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第4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江向笛醒来的时候旁边的被窝已经凉了,他直接请了上午的假,撑着身体去浴室把自己里里外外洗干净。

他有些轻微的洁癖,东西留了一晚上,再怎么想着对方是喜欢的脸,身体上的难受也不太好,江向笛洗的时候都皱着眉,心情并不美妙。

结婚之前两人都做过检查,第一次也是戴套。靳北最初对此也同样很注意。

江向笛记得第一次什么措施都没做的是结婚一年后,靳北喝醉了酒深夜回来,神智不太清醒地抱着他,江向笛力气没他大,挣也挣不开。

靳北喝醉了下手没个轻重,但活还算及格。男人冷冽成熟的气息混合着酒气和烟草味扑入鼻尖,有种令人沉沦的窒息的感觉,让江向笛也几乎难以抑制,

“吃什么长这么大……”江向笛半点也不想回忆上床的细节,他一截撑着浴室冰凉的墙壁的手臂发着颤,咬了咬牙轻声骂道,“靠。”

洗了半天还是觉得小腹有异样感,江向笛索性放弃,下楼自己弄了点早饭。

吃完饭,他把昨晚的衣服和床单都洗了晒好,还把阳台上的花草都浇了水。

江向笛还挺喜欢摆弄这些花花草草的。他不太能接受养猫或者养狗。

其中有一盆是仙人球,长得跟刺猬似的,而且表皮是一种深绿色,刺也根根粗而长,显然是已经生长了好几年,是颗成年的老仙人球了。

仙人球好养活,再怎么干涸、或是泡在水里,也能活,于是一直养了很多年。

在一堆绿色植物里,这颗仙人球长得不算出众,而且这幢房子真正意义上的主人,靳北,也从来不会来看这些。

江向笛给它把小球都拔掉,看着秃秃的一颗球,才满意地回去补了个回笼觉。

他不常做梦,入睡不久后却罕见地梦到了以前。

因为私生子的身份,他并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上学的时候都是寄宿,暑假的时候就去外公外婆家住。

初中学校不太好,宿舍条件相对艰苦一些,到了高中好了许多,至少寝室干净,床都是新的,换了新的纱窗,阳台没有那么破旧。

但是江向笛第一次把蒲望之带过来的时候,对方还是露出了一瞬的目瞪口呆。

蒲望之无法想象眼前长相精致的小少年在这样朴素的、甚至有些艰苦的环境里生活和长大。

不只是物质上,更重要的是精神层面的被欺负的受伤和孤寂。

那时候的江向笛身形瘦削,穿着洗的发白的校服,干净却话不多,面冷着,正好是最叛逆也最排斥外界的时候。

他拿了新作业本,声音闷闷的,带着点变声期的哑:“走吧。”

蒲望之看了他几秒,似乎若有所思,随即跟着他的脚步下楼,手插在口袋里,说:“今天我做的你不要学。”

江向笛:“嗯?”

“下次课本被撕掉的话,你还是要去找老师。”蒲望之说,“或者找我。”

“谁敢再撕你的作业本,我就再给他撕掉一次。”他有着格外英俊深邃的眉眼垂下来,是让人安心的眼神,“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江向笛仍旧不笑,像个冷酷叛逆的少年,眼神有点嘲讽。

蒲望之伸手摸了把他的脑袋,黑发意外地柔软,“小朋友。”

江向笛一愣,随即拍掉了他的手。

第二天,江向笛起晚了,下床打开窗户,看到阳台上放了个仙人球。

嫩绿色的表皮,一圈刺都还是软的,像是刚浇过水,水珠折射出清晨的日光,温暖而明媚。

楼下站着的男生双手插着口袋,嘴角勾着。

这个他们学校出名的帅气阳光、温柔的学霸校草,头一次不容拒绝,颇有点强买强卖的意味,对他说:“送你点小东西。开心点。”

江向笛几乎想不起来了,蒲望之对他说过最早的话是,开心点。

-

六月的大晴天,中午也是非常炎热。

小唐正在用餐区吃午饭,被一个小姐妹拉住:“小唐,江组长被主编骂了,你快去看看!”

江向笛在杂志社的人缘很好,他长相好,性格温又有风度,很讨大家喜欢。

但是杂志社的主编一直对他很不满。

他没背景,但他犯错少,严谨认真,总是被挑些无伤大雅的刺。

“早上开会,怎么没来?”

江向笛点头道:“身体不舒服,没能赶过来,真抱歉。”

主编拍了拍桌子,严厉斥责道:“一句道歉就完事了?领导过来点名叫你你不在怎么办?昨天我去你们小组查出来稿件内容造假,这两件事你准备怎么负责?作为一个老员工你是这么工作的吗小江?”

江向笛没说话,早上的会议他确认过,领导根本没来过,稿件内容的责任更不在他,况且最后还是他及时交了成稿弥补了错失,不过这些他解释了,主编也不会听。

“我也不为难你,这个月的绩效就别想了,组长也不用当了,我准备换成小枫。她已经是正式员工了。”

江向笛神色不变,挑了挑眉。

这种情况以前也有,一年前他参加了一个专题项目,半路被主编踢出去,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白费了。

主编敲了敲笔:“我现在虑给你安排什么职务。”

她看了眼江向笛,却从对方脸上看不出半点情绪,漠然,随遇而安,脸色看起来有点不太好,茶色眼睛里有种近乎沧桑的心平气和。

主编觉得自己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什么都没发生。

就在这时,主编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

主编怒道:“我这儿是随便谁想进来就进来吗?!”

来人大步走了过来,主编看到他,脸上的怒气顿时收敛:“赵心言,你过来干什么?”

赵心言是杂志娱乐版块的组长,他的背景深厚,人脉也广,因而主编不敢对他发脾气。

随着科技和电子阅读的出现,纸质刊物的销量逐年都在下降,他们家杂志作为能勉强支撑下来的老牌杂志之一,全靠娱乐版块支撑着。

赵心言底气很足:“帮帮我这被你为难的同事。”

江向笛头有点疼,听他们来回争了两句,赵心言说:“那这样吧,小江来我这里,我正好缺个助理。”

主编一愣,这不是职位更好了吗!娱乐版块的流量带来的绩效,肯定比新闻板块拿的更多啊!

她原先想给人安排一个更差的环境,而不是换一个更好更有竞争力的!

“就这么说定了。”

话落,赵心言直接把江向笛带了出去,说:“主编又刁难你了。”

“男人受点委屈罢了,”江向笛轻轻吐了口气,眉间的冷意散去,恢复了他平日里温和的样子,“你怎么会过来?”

“你那小助理小唐,忠心的很,跑过来找我搬救兵,”赵心言跟他关系不错,闲聊说,“我饭吃到一半呢,你陪我去吃午饭。”

江向笛被他拉过去,路上手机收到了一条消息,靳北发来的,说傍晚会过来。

江向笛皱了皱眉,连续两天都过来,会不会有点太频繁了?

他有些烦躁,不知道是工作不顺心,还是觉得自己跟靳北的交集有些过于多了。

但是他也不能不回去,靳北这人蛮横不讲道理,颇有些古代独断专行的暴君风格。

他正走神着,额头上突然贴上了一只手,赵心言说:“小江,你额头好烫。”

江向笛一愣,赵心言借来了温度计,一测发现是有点低烧。

赵心言说:“你下午来我这里休息,宽敞。”

江向笛摇头:“我就在桌子上趴一会儿。”

他嘴角带着笑,温和而善解人意,笑意却不达眼底。

熟知他的人都知道,江向笛外表温和没脾气,实际上比谁都倔强和执着,说定了便不会轻易改变。

距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赵心言拿着伞过来找江向笛,却发现人不在。

旁边的女同事说:“江哥说有急事,请假一个小时下班……没说要去医院啊?”

赵心言愣了一下,终于明白过来,江向笛不是对杂志社不上心了,是对钱不上心,工作只是出于负责,要走的时候却比任何一个人都潇洒。

-

江向笛从超市里买完菜出来,恰好撞上一阵雷雨。

正是上下班时间,打车比较困难,他又没带伞,一路回家几乎都淋湿了。

傍晚的暮色落下来,夜晚慢慢降临,厨房的香味溢散出来。

靳北过来的时候,见到的便是人在厨房里忙活的身形,日光灯亮着,手机似乎在播报着新闻和时间,总之是难得、让靳北从未想过和体会过的烟火气和温馨。

江向笛做饭很好吃,不是说像名厨一样做什么特别丰盛的大餐,也不做有名菜系。他做的很家常,却像是小火炖汤一养,每样菜都花了心思和时间,像是为了自己的心上人做到最好。

见到靳北过来,江向笛一愣,马上又扬起一个笑,他的眉眼弯起来,眼中都是温柔眷恋的光芒,“回来了?马上就可以吃饭了,先喝点什么?”

靳北脱了西装外套挂好,扯了领带,男人的下巴微扬,喉结滚动都是喷薄的成熟气息,“咖啡。”

江向笛说:“你的胃不好,就白水吧。”

靳北没意见。

江向笛一直记得他胃不好,就像记得他有头痛的毛病,以前的时候,也经常做饭叫人送到公司、或者发消息督促他按时吃饭。

他很会哄人,靳北有点吃软不吃硬,一想起来这人声音乖软地跟他说话、茶色眼睛里都是关切的时候,便会在百忙之中抽出点时间去吃饭。

晚餐很合靳北的口味,倒是江向笛吃的不多,早早地放下了筷子,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靳北。

靳北出身豪门,自小受到最好的教育和培养,连吃饭的一举一动都很赏心悦目。

靳北说:“昨天宴会上的事,你不要在意。”

他说的是被嘲为替身的事,豪门圈子里流言蜚语一直没有停歇,江向笛不算豪门里的人,因而感觉不到。

江向笛一愣,他缓缓弯了弯眉,“哦,没关系,会给你添麻烦吗?”

靳北没想到他会为自己着想,但毫无疑问江向笛这句话轻轻地落在他心上,带来无比的熨贴和舒心。

江向笛让他省心,三年来都是如此,因此让靳北总会忘记关注他的感受。

晚上的时候两人各自做自己的事。

江向笛除了给他送了点水果上来,给他按摩了一会儿舒解头痛,依旧没提任何要求。

这反而让靳北有些烦躁,看邮件的时候频频走神,忽然接到朋友的消息。

“姚锦要回来了。”

“他给我发的消息,说要回国发展。想过来见你。”

靳北看了眼,眉头皱起,没有回应,烦躁的情绪加深了,邮件一个字都看不下去。

他索性起身去洗了个澡,回到房间,江向笛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看书,小巧的下巴陷在被窝里,一顿一顿的犯困,见到他,眼睛一亮。

靳北过来跟他亲吻。

靳北喜欢掌控一切,江向笛很纯.情,一举一动落在他眼里都像是勾.引,有时候下意识迎.合靳北的动作也会让他更兴奋。

他一只手扣着对方的腰,还有一只手滑过对方的发丝,忽然一顿:“你发烧了?”

江向笛有些迷糊地睁大眼睛,睡衣散落大半,露出精.致的锁.骨,和胸.前大片凝脂般白的肌肤。

他茶色眼睛眼角泛着红,神情依旧是柔软眷恋的:“啊,可能是回来的时候淋了雨。”

“不要紧,”江向笛像猫一样环过男人劲瘦的腰,张嘴在对方下巴上咬了一口,亲昵又乖软地说,“做吗?”

他的声音低低的,像是挠在人心上。

美人在怀,靳北哪里忍得住。

-

江向笛再一次睡过上班时间,他看了眼窗外的日光,怀疑自己近年来体质变差了许多。

明明以前发烧胡闹也没这么脆弱。

头一直疼,江向笛全身上下都难受。

身边的人不知道离开多久了,江向笛上一次这么昏昏沉沉起不来的时候,还是第一次跟靳北发生关系,对方下手不知轻重,弄的有点狠,江向笛被逼得哭了两次,最后直接晕过去了。

第二天他就发了烧,休息了两天才缓过来。

时间不早了,江向笛撑起身找手机请假,听到银行卡入账的提示音。

靳大总裁出手倒是大方,钱给的确实多。搞得跟个交易买卖似的。

实际上也的确是个交易。

靳北这人冷淡得很,蛮横又不讲道理,独断专行不说,容易暴躁又冷情,外表禁欲实际重.欲、活还勉强,要不是凭着一张脸,江向笛想不到会有人愿意跟他过三年。

狗男人。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第4章
热门: 吐槽系黄金之王 遇蛇 师尊大人要逼婚? 天机 僵尸生存指南:如何在活死人横行的疯狂世界求生 镇北王有个心尖宠 极品公子 [综]始乱终弃港黑干部之后 穿成反派的恶毒假后妈 [综英美]超英桌宠全身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