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出府

上一章:第51章 牧相 下一章:第53章 叙旧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牧旷达门客众多,平日里想写封折子,自然有人准备笔墨,但一来夜已深了,不想把书童叫起来,段岭既已经听了这许久,让他伺候也是无妨。段岭也领会到牧旷达的心思,今夜所谈之事,俱是对他的奖赏。

牧旷达的举动,正是表露出对段岭的赏识,在书阁里表现的赏识。他是个识趣的人,也最欣赏识趣的人,该怎么说,怎么做,不需多问,也不需多说一句话。

段岭将笔墨准备好,又在一旁摊开自己记下重要信息的纸,牧旷达靠在椅上,随手一指侧旁的铜盆,段岭会意,取来热毛巾,敷在他的眉眼上。

牧旷达想了一会儿,显然是在打腹稿,片刻后提笔,写奏折。

段岭犹豫片刻,想要不要悄无声息地告退,但既然牧旷达没有说,自己待在这里也无妨。

牧旷达字迹遒劲,颇有笔力,用的乃是颜体,从今年秋收一事切入,下笔一气呵成,不卖弄,不掺杂感情,不现挟制之意,折上议完西川后议江州,将迁都所需花费的预估、为何秋冬迁都等等问题一应剖析清楚,如是,段岭便旁观了关乎大陈国运的重要事件,于这个晚上酝酿,诞生。

不知不觉,已是四更时分,牧旷达搁笔,段岭将折子摊在一旁,知道这上头决定了大陈未来数十年内,上千万人的命运。

“回去睡下吧。”牧旷达朝段岭说,“盯着点少爷用功,莫要少年心性了。”

段岭答了声是,告退出来,知道五更就要上早朝,牧旷达现在抓着时间,还可眯一会儿。

武独与昌流君守在门外,倒是没有说话,见段岭出来,武独这才带他离开。段岭心里仍反复默诵牧旷达的词句,越读越觉得厉害,自己在学习的道路上,还有很远很远。

“偷听被抓了个现行?”武独问。

段岭解释了经过,武独这才点头,段岭又说:“他们在议迁都的事……”

武独却示意他不要多说。

“丞相赏识你。”武独说,“是你的运气,也是你与他投缘,不可将这些话与外人说。”

“你又不是外人。”段岭随口道。

武独没有回答,段岭似乎看见他嘴角微微牵了一牵,像是在笑,便好奇端详他,武独又马上恢复了冷峻的表情。

回到院中,段岭已困得不行了,朝角落里一躺,便即入睡,武独扔过来一条毯子盖着他,开始读段岭借来的《本草》。

翌日反正是告假,段岭足足睡了一整天,中午武独踢了踢他,让他起来吃饭,段岭只是翻了个身继续睡,武独也不管他,直到黄昏时,段岭方睡眼惺忪地爬起来把饭吃了,坐在院里时,见武独换了一身衣服。

“要出去么?”段岭坐在井栏旁给武独洗单衣,武独只是“唔”了声,对着镜子左照右照。

自打来了他身边,武独就是一袭粗布袍子,从未有过修饰,这令段岭不由得想起从前父亲在的时候,人长得精神好看,有股自然而然的气质,穿什么都好看。相反气场猥琐的人,穿什么都猥琐。

但今天武独穿上了一身深蓝色的刺绣袍子,不知是从何处翻出来的,带着一股潮味,想必很有些时候没穿了。

“挺好看。”段岭朝镜子里头的武独看。

武独没说话,片刻后又把袍子脱了下来,段岭问:“怎么了?”

“算了。”武独说,“没甚意思。”

段岭:“???”

武独说:“丞相赏了你一套新衣服,去穿穿看。”

段岭“哎”的一声,去翻今天中午来的赏赐,见是一件淡蓝色的新袍子。武独又说:“穿上吧,拾掇拾掇自己,稍后带你出去逛逛。”

段岭换好衣服后对着镜子照,想起那年与父亲去琼花院时的新衣,这一生只穿了一次,后来恐怕被耶律大石发现,就再也没穿过了,少年人的本性还是喜欢光鲜的。

他换好衣服后,看了又看,下意识地想找玉璜挂在原本是腰坠的地方,才想起盛世天下已不再,锦绣山河也已易主,当即有几分失落。

“算了。”段岭也把袍子脱了下来,武独登时哭笑不得,说:“又怎么伤春悲秋的?穿上穿上,待会儿出门莫要丢我的人。”

“去哪儿?”段岭问。

“吃顿饭。”武独说,“见一位‘老朋友’。”

段岭倒没听说过武独在西川还有朋友,且武独的脸上带着鄙夷的表情,便识趣地不再多问。

“走吧。”段岭晾好衣服,总算能光明正大地出去走走了,且是在夜里逛西川,想必不容易被人看到。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也实在太紧张,像只惊弓之鸟,郎俊侠与太子在宫里,更以为他早就死了,只要走好每一步棋,就没有问题。

西川一入夜,灯红酒绿,繁华长街如梦一般,段岭已很久很久没见到这景象了。

武独问:“你想吃什么?”

“我都行。”段岭说,“你那朋友呢?”

“先不管。”武独说,“吃了再去找他们。”

段岭喜欢吃馄饨,在繁华长街上逛了一圈,武独便护着他不让人挤了,到馄饨摊里头去。

过往行人时不时瞥武独,见他身材修长高大,带着个俊秀少年,段岭又穿得光鲜,反而令武独像是家丁一般,两人在摊子上吃了馄饨,武独今天似乎有点心不在焉的。

“你在想什么?”段岭却是很开心,问。

武独一怔,答道:“没什么。”

段岭见他不愿说,便懒得再问了,武独想想,最后还是解释道:“稍后见那朋友,你不必露面,以免多事。你只管玩你的,事儿完了,我自会与你解释。”

段岭点点头,怀疑地看武独,突然笑了起来。

“又在腹诽什么?”武独眯起眼。

段岭猜武独在丞相府里头也待不下去了,想是要找混得好的“朋友”,谋个行当。难得他稍微振作了些,总是为他高兴的。

“告诉你也无妨,这人约我好几次。”武独说,“先前都不想与他谈,如今想想,还是得找点差事做。”

段岭“嗯”了声,有点犹豫,他觉得武独与自己的命运仿佛是纠在一起的,有种奇异的联系,譬如说自己得牧旷达赏识,武独也随之地位高了些,那天在书房外,牧旷达的意思也是令武独给他看门。

不是什么人都能给丞相看门的,守在门外的是昌流君,便是一种表态。

然而武独心思简单,想必不像自己般,解得出文人们的弦外之音。

段岭想过好几次,哪天如果得到了属于自己的一切,一定会让武独当个贴身护卫,给他高官厚禄。若武独离开丞相府,自己的计划就要随之变动了。但他还会换地方不?现在已换了三任主人,再换下去,也不一定比现在混得更好。

他观察武独的表情,感觉他也在犹豫。

“走吧。”武独最终下定决心,带着段岭起身,经过长街,段岭好奇地看街边玩杂耍的,武独走着走着发现人没了,不耐烦地回来,一把将段岭拽走。

“大爷——”

“哎,大爷——”

面前是个非常华丽的建筑,刚一进门,便有浓妆艳抹的少女来迎,吓了段岭一跳,忙道:“你们做什么?”

段岭退后几步,抬头一看,匾额上写着“群芳阁”,居然还是百年前皇帝的题字,当即哭笑不得。

“进里头去。”武独说。

众女好奇地打量武独与段岭,看段岭像个少爷,而武独像个家丁,然而段岭又不敢违拗武独的意思,两人关系十分奇特。

段岭说:“我……我还是不去了,我在外头等你。”

武独不耐烦了,揪着段岭的衣领,将他拖上楼去,段岭忙道:“我自己走!新袍子别扯坏了!”

武独这才放手,朝一个姑娘问:“天字号房的客人来了么?”

“没有呢。”姑娘朝武独微一行礼,说,“两位爷里头请。”

“给这位小爷好生伺候着。”武独说,“领他往对房里去。”

段岭亦步亦趋,跟在武独身后,武独却朝段岭上下打量,说:“尽跟着我做什么?去啊。连逛窑子也要教你?”

“不不。”段岭连忙摆手,众女孩都笑了起来,段岭一下就红了脸,武独却转过身,冷冷地看着他。

“先前怎么说的?”武独说。

“那我……进去吃点。”段岭说,“你谈完了事,叫我一声。”

“你随便吃随便点。”武独说,“不是咱们掏钱。”

段岭进了天字号房对面的另一间房,这处伺候得甚是周到,马上就进来了一群姑娘,段岭只以为都是来伺候的,不知这处的规矩是让他先看一轮再点,便说:“都下去吧,不必管我。”

琼花院虽也是青楼,却因段岭的身份摆在那里,无人敢来调戏他,段岭自打生下来,从未见过这种事,姑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应付这种口不对心,既要逛窑子又要假装柳下惠的客人多了,大家都颇有经验,于是便上来一人,说:“少爷。”

“真的不用。”段岭叫苦道,“请,请……我认真的。”

段岭不是没想过感情问题,当年在一起厮混的好友们,拔都、赫连博……想必都已成婚了,唯独蔡闫不知是死是活,他也曾希望有一个家,像父亲与母亲一样。

然而众多因素错综复杂,时时刻刻影响着他,小时初见男女之事,犹如一个永远不会被遗忘的梦,闪烁在他的记忆里头。那夜郎俊侠与丁芝带给他的冲击力,令他对青楼向来无甚好感。

而后对着琼花院里头的女孩,段岭也如同父亲一般,时时以君子态度视之,都是国破家亡的可怜人,又怎么能像耶律大石般对她们?

现在想起,竟是从未对谁动过心,段岭只觉人生十分无奈。

上一章:第51章 牧相 下一章:第53章 叙旧
热门: 穿书后我成了两大豪门的团宠 替身的我跟正主在一起了 带着道侣一块穿[快穿] 我不想当老大 装A后被死对头标记了 宇宙涟漪中的孩子 哑舍3 夫郎是个恋爱脑 重启飞扬年代 鬼喘气第1部鬼王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