而是直接说:“我要投它。”

大家都是一愣,小枫嘴角的笑容微僵,很快就回过神。

没关系,她事先已经拉了很多票了。

展示结束后就是匿名投票,江向笛被小唐拉着留下来听了下统计结果,第一是雨后彩虹,他的名字就挂在屏幕下方。

结果出来的时候,主编本来笑着,一愣,小枫面色难看,大声说:“我要看统计表。”

薛强作为杂志社第三合伙人,不悦道:“怎么,你在质疑我们不够公正吗?”

小枫顿时不敢说话了。

小唐差点没压住嘴角的笑,压低声音说:“江哥,你太厉害了吧。”

主编就是再没办法,也不得不把江向笛的绩效记上。

江向笛对自己也挺意外的,但结果很让人满意,大家没想到他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在作画方面倒很有天赋,纷纷过来恭喜他。

其实杂志社里的不少人都待人真挚,平和又良善,气氛也很好。除了主编和小枫外,其他同事对江向笛尤其偏爱,因而江向笛能在这里呆三年。

奖金即便是下月到账的,江向笛难免还是感到了一丝开心。

赵心言跑过来说:“怎么样,是不是心情好了点?”

江向笛没明白:“嗯?”

赵心言压低声音:“离婚。”

江向笛一愣:“是,离婚了。”

赵心言:“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陪你去喝酒。”

赵心言以为他是平日里性格坚忍和防备的缘故,情绪没有那样外露。实际上江向笛并不是失恋。

江向笛摇头道:“这倒也不必。”

赵心言不知道怎么安慰,只干巴巴道:“以后一定能找到更好的。”

江向笛忍不住笑了,他没怎么想过找对象的事,跟靳北也只是协议结婚。孟川惋惜他三年时间的付出,其实都是江向笛当初自己心甘情愿。他道:“借你吉言。”

-

签完合同后靳北直接回了公司。

海外业务的拓展才刚刚开始,按照原先的计划,他此刻应该已经在海外公司了。但此刻所有的决策不得不靠视频会议来施行,因为不能直接操作,所以靳北不得不花费更多的功夫。

其实现在赶过去也是来得及的,但是靳北想留在这里。

他的状态似乎不太好,在会议上频频走神,最终不得不终止了会议。

傍晚的时候,靳北去了趟医院,探望他的父亲。

靳伟城三年多前生病住院,公司不得不交到靳北的手上。

三年多的治疗和休养让靳伟城身体好转了很多,鬓角有些白发,但整个人精神气不错,他和靳北长得很像,也一样面目严肃,不苟言笑。

私人医院环境安静,高级病房宽敞明亮,靳北带着水果和鲜花走进来,合上门,叫道:“父亲。”

靳伟城嗯了一声,靳北又简单地问了几句病情。

父子俩似乎同样的寡言少语,连寒暄都没几句。

靳伟城很快问起了公司里的事。

靳北这些年带领公司走的稳稳当当,其中不乏靳伟城的指点和教导。

靳伟城看工作报告的时候,靳北难得走神了片刻,想起来他是带过江向笛来见过靳伟城的,是每年过年的时候,他这个严厉的父亲难得和蔼慈祥一些,话也会多几句,还会包红包送给他们。

这是靳伟城难得温情的时刻,靳北印象里,对方是个严厉的父亲,同时是个重事业、严肃忙碌、只会维护家族荣耀和传承的男人。

靳北母亲便是接受不了如此离开的。

靳伟城看完了一份报告,点了点头道:“业绩稳定,想要突破的话,还需要努力。”

他看到后面,很快就皱了皱眉:“海外业务拓展计划你为什么没有亲自去?”

“我把行程取消了,”靳北道,“我离婚了。”

靳伟城一愣,便想起来靳北和江向笛的协议结婚。

在他印象里,江向笛性子好,有灵气,主要是看着靳北的时候,眼里都是专注和温柔,像是爱意。

因此对于他们二人离婚,靳伟城有些意外。

靳北觉得自己大概是被离婚的事情给刺激到了,他起身去倒了杯水,放在桌上,说:“没什么吃惊的,我只是被您选中的工具。”

靳北母亲跟靳伟城便是家族联姻,两人离婚的时候,她带走了一个儿子。

靳伟城皱了皱眉:“你跟小望不一样。”

靳伟城不喜欢他提这个,也不喜欢回忆他失去自己另外一个儿子这件事情。

上一章:第9章 下一章:第11章
热门: 天后的绯闻老爸 ABO白昼边界 坟场之书 妖异奇谈抄 穿成被七个Alpha退婚的Omega 快穿之完美命运 禁咒师 逢场入戏 温暖的人皮 超品透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