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转圜

上一章:第41章 背信 下一章:第43章 苏醒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深夜,马车停在宫门外,一名侍卫揭开车帘,让蔡闫下车。

“殿下。”

蔡闫边走边将玉璜系在腰畔,那侍卫低声说:“乌洛侯穆驱车到江边,抛了一具尸体下江。”

蔡闫问:“中途停留过么?”

侍卫摇摇头,蔡闫便点点头,又有一名侍卫上前说:“陛下醒了,正在找您。”

“乌洛侯穆回宫后,着他自己睡下,不必来见我。”

蔡闫忙快步去见,没入了黑暗里。

岷江支流,乱石滩岸。

马蹄声远远传来,一名身着男装的女孩骑着马,袍襟扬起,两只猎犬沿着江岸跑来,在乱石滩上嗅一具被江水卷上岸的死尸,少女一脸疑惑,望着草丛。

猎犬“汪汪”地叫,嗅上段岭的脸,又有一名男子策马追来,说:“郡主!”

那少女正是端平公主与淮阴侯之女从平郡主,名唤姚筝,这日出得城来,一身男子装束,在岷江畔纵马,进了山路,豢养的两只爱犬沿着山坡一阵飞奔,跑得没了影儿,姚筝便远远地追过来,见乱石滩上一具少年身躯,莫名其妙。

男子一身黑袍,腰带飞扬,驾驭马匹追下,阳光照在他的脸上,刺得他眼睛也睁不开,正是武独。

“郡主。”武独无可奈何,说,“此处山路难走,春来蛇豸多,不安全,回去吧。”

“你是什么身份?轮到你来管我?”姚筝道,“不愿意陪着就自己回去!”

武独见石滩上无人,阳光灿烂,百花盛开,便只得翻身下马,四处察看,见并无蛇蝎等物,方点点头,没有说话,袖手站在江边。

姚筝“嗤”的一声,武独竭力平复心里的愤怒,眉头深锁,四处看了看,见草丛里两只狗在叫,便朝那处走去,姚筝翻身下马,站在江边,神情闪烁。

“郡主。”武独又回身说,“不可离江水太近,此处乱流甚多。”

姚筝没理会武独,武独在草丛里发现了段岭伤痕累累的身躯。

姚筝站了一会儿,又走过来,见到段岭时说:“咦,这里怎么有个死人?”

武独单膝跪地,去试段岭鼻息,发现已没了呼吸。

武独说:“身上没有致命伤,哪家的孩子?”

“死了吧。”姚筝说。

武独又去按段岭脖侧,姚筝说:“走吧。”

“等等。”武独说。

姚筝嘲笑道:“再不回去,待会儿又害你挨主子骂了。”

武独回头看了姚筝一眼,像是想说句什么,却又忍住了,就在这时,段岭脖侧的经脉稍稍跳动了一下。

武独眉头深锁,自言自语道:“被毒死的?”

姚筝突然说:“喂,武独,听说你能将活人毒死,也能把死人救活,你且试试看,若救活了一个死人呢,你想要的,我就帮你在我爹面前美言几句。”

“我行事堂堂正正。”武独说,“并没有想要什么,淮阴侯面前的话,也只是事实。”

武独单膝跪在段岭身边,表情带着不解,掏出药囊内的一个瓷瓶,倒出一枚药丸。

“还真能救活?”姚筝觉得武独简直不可理喻。

武独没有回答,将药丸捏碎了,喂进段岭嘴里,按压他的喉咙,接着起身,朝姚筝说:“不过若他真的活了,这个赌注还算不算数?”

姚筝眉毛一挑,看着武独,看了一会儿后,走过乱石滩,翻身上马,骑在马上,眺望江水,不片刻又说:“本郡主还是讲信用的,当然算数。”

武独脸色又是一变,听出了姚筝话中的讥讽之意,片刻后,说:“您看看,他已有呼吸了。”

“罢了。”姚筝只觉武独像个沙包,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沿途也不开口说话,只觉好生无趣,随口道,“我找乌洛侯玩去,你不必再跟着我。”

“等等!”武独要追上前去,姚筝却一阵风般地沿着山路策马走了,两只狗朝武独叫了几声,连那叫声中也满是幸灾乐祸的轻蔑之意,追着姚筝离开。

初春里,西川皇宫内漫城飞花,和风下,蔡闫坐在正殿外等着。

李衍秋正在洗漱,蔡闫便在外头等候。

“太子来了?”李衍秋问。

“回陛下。”宫女答道,“太子殿下在外头等了一宿。”

李衍秋说:“让他进来吧。”

蔡闫方入内朝李衍秋问候,上前伺候。

“昨夜我回来时,小叔又睡了。”蔡闫说,“这些天里睡得不好?”

“做了一个梦。”李衍秋说,“是以想到你,坐立不安的,想问问你在做什么。”

殿内四下忙碌,李衍秋把手搁在案上,宫女与太监为他戴上戒指,蔡闫从木盒里取出另外半块玉璜,单膝跪地,小心地系在李衍秋的腰带上。

“梦见你回来的那天。”李衍秋温和地笑了笑,说,“只有你一个人,朦朦胧胧的,看也看不到你的模样,我着急得不得了。”

李衍秋带着忧伤的微笑,蔡闫却没有笑,眼里满是难过。

宫女端着药,举过头顶。

李衍秋看也不看,便接过来喝了,蔡闫说:“昨夜也睡不好,梦见我爹了。”

“兴许是他在给你托梦。”李衍秋叹了一声,说,“这些日子里,他却不曾进我梦里来,想必是还在怪我。”

蔡闫说:“必不会这么想的,小叔过虑了。”

“也罢。”李衍秋笑了笑,随口道,“你堂姐找你了不曾?”

蔡闫摇摇头,李衍秋便吩咐侍卫,说:“派个人召郡主过来,一同用午饭。”

过午时姚筝仍是一身男装回宫里来,靴子上还带着泥,朝李衍秋与蔡闫问过好,蔡闫昨夜没睡好,昏昏沉沉的。

“哎,荣。”姚筝说,“乌洛侯穆呢?”

蔡闫答道:“昨夜我睡不着,出来走走,他要陪,我让他不必等着了,这便传他过来,下午陪你上哪儿玩去?”

姚筝答道:“没想好,到时再说吧,想上闻钟山走走,你去不?”

“我不去了。”蔡闫说,“得批折子。”

“哎。”姚筝哭笑不得。

李衍秋又问姚筝:“你爹何时派人来接你?”

姚筝说:“我想要么住下就不走了。”

李衍秋说:“那么,正好给你说门亲事。”

姚筝脸色一变,想了想,一脸尴尬笑容,说:“嘿嘿,小叔,那个……”

李衍秋说:“你在家里被逼着成亲,来小叔这儿,一样要盲婚哑嫁,自个看着办吧。”

姚筝不敢说话了,只顾低着头,挑挑拣拣地吃,外头有人禀报,乌洛侯穆来了,蔡闫便让他在门外等着,李渐鸿赏了些菜,让他在偏殿里吃。

又有人道:“武独求见郡主。”

李衍秋随口道:“让他回去吧,来得这么勤快做什么?”

那人便下去打发了武独。

其时武独并无入宫腰牌,在宫门外等着,牵一匹马,马背上载着东西,东西上盖着块布。

等了足足半个时辰,宫里侍卫传话,让他回去,郡主不见,武独便牵着马,绕过街道,回到自己住处——丞相府偏院。

相府四大进,四十八院,百余房,养了不少门客,于最边角处开了一偏院,三房一院一马厩一柴房。李渐鸿牺牲后,西川人等重新站队,武独便被牧旷达招揽,得一落脚之处。

常有人戏谑他是“三姓家奴”,先是跟从赵奎,而后短暂地投靠李渐鸿麾下,最后又辗转到牧旷达府中,成了一名食客。这么多年里,四大刺客扬名立万,乌洛侯穆保护太子归来,立下大功;郑彦则隐居淮阴,对外称不问世事,实际上则是淮阴侯姚复的心腹;昌流君始终得牧旷达重用;唯有武独时运不济,每次执行任务都以失败告终,两任主公还先后身死,如同丧家犬一般,只得投靠于牧家。

门客还提醒牧旷达,武独命中克主,这等奴性重的人,还是不要为妙。更有人怀疑李渐鸿是被武独暗杀的,众说纷纭中,牧旷达笑笑,还是接纳了武独的效忠,在三千门客里,给他留了一席之地。

毕竟武独知道太多赵奎的事,这等人要么杀,要么招揽,扔了也不妥。再说了,虽然已近乎被除名,但四大刺客之一的称谓,多少还是顶一点用的。

牧旷达表面上以上士之礼待武独,实际上却不怎么传他,大多数时候如养一闲人,昌流君更是瞧不起他,于是武独便这样在相府里住了下来,也没什么人管他。

昌流君曾提醒过牧旷达,恐怕武独是潜伏进来的,有朝一日,会为赵奎报仇,牧旷达对此的回答则是:“绝计不会,武独从始至终,就算不上你们的对手,只因他从来就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浑浑噩噩。”

昌流君一想也是,武独这种人没有太多坚持,武功也不行,便不怎么在意他。起初偏院内还有几个仆役在伺候,后来见牧家不器重武独,便天天偷懒,最后武独发了一通脾气,将仆役全部逐走了,剩他一个人住着。

武独回到家,揭开布,将段岭放了下来,放在院里,随手舀了碗烈酒,泼在段岭脸上,段岭剧烈地喘了起来,却没有醒,武独左看右看,外头又有人来传,丞相有请。

武独只得转身走了。

上一章:第41章 背信 下一章:第43章 苏醒
热门: 大悬疑2:藏传嘎乌 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黑魔法师 蜜糖的滋味 假面山庄 深空之下 霸总破产后我养他[重生] 穿成杀马特男配之后 大宝贝 病美人师尊洗白了吗[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