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第10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总裁办公室死寂一般,明亮的灯光将合同上的字照的一清二楚。白纸黑字,再加上江向笛认真的语气,靳北也从来没见过江向笛会开玩笑。

就是在昨天晚上,他都以为这人是在拿离婚撒娇。

江向笛说完,把桌上的合同往前推了推:“你看看吧。”

靳北艰难地翻开合同书,他看过成千上万份合同,从来没有一次像这样困难地看清楚上面的每个字。

内容没有错,孟川不负他“不打输官司”的自夸,做的很仔细很标准,都是对应两人的结婚协议条款,一条一条有理有据地写的,结婚协议里有说,如果一方不满,可以提出离婚,另一方必须慎重考虑。

只要靳北签字,合同便生效。

靳北确认了,江向笛是真的想跟他离婚。

他从来没想过江向笛会主动跟他提离婚这件事。

他犹豫的时间有点久,江向笛回想了一下合同内容,他没提任何要求,只有离婚,也不算太难接受吧?

江向笛方才又等他近三个小时等的腿麻,便去旁边拿了支笔过来,放在桌上,说:“本来我们协议结婚只是交易,我想着已经三年了……”

两人擦肩的时候,靳北忽然往前一步,穿过江向笛的手臂撑在办公桌上,因为身高的缘故,江向笛不得不微仰起头看他,靳北的气势陡然凛冽,气场逼人。

“我想不清楚,”靳北另外一只手扣住了他的肩膀,“你不爱我了吗?”

江向笛:“……”

这是从哪里得出来的结论?

靳北垂眸看着他,他的眸色漆黑如最深的夜,眼角带着血色,眼神却带着被压抑到极致的暴戾和怒。

江向笛一时没说话,眉头微皱。

片刻,他想起来他是说过自己喜欢对方的,在床上。

这可能要怪他自己不好。他找靳北本就是抱着别的心思,床上难免有情难自禁的时刻。但是男人在床上的话确实是不能信的。

江向笛便说:“对不起。”

态度诚恳,确实是他的问题,让人产生了误解。

靳北听到了他的话,抓着桌沿的手慢慢收紧,气的手背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他舔了舔后牙槽。偏偏江向笛无辜地睁着眼睛,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似的,靳北努力压制住自己暴怒的心情。

江向笛也皱了皱眉,他被靳北在肩膀上的手抓得有点疼,便伸手把对方的手拨了下来,发现靳北的手冷的像冰一样。

声音也是,靳北说:“我需要跟你的律师朋友谈。”

“可以,”江向笛喜欢这样公事公办的态度,说,“我把他的联系方式给你。”

顿了顿,江向笛又说:“这件事是我自己决定的。”

靳北:“……”

窗外的夜色深了,江向笛留了孟川的电话,随后拿了合同的复印件,便告辞了。他今天在这件事上花了太多的时间了。

靳北看着他提着包离开的清瘦背影,他身侧的手都快把那块桌角给扣下来了,江向笛也没有回头。

窗外城市灯火辉煌,背后是繁星漫天的夜空。

不知道过了多久,总裁办公室的门被战战兢兢地推开了,邓芸往里头探了一眼,才把文件都拿过来放好,斟酌片刻说:“江哥先回去了。”

靳北面色更冷了。

邓芸抖了抖,靳北说:“明天的飞机取消。”

邓芸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靳北把江向笛留下来的电话给她,道:“约他见面。”

-

江向笛还是回了小洋房,他的东西都还在这里。

一晚上都没吃东西,江向笛下了点面填饱了肚子,便开始做明天要交的东西。

他下午请了假,原本要完成的创意墙设计还没做,在靳北那里又拖了很久,一下时间便赶了很多。

创意墙设计原本是杂志里跟杂志消费人群互动的点,以前都是收集各方有创意的稿件来进行刊登、图片或是文字都有,但是近几期来稿件质量下降严重,便放弃了征稿,直接杂志社工作人员内部收集创意作品。

江向笛他们每人都需要交一个作品上去,明天要进行匿名投票,胜出的作品不光能刊登、还有丰厚的奖金。

江向笛算了算,索性把早上画的那副彩虹图拿了出来继续完成,倒可以省下不少时间。

以前也有一次这样的情况,是江向笛参加了杂志社的一个专题项目,做得好,便有升职的机会。

江向笛那段时间身体不好,一直在发烧感冒循环,那次跟靳北做完、第二天早上就起不来,错过了专题项目的研讨会议,主编很生气,直接把他的参加资格给取消了,原先所有的工作都白费了。

这件事情靳北并不知情,他很忙,特别是一两年前,江向笛发烧了他也不知道,如果知道了,也只会请家庭医生过来看看。

他甚至很少发消息说关心的话,冰冷的像个工作机器,没有半点个人情绪。

这是后来靳北在江向笛脑海里的印象,最初的时候江向笛只记得对方那张脸了,后来才慢慢熟悉了对方的一些习惯和性格,但接触依然很浅。

今天靳北有些失控的模样,江向笛倒是第一次见,因而有些惊奇。

不过也能理解,就好比原先一个自己拥有的小东西,忽然丢了跑了失去了,谁都会生气一下。

不过他们迟早要离婚,他不可能一辈子跟着靳北,靳北也不喜欢他,以后还是要分开的。

想通了,江向笛手上的速度也加快了点。

等他把画做完,时间已经不早了,江向笛又给孟川打了个电话,把事情说清楚了,孟川说:“谈判是吧?包在我身上。”

江向笛笑道:“麻烦你了。”

“你不要强颜欢笑,我们都是这么熟的朋友了,你对着我生气发脾气、我也不介意。”孟川说,“对了,你真的不考虑提点要求吗?对方是豪门大总裁,出点钱也不是问题。”

江向笛在合同上什么要求都没提,就只要离婚。

孟川做了好几年的律师,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离婚案,彼此两不相欠似的。

“有那味儿了,”江向笛笑了笑,他的性子格外佛系,“况且,我从他身上想拿的也不是钱。不说了吧,我不想把坏情绪带给你。”

“你就是太懂事了,”孟川叹了口气,“你还是不能从那片阴影里走出来吗?”

那边没有回答,江向笛直接把电话挂了。

-

夜色笼罩着整座城市,靳氏集团上上下下的灯都已经熄灭了,唯有总裁办公室还亮着。

靳北没回去,总裁办公室里面配有休息室、还有配套的浴室,他打算就这么将就一晚。

海外的业务只能暂时搁置下来,飞机票被取消后,靳北觉得自己有些失控了。

他并不想回小洋房那里,因为江向笛的离婚,让他难得的失去了理智。

但他一抬头就看到那张离婚协议书,原本已经好了的胃忽然隐隐作痛起来。

连面色都隐隐发白。

被气狠了。

第二天一大早,江向笛赶去杂志社,一到座位上,赵心言就跑过来问他:“小江,你创意墙作品完成了吗?”

江向笛说:“我已经发到匿名邮箱了。”

“那就好,”赵心言说,“我就担心你不参加,平白浪费了这一个好机会。”

因为江向笛被主编降职,从组长落到了他手下员工的位置,上个月的绩效奖全部泡汤,而这次的创意墙又与绩效挂钩,赵心言想让江向笛拥有更多的机会。

江向笛性子佛系,但不是消沉颓废之人,明白他的好意,闻言笑了笑。

他的手机传来提示音的消息,江向笛看了眼,笑容一敛,问道:“什么时候评选?”

赵心言道:“因为要保证公平性,杂志社需要请人来做公正团,下午过来。”

“好的,”江向笛说,“我想请假。”

赵心言平日里对他多加照顾,此刻也惊诧了:“你怎么又请假?”

昨天下午不是请过假了吗?

江向笛也有些抱歉:“有些突然,是有很重要的事。”

赵心言严肃问道:“到底是什么事?”

江向笛想了想,觉得没什么不好说的,便道:“我在谈离婚的事情。”

赵心言面露惊讶。

写好了请假条,江向笛就赶去靳北约定的地方。

就在孟川工作的事务所附近的一家咖啡厅里,江向笛找到了包厢,发现靳北和孟川都在。

孟川满脸的神色复杂,倒也不是谈判很难,只是靳北跟蒲望之的长相太像了,如果不是气质不同,孟川觉得自己都会分辨不清。

江向笛望了眼,靳北也带了个律师,他坐在唯一的空位上,问道:“谈的怎么样了?”

孟川办正事的时候还是很严肃的:“差不多了,都讲完了。”

对方律师也点了点头,江向笛抬头去看靳北。

靳北依旧穿着一身正装,脸色却是有几分不健康的难看,薄唇紧抿,眉头皱着,看起来心情很差的样子,但仍旧是气势冷峻,寒星般的眸子里都是冷意,而所有的暴戾和怒意都被压抑起来。

靳北开口,像是没睡好,声音有些沙哑:“你真的想跟我离婚?”

话是对江向笛说的,江向笛一愣,道:“当然。”

不然他为什么要大费周章搞这一出?

靳北垂眸看着他,江向笛似乎不愿意看他的脸,目光避开了些。

靳北信了。

因为没有吃早饭,他的胃有些抽痛的感觉,然而因为某种汹涌的情绪,靳北已经感觉不到了疼痛、和一次又一次被抛弃的失望。

他有些冷漠而不屑地说:“如你所愿。”

他拿起桌上的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第10章
热门: 我是杀毒软件 卜卦天师 查尔斯街 雪国之劫 复仇者的秘密 欧皇主播撞上非酋大神[电竞] 鬼出棺 骑士风云录 缥缈·鬼面卷 半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