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喜欢你

上一章:第46章 校园 下一章:第48章 表白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汪星泉,你为什么要拒绝了萧家两兄弟啊?”

离汪熠濯画室的课结束时间还早,两个人慢悠悠的走在去接他的路上,郁酒绷了好一会儿还是绷不住问:“他们一看就是来接你吃饭的。”

唔,语气中有淡淡的醋意,汪星泉听到后满意的笑了笑。

“你知道他们都喜欢我啊,我怕我去了......”汪星泉顿了一下,慢吞吞的说:“我怕有些人会吃醋。”

......

一瞬间,时间仿佛都静止了一样。

郁酒只能听到自己心若擂鼓的碰撞声,手脚几乎血液倒流的发麻,呆呆愣愣的看着刚刚‘撩了他’一句的汪星泉。

他、他在说什么?

不,难不成汪星泉都知道?自己那些隐秘的小心思?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从短暂的错愕中回过神,郁酒冻的发白的脸蹭的一下血液涌了上来,就变的绯红。

“你说什么呢?”他佯装不知,硬着头皮回视着汪星泉笑盈盈的眼,装傻充愣:“谁吃醋了?”

汪星泉瞄了一眼他绞在一起的细长手指,笑着反问:“你不知道?”

郁酒毫不犹豫的说:“我当然不知道!”

汪星泉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声,向来清冷温和却像是包裹着真空层的少年,难得流露出真实自在的快活感。

郁酒不由得看的呆了。

他认真的眼神让汪星泉笑容渐渐收敛,瞳孔也正色起来。

“小酒,那天下午...我知道,但不是故意装睡的。”汪星泉一眨不眨的盯着郁酒的神色,见他瞳孔一缩,忙解释:“我只是当时不知道该怎么睁眼,不知道你会不会因为我醒来而局促,所以就装着了。”

空旷的四周一片寂静,许久无人说话。

半晌后,郁酒在慢吞吞的,艰涩的开口问他:“所以,你都知道,知道我喜欢你么?”

虽然早有预料,早有准备,但听到‘喜欢你’这三个字真实的说出来,带着音调,体温,两个人心里还是不约而同的跳了一下。

眼前的少年眼神澄澈温润,让汪星泉在那双漆黑的瞳孔里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之前稍微知道一点。”汪星泉瞧着他,声音喟叹:“但是不确定,直到那天下午你偷亲我......我还回味了一下。”

郁酒连白皙的耳根都忍不住红了:“汪星泉!”

这是他第一次怒气冲冲的叫他的全名,听起来活色生香。

汪星泉绷不住笑出了声,轻松的把自己的‘表白’也说出来:“别生气啊,我也喜欢你,你不开心么?”

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喜欢’二字似乎如此轻松,完全不需要准备似的——对比起自己的前后踌躇了大半年,郁酒整个人都懵了。

不知道是因为汪星泉的表白,还是因为他这么轻松的表白。

只是,到底是开心居多。

郁酒踌躇的问:“你说的......”

话没问完,汪星泉放在大衣兜里的手机铃声就急促的响了起来,在微醺的夜色里尤为寂静,像是划开暧昧氛围的镰刀一样。

郁酒连忙闭了嘴,低头看自己的球鞋。

汪星泉有些懊恼的皱了皱眉,本来不想管这个电话——但拿起手机一看,是汪熠濯画室的老师打过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串号码时他内心毫无征兆的跳了一下,莫名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他揉了揉眉心接了起来,一个‘喂’字刚说出口,电话对面忙乱的声音就让汪星泉面色顿住,脸上的血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光速褪色——

“汪先生,您赶紧过来一趟吧!画室这边走火了,您弟弟和其余四个小孩子都在画室里面!”

不待画室工作人员说完,汪星泉就收起手机急急忙忙的跑到路边打车,一向镇定沉稳的男人,背影居然都踉跄了一下。

“别着急!”工作人员声音极大,刚刚郁酒透过手机里的余音就听见了,他连忙跟上握住汪星泉的手,一根一根按着他的手指安慰:“先打车过去,工作人员还有时间通知你而不是救护车或者警察局,说明局势控制住了......”

其实郁酒说的这些汪星泉都明白,只是脑子‘嗡嗡’作响,什么都想不明白了。

幸亏有他。

汪星泉沉默片刻,反手握住了郁酒的手,把人拉过来抱了一下——就短促的一下,相触还不到三秒钟,汪星泉像是在这个拥抱里找回来什么缺灵短智的主心骨一样。

“走。”随后他放开呆住的郁酒,把旁边的自行车拿起来踩上,对着郁酒利落的一点头:“上车。”

此刻是乌澜上班放学的高峰期,打车上路基本等于自取灭亡,他刚刚也是昏了头了。

骑自行车倒是快的多。

汪星泉一路蹬的飞快,到了画室的时候远远就看到绘画社那栋楼周围围了一群人,其中包括救护车和警车的鸣笛声。

这尖锐的声音让他小腿不自觉的一软,两个人差点踉跄的倒在地上,郁酒慌忙扶住汪星泉劲瘦的腰支撑住身体,长腿急急的踩在地上。

“你先别急,我过去看看。”郁酒仗着自己还有力气,飞快的穿过人群和马路,就跑到了绘画社楼下。

——其中救护车运输的几个担架里面的孩子,赫然有汪熠濯那张被烟熏过染上一层煤灰一样的小脸!

郁酒瞳孔急速的收缩了一下,立刻挤了过去,趴在救护车旁边火急火燎的问:“等等!我们家孩子怎么了?”

“你是孩子家属么?”带着口罩的医生瞄了郁酒一眼。

郁酒慌不择乱的点头:“是是是。”

“刚刚画室着火,孩子们乱跑乱跳,身上烧伤倒是不严重,就是都被熏晕了,具体情况还得到医院查查。”

最后一句话,医生说的暧昧不清,并不能给出什么保证。

而郁酒理智回笼想了想就明白了——大多数火灾事件里,很多受害人都不是被烧伤,而是被熏伤的。

“谢谢医生。”汪星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过来,声音喑哑低沉的开了口:“我们跟着一起去。”

他大手按在了郁酒肩膀上,让后者身上不自觉的一颤。

在去医院家属车的路上,两个人才大致了解了一下今天这个事故是怎么一回事。

本来小孩子多的地方,还属于半公共场所,一向是不允许有明火的出现的。

但寸就寸在今天画室雇的这个保洁阿姨是新来的,画室的人忙还没来得及交代她一些注意事项,阿姨在打扫的时候就不小心用了明火。

画室纸张多,颜料多,有的时候空气里甚至都漂浮着化学气体——就这么凑巧的就点着了一角桌布,也没人发现,渐渐蔓延到窗帘,别的地方......

经过这么一遭,画室外间已经被烧的七七八八的了,损失惨重。

但不幸中的万幸好在几个孩子那时候都呆在里间,火势没等大幅度蔓延过去就被控制住了,不过还是把密闭空间,烧灼的空气就够小孩受的了。

“真是不好意思,这是我们工作人员的疏忽。”画室的人也跟着来了,一路连连道歉:“各位家长放心,我们绝对承担所有损失......”

流年不利,对所有人都是一个坎。

郁酒沉默的低头,拿着酒精湿纸巾给汪熠濯仔仔细细的擦脸,耳边听着工作人员絮絮叨叨的哽咽道歉。

“好。”汪星泉慢了半拍的回应,语气平淡,像是没怎么样一样。

但对他已经有了一定了解的郁酒知道,面对别人的长篇大论,一向彬彬有礼温和待人的汪星泉在憋了半天只回了一个字,大概已经是极度压抑的结果了。

他现在心里得有多难受。

等救护车开到了医院,几个孩子被推进病房里检查时,郁酒才握住汪星泉垂在身侧的手——他的大手一片冰凉。

应该说,就跟冰差不了多少。

“刚刚接到电话的时候,我真的怕。”郁酒握住他手带来的一丝温暖,或许给了汪星泉一些把话说完的勇气,他有些颓丧的抹了把脸,声音发颤:“我怕汪熠濯出了什么事情,我该,该怎么办啊?这么多年......”

汪熠濯是个自闭症儿童,在外人眼里是给家人带来无穷无尽‘麻烦’的孩子。

但这么多年了,他只有汪熠濯,汪熠濯也只有他,他们相依为命,如果汪熠濯出了什么事情......汪星泉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好像他努力的一切都没用了一样。

“不会的。”郁酒看过很多这种病人家人在病房外等着,焦灼不安,甚至是悲痛绝望的画面。他明白此时此刻其实说什么都是徒劳的,但依旧忍不住一直安慰:“濯濯一定会没事的,他是个有福气的孩子。”

“有福气么?”汪星泉苦笑了一声,喃喃自语似的嘀咕:“我一直觉得,老天爷对他有点不公平。”

世界上有这么多小孩子,光是中国每年的婴儿出生率都到达两千万。可这么多的孩子里,只有他弟弟‘先天残疾’。

“濯濯很棒,自闭症儿童那么多,他是我见过最聪明的。”郁酒顿了一下,又补充:“而且他的福气,是有你这个哥哥。”

当父母不需要考试,世界上不负责任的父母太多了,尤其是对于出生后孩子有残疾的父母来说。

甚至汪星泉和汪熠濯的父母,想想其实也是不负责任的。

汪熠濯在自闭症儿童里还算能健康快乐的成长,其实多亏有汪星泉。哥哥这两个字叫出来轻如鸿毛,需要担起的责任却有千斤重。

上一章:第46章 校园 下一章:第48章 表白
热门: 少女的坟墓 极地恶灵 我什么都懂 SCI谜案集(SCI迷案集)(第五部) 盗墓手记 第一部:古墓邪尸 逆袭 迷宫蛛 十维公约[无限] 镜·前传朱颜/上卷 浪迹花都