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入关

上一章:第62章 狭路 下一章:第64章 献宝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潼关是座北临黄河、背靠山腰而建的巨大关卡,历经千年建设,俨然已成西北第一大城,亦是面对西凉的天险之关。抵达潼关前的最后一段路,在高地上朝外望,只见黄河滚滚,蓝天白云,入川的南方充满青葱绿意,眺望西凉的尽头,则是一片苍凉。

数场雨一过,空气里带着入秋的气味,从西域来的商人云集此地,交换着各自的货物,说着各自的语言。党项人非常多——他们大多是胡族混血,深目高鼻,或穿色彩斑斓的长袍,或穿轻便的皮衣皮裙,戴一顶缠头帽,帽沿插一根黑色的雁翎。

羽翎的稀有度象征着此人在族中的地位,贵族还是平民,都可由此看出。

武独带着段岭进潼关卫府时,边令白如临大敌,到处都是严密把守的人,段岭看府内守备森严,守卫们都佩戴着武器。

两人一进厅堂,守卫就在身后关上了门,剩下边令白在厅堂内自顾自地喝酒,贺兰羯则坐在一旁,一句不吭。

“说吧。”边令白坐在堂前,随口道,“你说了什么,决定你能不能有命从这里出去。”

武独站在昏暗的日光下,居高临下地打量他。

“边令白。”武独说,“该不会是土皇帝当得太久,忘了自己究竟几斤几两了吧?靠你手下这么点人,还想拿老子的性命?”

贺兰羯怒而起身,边令白却喝道:“坐下!”

双方沉默良久,武独在厅堂内踱了几步,说:“赵将军为我大陈鞠躬尽瘁,最后落得个如此下场,西川最终那一战,你在潼关把守,不可擅自抽身,原怪不得你,朝廷亦未加罪于你。其中利害,你也是聪明人,想来不必我再啰嗦了。”

边令白沉默,段岭则始终没有吭声,这也是他与武独在路上商量好的一环。牧旷达要杀边令白,段岭出发前心里还存着侥幸之心,但路上想清楚了以后,觉得根本不会有别的选择,边令白必须反。

为什么?这厮既参与篡夺李渐鸿兵权,又追随赵奎谋反,如今朝廷为了抵御西凉,有兵无将,方不得不暂时稳住他。如今一迁都,西川不必再面临西凉的直接威胁,况且太子在朝,假以时日必将清算。边令白不得不反,否则便只有等死一途。

只听边令白冷哼一声,说:“边某视赵将军为师,十四岁从军,追随将军迄今已有一十三载,未曾做过半件亏负百姓、背离良心之事,哪怕今天太子到我面前来,我也是这么一句话!”

“太子不会到你面前来。”武独说,“也不会听你的解释,这么看来,倒是我多虑了,不再叨扰,告辞。”

武独朝段岭说:“咱们走。”

段岭却看着边令白,脚下不挪半步。

边令白也同样注视着段岭。

武独看段岭双眼,段岭的注意力却不在武独身上。

“你认识我叔叔吗?”段岭朝边令白说。

武独微微皱眉,边令白长长叹了一声。

这也是段岭与武独商量好的,武独说完便轮到段岭说,以段岭的猜测,边令白不可能对赵奎的侄儿坐视不管,哪怕挣个名声,也会照顾他,毕竟武独的身份,相当于被赵奎托孤的亲信。

换句话说,若边令白真有反心,赶走了他,反而没有半点好处。信上都写得清清楚楚了,这名唤“赵融”的少年避过了杀头抄家,走投无路,才来投奔边令白。

“你叔叔是我师父,过来。”边令白说,“让我看一看你。”

段岭慢慢地走过去,边令白就着天光打量他,段岭突然就有点紧张,生怕被他从容貌上看出来些什么。

“我见过你爹。”边令白说,“那次去山东公干,匆匆碰了一面。”

段岭知道这个时候该哭一哭,奈何却对边令白没有任何感情,只得盯着他的手看。边令白看了一会儿,从段岭身上看不出什么来,又问:“学文还是学武?”

“都学了一点。”段岭说。

“识字不?”边令白又问。

段岭点了点头,边令白便道:“先在府中住下吧,至于你……”

“我和武独一起。”段岭说,“他去哪里,我也去哪里。”

段岭生怕边令白让武独回去,这样就打乱了他的计划,武独势必只能在暗中筹备了,有贺兰羯在,将会更麻烦。

边令白似乎毫无办法,武独说:“我奉牧旷达的命令,出来调查那把剑的下落。”

“你找我也是无用。”边令白冷冷道,“想拿镇山河去给你的新主子献宝,来错地方了。”

武独反唇相讥道:“那是自然,就凭你们那点三脚猫功夫,也拿不到手上。”

边令白每次想折辱武独,却俱自取其辱,当即被气得不轻,武独又说:“安顿完赵融后我便回去,否则说不得丞相要起疑心。”

边令白重重吁了口气,挥手示意下人去给两人安排住宿。

“赵融。”边令白说,“稍后晚饭时过来一趟。”

段岭知道这是接纳了自己,也许安排他当一个门客,也许会看在故主赵奎的情分上培养他,总之,任务的开始进行得相当顺利,接下来就看武独的了。

边令白给他们安排了一间客房,要让人来服侍,被武独给打发走了,院子里放着找回来的衣服等物,想必是抓住了马贼,并原物奉还,一进去,段岭就要收拾,却被武独阻住。

“当心露馅。”武独说,“按道理你是不会干活儿的。”

“赵融颠沛流离。”段岭说,“躲过杀身之祸,被你救下,与你也不是主仆关系,不过念着点情分,凡事亲力亲为,理所当然。”

武独一想也是,两人收拾了下新家,段岭进去,关上门,武独却先上床去躺着了。

“接下来就要在这儿住下了。”武独说,“也许还得住一段时间。倒是没想到他就这么接受了,图也未曾给出来,你觉得他相信?”

“相信不相信另说。”段岭答道,“他没那么聪明,来个人,投靠他,根本不会怀疑到暗查他的身上,顶多平日里不该说的,都防着我也就是了,何况他连贺兰羯都收留了,不差我一个。”

“嗯。”武独若有所思地躺着。

段岭在他旁边睡下,武独说:“你怎么也睡了?”

段岭莫名其妙,说:“你不睡午觉么?”

“我这是练功。”武独说。

“练什么功?”段岭哭笑不得道,“睡功么?”

武独不理会他,出了一会儿神,段岭又说:“他完全没有盘问过山东的事。”

“他与赵埔不熟。”武独说,“当心应付,莫要掉以轻心。”

段岭路上温故而知新,翻来覆去就在熟悉山东的人与事,一下完全没用上,多少有点惶恐,被扔在这么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心里多少有些惴惴,唯一令他有点安全感的,就是武独了。

“喂。”段岭动了动武独,武独却睡着了。

段岭:“……”

看来是真的练了睡功,段岭侧头端详武独的脸。武独的眉毛很好看,脸部轮廓明晰,有种粗犷的味道,熟睡时那身痞痞的气息没了,反而让人觉得十分温柔。

段岭想起前夜武独奔波一整夜,又是救人又是追敌,昨晚上贺兰羯在侧虎视眈眈,想必也没睡好,便不叫他,轻手轻脚地起来,翻看他们的东西,一应不少,却都被翻动过,想必是边令白仍有疑心。

贺兰羯为什么会在潼关?

黄昏,段岭往边府赴宴时心想,是否这就证明了边令白也是密谋弑君的一员?在边令白的背后,究竟又是谁的授意?

武独刚睡醒,颇有点起床气,眉头微微地拧着,进厅堂内时,发现贺兰羯倒是不在,赫然还有别的人——那路上救下的少女已梳妆打扮,看那模样还比段岭更小一点。抵达时边令白正与那女孩说话。

段岭以宾客之礼见过二人,那女孩忽然脸上一红,便不吭声了。

“这位是淮阴姚家的姚小姐。”边令白朝段岭说,“你们路上也已见过了。”

段岭点点头,边令白又朝那少女介绍道:“这是我大哥的儿子,唤作‘边戎’。”

那少女正是姚筝的堂妹姚静,闻言朝段岭点点头,未出阁的女孩按道理不可朝外人说出芳名,即便边令白从军打仗,不怎么重视规矩,仍顾及姚家颜面,只是简单介绍了二人。

段岭这一生里已有太多名字了,人生如戏,一会儿演这个,一会儿演那个,段岭、李若、王山、赵融、边戎……你方唱罢我登场,面具换来换去一般,令他在这灯火通明的厅堂上恍惚有种失落感。

“姚侯将她送来潼关。”边令白又朝段岭解释道,“乃是说了一门与西凉世家的亲事,不想路上招致马贼觊觎,幸而你与武独施以援手。”

“感谢两位大哥救命之恩。”姚静端起杯,倒是落落大方。

段岭笑笑,朝武独说:“别人敬你呢。”

武独刚睡醒,不想说话,便“嗯”了声,随意将酒给喝了,段岭这才喝酒。

上一章:第62章 狭路 下一章:第64章 献宝
热门: 秘书长2 轩辕诀1:帝都妖氛 医等狂兵 霸总是我事业粉 揣着崽就不能离婚吗? 寻找前世之旅 红雨伞下的谎言 权力巅峰 修真界最后一条龙 探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