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江向笛困极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微闭着眼,趴在男人肩头,低声道:“那你对我好一点。”

他伸手摸了摸靳北的头,跟顺毛似的:“你去洗澡,好臭。”

靳北:“……”

混杂着酒气和烟草味、再加上忙碌了一天沾染的香水和外头的尘土尾气,确实不大会好闻。

江向笛有些洁癖,其实并不严重,但上床前总会要求洗干净再做或者睡觉。

靳北只好把人放下,他一松手,江向笛就自己挪回了被窝里,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像只小猫一样,安安静静的。

房间里的小夜灯一直亮着,直到清晨的太阳照进厚重的窗帘,才暗淡了下去。

清晨六点,江向笛醒过来,眯着眼睛,发现睡觉的地方换了一个,从客厅跑到了主卧。

他迷茫了半晌,才想起来昨天靳北洗完澡出来把他叫醒,两人来了一次,不过没做到底,然后他就被靳北抱着换了个地方。

他们其实十多天没见了,靳北出差、又要忙公司的事务,很少到这边来。

今天可能是在外头遇到了,靳北才想起家里藏着的小美人,深夜了才回来。

江向笛清醒了些,感受到后脊贴着的温热坚硬的胸膛,从背后揽着他的靳北扣着他的腰,江向笛往外挣了挣,身后的靳北也动了动。

江向笛拍了拍他的手:“松开点。”

靳北没醒,江向笛爬了起来,回头看到身边的人闭着眼睡着的样子,原本棱角分明的脸庞难得稍显柔和,睫毛很长似的,薄唇是很淡的颜色,黑发贴着脸颊。

这样便更像蒲望之了。

江向笛以前也有很多个猜疑,不过到后来越来越确定一点事,靳北不是蒲望之。

无论是性格还是生活习惯,他们有很大不同。

靳北老成,又是常年穿黑色西服、平日里板着脸气势冷峻,都看不出来他其实只有二十七岁。

他二十四岁的时候回国,就开始担负起整个公司的运转,不信任任何人,只有足够坚硬的外壳才能让他生存下来。

唯有这个时候,他放下了一切防备在沉睡,像是极其信任江向笛。

江向笛下床去准备早饭,然后回客房把床单都拿出来洗了,换上新的,然后去阳台浇水。

似乎刚下过雨,天边出现了一道极淡的彩虹。

江向笛一愣,去房间里拿了画笔,极简单地把它临摹了下来。

他学过画,但不是美术专业出生,跟老师学的,平日里有空也会做这个,不累人,还能修身养性,很符合他佛系的性子。

江向笛很熟练,不一会儿,白纸上留下了一道绚丽的彩虹。

江向笛继续给它安排背景,白色的云、城市边缘的建筑、以及远处的湖。

小洋房的视线极好,江向笛沉浸在其中,极快地画了个轮廓,没来得及上色,彩虹已经淡去了,天边的日光逐渐明亮起来,所有的光影都在顷刻变化。

江向笛便干脆结束了作画,回沙发上打算临时打个盹,没想到越睡越深,连靳北起来都没把他闹醒。

靳北赶着要去公司,看到江向笛在沙发上睡觉,皱了皱眉。

怎么不回主卧睡?这么怕打扰到他吗?

早饭已经做好了,仍是江向笛的手艺,靳北吃了一半,临出门他过去沙发捏了把江向笛的脸。

触感柔软细腻,靳北却有些不满:“怎么这么能睡?”

丝毫没意识到昨晚两次把人闹醒的人是谁。

他昨天回公司后查了一下江向笛的上班地点,在杂志社,此刻离上班还有一段时间,因而靳北没叫人。

江向笛闭着眼,靳北顿了顿,又碰了碰他柔软的唇,说:“明天凌晨的飞机,今天不回来了,在家要乖乖的。”

靳氏集团在海外也有业务,不过并不是大头,近年来靳北也在试图开拓海外市场,见效甚微,不过他从不放弃每一个分到蛋糕的机会。

-

杂志社,江向笛踩着点打了卡,直接去找赵心言要昨天调研的图,却发现他的桌子围了不少人。

赵心言被挤出来了,惆怅地喝了口咖啡:“小江,等会儿我把图给你发过去吧。”

“好,”江向笛说,“我今天下午需要请个假。”

他现在在赵心言组里,赵心言是他上级,因而可以向他请假。

“没问题,”赵心言问,“去干什么?”

江向笛:“要去见个朋友。”

赵心言:“……”

套江向笛的话不容易难,他看似温和,实则防备心重,礼貌又疏离,看着好说话实则话少、又很有底线。

江向笛没注意他的神色变化,他终于好奇地往人群那里凑了过去,小唐也在,让了让位子说:“江哥,你们昨天去公司调研,是不是遇到靳氏集团的大总裁了?”

江向笛:“……”

也不知道摄影师什么时候拍的照片,靳北刚从会议室里出来,周围簇拥的人都虚化处理过,显得他格外帅气英俊,又身高腿长。

成熟又多金的男人格外容易受到追捧。

小唐有男朋友也不妨碍她花痴:“啊啊啊!”

江向笛说:“冷静点。”

小唐:“不好意思,忘了江哥有对象了。”

江向笛:“……”

小唐又叹了口气:“其实要跟这种男人谈恋爱,肯定很累的。”

江向笛:“这怎么说?”

小唐说:“家庭背景啊、阅历专业、观念性格之类的,肯定跟我们一般人有很大不同,以后要一起生活,一定会有很大摩擦吧,可能就无法理解、体谅彼此。”

江向笛思考了片刻,面色诚恳仿佛深有体会:“你说得对。”

-

下午,江向笛请了假去见孟川,孟川把合同送来,给他解释了一遍,说:“我等会有事走不开,你要不等明天,我和你一起去。”

江向笛想起早上靳北说的话,道:“不用了,我自己去。”

孟川没拦,他知道自己朋友便是看似脾气好实则非常执拗倔强的人,决定要做的事谁也拉不回来。

之前的协议结婚便是如此,江向笛没有问过旁人任何意见,自己独自一人签的合同。

江向笛先打了靳北的电话,没打通,只好打电话给邓芸。

靳北在开重要会议,邓芸请示了一下,靳北没意见,邓芸说:“江哥,我让总裁忙完了再给你打电话吧,你现在过来,见不到人。”

江向笛:“没关系,我等他。”

邓芸没办法,只好去前台接江向笛。

他们一路从最底层上来,此时又是上班时间,公司的员工下属看到了,都很惊奇地望过来。

以前不是没见过邓芸亲自接什么人,不是老板就是合作伙伴,这么年轻的男子又是谁?

很快就有人把江向笛身份查出来了,大家总是对老板的八卦非常热衷,再加上豪门替身的存在太过于劲爆,一下子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了这件事。

邓芸领着江向笛坐电梯,上楼的时候,忽然被朱园及其下属拦住了。

这里毕竟就是豪门圈子覆盖的范围,一下便能认出江向笛的身份,朱园也不装样子,直接说:“你就是江向笛?”

他已经五十岁的样子,个子稍矮一些,面向却很凶,商场上的圆滑和谈判气息非常明显。

江向笛不太明白对方的恶意,只点了点头。

朱园冷笑一声。他是朱家人,姚锦嫁的便是朱家,朱园是朱家家主的二弟,一直对对方继承的家产虎视眈眈,因而想尽办法想要攀上靳家这个靠山。

只可惜靳家唯一的继承人已经结婚了,让他试图嫁女儿的心思直接作废了。

上次朱园在商业宴会上、试图请靳北喝酒套近乎,结果被对方一句‘已有配偶、不能多喝’给推拒了。

因此朱园认定了江向笛挡了他夺权挣财的路,所以一直记恨着。

朱园用长辈的口吻说:“今年多大了?我看你应该读书出来后没工作几年吧?在哪里工作?哦,抱歉,我差点忘了你和靳总的关系,应当是久居在家里。”

细看下江向笛长得是真的好,眼眸澄澈,眸光潋滟,面上冷淡,但皮肤白皙,身形修长却不瘦弱,连颈脖看起来都是细白脆弱。

很干净,怪不得靳总喜欢,滋味必定不错。

朱园眼神越来越古怪,邓芸和周围的人都一样、头上冷汗直冒。

江向笛侧眸冷道:“说些妇人之言,您倒是半点不像是公司老板。”

朱园有些生气道:“怎么,你作为一个替身,就有多高贵了?年轻人这般狂妄自大,等你没了年轻这个资本,小心被人像扔破鞋一样丢掉。”

邓芸吓得脸都白了,她两边都得罪不起,回头靳总生气,遭殃的是她啊。

江向笛发现了她的难处,便忍了下来,直接绕过对方。

朱园仿佛打在了棉花上,不痛不痒,气得他牙痒痒:“挡了我财路,就让他做一辈子替身和笑话吧。”

-

到了顶楼,邓芸给江向笛找了间休息室,倒了杯茶水送过来,“江哥,刚才的事你都不要放在心上。”

“没关系,”江向笛说,“如果可以的话,帮我跟靳总说一下好吗?”

邓芸点头道:“我已经把您过来的消息跟靳总说了,请您稍等。”

江向笛笑了笑:“谢谢。”

他的笑很温柔干净,会给人很舒服的感觉,邓芸心里感激江向笛方才解围不闹事,又感慨江向笛那么好,怎么他们都看不见。

三年多的时间里相处不多,江向笛说话时很礼貌,教养很好,特别谦逊。

江向笛会问她靳总最近忙不忙,方便的话帮他送饭菜给靳北。有时候是养生粥、带着中药香味的鸡汤,养胃又能补充营养,或者放在办公室里能安眠宁神的熏香。

他很善解人意,会送小礼物给邓芸,都是女生喜欢的,邓芸也乐意帮他的忙。

江向笛把一颗心都放在了靳北身上。

但是靳北没有。

还把人当替身,从不关心人,甚至把人晾在这里不闻不问。

夕阳倾斜,落地窗又大又漂亮,江向笛看着窗外光影漂移,直到暮色四合,华灯初上,夜色布满了整座城市。

他站在窗前的身影一动不动,像是冰冷的雕像,透着麻木的味道。

总裁办公室楼层人很少,很安静,不知道等了多久,外头响起脚步声,江向笛才被邓芸带入总裁办公室。

“抱歉,让你久等了。”靳北似乎在松开领带脱外套,目光也没有转过来。

他刚刚在开视频会议,是一次工作报告。

江向笛一来靳北便知道了,但没有中途停止会议,他非常自律且克制地认为,现在是工作时间,其他所有的事,在此刻都是不重要的。

邓芸离开前关上了门。

江向笛没说话,只把合同拿出来,放在了桌上。

靳北疑惑地转过身,看的一愣,头一次不太确定地说:“这是什么?”

江向笛语气依然平静:“我过来,是想跟你说离婚的。”

靳北怀疑自己听错了。

一份打印合同放在桌上,江向笛语气认真:“这是我托我的律师朋友,拟定的离婚合同。我决定跟你离婚。”

之前便是在公司谈的结婚,那离婚自然也要来公司谈。

靳北没动,他的手垂了下来,近乎是咬牙切齿问:“为什么?”

江向笛微怔,他茶色的眼睛微垂,轻声说:“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
热门: 老千2:盗亦有道 鬼王他要走花路 两界真武 超级神掠夺 都市灵剑仙(都市阴阳师) 我要上头条 七根凶简 假面山庄 审神者他剑法高超[综] 捡个天师回家镇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