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误会

上一章:第67章 唱亲 下一章:第69章 圆谎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轮抑扬顿挫地唱完,墙上一下全部静了。

紧接着换成一把坦普拉琴的声响,叮咚数声,像在试音,再听到一个悠扬低沉的声音开始吟唱。

段岭起身,整理外袍出去迎接,这也是唱亲求婚其中的一个礼节,当女孩羞涩不愿出来时,便由其兄长出来应答。通常在一个部落里,年轻人们都彼此认识,往往求婚的男子也是女孩家人、兄长的好朋友。

这时候女孩兄弟可以代为回答,意思是我答应将妹妹嫁给你了,改天带好礼物过来吧。

于是段岭按着这个礼节去回复,也是符合要求的。

他还记得以前学到的西凉歌,虽然只有短短几句,却足够应对了。

时值午后,那少年断断续续地唱着,坐在墙头,抱着坦普拉琴,一脚踩在墙头,另一脚垂下,侧着英俊的脸,午后的太阳恰巧就在他的背后,照下院中,形成一个朦胧的剪影。

他穿着深蓝色的党项马服,袍襟上绣着族里的图腾大雁,手指上戴着四枚名贵的青金石戒指,于阳光下闪烁着光芒,手指一扫坦普拉琴的琴弦,吟唱到尾声,段岭马上接了下一句词。

段岭的声音温和、沉厚,像克鲁伦河在草原上流淌。

武独朝院里一瞥,登时怔住。

阳光洒在段岭身上,他的脸上带着懒洋洋的笑意,五官清秀精致,唇红齿白,就像春风里随风洒落芳菲的一棵郁郁葱葱、充满生命力的树。

武独索性躺在屋顶的瓦片上,跷着二郎腿晒太阳,闭上双眼,听着段岭的歌声,片刻后,那少年也听得好听,拨弄坦普拉琴,为他伴奏。

弹着弹着,那少年转过头,也愣住了。

段岭未曾看清那少年的容貌,只是觉得十分有趣,继续唱着,紧接着少年跃下墙头,直接跳进了院内。

段岭还未唱完,心想这是做什么?不能进来的!

那少年迅速朝段岭直扑过来。

段岭:“……”

段岭哭笑不得,边唱边躲进房里,少年却直追进去。

外头的少年们登时炸锅,一拥而入。

里头闹哄哄的一片,段岭跑了,武独听见脚步朝内厅去了,莫名其妙,睁开双眼,再朝院里看,没人了。

武独皱眉,跃下房檐。

“等等等!”段岭从厅堂内跑了进去,进了后厢房,少年却一路追进去,喊道:“等!停!”

听到那声音时,段岭瞬间如遭雷击!猛然一转身,竟是赫连博!

段岭:“……”

赫连博尚且如在梦中,一脸惊愕,段岭大喊一声,朝赫连博冲去,紧紧抱在一起。继而意识到了危险,马上分开,幸好四周没人。

“段……岭!”赫连博嘴唇不住发抖,又要上前与段岭抱着。

段岭眼里全是泪水,竟未料到会在此时此刻遇上赫连博,瞬间道:“不要问!我会给你解释!”

赫连博诧异至极,紧紧抓着段岭的手,段岭却道:“快,回去!我会去找你!”

赫连博不由分说,抓住赫连博的手,段岭说:“快回去啊!”

外面已有人围着姚静起哄,段岭用力掰开赫连博的手,说:“赫连!听我的!”

赫连博却拉着段岭的衣袖,说:“去、去、那边、说……”

段岭:“不不,现在不行,我晚上去找你!”

段岭招手,赫连博便侧头过来,赫连博还在名堂时就长得高,如今身材愈发高大,低头,疑惑地面朝段岭,段岭在他耳畔小声道:“我叫赵融,现在不能喊我段……”

武独追了进来,以他所见,像是赫连博搂着段岭,要凑近前去亲他,武独先是一怔,继而怒火涌起,吼道:“干什么!放开他!”

赫连博放开段岭,转身,面朝武独,怒道:“滚!”

说时迟那时快,武独已一步上前,揪着赫连博的衣领,给了他一拳。

段岭唯一的念头就是:让我死了吧。

赫连博发得一声喊,外面全部静了,紧接着护卫们全部冲进了后院,见武独正在揍赫连博,登时纷纷拔刀扑了上来。

“别打了——!”段岭吼道。

段岭忙挡着武独,让他退后,赫连博被揍得十分狼狈,所幸有点武功底子,武独又只是存心教训,未下狠手,是以还有余地。

段岭按着武独胸膛,把他挡到一旁。

武独一手嚣张地指着赫连博:“你什么意思?拉拉扯扯的做什么?再碰他一下老子让你死无全尸!”

“那是西凉的太子!”段岭小声道。

“皇帝来了也照打。”武独冷笑道。

段岭:“……”

赫连博踉跄爬起来,段岭眼神里流露出恳求,赫连博会意,倒是不生段岭的气,只是瞥了一眼武独,起身走了。

护卫们纷纷朝武独投来嚣张的目光,武独却转头检查段岭,说:“他刚才朝你做什么了?”

“两个男的!”段岭哭笑不得道,“能做什么?”

武独没说话,扳过段岭的脸,扫了他的脸一眼,见没什么异样,不像被赫连强行做了什么。目光于是又停留在他的唇上。段岭刚见到赫连博,还有点心神不定,眼眶微红。

与武独一对视,段岭的脸唰地一下红了,两人不自然地分开。

“他再对你动手动脚。”武独说,“老子教他好看。”

武独来得太快,段岭这才发现,方才被赫连博一扯,袖子被扯去了一块,遍地找不见,想是被赫连博无意撕下来,抓着走了,当即好生哭笑不得。

“西凉都是野蛮人。”武独把毛巾扔过来,给段岭擦脸,说,“连马都搞,你指望他们懂什么廉耻?”

段岭一边说好的好的,心思却全然不在这上头,赫连博出现,是不是意味着有人能证明他的身份了?!可是大家会相信一个外族人的话么?!初时他只想到不能让边令白知道,以免惹来杀身之祸,现在的局势已混乱到他无法想象的地步,万一被边令白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想想就觉得恐怖。

赫连博回去以后会有什么反应吗?段岭心想,这家伙向来直言直语的,没什么心计,万一去打听就糟了。段岭倒是不担心自己,就怕赫连博也被卷进去。

“他带了多少人过来?”段岭问。

“不到十个人。”武独说,“晚上我去教训他们。”

“别!”段岭忙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武独:“那是怎么样?解释?”

段岭:“……”

你要我怎么解释啊!段岭在心里怒吼。

与此同时,赫连博在房内走来走去,激动无比,桌上放着画了一半的画像,赏乐官敲门进来,赫连博便随他出去,前去见边令白。

段岭心里七上八下,想去见赫连博一面,私底下解释清楚,却又避不开武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突然间想到了一个救星。

“我去见费宏德先生。”段岭说。

武独一直坐着生气,听到这话时才起身,换了身袍子,把剑拿在手里,跟段岭一起出去。

“不用这样吧。”段岭无奈道。

武独道:“少啰嗦,走啊。”

段岭只得去见费宏德,说清楚姚静只知道自己嫁给赏乐官一事,费宏德听完后点了点头,朝段岭解释道:“还得与对方多接触,问问看,马贼那事,会不会有蹊跷,边将军搜缴了马贼的遗物,让他们派个人辨认,若有证据,也好交予赏乐官回去行动。”

段岭想了想,点头,不由得佩服费宏德老谋深算,既有反对赫连博的人阻挠这桩婚事,将证据交给他,反而是更好的。

恰好在此时,边令白来了。

“怎么在这里?”边令白说。

段岭表情有点不自然,未知边令白是否得了消息,武独与赫连博打起来一事。

边令白扫了一眼段岭,又看武独,显然是知道了。

“武独,我敬你是客,又时刻保护着赵融,你莫要在我府上闹事。”边令白威胁道。

武独一笑道:“我不仅要在你府上闹事,还要杀你全家,你奈我何?让你那连手都没有的刺客飞腿踢我么?”

段岭:“……”

“武独!”边令白怒吼道,“不要欺人太甚!”

“别说了!”段岭说。

“今天是怎么回事?!”边令白质问道。

“我在后院里头……唱着歌。”段岭心想当真是无妄之灾,解释道,“他就突然过来了,然后就……就……”

“就什么?”边令白睁大了眼睛。

段岭:“……”

武独:“边令白。”

段岭忙示意武独不要冲动,朝边令白说:“西凉人热情奔放,呃……那个,只是想交个朋友。”

边令白又说:“方才他也找过我,特地要求,让你过去陪他,我不知发生了何事,特地过来问问。”

武独:“……”

武独看边令白的那眼神,简直是要杀了他。

边令白马上改口道:“这不是来问你们了?”

“他不去。”武独冷冷答道。

“我想去。”段岭说,“正好替费先生打听点事……可以吗?”

武独起身就走,段岭忙追出去,心想要么干脆告诉他?

上一章:第67章 唱亲 下一章:第69章 圆谎
热门: 我有药啊[系统] 兵魂回档 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 寻龙之前缘番外 静州往事 穿成总裁的植物人前男友 秘书长 修真聊天群 月朗风清 恶人大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